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业内传闻>传摩托罗拉南京500员工拒签离职书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传摩托罗拉南京500员工拒签离职书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23日 14:17:34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摩托罗拉全球裁员风波正在迅速发酵。截至8月22日,该公司南京研发中心500多名员工无一与公司签下离职协议,与摩托罗拉的谈判处于僵持状态。

  公开报道显示,摩托罗拉中国区官方称,截至21日傍晚,摩托罗拉北京分公司只有一位员工没签离职协议。

  8月22日,一位摩托罗拉的员工告诉记者,不少北京的员工都表示自己并没有签署离职协议。“北京这边只要与HR(人力资源)沟通过,那么HR就要标注成‘special case’,然后就对外公开成离职员工了。”这位员工认为,这一做法有混淆视听的嫌疑。

  裁员的同时,摩托罗拉亚太区的组织架构也正在调整。此前摩托罗拉功能手机负责人刘飞担任摩托罗拉亚太区总裁、摩托罗拉移动资深副总裁孟樸担任大中华区总裁及韩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地区的高管悉数到位。

  要个说法

  8月22日,摩托罗拉南京研发中心(以下简称南摩)的500名员工照常上下班。这一天,不少员工都接到HR询问其是否愿意签下离职协议的电话。

  “现在,南京这边没有一位员工与公司签离职协议。我们都签了委托书,将自己的离职意向交与14位员工代表。”一位在摩托罗拉南京研发中心工作超过3年的员工告诉记者,HR开始各个击破,想在本月月底前,搞定离职员工的签约事情。

  在南京研发中心员工的眼中,8月21日,摩托罗拉公布的5个补偿条款并不足以让其有动力签下离职协议。

  这5个补偿条件主要包括:“N+2”的工资补偿正常发放、补充公积金按月累计发放、年假按300%的小时工资数计算、MIP(摩托罗拉移动激励计划)奖金在完成2012年目标的情况下发放、2011年与2012年的股票期权在有效期内可行权。

  “昨天公布的补偿条件都是与北京的员工达成的,南京的情况与北京不一样,对于这些条件,南京的员工并不满意。”参与谈判的南京员工代表告诉记者,员工想让公司对整体关闭南京研发中心给出一个理由,并且,由于南京的市场比较小,员工再换合适的工作难度较大,补偿力度也应该大一些。

  “现在南京研发中心还有不少项目在进行,合并之后,这些项目会搬到北京、上海等地。”令这位员工代表不解的是,南京的人力成本比北京、上海要低得多,缘何选择将南京关掉,而将项目搬到北京、上海。

  他告诉记者,虽然Google的思路是减少一些产品线,但在南京还是有不少项目在推进。从业务线的角度来看,这些项目也不会被砍掉。

  据了解,南京研发中心的员工有500多人,业务包括技术支撑、测试、产品。“南京这边研发的手机高、中、低端都有,总体还是盈利的。”一位摩托罗拉南京研发中心的员工告诉记者,摩托罗拉的高端手机在北美市场销售不错,基于Android平台的中低端智能机销量也非常不错。在摩托罗拉亏损的当下,是难得的盈利部门。

  “摩托罗拉只是说调整,但是没有对整体关闭南京研发中心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位员工代表告诉记者,大家觉得不公平,缘何盈利部门在这次调整当中还是“被牺牲”了。

  “20日,员工代表与公司提出延长1年服务期的要求,公司直接否定了。此后,再没有相关的讨论,一点没有与员工协商的诚恳态度。”一位在摩托罗拉南京研发中心工作超过3年的员工告诉记者,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在南京与摩托罗拉相当的公司,并没有在大规模招人。对于提出延长1年服务期的要求,员工只是想延长一些时间,能够彼此错开寻找工作的高峰。

  招聘会不奏效

  8月20日,南摩开始了一场“遣散员工”招聘会,由其人力资源部主动邀请了同类型企业、猎头公司等前来,试图为500多名员工寻找到下家。

  而南摩解散的消息传出后,除了吸引了华为(微博)、中兴、阿尔卡特等诸多通信企业,一些知名猎头公司纷至沓来,如科锐、万宝盛华、大瀚等。南京本地的一家猎头公司人士告诉记者,他们是在上个星期的后半周分别接到南摩HR部门的“邀请电话”,“公司管理层认为南摩的工程师素质挺高的,都认为是一个好机会”。

  8月22日下午4时许,记者来到南摩招聘现场,看到猎头公司的人马三三两两从大楼里开始撤场。

  “对我们来说,这几天的收获不大。”来自上海某知名猎头公司的张小姐告诉本报记者,前来询问的员工只有二三十人,与公司的预期有点远。“很多人也就是和我们简单问问聊聊,并未流露出明显的跳槽欲望。”

  据了解,8月20日,南摩的第一场招聘会人气较旺,但签约者寥寥无几。“主要是工程师们和南摩自身的问题还没解决好,他们心思还没定下来。”西门子(微博)南京中心的一位高管向记者透露。

  “前天下午(8月20日),来招聘的企业很多,但去看的员工很少;今天下午就只有一家Marvell公司,以及几家猎头公司。虽然去围观,听宣讲的员工不少,但是投递简历的很少。”8月22日,一位南京摩托罗拉的员工告诉记者,公司与员工并没有签离职协议,双方对峙当中,很难接受公司引入外来公司招聘的人员。

  三星(微博)南京研发机构的工程师告诉记者,公司亦派HR前去招聘,因为南摩的工程师非常优秀,不过目前未听到有人来的消息,“行业不景气,需要补充的岗位也很少。”

  “如果从城市的生活水平和行业的平均水准看,我认为南摩给予我们的遣散条件相对还是说得过去的,问题是,我们不想离开南京,更不想与家人分开。”8月22日下午,一位参加过招聘的李姓工程师对记者表示。

  据了解,李姓工程师和妻子都在南摩工作,而类似这样的“夫妻档”在南摩占有不少比例,他们面临着更加艰难的选择,与南摩的谈判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对于南摩的关停,当地政府很淡定。“这不是南京的投资环境、政策以及生活等因素造成的,而是企业的自我行为,或者说是市场经济的行为。”南京江宁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一位官员对本报记者说。

  事实上,因涉及到解散员工的规模较大,南摩较早前曾向管委会递交了一份书面报告说明,就基本情况、遣散原因以及下一步的计划做了报告,并提请地方在可能需要的情况下维持一场“和谐”的遣散,并尽最大努力不给地方造成影响。

  “我们按照区委区政府的指示,给他们增派了些保安,同时开发区的巡逻车增加了巡逻车次和时间。”江宁区公安系统的一位人士告诉本报。

  此外,地方政府已在内部管道释放了南摩物业可能要易手的消息。“到底由谁接盘,这个自主权仍由企业掌握。”上述管委会官员表示。(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在疫情“笼罩”的当下,电商企业又将迎来一次大考。2020年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如期而至,在这特殊时期,电商消费市场更应经得起考验。在此背景下,网经社“电诉宝”发起“战疫3·15 提振电商消费信心”的3·15主题活动,通过系列数据报告发布辨别电商“红与黑”、打造“云315”平台为全国电商用户“保驾护航”、媒体联动舆论监督倒逼用户有效维权、律师团“坐堂”提供法律援助、持续开放“绿色通道”对接近千家电商等多种形式,倡议广大电商遵守法律规范约定,依靠优质的服务赢得信赖,让消费者畅享网购。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