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盘点:文化出版行业众筹的三个误区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盘点:文化出版行业众筹的三个误区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04日 09:52:03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当众筹这个概念刚刚流行起来,文化出版行业就积极的拥抱它了,因为文化出版与众筹似乎有着天然的联系。历史上非常有名的一次众筹记录就是英国诗人亚历山大·蒲柏着手将有15693行的古希腊诗歌翻译成英语,在完成翻译后向每位订阅者提供一本六卷四开本的早期英文版的“伊利亚特”,这一承诺带来了575名用户的支持,总共募集了4000多几尼(旧时英国的黄金货币)。像影视出品、书籍出版,本身就属于创意行为。一方面其在投入产出过程中风险很大,所以很难获得资本的青睐;另一方面它更容易获得特定人群的心理认同,所以易于得到众筹支持。

  虽然文化出版行业众筹很受业内追捧,但事实上,国内还没有算得上成功的出版众筹平台。按理说,出版业作为垂直细分领域,如此的适合众筹,是不应如此的。那么具体的原因是什么呢?下面就来谈一谈文化出版行业众筹的一些误区。

  误区一:众筹平台喜欢谈情怀,而不注重实际效果。

  笔者一直是反对创业者和企业家谈情怀的,情怀这东西不是谈的,是做的。生产出消费者喜欢的产品,创造利润、提供就业,这就是企业家的情怀了,不赚钱而大谈情怀,总是让人感觉很虚伪。

  文化出版众筹行业很容易陷入情怀误区,靠情怀牌来吸引众筹投资人。这并非不可以,但是用过头了,而忽视了平台本身的建设,就不好了。比如有一个出版众筹的平台,会特别强调出书难,打造这个平台就是为了让普通人圆出书梦,让文字工作者有尊严。其实,这些道理大家都懂,也很认同。但问题是,除了通过作者自身的人际圈来完成众筹外,平台本身并没有对作者、对书籍进行更好的包装宣传,在书籍出版后,也没有对书籍做进一步的推广。也就是说,这个平台虽然起到了帮作者出书的作用,但在整个出版环节中的重要性并没有突显出来。这甚至有点像一锤子买卖,很难想象能有更多的与作者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参与众筹,也很难想象作者会再通过这个平台众筹,因为作者的熟人网络是有限的,不能过度利用,而陌生人又很少参与众筹。

  影视众筹也会陷入这种情怀误区。比如《魁拔2》这部动画片,当时主打支持国产动画的情怀。应该说,这部片子拍得还是相当不错的,众筹也很成功,但在商业推广上却很失败,票房并不理想。从结果来看,大谈情怀不如扎扎实实做好商业运作,投资人可以一次为情怀买单,但绝不会有第二次。过分强调情怀,其实让创作者和投资人都陷入很尴尬的处境。现在的影视制作,已经是完全的产业化运作,具有渠道优势的产业资本对一部电影更重要。与之相比,利用情怀进行众筹的力量其实很微弱。所以,众筹平台不如做好内功、少谈情怀。

  误区二:不重视众筹过程中的体验

  众筹既然属于互联网金融的一种模式,必不可少的具有互联网的特质,必须要重视用户体验,所以更要侧重于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但或许是文化出版众筹平台的创业者大多是文化人出身,所以不那么重视技术,在IT技术方面舍不得投入,结果导致用户体验很差。却不知,对于众筹的投资人来说,他们本来就投入了金钱和时间,如果在投钱的过程中没有感受到好的服务,那一定会远离这个众筹平台。因为他们参与众筹,本来就是希望得到尊重的。

  文化出版众筹通常每个人所投的金额不是很多,在这种小额支付的过程中,支付的体验很重要,这也是支付宝微信支付能够对银行支付系统造成巨大冲击的原因,因为太便捷了!反观一些文化出版众筹平台,需要众筹投资人填一堆不必要的资料不说,在付款环节也繁琐异常,结果把想参与众筹的人都气跑人。这样的案例不少,有一个依赖作者人际圈的出版众筹平台,就有不少投资人嫌平台付款太麻烦,直接把钱打给作者,说等书出版了送一本过来就好。这恐怕也是为什么有些垂直的文化出版众筹平台反倒不如京东众筹这样的综合性平台受到圈内人关注,因为它的技术力量太弱,给用户带来的体验不好。对内容的推崇没错,但如果清高的文化人不重视技术,那是做不好众筹的。

  误区三:把众筹只当作线上行为,没有构建线下社群

  文化出版众筹的所有环节都可以在线上完成,但仅把众筹当作线上行为,没有构建线下社群,渐渐的众筹平台就会失去吸引力。因为在中国,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其实是挺低的,众筹不仅是筹钱,也是筹人,只有认可了你这个人,众筹才会更加顺利,众筹平台也能更具有公信力。

  文化出版众筹其实很容易构建线下社群,但有些平台公司或许是精力有限,或许是出于成本考虑,在线下社群建设上几乎无所作为。但恕我直言,更主要的原因恐怕是文化人的清高心态作祟,又或是更愿意攀附大咖,根本就没有建立一个开放、平等、共享社群的想法。这其实是和互联网精神背道而驰的,也忘记了文化出版众筹的初心。

  对于文化出版行业来说,建立起优质的线下社群,在如今传播渠道碎片化的时代,其实对发行和宣传都是大有裨益的。所以,众筹平台在这方面建设上应该是不遗余力,而遗憾的是,在国内还看不到哪家文化出版众筹平台具有很强的品牌影响力。

  总之,文化出版众筹方兴未艾,未来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和创新空间,对于促进文化产业的繁荣也意义重大。但是,由于文化人固有的过于强调情怀、不重视技术、清高等弱点,缺乏商业化和产业化的思维来运作平台,产生了一些误区,这是文化出版众筹平台在未来发展所必须克服的。(来源:金评媒;文/张志峰)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19年度中国互联网医疗市场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约1044亿元,用户规模约4.66亿人。目前,互联网医疗主流玩家包括:(1)在线挂号:健康160、微医、易挂号、趣医院、快医等;(2)在线问诊:平安好医生、企鹅杏仁、春雨医生、好大夫在线、七乐康、丁香园、阿里健康、泰康医生、京东健康、拇指医生等;(3)健康管理:蓝信康、美年大健康、优健康、爱康、帮忙医、善诊、禾连健康、云鹊医、掌上体检、禾健康、优医邦等;(4)互联网医美:悦美、新氧、更美、伴美、美了么等;(5)医药电商:1药网、叮当快药、健客网、掌上药店、康爱多、好药师、健一网、八百方、药师帮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相关阅读】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