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好模式+执行混乱=跑路+诈骗质疑 淘宝代运营平台淘富公司遭集体投诉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好模式+执行混乱=跑路+诈骗质疑 淘宝代运营平台淘富公司遭集体投诉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8日 08:47:04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官网宣传“一件代发”、“专业指导”、“零加盟费”、“零库存”、“零风险”……对创业者极具诱惑力。

  作为企业形象最重要的展示窗口,淘富官网显示的联系地址依然是老地址。

  近日,导报记者收到的相关投诉信,其主人来自五湖四海。

  8月25日中午,十多个年轻人突然来到本报,说是看过导报记者今年4月《淘宝代运营平台缘何投诉层出不穷》的稿件,他们遇到了稿件中受害者同样的糟心事:向淘富商城(浙江淘富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交纳不同金额加盟费后未享受到合同承诺的服务,欲退款却遭拒,寻求导报记者帮助。

  操着不同口音,来自五湖四海十多人相约来本报投诉淘富商城

  记者目测,这十多人年纪最大的不到40岁,大多数是20多岁的年轻人。他们口音各异,翻看他们的身份证,有的来自云南曲靖,有的来自四川广安,还有的来自湖南汨罗、安徽淮南、江西高安、四川高县等地。

  因为人数太多,短时间内无法一一了解详细情况。在记者建议下,他们当场写下书面投诉信,将与淘富商城接触并交费的经过、交费数额、交费后所享受到的服务等情况一一写明。

  来自安徽当涂县年陡乡农村的23岁杨女士十几分钟内写下了满满两张A4纸的投诉信。据她介绍,去年11月份,她在微信平台一个公众号上看到一篇《在家开淘宝店月入一万》的文章,加了微信号后,自称淘富商城招商经理的“淘富小霞”向她介绍了如何开淘宝店,根据加盟费高低享受不同服务,最低的3800元,还有6800元、9800元甚至3万。

  因没钱,也担心遇骗,不敢加盟,招商经理发来视频,证明公司真实存在。之后又承诺刷钻、推广、退货都由淘富负责,加盟商只要花一两个小时打理一下店铺就行。

  虽然心动,但因没钱,当天还是没加盟。过了几天,该经理又联系,表示快到“双12”,淘富帮店铺做活动,一天就可以卖几百件衣服,且加盟金也可以优惠,原本6800元的创业型套餐只要5800元。3年满550个订单,5800元还可以退还。

  这次,她借钱凑足5800元,签订了合同。

  几天后,店铺果然开起来了,也上传了几件产品,但接下来怎么做,招商经理态度就开始180度大转弯,要么回复慢,要么直接不搭理。之后就建议充值刷钻。几个月过后,店铺没有一笔订单。再找招商经理,发现QQ已被删除,找运营经理,又让加另一人,加了之后也是不理人。

  到今年8月,在网上找到控诉淘富的文章,下面不少人都说是受害者,加入一个淘富受害者群,意识到自己被骗。

  四川资中县农村的冯先生则是通过某微博结识淘富招商经理“徐玲燕”。“可能是假名,几天沟通后,到处向朋友借钱,交了9800元,淘富承诺负责装修店铺、货源代发、开店指导等服务,但自从交了钱,再也没有人过问开店的事,内部投诉也无果;要求退款,‘徐玲燕’说已不在淘富。用其他号发信息,她又让加微信沟通。”

  “今天已经是第二天,还不肯退钱,交通、住宿、吃饭都要钱,到明天我得回去了!”四川高县的余女士现场十分着急,不停地催促同伴想办法。据她介绍,原本想通过淘宝给家里增加收入,没成想,钱没赚到却吃了一肚子气,7800元加盟费也打了水漂。

  “当初创业的心变成碎片,内心一片慌乱。”江西高县的杨女士则说,淘富的招商经理高羽曾承诺一年可以带来20万到25万元的销售额,以银行汇款方式向淘富法人石小刚账号陆续支付3万元加盟费,从去年12月至今,除了前期装修店铺,淘富没有带来任何收益,招商经理QQ莫名消失,公司400电话无人接听,之后结识了这么多受害者。通过微信联络,相约到杭州,淘富拒绝退款,无奈只能向导报求助。

