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电商人物>李斌:靠谱贴很危险 新造车公司最多活两三家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李斌:靠谱贴很危险 新造车公司最多活两三家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09日 09:19:40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2016年3月8日,腾讯汽车在2016年倾情打造的国内首档汽车泛科技视频栏目《futuer@drive驾预》在北京隆重开播。作为首期栏目的对话嘉宾,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分享了他对于互联网造车企业未来发展模式上的一些思考。

李斌:靠谱贴很危险 新造车公司最多活两三家

  在他看来,如果创业初期便依赖政府的补贴去做许多决策,将会很危险。李斌表示,蔚来汽车在做内部商业模型与未来财务计划时,他曾专门要求不要将政府补贴当做商业计划的一部分。同时他也强调,互联网造车虽然看似容易,但是当量产车真正推出以后,需要企业具有很强的抗风险能力,李斌认为,当前造车热里面出现的新公司到最后可能也就剩下两到三家的规模。

  以下为访谈实录:

  蔚来汽车已找到自己的商业模式

  主持人:蔚来汽车的发展理念是什么样的?

  李斌:去展望三五年后用户喜欢什么样的车,用户相关的需求是什么。我们的产品研发都是从核心用户出发,去看用户有什么需求,去看我们设计出来的产品怎么才能够匹配大家的需求。当然基础的东西,这辆车必须是经得起外形的设计,不敢说一定是最炫酷,我希望是经得起时间的检验。不希望看到第一眼好帅,第二天觉得这个地方不应该有这个东西。这是我们对于外观的一个期待,我们希望它的性能是能够充分利用好电动汽车的优势,就是你的电池容量够大,就能跑得足够快。

  同时我们希望它的空间和内饰能够满足最挑剔的中国用户的需求,这些东西不是嘴上说的,要做很多的投入,很多细节上的反复推敲才能真正做好这样的准备。我希望我们的用户第一天起就会跟他的朋友推荐,真真正正觉得他跟这个企业之间是有拥有感,而不是参与感,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从产品从用户体验,体系的建设,包括到底如何去和我的用户交流,在这些方面都是传统汽车公司从来没有尝试过的,我觉得我们确实压力也挺大,但我们有信心我们可以做到。

  主持人:之前您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您对这款车的期待是,当所有人看到它时会尖叫。这个尖叫第一可能是外观,第二是加速性能,当我们的用户尖叫以后,使用过程中的焦虑您觉得应该怎么解决呢?

  李斌:更正一点,我更希望我们的用户看完了以后憋着不叫,而是自己一个人偷偷的在叫,独享这个感受。电动汽车最大的用户体验叫能量获取,如果你不打败加油站的用户体验,我觉得电动汽车是起不来的。不管现在政策的支持有多大,用户体验都是最重要的一方面,如果不能让用户感到安心放心省心的话,电动汽车就真的普及不起来。

  每个人都希望为环保做贡献,每个人都希望用到清洁能源的车,每个人也希望生活更加方便,而不是增加那么多的焦虑,这是我们觉得最基本要解决的东西,为这件事情我们可以不遗余力投入这样的标准,比开一辆燃油车的体验要更好。我相信我们找到了方法,也还涉及到商业机密,所以不能说得太多。如果一个电动汽车公司到这个时候还没想明白,那就最好不要干了。

  我们有很多商业上的设想,也有很多的执行计划,至少把这件事情解决了才把产品上市,这个事情不解决,我们的车不太会上市。我们不会推出一个让我们用户觉得生不如死的东西。从用户体验出发,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是,产品必须比现在市面上所有的产品都好。

  价格问题要靠商业模式上的创新

  主持人:2016年四季度新产品就要亮相,那充电设施是不是也会相应启动?

  李斌:今年四季度是电动超跑,量产车今年是出不来的,有很多工作要做。

  主持人:之前您提到过一个词不遗余力投入,不知道是否方便透露充电设施方面你们投入的钱有多少?

