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O2O>在线短租国内发展瓶颈多:闯入政策模糊地带
在线短租国内发展瓶颈多:闯入政策模糊地带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4日 10:24:23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若来到一个陌生城市做短期旅行,是否只能选择酒店、旅馆居住?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现在可以多一种选择—短租个人房东的闲置房屋(房间)。

  近年来,具有分享理念的在线短租平台快速兴起,上面聚合了大量的个人房东的闲置房屋(房间),为人们的出行提供更具个性化的住宿体验。

  业内人士表示,相对于用车领域,房屋短租面临的管制相对较少,也更为市场化,不过这一市场目前仍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个人房东是否具备营业资质,在缺乏监管部门对治安、消防、卫生等方面管理的情况下,房东和租客的人身财产安全能否获得保障也为外界所关注。

  在线短租平台步入快速发展期

  在线房屋短租是指房东或者房源经营者,通过互联网发布空置房屋与价格信息,拥有旅游、出差或其他短期居住需求的租客浏览房屋相关信息,与信息发布者沟通并实现租住交易。

  说到在线短租,不得不提及该行业鼻祖—美国Airbnb,其提供网络平台,用户可以通过网络或者手机应用程序发布、搜索度假房屋租赁信息并完成在线预订程序,在双方达成交易后从中收取佣金。

  公开资料显示,Airbnb成立于2008年,其不仅提供类似于酒店的住宿,还打出了“社交性的旅游服务”旗号,旨在让外来旅客更好地了解本地人的生活和文化。

  尽管同监管部门摩擦不断,但其发展也颇为迅速。目前Airbnb在全球192个国家约33000个城市提供总计达80万个登记客房资源,远超传统酒店业翘楚—希尔顿酒店集团(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经营超过4100家酒店,客房总数约68万间)。基于其庞大的体量,截至2015年3月,Airbnb的估值已经达到200亿美元。

  Airbnb的快速发展给了不少中国创业者以启示,而中国城镇房屋的空置情况显然也给了这一市场进行商业化运作的可能。

  2014年,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曾发布了“城镇住房空置率及住房市场发展趋势”调研报告报告显示,2013年全国城镇家庭住房空置率高达22.4%,其中北京为19.5%。这也为闲置房屋进行共享提供了可能。

  从2011年开始,中国在线短租行业开始起步,也引发了风投资本的关注。小猪短租是Airbnb在中国的实践版本,打出的宣传口号是“有人情味的住宿”,该商业模式及理念也帮助其先后获得两轮超过千万元级别的投资。

  赶集网从2011年也开始上线了蚂蚁短租项目,2013年获得千万美元级别融资,并从赶集网分拆出来独立发展。2011年搜房网也设立了游天下在线短租平台。

  易观智库分析师马天娇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同用车领域类似,在线短租市场也是分享经济的主要细分市场,目前中国在线短租市场的整体规模接近20亿,年增长率大概在17%左右。在线短租市场主要企业有十余家,以平台型业务模式为主流。

  看到这一市场的发展潜力,2014年,短租行业鼻祖Airbnb也开始瞄准中国市场,通过为中国用户出境旅游提供短租服务,反向切入中国市场。

  不过马天娇坦言,与用车市场相比较而言,前者属于非常高频的市场,在移动支付、衍生周边服务方面具有重要战略价值,在线短租在使用频度上则相对较弱,因此在资本、媒体方面的热度不及用车领域。

  经营资质不明难接公安身份证系统

  把家庭自用住房的闲置房间共享出来,供外地到此一游的旅客使用,可以让闲置资源充分发挥其价值,不过相关的法律政策问题也随之而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个人房东将闲置房屋(间)用于长期租赁时,有着相对完善的管理法规,但是能否用于短租目前法律界定上不明晰。法律上的不确定性也让小猪短租网创始人陈驰担心,一旦行业发展中出现一些小概率事件,将会面临巨大的舆论和监管压力。

  北京大学房地产法研究中心主任楼建波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线短租的业务性质其实同酒店、旅馆业务类似,目前在我国旅馆业属于特种行业,个人和企业要想从事旅馆业务,须取得特种行业许可证和消防、卫生方面的许可,但是个人闲置房源能否经营旅馆业目前还处于一个灰色地带,这其中会涉及到治安、税收管理等问题。

  就治安而言,个人房东闲置房屋用于长租时,要将租住情况向公安部门进行登记备案。而旅馆业也是同公安部门的身份证信息系统进行对接的,便于公安部门掌握人口流动信息和治安管理,而在线民宅短租市场则介入两者之间,目前还没有同该系统进行对接。

  中央财经大学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企业通过搭建在线短租信息平台,可以解决信息及时、方便、快捷流动问题,但因为牵涉到安全问题,线下的管理还是需要相关部门干预的,这也是分享经济健康发展的前提和基础。

  为了增强对房东、租客的人身安全及财产保障,一些在线短租平台也希望能够参照酒店旅馆,接入公安身份证信息系统,不过进展并不顺利。

  搜房网游天下副总裁李秀英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此前公司也曾和一些个人房东就系统对接事宜同所在地派出所进行沟通,不过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依照相关管理规定,其只能同酒店、旅馆这样的经营性主体进行对接,个人房东在线短租闲置房间尚不在此范围,还需要公安部门出台统一的政策。

