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行业动态>阿里诉自媒体人葛甲侵权案开庭 双方或达成和解
阿里诉自媒体人葛甲侵权案开庭 双方或达成和解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24日 16:40:43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导读:23日,阿里巴巴起诉自媒体人葛甲侵害名誉权一案在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庭。葛甲透露,阿里巴巴和自己都表示接受法庭提出的和解建议,目前双方已经进入调解程序。这场官司引发了IT业界的广泛关注,因为这几乎是第一桩企业起诉自媒体人的案件。

(左一为葛甲)

  当日的庭审中,双方就葛甲撰写的20多篇自媒体文章进行辩论。原告阿里巴巴方面提出,葛甲长期在个人的新浪博客、微信公众号等载体上撰写文章,攻击原告,明显具有贬损原告人格的故意,文章被其他媒体转载,损害了原告的名誉权,并对其造成了社会评价的降低,要求被告删除文章,公开赔礼道歉,赔偿损失50万元人民币。

  被告葛甲的代理律师认为,被告没有故意实施侵犯原告名誉权的行为,从未捏造事实诋毁原告的名誉,其文章只是自己的个人评论,原告的社会评价并未因被告撰写的文章而降低,原告也并未因被告发表文章而受到实际的、直接的损失。被告请求法院查明真相,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阿里代理律师同时在现场质疑葛甲,是否具有国家规定的发表互联网新闻的资质登记。葛甲回应称自己不是记者,只是评论,“我写的文章99%都是评论性的,很少涉及事实。”

  在法庭辩论4个小时候,审判长宣布休庭,并未当庭宣判。(根据新浪科技报道综合)

  最新进展:葛甲庭审后发声:已与阿里进入调解程序

  葛甲透露,双方在完成上午的庭审辩论后,法庭提出了和解程序,法官询问双方是否接受和解。“阿里巴巴方面表示愿意接受和解,那么我方也同意和解。”

  葛甲称,和解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不会全部将路堵死,双方都留有一些余地。“对方并没有负气将路都堵死,这本身也算一个积极的态度,没有意气用事。我作为被告方也更不会意气用事,我是本着解决问题的态度来应诉的。”

  他表示,自己写的关于阿里巴巴的文章都是评论,而非新闻报道。有很多文学上的修辞手法,看上去比较犀利和尖锐,但没有刻意地捏造事实。“对方还提到我对阿里巴巴进行过侮辱。但我写的文章还是比较严肃的。并没有刻意侮辱过阿里。”(根据DoNews报道综合)

  律师观点:葛甲文章是基于事实的评论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100EC.CN)特约研究员、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对此案发表观点称,阿里诉葛甲一案与大多数媒体的名誉侵权案不同,葛甲的文章多以基于事实的评论为主,与单纯的新闻报道不同。即使法院判定葛甲侵权,赔偿的金额也不会太多。

  他分析称,葛甲的文章绝大多数文章都是以评论为主。基于的事实大多数基于第三方媒体报道为主,这些第三方媒体报道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阿里巴巴认可的事实。如阿里内部腐败、淘宝存在假货等事实。如果是基于这些事实来评论,不会构成名誉侵权。第二类是阿里巴巴不认可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做评论要有核实的义务。

  赵占领表示,葛甲所作评论基于的事实,大部分都是基于第一类,即阿里认可的事实。比如“阿里巴巴这家公司原本很黑,后来也很黑,未来也会很黑”等言论,“这种言论谈不上侮辱,也不涉及事实,这是对阿里巴巴的评价,具有评论性质,与单纯的新闻报道不一样。”

  “如果是不基于事实的评论,葛甲也没有进行核实的,葛甲可能要承担责任。具体要看这些文章中,有几处是没有基于客观事实评论,侵权行为的多少或者影响的严重与否。如果有一处或很少,影响不大,判决赔偿方面不会太高。”

  赵占领表示,阿里诉葛甲一案,由于涉及到公民言论自由尺度的把握,法院在判决此类案件时,需要特别谨慎。(根据DoNews报道综合)

  附:阿里与葛甲庭审实录

  阿里巴巴:《我看阿里巴巴孕妇一尸两命》文章,说阿里把数据删除,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阿里巴巴并没有删除,数据都还在。