  李斌:钱是最重要的商业机密,我只能说经常会有人说,做一个新的汽车公司需要多少钱,我说100亿大概是一个入门券的价格。我们有制造合作伙伴,在制造方面的投入会依靠我们制造合作伙伴现有产能或者改造的产能来达到我们的目标,降低投入。六七十亿人民币在研发和用户体验方面的投入是最起码的。

  在用户体验上,我们不太可能在全国去展开,但会在少数的几个一线城市先开始,慢慢扩展到别的城市。在每一个城市的投入,我想都是非常大的投入,而且从今年开始就会进行这方面的投入。我们好的地方在于股东的背景,后续的资金支持都还是比较充裕的。大家对于完成这样一个用户体验目标的建设,我觉得也是非常支持的。

  主持人:影响到量产车的还有一个因素是电池的价格,这块蔚来汽车怎么考虑?

  李斌:这也要靠商业模式的创新,电池的价格不便宜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必须去建立整个的产业链,电池价格不停贬值,这对用户是不公平的,需要商业模式的创新。还有一点,电池过几年衰减以后怎么办,后续的储能,电池再利用怎么做,这件事情不能等到那时再想。我们从特斯拉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主持人:特斯拉跟三菱合资建电池厂,你们会排除这个方式吗?

  李斌:我们核心的东西是自己做,电芯这部分会跟现在最领先的电池公司去进行合作。长期来讲不排除各种各样的方式,短期来讲我们希望把最好的技术用到这里来,当然也要有最好的价格。

  主持人:量产车出来之后,对量产规模有没有要求?

  李斌:在我们内部做商业模型和做未来的财务计划的时候,我都是要求不要去把政府的补贴这些东西当成商业基础的一部分。如果一个创业是依赖于政府的补贴去做决策会很危险。从我们角度讲,2020年补贴就没有了,这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没准是我们的机会。我们的商业模式和财务模型基础都不是建立在补贴的基础之上,这个泡沫可能对别人是坏事,对我们是好事。2020年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时间节点,我希望到那个时候我们能够真正成为一个有全球影响力和领导地位的企业,不一定说是新能源汽车公司,而是电动汽车公司。

  主持人:我们反观特斯拉,它第一个步骤是先生产出高档的电动超跑,第二步是生产一款让全民接受的量产型车,第三步让电动车越来越多地跑在大街上,带动全行业做这样的事情,蔚来汽车的路径也这样吗?

  李斌:我们的效率更高一点,特斯拉在很多方面开启了大家的新视野,整个电动汽车行业受益于开创道路的人。我们今年会推出超级跑车,每年都有一个里程碑,也希望我们的量产车尽快和大家见面,而不只是拿一个壳给大家看看。

  蔚来汽车要成为全世界第一个用户企业

  主持人:未来最重要的基础在于用户,传统车企有自己的管理用户的维度,比如说售后服务满意度,对于蔚来汽车来讲,您对用户管理这个维度怎么打造?

  李斌:首先没有用户管理这个概念,我们只有用户的服务。传统的汽车产业链条,汽车厂商把产品卖完了并不拥有用户,用户是属于4S店,属于加油站的,他自己并不接触用户。他接触到的用户就是投诉,要解决纠纷。传统汽车公司虽然卖了产品并没有用户,掌握了一个电话号码有什么用?你和用户之间没有关联。

  蔚来汽车要成为全世界第一个用户企业,用户企业的逻辑是我们不简单让用户有参与感,让用户觉得有拥有感,而是他就是这个企业的一部分。在这个工程中你需要很多细节,很多的执行让用户感知到这样的东西。你只有到你的产品推出来,有了用户了,我们的用户就会从很多的细节上感受到企业,对蔚来的拥有感。

  主持人:初创公司越来越多,包括乐视,大家路径可能有相同的,也有不同的。蔚来汽车可能是自己建立了一套体系。我举个例子,有人跟以往的4S实体店进行结合,您觉得加入已有的生态系统是否是更便利的捷径呢?

  李斌:我希望初创公司都能成功,再牛的公司也很难去说像微信这样一统天下。从一个初创公司讲最怕用户不信任你,多些企业一起做,让大家觉得这是一个趋势不是挺好吗?每个公司路径不太一样,每个公司的DNA也不太一样。我们在制造这方面一直都说,会找制造合作伙伴,不是我们没有能力自己建一个厂,其实很多地方政府都在找我们,说要帮我们建一个厂。但我们不觉得这是我们能够做的最好的事情,我认为只要有能够达到我们质量标准的制造合作伙伴一起做,我们肯定愿意用他们熟悉的制造体系、熟悉的熟练工人,达到我们的质量标准。在用户体验这一端,我们不做任何妥协。

  主持人:据说蔚来的北美CEO伍丝丽女士和您谈了两个小时就决定加盟,您和他谈了什么?

