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新媒体与智库平台
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O2O>【O2O案例】Uber:共享经济+大数据的打车鼻祖
【O2O案例】Uber:共享经济+大数据的打车鼻祖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03日 09:42:51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起初只是为了省钱放弃了自己的专车,改叫人民优步(People’sUber)试试拼车,但你能想象等来的竟然是一辆宝马吗?车主还是一个CEO!”一位Uber乘客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每次尝试拼车都期待着奇妙的相遇,这也多了点人情味儿。

  生于美国打车软件鼻祖Uber(优步),除了提供类似滴滴和快的打车的专车叫车服务,其“人民优步”提倡的“共享经济”则是差别化战略之一,利用现有的技术打造公益性拼车服务平台,在Uber平台上提出申请且符合资格审核的车主都可成为拼车合作司机。

  2013年10月,Uber进入50个城市,到了2014年10月,Uber已进入全球54个国家和地区超过250个城市,相当于一年中平均1.8天进入一个新城市。

  在一片质疑声中,Uber仍然在中国快速扩张,Uber上海总经理王晓峰(Davis)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创新解决的是市场和用户的痛点,监管者需要一定时间来观察和了解,但作为创新企业,通过新技术更好地满足市场和用户的需求是第一位。”

  共享经济:拼车PK黑车

  打开Uber的手机App,一共有四类车型可供选择——高级轿车、uberXL、uberX和人民优步。所谓的“共享经济”便体现于“人民优步”之中,价格也较前三者亲民不少。

  与一般“的哥”不同,人民优步的司机中,上有旨在改善乘车效率的公司CEO,下到希望补贴家用、丰富生活的家庭主妇。

  国内首个葡萄酒社交软件“葡萄酒博士”CEODarkley,他懂得品酒、会打高尔夫球,毕业于航空发动机专业的他还会造飞机,难道还有比这更有型的司机吗?

  “我喜欢和乘客聊美食美酒,Uber的用户对品质生活比较有兴趣,我们大都聊得很投机,这是真正高质量的社交时间。”Darkley表示,日常接触的大都是同事或顾客,下班后能接触各种乘客朋友,这种“角色转换”让人感到轻松。现在,Darkely早已经对Uber司机这一角色上瘾。

  当然,Uber的CEO不止一个。《金融时报》此前采访了麦田亲子游的CEO,他开的是价值百万的特斯拉(Tesla),利用闲暇时间服务“人民优步”的用户,倡导共享经济和拼车出行。

  至于Uber是否对司机设有强制工作时间,Uber上海社区经理Joe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司机是Uber重要的合作伙伴而不是雇员,因此除了对服务质量把关以外,Uber不会要求固定工作时间,无论是专车司机还是拼车司机。”据Uber在美国委托第三方机构刚刚出炉的《Uber合作司机调查报告》,85%的Uber合作伙伴希望平衡工作和生活,这也是他们选择Uber的原因。

  共享经济的另一个实际好处就是创造就业,这在复苏乏力的大背景下尤为重要。Uber首席执行官卡兰尼克(TravisKalanick)此前披露,2015年将扩大在欧洲的业务发展,计划在欧洲增加5万个就业机会,同时通过车辆共享,让欧洲40万辆车下路。

  Uber运营三年来,在纽约市一共服务了190万名消费者,创造了13750个司机岗位。在伦敦,Uber服务了90万名乘客,创造了7800个岗位。

  不过,作为Uber的差异化战略,“人民优步”却招来“黑车”非议,这在包括美国、德国韩国中国等许多国家都存在。当前中国政府的底线是——不允许个人以其个人车辆挂靠租赁公司,并成为专车司机。

  面对本报记者的疑问,王晓峰似乎并不回避:“‘人民优步’并非挂靠,也不是专车,而是我们利用现有技术平台,为老百姓拼车出行提供匹配的一个试点项目。”

  针对“黑车”争议,有法律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此前滴滴和快的专车也曾面临“黑车”指控,打车软件碰触垄断利益,但市民用车需求刚性存在,部分大城市目前已经有“松绑”的迹象,创新是一个不断探求市场需求的过程。

