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新媒体与智库平台
当前位置:100EC>媒体评论>张俊:整治是为了净化互联网金融行业
张俊:整治是为了净化互联网金融行业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09日 16:11:51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摘要:近日,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拍拍贷CEO张俊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真正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受到的影响并不大,受到影响最大的是各类披着互联网金融皮的小贷公司、高利贷公司。而真正的行业从业者与投资者一样,也希望他们受到最大的影响,因为他们的存在造成了互联网金融行业被误解、被污名化,更大的危害是影响广大用户利益和金融的稳定。整治最终是为了净化互联网金融行业,把披着羊皮的狼清理出去,维护金融和社会稳定。

  以下为该报道原文全文:《互金监管该如何念好“紧箍咒”?》

  一场针对互联网金融风险的专项整治风暴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四月中旬,国务院组织14部委召开电视会议,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有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专项整治。这被称为史上最严规模最大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在为期一年的整治期间,全国各省市将暂停登记注册在名称、经营范围中含有“金融”和相关字样的企业。广州北京等地区的首付贷、众筹购房等金融业务也被陆续叫停。各地方纷纷响应整顿号召,开始了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审查与管理。

  整顿监管迫在眉睫

  此次互联网金融行业激起了如此大规模的整顿,是由于自去年以来,全国很多非法集资案件陆续爆发。

  对此,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互联网金融野蛮生长的主要原因在于高市场需求、企业需求以及制度的缺位。

  从百姓来看,鉴于人们热衷于投资和理财,而目前的理财市场中,相比基金理财收益低、股票市场不景气、风险较大,互联网金融理财特别是P2P网贷类理财产品以其收益相对较高且产品便捷性高等特点吸引了不少投资者。

  而从企业角度出发考虑,融资难问题一直困扰着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的发展。如今政府对普惠金融的大力推进,通过P2P公司、众筹公司、在线供应链金融公司等,企业能够快速高效地解决融资难问题。因此,企业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贷款需求也很大。

  加上一开始对互联网金融进行监管不明确,且前置审批规范不明确、准入门槛低等问题,而互联网金融本身具有较大的暴发性、扩张性以及无边界性,进而导致了互联网金融的快速野蛮发展。

  不过,大需求不应该成为导致行业危机的原因,而应当是行业发展的必须条件,所以互联网金融问题的解决还要落在缺位的制度与监管上。互联网金融理财平台九斗鱼的CEO郭鹏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认为,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症结主要在于监管政策不完善、社会征信体系不健全、部分平台缺乏自律或实力不足等方面,而平台规范化发展才是解决之道。”现代市场经济建立在契约化、规范化的基础上,互联网金融作为金融市场的组成部分,当然也离不开规范化,这需要监管部门和行业组织、平台三方合力。”

  自律与他律并行

  互联网金融概念出现在国内的时间还不久,同所有处于发展初期的行业一样,为了及时抢占市场,不少平台在前期大量宣传,进行高成本营销活动,但在资产端却缺乏筛选优质资产的能力,最终致使跑路等问题层出不穷。甚至有些存在道德缺陷的平台,利用虚假标的侵犯投资人资金安全。

  “要解决这些问题,赢得投资人和社会的信任,最根本的一点是平台要做到规范化发展。”郭鹏指出,规范化发展不仅应是政府的要求,也应该成为平台本身的发展目标,只有规范化发展,确保投资者的资金安全,才能使平台得到长远的发展。

  虽然互联网金融的规范发展和行业自律已是老生常谈,但从业平台的责任感与使命感仍是最为需要的。郭鹏表示,平台首先应该提升自身风控实力,具备筛选优质资产的能力。另外还要做好信息披露、建立完善的保障机制、杜绝造假欺诈。未来,互联网金融势必将进入监管愈加严格、运营更为规范的发展轨道。

  “对于业内众多的合规平台来说,更多的将是机遇。”郭鹏强调,要想打造一个合规、有竞争力的平台,就要按照最严格的风控与合规标准来要求自身的业务。要在维护投资者的安全保障、知情、依法求偿、求教获知、监督批评等权力方面做足功课。多站在投资者的角度考虑。