  李斌:在招聘方面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也比较顺利。当时我在巴黎车展跟她吃了一顿早餐,很快达成一致。现在在慕尼黑的设计团队,基本是把宝马i系的设计团队挖空了,我们组建了很强的团队。

  当时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找一个在科技界有足够影响力的人做我们北美的CEO,并不想从汽车行业找,且这个人必须有足够的影响力。我在美国见了70多个人,后来找到伍丝丽,她刚刚离开思科,准备加入微软的董事会。她跟我见的时候,我觉得她的价值观和我们一致,都希望去做有意思的事情,她对我们的理念非常认可。也没有像她说的那么容易,两个小时就决定了,后来事实上我们还做了很多的工作,包括她加入的条件,我们也表现了足够的诚意,马化腾也做了工作,在深圳总部和她吃了饭,帮我们游说她。她是中国的企业在硅谷加入过最高层的人,真正打动她的是我们对于用户的视角,还有我们希望做一个全球视野的初创公司这样的自信心。

  主持人:蔚来汽车在北美、慕尼黑建立自己的基地,但它立足中国市场,这么大的体系蔚来汽车怎么进行协同?

  李斌:我们做这件事不是市场需求。首先最基本的考虑就是人才在哪,我们就在哪有自己的机构。最好的设计团队在欧洲,我们正好从宝马挖了一批人,慕尼黑是最高效的。国外的人都比较重视家庭,比如小孩上学的问题,游说他改变太难了。另外我们的超跑汽车运动团队在英国英国那边这方面的人才比较多,而软件前瞻的技术都是在硅谷。

  第二,一定要正确地去估计管理的难度。如果没有这样的估计,在后续做这个事情的过程中就会有很多意外的东西。我对这个东西的估计、协同,包括跨国之间交流的难度,有非常实际的预期。我们做了足够的准备工作。从基础设施方面,视频会议系统必须上来就建立,工作语言必须是英语,即使在国内招聘也至少应该匹配好同声传译,我的英语在团队里最差,怎么在这种交流中把时间协调好,这是很重要的、很细节的东西。

  第三也是最关键的,让整个团队都有共同的愿景和有共同的价值观。这一点听着有点像做政治工作,事实上这很重要。只有让大家真的有一样的愿景,方向是一样的,并且认可的标准是一样的,价值观是一样的,才可能真正地去在这样一个复杂的管理里面让大家目标一致。我们在这方面非常注意,每个季度都有一个价值观日,我们让大家分享我们对这个公司的认识,我们也鼓励大家用共同的价值去解决工作中的张力。

  同时在实际工作中我们也会分工每一个团队聚焦在自己的事情上,尽可能减少自己没必要的工作,把每个人自己的工作做得好一些。为了让全球最好的人才加入我们的团队,我们必须要这样做。我们的战略是,我们先用全球最好的研发和设计的人才,先一开始立足中国市场,再逐步扩展到全球。

  主持人:蔚来汽车是带有一家互联网基因的公司,对年轻人才用的很多,年轻团队您是如何构造的?

  李斌:我们在去年发起中国大学生的电动方程式汽车大赛,有30个大学参加。所有的同事都要做义工参与这个项目,我们都是非常深度参与的。从这些年轻人里,我们也招聘了非常多的天才学生加入。我跟他们说蔚来汽车是这样的,高层团队的待遇标准和市场比稍低一点,中层多20%,大学生多50%。我们就是希望最优秀的年轻人加入到我们公司。同时在内部我们推行双向计划,新进来的年轻人有自己的老师,现在公司内部还在搞一个反向青年导师计划,具体名称还没有定,就是让年龄大一点的工程师、专家们,找到年轻人给自己做青年导师,知道年轻人是怎么想的,这是比较有意思的尝试.

  能坚持到最后的只有两三家公司

  主持人:之前的采访中您也说过蔚来汽车最不担心资金,这句话今天还敢再说一遍吗?

  李斌:当然可以。

  主持人:在互联网造车的过程中,造车热是否会有一个冷却的阶段?