  值得注意的是,Uber不会从“人民优步”的拼车服务中收取任何平台费,而且对于拼车费用是基于对车主的油钱和磨损的补偿设置标准,对加入平台的合作司机也有严格的资质审核,与来路不明、漫天要价的“黑车”明显不同。

  Uber驶进中国

  不求盲目本土化

  对于任何一个进驻中国的境外企业,首先被问到的就是——如何适应本国情况?包括语言、货币、习惯等。然而,Uber似乎有自己的坚持。

  “Uber不论进入哪一个城市,都简单到只有一个使命——力求做到按下一个键,5分钟内就有‘一辆车’出现。”王晓峰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一辆车”的概念颇值得一提。与本土出生的滴滴、快的打车APP界面被密密麻麻的车辆覆盖相比,Uber希望提供最简洁的界面,因此最多只会显示离你最近的8辆空车,并明确告知乘客,最近的一辆空车到达需要几分钟、预估价格、车型选择,而不是方圆几公里内总共有多少车。

  “当用车需求旺盛时,人们往往感觉Uber的车相对较少,是因为Uber不会将平台上的所有车辆密集地显示在屏幕上,因为这会给用户制造更容易叫到一辆车的错觉,而当这一用户预期无法被满足的时候,就会造成不良用户体验。你需要的只是一辆车,当Uber能通过精密的算法和后台数据调配最近的车,并让一辆车风雨无阻地开到你面前,这就够了。”王晓峰解释道。

  相比滴滴或快的的“抢单“,Uber则理解为平台“派单”更为准确。

  当然,也有人觉得Uber的App登录界面较慢,虽然这是事实,但慢几秒是因为Uber平台需要运用平台数据精确定位离你最近的几辆车,并计算预估抵达时间。

  携手百度大数据拓展想象空间

  带着共享经济和大数据驶进中国的Uber从来不缺重磅新闻,去年12月携手百度让Uber在中国上了“头条”。拥有海量用户数据的Uber平台,加上百度地图、钱包、市场份额,这种结合打开了人们的想象空间。

  正如李彦宏所言,Uber属于“行”,而衣食住行的整体即是“服务”,“行”理所当然是“服务”的重要内容,也是百度作为媒介的痛点,此前用户无法从百度的服务中实现“到达”,即百度无法完全“连接人和服务”,Uber或许能改变这一点。

  当被问及Uber会否运用平台用户的大数据从事其他服务时,王晓峰称:“Uber不排除任何一种可能。”

  的确,O2O(OnlinetoOffline)的时代有无限可能,代买早餐、代买蛋糕、代送快递等,甚至还能代人遛狗,互联网时代,日后拥有海量大数据的Uber都不会排除上述可能。(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文/周艾琳)

今年以来,中国电商企业掀起上市第二波热潮,如美团点评、齐家网、宝宝树、拼多多、找钢网、同程艺龙、沪江教育、小狗电器、什么值得买、中粮我买网等都已提交IPO申请。在此背景下,7月10日,国内知名电商智库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了《2017-2018年度中国电商上市公司数据报告》(全文下载:www.100ec.cn/zt/sspjbg)。对电商上市公司财务数据进行分析,电商各领域上市公司包括:(1)B2B电商:生意宝、焦点科技、上海钢联、欧浦智网、慧聪集团、科通芯城、卓尔集团、冠福股份;(2)零售电商:阿里巴巴、京东、唯品会、苏宁易购、寺库、聚美优品、国美零售、南极电商、宝尊电商、御家汇、有赞、优信集团、小米集团。(3)生活服务电商:携程网、途牛、58同城、一嗨租车、无忧英语、前程无忧、搜房网、阿里影业、阿里健康、乐居、平安好医生;(4)跨境电商:跨境通、广博股份、天泽信息、华鼎股份、浔兴股份、山鼎设计、联络互动、新维国际控股、兰亭集势;(5)电商物流:顺丰控股、圆通速递、申通快递、韵达股份、德邦股份、中通快递、百世。

【相关阅读】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