  葛甲:关于孕妇一稿,很多信息网上都是有的,我只是对这个内容作出评论。

  葛甲:原告方所指的27篇文章中,被告对事实的陈述非常少,大部分是对事实的个人评论,是有感而发,语言犀利只是写作方式,并非针对阿里巴巴。

  葛甲:针对阿里方指控他诽谤称“淘宝是假货集散地”,他认为这是他个人观点,并且这样的表述没有问题,他坚持认为淘宝上假货多是客观事实,并且这是社会共识。

  葛甲:针对阿里指控他文章中有侮辱性的用语,他认为这是网络用语,是有上下语境的网络化的表达,并且更不涉及事实。

  阿里巴巴:被告方提供的材料包括48份内容,但文章链接只提供了16份。16份链接有两个无法核实,网上找不到。对关联性表示异议。

  阿里巴巴:所有这些文章的内容,基本上都存在歪曲和夸大。

  阿里巴巴:被告方说他文章里的信息都是有出处的,但其中3篇出处文章的发表时间晚于被告方的文章,不能被用作被告方的信息出处。

  葛甲:评论不是对事实的表述,是发表自己的看法,不存在歪曲或者夸大。

  阿里巴巴:葛甲的文章中说阿里“哄着骗着把钱赚到自己口袋里”,是否有客观依据,是否进行了核实?

  葛甲:这个是我个人观点的陈述,是我对阿里商业模式了解的基础上得出的,只是我的一个看法,并不是一个事实。

  阿里巴巴:说阿里是“投机分子”,事实依据有没有?

  葛甲:这是我的个人观点。

  阿里巴巴:葛甲文章将阿里高管“张冠李戴”,

  葛甲:来源是圈子里口口相传,怎么算核实呢?我可能问了一个人两个人,算不算?你让我找戴珊彭蕾核实,我没有这个能力。我在朋友圈道过歉,有记录的。

  阿里巴巴:葛甲称阿里巴巴贿赂媒体,是否有事实依据?

  葛甲:这是他基于许多网络消息的综合的看法,是合理的判断。

  阿里巴巴:葛甲文章称“这家公司原本很黑,后来也很黑,未来也会很黑”是否有事实依据?

  葛甲:这是评论,是一种修辞手法,不是事实。

  葛甲:我写的文章,99%都是评论性的,很少涉及事实。

  阿里巴巴:被告称阿里是负债率最高的互联网公司,有否事实依据?

  葛甲:这是其个人看法,并且没有错,阿里去年借贷120亿美元,试问哪家互联网公司有它高?

  阿里巴巴:被告称媒体为一点点经济利益放弃报道,是否暗指阿里贿赂媒体?

  葛甲:这是诱导性的问题。

  被告代理律师抗议。

  阿里巴巴:葛甲是否具有国家规定的发表互联网新闻的资质登记?

  葛甲:我不是记者,不是媒体,我只是评论,不是报道。我认为我是评论人,原告认为我是媒体,这里面有个偏差。

  葛甲:淘宝网上是否售卖假货?

  阿里巴巴:淘宝上一定有一小部分假货,而阿里巴巴一直在互联网经济规律下努力抑制和消灭假货。

  葛甲:葛甲的文章是否对阿里巴巴的业绩造成损害?

  阿里巴巴:阿里业绩并未因此下滑,但这些文章客观上损害了阿里业绩的上升。

  葛甲:阿里巴巴内部是否有员工因为腐败被捕入狱?

  阿里巴巴:有,而且不少,我们都向社会做了公开。

  葛甲:阿里巴巴有没有向银行借款?

  阿里巴巴:公司经营必然会有借款融资,控制在合理的负债水平即可。阿里巴巴在美国能够上市,已经表明我们的经营水平符合公众预期。

  葛甲:我对阿里巴巴造成的损失,能否量化?

  阿里巴巴:从2013年10月开始,大量负面报道出现,这个时间点阿里正考虑上市,葛甲的文章爆发性增长,损害性后果不是量的问题,而是有可能影响上市,幸亏主流公众对我们信任,最终成功上市。

  审判员请原告说明,要求被告葛甲赔偿50万元是如何确定的?