  李斌:肯定会有,有一些人能够做一些展示的产品,但是做不出量产产品,或者量产产品有可能销量好,也有可能销量不好。汽车公司一旦运作起来,每一个月的资金投入都是非常大的。一旦销量不好,到底怎么办,这个压力是一层一层的。先有钱做出来展示车,这个还比较容易,有很少的钱就可以做出来,但做出量产车就要很多钱。量产车出来以后卖的不好,需要更强的抗风险能力。造车热里面出现的新公司到最后也就剩下两三家。

  主持人:您也说过蔚来汽车应该是产品最早能够推出市场的初创公司,是不是钱也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方面?

  李斌:现在初创公司有很多种,有的换个马甲很快能推出一个车,没有那么高的标准的话很快就能推出,几个亿的投入就能推出一辆车。汽车工业也有很多的基础,包括外部的设计公司,我们是真真正正正向研发的,这个难度比较大。钱是一个原因,但并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汽车这个产品本身就是要在你的资金和时间、质量、效率成本几个方面去做平衡。如果着急推出一个产品质量不行,还不如别推出来。

  我跟许多的汽车公司都打过交道,对汽车行业本身基本的认识是要有足够的尊重。在制造方面,在质量方面,在供应链方面,我们必须真正尊重这些基本规律。我不觉得我们能逾越什么东西,试图去逾越可能都会被惩罚。

  造出很好的车,最后成本非常高,也没有任何的市场竞争力,它是一个整体的竞争,挑战是非常大的。这在中间不光要有勇气、有愿景,还要有非常周密的计划,各种备份的方案,还得有资金、有人才、有执行力,以及非常好的反映速度,又不至于做错误的决策。这确实不是简单的靠勇气、靠一个理想就能做到的事情。

  主持人:蔚来汽车2016年第四季度就要推出产品了,资质的问题怎么解决?

  李斌:为什么最近大家觉得我高调了一点,这也是我们想呼吁的事情。十几年前吉利的创始人李书福说“给我们一个犯错误的机会,我愿意犯错误”,这个其实是挺勇敢的一句话。你得给我们一个做自己的机会,给我们一个人如其名的机会。

  我们跟制造合作伙伴合作已经能够达到产品上市的需要。这是没问题的,达到国家的产品质量要求,通过认证安全性各方面,都能够达到要求。唯一一个问题在什么地方?我们把车交给消费者的时候,可能要把制造的标识换一下。尴尬在于,我们已经投入这么多钱做研发,在很多方面具备全球的竞争力,这样的公司为什么不能给我们一个叫自己名字的机会?

  对资质我们唯一的一个要求,就是希望主管部门能够对我们利用现有产能的商业模式给予尊重。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些交流,得到的反馈是比较正面的。去年中央的经济工作会议上,包括“十三五”的规划中,很重要的部分是去产能,我们这样一个重视研发用户体验的公司,又和现有产能合作,这是符合中央的鼓励方向的。另外一个角度讲,整个政府也在推行政策改革的变化,我们也是比较符合政府的方向的,比如新能源和环保,所以我们希望给蔚来一个叫自己名字的机会。

  主持人:你说过自己是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乐观和悲观这两个词在汽车项目中怎么做解读?

  李斌:这两个词放在一块想,刚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成功概率只有5%,我还是会去做。从一个角度讲,可能是比较悲观的预测,但我还是会乐观去做。这是我在做很多事情上对自己的要求。你用最低的期望值和最大的勇气开始一件事情,也许你心里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恐惧,你做决策的时候就不会患得患失。从初心开始做这个事情,是我对人生和对蔚来汽车的自我认知。

  具体到蔚来汽车这件事情上也就是这样,我们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我们要用最谨慎的方式看待这个过程中遇到的所有问题,在执行的时候不要乐观。从一个方向上讲我们要乐观,充满激情去投入,执行的时候则要对很多事情充分考虑风险,考虑挑战和复杂性。(来源:腾讯汽车)

网经社连续第六年启动“直击黑五”大型策划,通过媒体评论、全媒体发布、滚动播报、专题直击、投诉维权、快评评论等多元化、立体化方式对黑五持续播报、监测、评论,对天猫国际、京东国际、苏宁国际、洋码头、小红书、亚马逊海外购、蜜芽、考拉海购、速卖通、跨境通、敦煌网等平台,展开持续跟踪、监测、研究、评论、评测、监督,为您带来跨境电商版的“双11”大促全貌。(查看专题)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提交申请

请输入姓名! 请输入公司名称!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 请输入正确的邮箱!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