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研究>分析:电商时代下专业市场谁主沉浮
分析:电商时代下专业市场谁主沉浮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31日 09:46:32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互联网重构信息权力,实体商业遭遇挑战

  一直在湖南做服装生意的林芳,2015年新进入湖北荆州万达百货开店,然而装修完营业不过半年,商场突然而来的一纸限期撤柜令,却让林芳的前期投资都打了水漂,她为下两季的服装支付的订金也无从收回。业态调整,撤柜,关店……作为全国最大的连锁百货商店,万达百货在7月份传出了要关闭国内40多家店的消息,占到万达百货所有门店量的近一半。

  事实上,互联网,正在改变所有人的生活。就像日渐凋零的大型城市卖场,即使是曾经再强势的商业地产大佬王健林们,同样也无法抵挡注定黯淡的商场颓势。而现在,这种互联网鲇鱼游戏,正在开始从传统商场向下一个角斗场蔓延——专业市场集群。

  去中心化、减少中间环节、需求更个性……“互联网冲击波下,包括服装、副食品、小家电、百货类在内大而全的市场集群很可能是首当其冲的产品。”如一位浸染商业地产多年的专业人士所言。趋势。大势。顺势。穹顶之下,专业市场该如何抉择?

  多地批发市场客流受冲击

  北京,百盛百货、华堂商场连续关店;上海,淮海路瑞兴、美美、先施、OPA商场等百货店先后撤离;广州,好又多东山口店、新供销百合等连锁超市停业……自2014年以来的关店潮不仅没有平息,反有汹涌之势,实体门店“压力山大”;而另一方面,实体零售的颓势已在不知不觉间,蔓延至上游的专业批发市场。

  义乌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被联合国、世界银行等国际权威机构确定为世界第一大市场。在这座不大的县级市里,聚居着20多万个经营户。每天早上9点左右,他们中的大多数就要出发,赶往大大小小的批发市场,打开他们在市场中的店铺大门,开始一天的生意。而在每天的高峰出行时段,堵车似乎就成了司空见惯现象。但是,近两年来,一些微妙的变化正在这个县级市里发现。“这两年路没有以前那么堵了。”一位常年迎送外来采购商的当地司机董师傅有着最直观的感受。

  道路变得通畅的背后,却是实体经济的降温。

  义乌商贸城内,在往日最繁华的的一区、二区市场,尽管低楼层还有不少国外客商的身影,三楼、四楼的人气却完全不敌往日。在四楼开店的商户有时候甚至一两个小时等不到一位顾客上门。

  其实义乌商专业批发市场的清淡,从2013年起便开始初见端倪。在义乌做了十年生意的李悦辉记得,当年店里的订单出现了急剧下降,“同比下滑了1/3,除了市场刚开始起步那两年很艰难,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到了2014年,全国各地多处打着义乌品牌的批发市场客流量明显减少,实体市场热度骤减。随着电商对商业环节的缩短,一些当地没有产业聚集而仅仅以义乌市场为货源的批发市场,迅速失去了竞争力。

  网上卖得好的,实体店都不好做

  一组出自商务部数据,或多或少能够勾勒出实体商业的尴尬:2014年,全国5000家重点零售企业销售额增速仅为6.3%,同比回落2.6个百分点。2015年上半年,这5000家重点零售企业销售额同比增长4.6%,较上年同期再度放缓1.7个百分点。

  而在中国连锁经营百强中,去年有23家企业关店数超过新开店数。百强企业正式用工人数比2013年下降0.3%,减少用工的企业数已超过增加用工的企业数。一些国外的大型公司也不能幸免。2015年初,美国连锁巨头彭尼公司宣布,年内将关闭39家店,并同步减少员工数量。英国乐购表示,今年将关闭43家无法盈利的门店。德国最大的百货连锁集团考夫霍夫接连关掉分店……

  传统的实体商业,为什么在近两年如此快速地下滑?

  超饱和的同业竞争、电商日益主流化、服务能力不足、高成本等,但这些原因背后最关键的因素也许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挑战。

  网购这么方便,好多东西海淘还更加便宜,停车又麻烦,谁还愿意跑商场。不少到店的年轻顾客只是试试衣服尺码,试完又回家在网上下单。“不仅仅是衣服,还有化妆品、配饰、母婴用品,感觉网上卖得好的,实体店都不好做。”不得不承认,在互联网信息技术与商业的快速融合进程中,以百货业为代表的传统零售业态和以商品交易市场为代表的商品批发业态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从产品的分类上来看,尤其是那些标准化、轻物流的商品,受电商冲击最为严重。

  互联网冲击之下业态出现分化

  一位资深商业地产人士指出,透过纷纭的现象,这场冲击的实际上是一场信息权力的重构——追求买卖差价、制造信息不对称的商业,本质上是一种信息权力。互联网一来,很多传统生意浑水变清渠,没得做了。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在谈及传统实体店和电商时,曾用过一个形象的比喻:实体店与电商之间,是一场大刀与机关枪的对垒。

  “过去企业增加的经营成本,可以通过提价,一部分转嫁到消费者身上。现在,商品价格更透明,要转嫁这部分成本难上加难。”在好邻居连锁便利店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陶冶看来,当提价受阻,一些管理滞后的实体店只好闭店止损。而随着下游的零售端遭遇寒流,“互联网+”时代,上游大而全的传统专业市场,也正在经历一场推枯拉朽的颠覆式革命。(来源:聚电商;编选: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近日,电商行业唯一入选“一带一路”TOP10影响力社会智库——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了半年一度的《2018(上)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PPT下载:www.100ec.cn/zt/18wlls)。报告对上半年中国网络零售市场及移动、社交、农村、生鲜、母婴、精品、品牌等热门细分行业进行解读,重点跟踪: 1)综合电商:天猫、京东、拼多多、苏宁易购、唯品会、国美、亚马逊中国、当当、一号店等。2)母婴电商:宝宝树、蜜芽、贝贝、红孩子、宝贝格子、美囤妈妈等。3)生鲜电商:盒马鲜生、每日优鲜、本来生活、顺丰优选、易果生鲜、沱沱工社等。4)跨境电商:天猫国际、网易考拉海购、京东全球购、淘宝全球购、小红书、洋码头、达令、丰趣海淘等。5)社交电商:云集微店、拼多多、有赞、蘑菇街、美丽说等。6)精品电商:网易严选、小米有品、淘宝心选、京东京造等。7)农村电商:农村淘宝、云农场、一亩田、链农、美菜等。8)互联网品牌:韩都衣舍、茵曼、裂帛、御泥坊、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百草味、新农哥、小狗电器、小熊电器等。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