  阿里巴巴:是综合被告对阿里的长期诋毁诽谤确定的。

  阿里巴巴:葛甲诋毁诽谤阿里的文章不是偶发的,而是长期的主观故意。

  合议庭要求原告,对违法行为和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进行陈述。


  阿里巴巴:提起50万的赔偿,是考虑到负面影响和阿里为此付出的成本。被告的评价往往发生在对阿里具有重大意义的时间点,比如启动上市期间,提起本案诉讼,也是为了向投资者宣誓,有信心把这个问题说清楚。

  合议庭请被告说明,哪些转载是自己控制的。

  葛甲:我的个人微博是我控制的,微信公众号、百度百家账号也是我控制,网易专栏是我把文章交给网站编辑。

  葛甲:大部分文章都要审核,比如微信,有时候会发不出去。百度百家也需要审核。

  审判员问,被告和阿里、淘宝有没有具体的特别的关系?什么时候开始关注?

  葛甲:我和他们没有特别的关系,起因是支付宝剥离事件,从那时候开始关注。

  相关阅读(一):阿里诉葛甲始末

  先来看阿里起诉葛甲的原因,根据阿里方面所提供的信息,自2012年7月起,葛甲经常在网上写文章攻击阿里,达70余篇,并被很多媒体转载,这是否对阿里构成了侵权,葛甲是否需要赔偿呢?我们必须分析清楚以下几个问题:

  1、自媒体和媒体的区别

  从庭审内容来看,双方对自媒体和媒体的区别展开了讨论。众所周知,葛甲属于自媒体的代表,虽然对自媒体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但是业界基本的共识是,自媒体所写的绝大多数文章是属于评论性质,只要取材和论点没什么问题,评论的范围可大可小,角度可自己选择。但相比之下,媒体的约束性要大很多,除了取材和论点必须准确之外,在评论范围和角度方面都要受很大的局限。究其原因,在于自媒体实际上是基于互联网形态发展而来,而互联网言论相对自由开放,这让自媒体天马行空了许多,这也是自媒体的特色所在。

  有趣的是,阿里在庭审中提出质疑,质疑葛甲是否具有国家规定的发表互联网新闻的资质登记?其实,阿里犯了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就是将自媒体和传统媒体等同看待了,认为葛甲属于传统媒体,因此必须受相关约束。殊不知,自媒体和媒体虽然“一字之差”,但区别却非常大。

  2、评论或者比喻是否是诽谤?

  再者,评论或比喻是否存在对阿里的诽谤呢?阿里方指控葛甲诽谤其为“淘宝是假货集散地”。不过在葛甲看来,淘宝上假货多是客观事实,他只不过用了这种类似于比方的形式来引发大家对淘宝假货的关注,这似乎并无不可。

  在笔者看来,这类评论和比喻最多有夸张的成分,但并无不实,毕竟,淘宝假货问题的确很突出,而假货集散地这种说法也并未对假货的比率进行量化。所以,阿里抓住这些论点做文章,也显得有些“本末倒置”了。

  如果阿里要想赢官司,恐怕更多要从事实论据出发,即指出葛甲的文章有一些不实内容,属于凭空捏造的性质,这样才有说服力。但从目前来看,葛甲的大部分内容还是经得起推敲的,当然,不排除一些内容属于内幕性质的,就这些问题,估计阿里也不想拿到台面上来讲。

  3、葛甲对阿里到底有没有造成损失?

  还有一个问题,葛甲对阿里到底有没有造成损失,且不说葛甲不清楚,就是阿里也没办法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回答。首先,葛甲的大部分内容只是基于事实做的判断和评论,就算葛甲不写,其他媒体肯定也会对阿里的问题进行评论,当然,被阿里收买的除外;其次,葛甲的一些客观公正的论点,比如假货方面的问题,不仅不会对阿里造成损失,反而还会促其尽早解决假货问题,毕竟任何一个公众企业不能逃避外界的监督。

  其实从庭审的部分内容来看,阿里对葛甲的起诉并没有拿出过硬的证据来,很多地方反倒被葛甲轻易反驳,而且,阿里在一些地方也存在低级错误,或者准备不充分的问题,因此,阿里起诉葛甲更多应该只是一个杀鸡吓猴的意图。

