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电商人物>我来贷陈俊仁:除了自营平台,我们还输出大数据风控
我来贷陈俊仁:除了自营平台,我们还输出大数据风控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08日 10:05:41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9月22日,在2016零壹财经·中国消费金融高峰论坛举办期间,零壹财经对我来贷中国区总经理陈俊仁(相关资料见下)进行了专访,访谈话题包括但不限于其个人履历、对行业、公司和监管政策的看法。

  受访人所在公司特点:

  ——只面向公众开放资产端/借款端,不面向公众开放资金端/投资端;

  ——资产端类型为个人无抵押信用借款;

  ——借款人通过微信服务号或App进行借款;

  ——向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输出风控能力。

  受访人所在公司(我来贷)发展历程、融资情况与最近动态:

  ——2013年创立于中国香港,2014年进入大陆市场;

  ——2015年1月6日获得红杉资本、TOM集团和邮乐网等机构2000万美元(约1.3亿元)A轮融资;

  ——2016年1月20日获得由马来西亚主权基金马来西亚国库控股公司领投、ING银行(荷兰国际集团)和广东政府旗下国有独资企业粤科金融集团等机构跟投的1.6亿美元(约于10亿元)B轮融资;

  ——根据毕马威和CBInsights发布的2016年第二季度Fintech融资报告《金融科技脉动(PulseofFintech)》,我来贷(WeLab集团)位列2016年上半年全球金融科技融资排行榜的第五名(前五名分别是陆金所京东金融、OscarHealthInsurance、分期乐和我来贷);

  ——目前注册用户超过了1000万,在线贷款申请规模超过300亿元;

  ——2016年9月,宣布与南粤银行达成战略合作。

  受访人个人履历:

  陈俊仁在加入我来贷之前拥有超过25年的金融从业经验,历任以下岗位:

  ——中国信托商业银行个人金融事业群支付金融事业处处长

  ——VISA国际组织台湾区总经理

  ——华润银行总行副行长(分管个人金融部、小微金融部、电子银行部、信息科技部及运营管理部)

  履历

  “在银行时到外部演讲总是讲怎么做互联网金融,后来我就干脆去互联网金融公司了”

  谈及为何加入互联网金融机构,陈俊仁说,“1996年我在VISA时已经开始推动电子商务的交易安全机制SET。到了2000年,电子商务市场已经有了一些规模。资本市场在2002年进入寒冬,本梦比不再被追捧,互联网泡沫破灭。然而,却也存留下来一些体质较为优良的互联网企业。基于对线上电子商务、搜索、社群、网游的兴起;2004年开始,亚马逊、谷歌、脸书、淘宝、百度、腾讯等企业起来,带动了十来年互联网企业的新格局。

  接着,从Paypal支付宝微信支付又兴起了第三方支付的互联网金融发展。记得马云先生一开始在做B2B的电子商务,当时中国信用体系远未完善,信用卡也不普遍,支付宝作为一种担保交易工具刚好解决了信任的问题,在中国得到了快速的发展。有了这样的基础,互联网技术可以被用在更多金融的领域,2013年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元年。

  我在2012年的时候在银行成立了电子银行部,2013年推出了直销银行,不断地朝着互联网金融的领域深入,在外部很多演讲总是说怎么做互联网金融,后来我就干脆去互联网金融公司了。此外,我来到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另一个原因是当时我发觉在银行很难让小额消费信贷的普惠金融战略落地,因为这部分人群的需求量很大,金额又小、风险又看不清楚,而落地需要的成本很高,做不下去。那么在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发挥的机会应该是很大的。”

  行业

  1、“信贷与经济周期正相关,但小额、分散的消费信贷的违约问题比较容易解决”

  陈俊仁如此解读经济周期和消费金融的关系:

  在经济稳定、失业率稳定时,人们可以预期自己的收入,就会想花未来的钱。比如说现在想买一个东西但是资金不够,因为预期下个月会有工资收入,就会想借一笔钱下个月工资到账时还掉,只用付一点利息做代价,这个时候消费分期行为就会发生。

  但是经济不会一直增长,在快’到顶’的时候、工资收入增长不会变多,而人们的消费习惯还是一如既往,甚至已经有些负债,原本预期的收入可能难以覆盖负债。当消费信贷动能完全释放时,人们更有可能过度负债而违约。但是这时候小额分散的消费信贷问题更容易得到解决和处理。

  2、“内地消费金融在未来8年都还有可期待的成长空间,信息披露是防范危机要点”

  内地消费金融很火,但还能火多久?陈俊仁认为,个人年均所得5000-6000美元是消费金融的“起跑点”,而18000美元是“饱和点”,目前中国个人年均收入在6000美元左右,中国消费金融市场还在走上坡路,而坡度与经济增长率有关,离“见顶”还有至少8年的时间,但要注意的是“玩家”比较多,信贷动能会释放得比较快。他说,中国最近消费金融的发展由于应用了大量数据服务了很多以前传统金融机构没有服务到的客户,相较于发达国家的消费金融带宽更宽,下沉了更多。

  如果说内地消费金融市场会出现泡沫,那么泡沫是否会破裂?陈俊仁说,既然已经有台湾韩国等前车之鉴,内地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预防危机的发生,这些措施的要点是:

  强制。强制要求相关机构共享借款人借款信息,并明确监督机制。

  实时。借款人在各机构的借款信息应“实时”共享给其他机构以减少多头借贷发生的可能,而内地目前还没有一家机构能够做到“实时”共享借款人共债信息。这方面陈俊仁表示台湾在“双卡”危机前做得不够好。

