【零售案例】优衣库:3年蝉联双11冠军 如何成为服...
【C2M案例】衣邦人:靠美女量体航行服装定制的千...
【B2B案例】一起火:从采购切入搭建服装B2B供应链
【海外案例】Boohoo:比ZARA还ZARA的服装电商
【零售案例】名品制:定位精英类人士,让私人定制...
盘点:服装电商七大模式及案例解析
【物流案例】顺丰:双11智能物流
【O2O案例】衣二三:开启轻奢服装月租生活方式
【B2C案例】红衣微工厂:为网红打造小批量服装生...
【APP案例】衣箱院:服装文化的网红经济探路者
【APP案例】Fashory:只提供独家的轻奢设计师品牌...
【海外案例】亚马逊:用十年时间成为美国最大服装...
【APP案例】绫绮时装:要凭借微信在服装行业玩“...
【B2B案例】衣布到位:100万SKU解服装厂之需
【B2C案例】奕生衣室:打造服装搭配共享电商平台
【海外案例】Zalora:扩充时尚服装品牌的新加坡电...
【跨境案例】衣来了:如何撬动百亿定制服装市场
【B2C案例】Yiigoo:做个有机的婴童服装品牌
【传统案例】太平鸟:传统服装企业咋在电商时代逆...
【B2B案例】携远衣家:占据服装产业互联网的制高...
【零售案例】定啦:让服装定制模式实现跨城复制的...
【B2B案例】批来批往:打造专业服装批发B2B电商平...
【C2C案例】嘿尔闹:淘宝服装设计师品牌的突围战
【海外案例】Poshmark:女性二手服装交易平台
【海外案例】Vide-dressing:法首家C2C二手服装电...
【C2C案例】Jupiter:做原创设计的网红服装店铺
【B2C案例】大码美衣:只做细分的大码服装市场
【智能案例】Caress of the Gaze:可警示的3D打印...
【企业案例】辛巴达:做服装行业里的“Uber”
【法律案例】拉手网涉嫌销售假冒“七匹狼”服装被...
【APP案例】Grace格致:美团模式能否用于服装购物...
【B2C案例】高个派:针对长腿欧巴的服装垂直电商...
【APP案例】衣拍即合:云码技术助用户选择服装尺...
【O2O案例】绿盒子:“O2O+微店”模式的服装O2O
【企业案例】韩都衣舍:“称霸”互联网服装品牌
【O2O案例】拉夏贝尔:门店发货+同城快递的服装O2...
【智能案例】爱斯达:智能裁缝颠覆传统服装业
【企业案例】红领集团:领跑互联网+服装定制
【B2B案例】衣联网:服装网批巨头是怎样炼成的
【O2O案例】好订通:“互联网+服装经销商”的智能...
【B2C案例】茵曼:专注“小而美”的服装电商
【企业案例】辛巴达:服装电商“虫洞”生死在一线
【C2M案例】必要:要做服装界小米有戏么?
【B2B案例】空中濮院:在服装细分产业里找下一个...
【企业案例】辛巴达:互联网+思维解决服装小快生...
【O2O案例】红领:做到卓尔不群的服装O2O是如何炼...
【海外案例】AirCloset:无限衣柜提供穿不完的时...
实战:速卖通服装行业标题类目不符案例解析
【O2O案例】动批网:服装电商线上线下批发模式
【园区案例】海西石狮电子商务园区:纺织服装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