  保险转移化解风险

  由于目前尚未同公安部门的身份证信息系统对接,对大多数人而言,住进一个陌生人的家里,或者让一个陌生人住进家里,双方都可能担心其中产生的风险。

  张旭阳(化名)是一位90后小伙子,租住了一套三居室,每月租金约8000元,他将其中两间进行了改造,用于在线短租。他对记者坦言,刚开始做短租时,自己也担心租客的素质,除了平台会对租客身份进行审核外,他还会通过平台提供的聊天页面与其交谈,以进一步降低风险和确定是否投缘。

  这种顾虑并非没有必要。早在2011年,Airbnb平台上一位房东回到家中,就发现房屋被恶劣的租户洗劫一空,这一情况为Airbnb所始料不及,在当时也对Airbnb的声誉和商业模式产生了不良影响。

  随后Airbnb决定联合保险机构向房东免费提供财产保障,保障额度最高达100万美元。如今这一做法也为国内在线短租平台所效仿。

  作为小猪短租的创始人,陈驰自己也在身体力行地实践着闲置房间的共享。受Airbnb的启发,2013年小猪短租就出台了《个人房东财产保障方案》,承诺在房客入住期间如果因过失操作、故意破坏或盗抢行为对所住房源造成财产损失,最高可获得88万元的财产赔付保障。

  搜房网游天下也推出有类似的保障机制。李秀英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财产险外,公司还为和租客一起居住的房东提供人身保险。

  为了核实和确认租客的身份,尽可能地降低交易风险,陈驰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目前由平台为交易双方提供实名身份验证服务,在客户提供身份证预订房间后,平台会通过第三方机构与公安部门的数据库进行比对,个人房东在房客入住时只需要比对其和身份证信息是否一致即可;再加上整个交易都是在线完成,基本能起到识别和锁定交易双方身份的作用。

  “近几年我国的在线支付发展非常快,也积累了大量的身份认证和识别经验,这对于在线短租市场的发展也是非常有益处的,由于交易是可追溯的,这也会在一定程度上约束双方的行为。”陈驰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李秀英也对记者介绍,在确认用户身份和信用方面,除了利用平台自身积累和沉淀的用户数据做信用评估外,公司还同阿里旗下的芝麻信用合作,结合电商数据来综合评估。

  在知晓了平台会对租客身份进行多维度核实后,再加上交易达成前会同租客直接进行沟通,张旭阳告诉记者,自己原先的顾虑也在不断打消,而且通过将自己的房间与租客共享,也让自己多了一个认识外部世界的通道,也结交了一些新朋友。

  税收不会成为障碍

  亿欧网创始人、资深O2O行业分析人士黄渊普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在线短租市场目前之所以还未引起外界的关注,主要在于该市场处于发展初期,并未对酒店等利益相关方以及政府部门的管理造成太多的影响。

  “一般情况下,房屋是属于自住用房,还是商业用房,其界限是非常明晰的,自住房不用缴税,而如果将其用于出租,那么将改变房屋的性质,必将面临纳税的问题。”黄渊普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但目前同专车领域类似,如果平台不提供相应的信息,政府将难以掌握相关信息。

  不过李秀英认为,目前个人房东可以参照房屋长期租赁的缴税方式,通过房屋所在地税务部门缴纳,不过由于线下缴纳较为麻烦,加之一些个人房东缺乏缴税意愿,同长租类似,目前在线短租税费的缴纳进展不大。

  陈驰也认为,税收不大会成为在线短租业发展的障碍。他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通过在线交易后,个人房东的收益更加透明,只需要税务部门针对这种新型业态开发在线缴税系统即可,未来由平台代扣代缴也会非常便捷。

  楼建波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对于这种新兴的商业模式,政府应当提前关注,并给予必要的引导和管理,而不是等到出现重大事件后才去介入;至于是否要征税,可以根据行业发展情况而定。

  陈驰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Airbnb在其大本营美国的经历,可以为中国相关立法提供借鉴。其实Airbnb在美国也跟监管机构一度摩擦不断,不过经过多轮沟通最终达成了一致。2014年年底,全美立法将互联网家庭旅店业纳入管制,2015年2月1日正式实施,通过立法给予了共享式家庭酒店业合法发展空间。其中的管制要点包括个人房主需要事先获得城市规划部门的短租许可,定期向监管机构报备租赁记录备查,征收14%的酒店税等。

  随着Airbnb陆续与各地监管机构达成和解,资本市场也给予了积极回应:2014年4月Airbnb的市场估值为100亿美元,而达成和解后其估值则达到了200亿美元。(来源:法治周末;文/马树娟)

近日,分销类社交电商野蛮生长背后的“红与黑”一直备受争议,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为此,网经社(100EC.CN)对包括云集、贝店、环球捕手、花生日记、达人店、楚楚推、达令家、每日拼拼、云品仓、爱库存、云集品11家主要分销类社交电商平台展开调查(专题:http://www.100ec.cn/zt/fxsjds/),并提供相关法律援助,以帮助全国用户辨别网络传销,净化行业环境,进而推动正规社交电商。除上述11家外,还吸引了包括好衣库、洋葱海外仓、好物满仓、有好东西、全球时刻、闺秘mall分销类社交电商,以及网易推手、阿里巴巴“微供”、京东“享橙”、唯品会“云品仓”、寺库“库店”、小米“有品推手”等“头部平台”涉足。

【相关阅读】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