  不过阿里也必须清楚,如果是想用法律武器打击不安分的媒体,这是行不通的。媒体行业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社会舆论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阿里不仅要欢迎正面、赞扬的评论,也要虚心听取负面的、批判的评论,这样才有助于其长远发展。(来源:今日头条)

  相关阅读(二):沙利文案中的“实际恶意原则”

  1964年,美国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城警察局长沙利文状告《纽约时报》,认为该报在警方平息小石城骚乱时滥用武力的报道中损伤其名誉,并要求纽约时报赔偿50万美元。然而官司打到联邦法院后沙利文被裁定败诉。沙利文案终结了美国关于煽动性诽谤的观念。

  1960年3月,《纽约时报》刊登了一起政治宣传广告,呼吁读者支持黑人民权运动。广告中警察驱逐抗议学生的情景部分失实,蒙哥马利市政专员沙利文代表警察控告《纽约时报》,要求名誉赔偿。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大法官布伦南提出了“实际恶意”原则,即对于公共事件或公众人物报导中的错误,控告者必须“明白无误地和令人信服地”证明媒体明知故犯或严重失职,否则不能算是诽谤。最後,《纽约时报》胜诉。

  沙利文案的第一要义是保护言论自由。布伦南法官指出:“错误的陈述也有‘呼吸的空间’,故也需要保护。如果仅是事实错误,并不得抑制言论自由。”

  其次,从媒体实践来看,记者不是科学家,既要及时传播信息,又要每一次细节都不出差错,几乎无法操作,等于扼杀了舆论监督。只有传播出来,才有试错的机会,才能最终发现真相。

  沙利文的败诉原因,一是公众人物的隐私权问题。尽管美国强调对个人隐私的法律保护,但是它同样强调公众人物需要让渡个人的部分隐私。作为警察局长,沙利文必须以公众人物的身份接受舆论监督,因为国民的知情权高于公众人物的隐私权。  

  二是媒体报道在时间安排及公共空间建设方面的特殊性。联邦法院认为,只要媒体报道不构成“实际恶意”,而且对事实有过查证,那么,不论事实真相如何,这一切都不构成故意的恶意中伤。  

  沙利文案准则并没有在中国法律中得以确立,但是经过一些法律专家的介绍和呼吁,近年来进入了法院判例。比如几年前球星范志毅诉《东方体育日报》,称其报导他赌博和打假球没有证据,被判败诉,判决书中称“新闻报导由于其时效性的特点,不能苛求其内容完全反映客观事实”。

  沙利文案终结了美国关于煽动性诽谤的观念。美国言论自由的外延,由此得到扩展,更多的批评性意见,得到保护,“自由辩论中错误在所难免,如果自由要找到赖以生存的呼吸空间,就必须保护错误的意见”。

  著名哲学家,教育家亚历山大·米克尔约翰,多年提倡“人民对政府的任何评论,都享有免责权”,得知此案判决结果后说:“这是值得当街起舞的时刻。”

  诽谤诉讼,不再是挟制媒体的政治利器,这极大地增强了媒体信心。判决文甚至把批评官员确立为公民的职责。“公民履行批评官员的职责,如同官员恪尽管理社会之责。”这一点,对于媒体来说意义重大。

  沙利文案后,美国媒体在揭露政治真相的战场上,更加骁勇善战,“持续报道越南战争”和“水门事件”足称两大硕果,并为新闻记者赢得“无冕之王”的桂冠。(来源:凤凰科技)

一年一度的“双11”电商年终落幕,根据往年消费投诉情况显示,先涨后降、虚假宣传、定金不退、发货迟缓、退换货受限、信息泄露、快递延误是消费者主要遇到的问题。为此,电诉宝(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进行2019电商系列调查专项行动之—“双11”专场,通过发布快评、消费预警、投诉受理、滚动曝光、专题聚焦、密集播报、媒体联动、律师咨询、纠纷调解、典型通报等10大方式,关注电商大促期间的消费权益问题。如果您有相关线索,请提供给我们!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