  值得关注的是,关于淘富商城收钱不兑现所承诺服务、圈钱诈骗甚至跑路的投诉,记者从今年4月一直接到现在。

  淘富公司三易其址称纠纷已解决,否认跑路、诈骗

  8月26日,导报记者赶往淘富公司。合同上显示的地址“滨江区江陵路2028号星耀城C1栋13楼”以及“江干区东方电子商务园8幢4楼(招商部分)”均被投诉者证实人去楼空,投诉者提供了位于九环路通达大厦1103室的新地址。

  在通达大厦一楼,记者未看到“淘富”招牌,上楼后未找到1103室,也未见到任何与淘富相关的示意牌,但在1105室,经工作人员侧面证实,此地正是淘富所在地。记者看到,办公区内空空荡荡,办公人员很少,与之前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所称的数百人有明显落差。

  之后公司钟姓负责人接待记者,对于公司三易其址,他表示并不像投诉者猜测“躲避退款人群”,“8月初刚搬迁到这里,之前滨江办公区比较破旧,物业地址也无法申请注册;东方电子商务园场地小,只能用于临时招聘;现在搬到通达大厦,面积比较大,适合团队办公,这里会是最后的办公地址。”“其实之前已将地址告知大家,但还是有些人没收到,投诉维权找不到办公场地,令他们产生误解。”

  不过,记者在淘富官网并未找到新地址更新,上面显示的地址依然在滨江星耀城。

  对于新地址办公人员少,被质疑即将跑路,该负责人也予以否认。他表示,新办公室很多位置空置是因从滨江搬迁过来后大批工作人员流失,接下来将大量招人,将空缺填满,位置空缺确实也对上门客户造成误解。

  对于长期有人投诉淘富收钱后未兑现合同中的服务承诺,该负责人表示,淘富已做到了合同中承诺的所有服务,工作QQ9点-22点都在线,可能因之前阿里旺旺没升级,信息没收到,升级完了就不存在这个问题。这次多人投诉也可能跟之前一名招商经理离职有关,离职后交接手续没做好,令客户产生误解。为此,目前公司已停掉所有招商工作,招商之后的推广、店铺装修等环节,都由固定人员负责。

  不过,记者翻看投诉者的投诉信,发现招商经理姓名各异,不知是一人充当多人角色,还是负责人“招商经理辞职”一说内有隐情。

  对于该负责人将投诉事项多归于“误解”,多名投诉者不认可,“淘富频繁迁址、阿里旺旺接收不到信息、招商经理辞职……这是淘富的问题,事实上除了装修店铺,淘富就是没有兑现合同中承诺的服务!”

  对于这一大量投诉者投诉的共同问题以及要求退款的主要原因,淘富负责人又强调“淘富已做到了合同中承诺的所有服务”,记者要求其在8月27日中午12点前提供与这些投诉者的聊天记录等相关证据以自证清白,但截至发稿,记者未接到任何证据。

  而记者要求投诉者提供的相关证据,除了外部投诉者少量提交,这批十多人也迟迟未提交。据淘富该负责人表示,已通过“和事佬”基本达成一致,双方白纸黑字签订了协议,后续也会跟这些客户沟通,有不同意见也会予以解决。具体的退款数额关系到以后的同类事件解决,不方便透露,双方签了保密协议。

  该负责人还表示,就像同班同学成绩差异大同理,并不是所有客户都赚钱,不少客户生意差,除了淘富本身因素,客户身上也有原因,比如有主管教客户上传远程数据包,教了四次都不会,远程全屏才发现她(他)在看电视剧。“如果一定要退全款,请投诉者走法律途径。”但是他也未就此提供客户原因造成生意不佳的证据。

  对此,有投诉者悄悄告诉记者,前一日晚上,因退款纠纷双方发生冲突,当地派出所公安人员介入充当“和事佬”后达成相关退款协议,投诉者表示,“以后不会再与淘富合作。”“不满意这个结果又能怎样?否则山高水远,一分钱都拿不到。”

