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案例:BorderX Lab:欧美时尚商品海外直购APP
【海外案例】从代理公司到互联网车险公司,Metrom...
【海外案例】my1styears:乔治小王子穿的睡袍定制...
【海外案例】ScentPage:要用香水订阅的方式解决...
【跨境案例】折疯了海淘:自建海外仓储+打通支付...
【海外案例】ScentPage:用订阅玩法找出最适合你...
【海外案例】TinyStep:印度版的“辣妈帮”
【海外案例】Boohoo:比ZARA还ZARA的服装电商
【海外案例】Swag:主打海外B2B市场的促销商品订...
【海外案例】The Artling:艺术奢侈品电商化
【海外案例】Trouva:做独立小品牌商店 做精致版...
【海外案例】Letgo:足不出户卖掉闲置物
【海外案例】My 1st Years:给乔治王子定做睡袍的...
【海外案例】亚马逊:具有战略头脑的科技公司
【海外案例】Mon Purse:让用户自己设计独一无二...
【海外案例】亚马逊:AI时代的悄然布局者?
【海外案例】Rockets of Awesome:按季订购婴童服...
【海外案例】Fynd:印度时尚电商减少中间环节的发...
【海外案例】Stitch Fix:用算法为顾客定制衣服
【海外案例】Napattiga:泰国乳胶枕打入中国市场
【海外案例】Brandless:快消品电商平台欲成为下...
【海外案例】Blue Nile:卖身退市的珠宝开山鼻祖...
【海外案例】Favful:想做化妆品界的“什么值得买...
【海外案例】Wirecutter:纽约时报收购的导购网站
【海外案例】Nasty Gal:发展十年的女性时尚电商...
【海外案例】一分钱:打折季、购物季,法国购物折...
【海外案例】Bonobos:因卡其裤一炮而红的男装电...
【海外案例】亚马逊:用十年时间成为美国最大服装...
【海外案例】Fab:从独角兽到独角尸要多久?
【海外案例】Wayfair:25年的家居电商探索之路
【海外案例】Coupang:超级电商“生存密码”
【海外案例】Grubmarket:一家华人创立的生鲜电商...
【海外案例】Luxury Closet:迪拜奢侈品在线购物...
【海外案例】Dot&Bo:估值6000万美元的家具电商倒...
【海外案例】Refash:新加坡二手衣物销售网站
【海外案例】Vroom:让买车像买鞋一样容易的二手...
【海外案例】亚马逊20年:贝佐斯的商业新哲学
【海外案例】RecurRex:专治重复订单 救电商于水...
【海外案例】Mercari:日本版的“闲鱼”
【海外案例】Linio:拉美电商如何在新市场里建一...
【海外案例】Zilingo:泰国时尚生活电商平台
【海外案例】Zalora:扩充时尚服装品牌的新加坡电...
【海外案例】Shoptiques:一家只嫁接小精品店的电...
【海外案例】Helix Sleep:床垫定制服务平台
【海外案例】LYKE:用快和本土特色抢占印尼时尚市...
【海外案例】HappyFresh:东南亚生鲜商的悲喜
【海外案例】Kilimall:要带跨境商家挺进黑非洲
【海外案例】THINX:生理期裤让姑娘们大胆谈起大...
【海外案例】Joolz:印度在线珠宝社区
【海外案例】GrubMarket:华人怎么在美国做生鲜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