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案例】抹茶美妆:美妆APP如何脱离变现困境
【APP案例】飞凡网:以“逛”为体验激活线下实体...
【O2O案例】“共享男友”APP真的来了 上线3天注册...
【APP案例】Bark&Co:从电商到社交到内容 这家公...
【APP案例】Etsy:业绩难看管理层也在换血
跨境案例:BorderX Lab:欧美时尚商品海外直购APP
【APP案例】达人店:打造社交零售生态体系
【APP案例】葫芦里App:想布局艺术品收藏行业上下...
【APP案例】葡萄App:想用价良质优的精品酒庄酒切...
【APP案例】艺厘米:让艺术品全方位、全透明交易...
【APP案例】海苔产品:社交+购物要乘上消费升级的...
【APP案例】無二定制:用模块化首饰定制方式寻求...
【APP案例】云集微店:社交电商进阶思考
【APP案例】云集微店:社交+ Costco野心显现
【APP案例】味蕾之诗:用严选品和好设计深耕零食...
【APP案例】情趣派:做一个“情趣用品外卖”
【APP案例】挖兔美搭:帮助女性服饰再搭配
【APP案例】亲宝宝:瞄准的是母婴背后的千万家庭
【APP案例】门牙:美食内容电商+互联网营销+网红...
【APP案例】本屋创品:瞄准大学新生市场做个性化...
【APP案例】古美术:打造专业艺术藏品拍卖平台
【APP案例】Pictreat:如何给用户来自生活的意外...
【APP案例】钱唐荟:想做国内的Costco线上商城
【APP案例】每日美妆:想做校园美妆的独角兽
【金融案例】Gava:推出众筹App,传递爱心让慈善...
【APP案例】零夏:以内容+电商的形式切入滑雪市场
【APP案例】美啦:做减法聚焦美妆社区
【APP案例】实惠APP:如何做好社区居民服务生意?
【APP案例】花蜜:想要解决饰品的选购、鉴赏和搭...
【APP案例】衣箱院:服装文化的网红经济探路者
【APP案例】Fashory:只提供独家的轻奢设计师品牌...
【APP案例】袋熊拍宝:要让中高端文物艺术品回归...
【APP案例】点点酒:不仅能买酒还可兼职配送
【法律案例】杭州两家APP刷单公司 被告侵权索赔10...
【APP案例】花蜜:发力女性饰品消费市场
【APP案例】零食侠:如何做到好吃有趣?
【APP案例】青田国石:一元夺石 石雕电商新玩法
【APP案例】咕哒猎人:用扫码购物攻占写字楼
【APP案例】绫绮时装:要凭借微信在服装行业玩“...
【APP案例】艺网:数字美术馆让艺术和用户“无间...
【APP案例】雨伞:最直接的天气APP 每天提醒你是...
【APP案例】GOGAL够格:红人直播会是电商创业的新...
【APP案例】片片海:一个海鲜定制服务平台
【APP案例】美柚:抢占了女性生命周期
【法律案例】私厨被解雇起诉“好厨师”App 网约工...
【C2M案例】我奇定制:满足C端和B端用户的休闲服...
【物流案例】U递:快递APP靠“精准定位”破局
【海外案例】沃尔格林:一个药店APP的成功之道
【APP案例】Pretty Yes:通过穿搭问答解决中产女...
【APP案例】邻当:要做生鲜直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