  交纳巨额押金,实际没有一单业务淘宝代运营平台乱象应引起政府警惕

  该集体投诉事件至此告一段落,但事件背后引人深思。

  举国汹涌网络经济创业潮,淘宝代运营平台一件代发、无需库存、终生供货、押金返回等贴心做法对症解决网络创业者零经验值、成本少等难处,不可谓不是好模式,也因此此类平台风生水起。

  然而,当好模式遇到运营混乱,甚至成为不法分子敛财工具,此类平台饱受诟病。

  这已不是记者第一次接到针对这类平台的集体性投诉。统计近年来接到的该类投诉,发现从玖淘、冰泽、熙淘、乐邦、衣帆、米咕、淘贝,记者手上曾接触过的同类投诉事件已不下10起。

  去年9月,“玖淘”事件集中爆发,前后一周,共有来自全国各地70人向记者投诉。其中交纳押金最高的为8800元,最低的也交了2280元。交费后大家均被立即QQ拉黑,不仅没有享受到合同承诺的产品一件代发、无需库存、终生供货以及店铺客服不限等服务,反而被无限期拖延、置之不理,甚至恶语相向、短信威胁,最后人去楼空,投诉无门。

  “开一家淘宝店,只要付每年7万元服务费,有人帮打理,有人帮招徕生意,更有人帮出谋划策,月销售额可达到30万元。”“实际上,支付首笔3.5万元代运营服务费后,除了无止境‘刷单’,整整一个月,真实交易仅一单。”今年4月,本报报道的“淘贝”事件,情节与“玖淘”雷同。按照合同中记录的地址,记者试图找到杭州淘贝无果。

  杭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滨江)市场监管局市场监管所工作人员也证实,此前本报曾接到的关于冰泽、熙淘等多个平台投诉,他们系统接到的投诉亦较为集中,投诉内容、吸收金额的细节、手法一脉相承。

  而此番被集体投诉的“淘富”,其负责人也承认,“模式与玖淘一模一样,我们是真的在做产品,就这点比玖淘好”。记者注意到,淘富合同内容、措辞甚至格式都与玖淘几乎一样,两者所有合同中都承诺一件代发、无需库存、终生供货以及店铺客服不限、店铺宣传不限、宣传指导不限、活动支持不限等服务,而加盟费用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还可以在经营达到一定量后全额退回,对创业者而言极具诱惑力。

  然而,一旦交了钱,投诉者均反映服务缺失,长期没有一单业务。找平台理论,QQ拉黑、电话不接、对外宣称员工辞职、公司换地址……淘富的后续表现与已经失踪的玖淘也无二致。“等退款人数达到一定量,淘富也会像玖淘一样销声匿迹?”有了大量失踪平台的前车之鉴,投诉者的担忧似乎不无道理。

  更可怕的是,一家平台的人去楼空并不是故事的结尾,换个名号,换个地址,原班人马继续老营生。据一名已辞职代运营平台工作人员向记者爆料,因来钱太容易,而且安全、隐蔽,目前此类平台已然形成固定套路。害群之马,贻害无穷。

  而受害者的维权之路却难于上青天。淘宝创业者分布于全国各地,一旦出事,需要远程维权,当地报案不受理,到杭州报案路费、食宿成本高昂。相关部门对案件定性也存在争议,如不认定为刑事诈骗,不在公安经侦受理范围。而此时,真骗子早已消失无踪。

  此类平台乱象亟需引起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关注,如若任其发展,原本脱胎于网络经济的先进模式将成为网络诈骗帮凶,而此类平台最集中的杭州,如若网络诈骗多发,电子商务之都、网商摇篮等美誉也将毁于一旦。(来源:《市场导报》 文/于倩)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上)中国直播电商数据报告》(PDF全文下载)。《报告》显示,上半年直播电商交易规模达4561.2亿元,渗透率为8.7%。直播电商产业链中包括的主要平台有:1)MCN机构:如涵、谦寻、美one、蜂群文化、大禹网络、网星梦工场等;2)主播:薇娅、李佳琦、张大奕、雪梨、罗永浩 、辛巴、散打哥等;3)零售电商:淘宝直播、多多直播、京东直播、苏宁直播、蘑菇街直播、唯品直播、小红书直播等;4)短视频平台:抖音、快手、火山、B站、斗鱼等;5)社交平台:微信、微博、MOMO;6)服务商:有赞、微盟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