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电商人物>“香送”王磊:互联网面包是怎么做出来的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香送”王磊:互联网面包是怎么做出来的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11日 09:44:37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29元包邮、1小时送货,用户参与产品命名,亲民的价格和高品质的原材料,这些“标签”是互联网面包品牌“香送”带给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但在香送联合创始人王磊眼中,他关心的问题只有一个:我们的产品是不是最好吃的?

  这是一个由5个“吃货”联合主导的创业项目,成立于2015年5月。起步阶段,5个联合创始人共同投入近1000万元。他们当中的3人有在星巴克、21 Cake以及传统餐饮行业多年的从业经验,再加上两位精通互联网市场、技术,私底下却嗜吃如命的合伙人,一场关于面粉和黄油的“互联网面包”实验就这样开始了。

  “3个月做了1000种面包,最终只留下了11种”

  北京晨报:香送主打“互联网面包”概念,它与其他面包的不同之处有哪些?

  王磊:我们的团队组成一部分来自互联网,还有一部分是来自传统餐饮行业。互联网的理念让餐饮经营的模式发生了核心变化,把吃面包和烘焙这件事改变了。其实餐饮行业的地域属性是很强的,往往很难突破地域限制。就拿烘焙行业举例,一般北方的味多美比较多,南方就更流行85℃。我们采取的是中央厨房+配送模式,省却了高昂的店面租金和烘焙设备投入成本,让产品直接对接用户。我们有一支豪华的研发团队,14位师傅,包含2名从业经历超过15年的法国面包师,3名10年以上从业经历的台湾面包师,2名30年以上经验的日本面包师以及众多优秀的大陆面包师,软欧面包创始人庄鸿明先生也是我们的顾问。在用料上,我们坚持做高品质面包,面粉是美国小麦粉和加拿大小麦粉混合而成,黄油是新西兰进口黄油,坚果选用美国进口的高品质配料,糖也部分用更贵、热量更低的高麦芽糖多聚体替代,在制作过程中也坚持零添加香精。

  北京晨报:有人评价你们的面包味道比较像“原麦山丘”,香送的产品研发和命名的过程是怎样的?

  王磊:我们不介意被人说像原麦山丘。我们目前主打的是软欧类面包,更注重保留面团的麦香,低糖低油,目前我们的维也纳冰面包、Baby黄等也已经成为了品牌名片。但互联网烘焙从模式上的不同决定了与所有线下面包店是不同的,我们使用新鲜发酵的面团24小时现烘现焙,而线下店只能使用冷冻面团,我们能把成本更多花在好的原材料上却能卖出更低的价格,这一切都是线下门店无法实现的。

  香送每推出一款新产品都要经过三轮测试,一轮为师傅专业性内测,好评通过率要超过80%,第二轮为半专业的粉丝团内测,好评率也要超过80%,第三轮为粉丝团的口味测试,好评率要超过70%。经过三轮测试层层通过之后的产品,才最终会推向市场。目前香送有一个百人的核心粉丝团,他们对面包非常热爱,也乐于分享。其实很多产品都在内部被cut掉了,我们在最开始的三个月做了1000种面包,最终只上线了11种。面包师傅的竞争也很激烈,要依据产品上线率排名。我们也明白有些超前的创新可能未必被市场接受。例如我们的法国面包大师做了一款如欧洲传统节日面包“咕咕霍夫”,几乎受到了所有研发团队的欢迎,但是这样的口味却比较难被中国市场认可。羊角面包我们其实也做了20多种变化,但最后留下的就是原味和巧克力。

  其实这个过程中我们和用户的黏性就已经增强了,产品的命名很多也都是我们的用户票选决定的,我们也能通过数据知道用户到底爱吃什么样的面包,避免滞销。

  “面包目前还不赚钱”

  北京晨报:香送的面包目前赚钱吗?

  王磊:其实我们的面包目前是不赚钱的。我们目前的产品定价,因为可以节省传统开店模式40%至60%的线下店铺和装修成本,所以能做到与实体店的同类产品相比价格低30%甚至50%。比如主打产品吐司“Baby黄”,只卖9元。传统的餐饮行业房租、人员成本太贵了。我们最大的成本差异其实就来自这部分。我们采用中央厨房经营模式,与中粮、向阳坊等食品加工厂合作。然后派驻品控团队入驻工厂,把控产品质量。

  其实做餐饮,如果资源前后端都倾斜,就会做不好。目前市场上的实体面包店一般都是资源向前端倾斜的,所以其实店面和品牌上的成本很高。面包店里现烤的面包,其实就是将提前醒发好的冷冻面团,按照设定好的温度和时间放进烤箱,虽然看起来是现烤的,但面团有可能是冷冻一周的。所以我们将这个过程完全搬进了中央厨房,从面粉的搅拌到面团的醒发、整形、烘焙再到包装、送到用户手中,保留了面包的新鲜口感。

  除了面包,其实我们也在尝试更高毛利的产品。众所周知烘焙行业内蛋糕的利润率是最高的,我们推出的轻乳酪蛋糕就得到了市场的认可。我们在进行企业试吃活动时研发的下午茶、蛋糕也得到了用户欢迎。我们还将尝试早餐场景,比如一份富含维生素、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的三明治搭配一杯酸奶、咖啡等饮品。

  北京晨报:如何确保“线上下单,一小时配送”?

  王磊:这来源于我们的大数据预估。通过用户的消费记录,添加购物车等情况,我们进行技术分析。我们暂时还不考虑自建物流,因为成本太高;也不考虑众包物流,因为投诉率高。目前我们在北京五环内有14个配送站点,每个配送点覆盖周围3-5公里。在热点地区例如国贸、望京、中关村我们就会多备货,然后通过第三方专业团队配送。

  北京晨报:如何看待现在的市场环境?在创业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王磊:今年的市场环境不是太好,仿佛一夜之间“O2O”就不受待见了。但我们公司的发展势头还不错。到今年3月底,用户重复购买率46%,用户量为20万左右,平均客单价28元,日平均订单量为5000单左右,最高日订单量为1.1万单。目前我们的A轮融资也在启动。

  说实话我们虽然选择了“+互联网”的方式,但早期我们对于互联网还不够熟悉,线上广告引流、大面积补贴迅速拉用户等这种都没有考虑过。目前我们还是靠产品驱动,通过试吃活动和口口相传去打开知名度。但我们相信互联网还是会颠覆很多东西。就好像手机市场,小米做手机之前其实有大量山寨手机,但小米压倒了其他山寨品牌,统一了中国手机市场,但它在短期内也成不了iPhone。我们当然也想成为面包界的“苹果”,可苹果几十年才出一个,在这之前,我们想脚踏实地一点,踏踏实实地做成小米。(来源:《北京晨报》)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发布《2019年度中国生鲜电商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生鲜电商交易规模为2554.5亿元,同比增长31%。主要玩家包括:1)超市电商:永辉生活、大润发优鲜、e万家等;2)综合平台:京东、天猫、苏宁易购、拼多多等;3)垂直电商:易果生鲜、本来生活、每日优鲜、天天果园、中粮我买网、顺丰优选等;4)O2O:京东7FRESH、盒马鲜生、叮咚买菜、京东到家等;5)产业电商:有菜、雨润果蔬网、链农、一亩田、海上鲜、全球优冻品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