  正如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张俊所说,真正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受到的影响并不大,受到影响最大的是各类披着互联网金融皮的小贷公司、高利贷公司。“而真正的行业从业者与投资者一样,也希望他们受到最大的影响,因为他们的存在造成了互联网金融行业被误解、被污名化,更大的危害是影响广大用户利益和金融的稳定。整治最终是为了净化互联网金融行业,把披着羊皮的狼清理出去,维护金融和社会稳定。”

  所以互联网金融想要良性规范发展,只靠行业自律是远远不够的。金联储CEO蒲斯伟认为,既要自律,又需他律。从符合政府监管、金融行业发展、利于老百姓投资的方向来他律,然后再谈自律。行业必须要监管,而且应该严于监管。平台也是一样,这样才能把行业里的“假猴王”请出去。平台能够做到客户信息透明化、公开标的透明化、投资人信息透明化,并能够把这些信息共享出来,这无形当中也是一种监管。

  监管要刚柔并济

  曹磊认为,本次专项整治中,P2P网贷、第三方支付、资产管理,以及以“泛亚模式”为代表的“庞氏骗局”,是监管的四大类重中之重。“P2P公司及众筹公司准入门槛低,无需牌照即可注册;而第三方支付机构、保险机构、基金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的准入门槛较高,都需持有牌照才可注册成立。所以本次互金专项整治中,应更加重视P2P公司的问题,其跑路、出问题的数量最多,用户受影响最广泛。”

  对此,他建议,成立统一严格的自律组织以及独立的第三方认证,让第三方平台来监管资金,并且严禁平台在撮合交易中为自身融资;建立科学量化的风险评价机制,为监管决策的参考和支撑;引入“负面清单”制度,将不能从事的活动明确列出来,这既有利于形成“法无禁止便可行”创新的环境,也能够明确哪些确实是“禁区”。

  郭鹏则指出,从中长期的演进趋势看,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化程度的发展,以及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融合化程度的加深,未来监管机构,更多的应该考虑西方成熟国家基于目标的“双峰监管”模式,着重防范系统性风险和保护投资者利益。

  同时,他认为,应突破机构监管弊端,防止出现监管真空。“如由国家层面的金融综合监管机构负责整个互联网金融体系的审慎监管,防止金融风险的交叉传递;由地方金融办及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与地方互金协会等行业协会负责平台业务行为监管。”

  无疑,监管的落地将推动良币驱逐劣币,净化行业环境。但作为从业者,郭鹏也希望能以适度监管、鼓励行业创新发展为主,为企业提供适度宽松的环境。

  对此,91金融联合创始人吴文雄表示同意。他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也指出,监管要适量适度,也要细化,更有针对性地监管。

  首先要设立明确的监管主体,明确监管职能和责任;其次,监管细则也要明确。在吴文雄看来,制定监管细则,需要真正考察和了解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从点滴入手。比如可以广泛征求行业参与者的意见,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在事前准入方面做足审批工作,面对突发事件的时候也要有相应的退出机制,以此来对这个行业进行引导。

  除此之外,吴文雄认为,监管尺度也非常重要。使用大面积打压的方式,可能会扼杀创新,“一刀切”会产生权力寻租,因此,监管的度要把握好,监管不能过于刚性,要刚柔并济。(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文/丁蕾)

“618”越来越像“双十一”,已成为全零售行业促销和全民的狂欢盛宴,包括京东、天猫、苏宁易购、网易考拉、唯品会、亚马逊中国、国美、当当、1号店等在内的综合电商,洋码头、寺库、走秀网等在内的进口跨境电商,还有拼多多、云集、有赞、微店等社交电商,本来生活等生鲜电商,纷纷开展年中大促,引发一场比肩俄罗斯世界杯的全民狂欢。电商中心通过滚动播报、专题聚焦(全程回顾,数据报告下载www.100ec.cn/zt/JD618)、电商快评、消费预警、社群直播、媒体联动等立体化全媒体平台直击。

股票名称/代码
昨日收盘
涨跌幅
¥/现价
  • 002095.SZ
  • 002315.SZ
  • 300226.SZ
  • 002711.SZ
  • 002024.SZ
  • 002127.SZ
  • 002127.SZ
  • 002640.SZ
  • 300209.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