  共享。明确信息交换的权利和义务应该对等,想要获得借款人在其他机构信贷申请信息的机构自身必须提交相关数据

  3、“经济下行时,金融机构会更频繁地查询借款人信用报告,借款人则不一定”

  而关于经济周期和征信的关系,陈俊仁认为这要分对象。具体而言,

  对金融机构来说,经济下行时,银行等金融机构会收紧信贷,并更为频繁地查询借款人的信用报告:比如,以往银行会在固定期限内查询一次消费贷款借款人的信用报告,以及查询一次企业贷款借款主体的信用报告,在经济下行时频率会加快,甚至还会派人去现场查看企业的经营和财务状况。

  而对借款人来说,经济下行时,并不一定会经常查看自己的信用报告。因为在难以预期自己收入的稳定性和明知金融机构会收紧信贷时,借款人借款意愿可能下降。

  4、“有场景的借款并不一定比无场景的坏账率低”

  消费金融行业的一个迷思是“场景对消费金融来说到底重不重要?”陈俊仁的回答是,

  场景对消费金融而言自然是一个有力的支撑,会增加消费者购买的欲望,但是它无法全面满足普惠金融的客户的资金需求,同时在风险上,有场景的借款并不一定比无场景的借款低,因为过去的案例告诉我们,许多场景是特意架构出来的交易欺诈场所。

  陈俊仁认为总体上来看,一款消费产品的变现率越高,所面临的欺诈会越多,例如提供高单价商品的分期服务,如iPhone。如果面向消费者提供iPhone分期服务,由于iPhone变现率很高,尽管这款产品看上去有明确的用途,这款产品也会面临来自消费者或商户的欺诈。

  公司

  1、“我来贷想做的是助贷机构而不是放贷机构,想把获客和风控技术输出给银行”

  陈俊仁说,我来贷在成立之初就只想做助贷机构而不是放贷机构,因为放贷需要大量资本金和牌照,而这并非创业公司的强项所在。

  “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等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对线上获客和风控技术有强烈的需求,它们的大量账户需要活化,而这正是我来贷的优势项目,服务这些机构发展空间更大。”

  从这个角度上讲,我来贷更像是一家大数据风控机构而不是网贷平台。

  2、“我来贷是为了让银行信任自己管理资产的能力才自行运营平台”

  具体到合作模式,陈俊仁介绍道,首先,我来贷通过线上获客帮助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持牌金融机构在短时间内批量触达小额借款人等长尾客户,而这些客户是后者以往难以触达或者触达成本高、效率低的客群。比如,银行的获客主要是由网点客户经理推动的,而客户经理的人力成本较高,如果一单借款业务的金额不够高,则难以盈利。

  下一个问题是在触达小额借款人后,银行认为自身难以了解其风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来贷还向银行输出大数据风控技术。银行在认可我来贷的风控技术、掌握借款人的还款信息后可以自己做升级、向借款人提供更大的借款额度。

  我来贷为了让银行信任自己管理资产的能力,在成立之初会先运营一部分资产,为其做“示范”。陈俊仁打了个比方,“如果说’风控’是我们要出售的武器,为了让客户相信它的威力,我们会先在自己的用户面前使用它。”

  陈俊仁将上述由我来贷进行获客和风控的模式称为“B2C模式”,我来贷还有与银行合作进行联合获客和联合风控的“B2B2C模式”。

  2016年9月我来贷携手广东南粤银行微小信贷合作推出了全新App“薪粤我来贷”即是一例。具体来说,

  ——获客上,南粤银行通过“薪粤我来贷”进行线上获客;

  ——风控上,我来贷提供大数据风控初审,银行在自有风控体系下进行终审;

  ——资金提供上,银行独立放贷,借款人向银行偿付本息。

  图片来源:我来贷

  我来贷风控技术的目标输出方不只是银行,还有想开展分期消费等金融服务的垂直电商,因为很多垂直电商独立开展消费分期业务没有现成的业务团队和资源。

  3、“消费金融已成红海,原因是很多玩家以为风控是件简单的事”

  “数据源是’面粉’,然后要贴标签,做出风控的应用、营销的应用,这些是’面包’。从’面粉’到’面包’有很多途径,有的人用很好的’烘焙机’,有的人的可能就不那么好,’烘焙机’是要依靠人的经验,要依靠’厨师’。最后’面包’的味道也不一样,有的坏账率高,有的低。我来贷’烘焙机’是反欺诈规则引擎WeDefend和信用评分模型。”

  互联网金融机构如何做大数据风控?陈俊仁举了一个例子,为了及时获知工资是否到账,民众通常会使用工资卡的手机短信通知服务,并且为了与银行对账或者为了方便以后查看,民众不会删除这些信息,而这些信息则是互联网金融机构的“金矿”。目前,互联网金融机构尽管无法接入央行个人征信系统来获得借款人在商业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的信用记录,但是可以通过查看借款人此类短信来了解其收入等银行流水情况。

  关于这一点,我来贷在《用户与注册协议》中提示“为优化本网站服务,用户在使用本网站服务时,经用户在安装相关App及后续使用的过程中的特殊授权,本网站可以收集用户的通讯信息。”我来贷还在上述协议中注明“若本网站无其他特别说明,或者未经用户通过书面形式向本网站明确提出相反意思表示的,前述信息的保存期限应当为用户与本公司终止本协议之后七年。”

  陈俊仁说,为什么现在大家发现消费金融已经成为红海,就是因为很多玩家认为做消费金融风控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需要很少的数据,其实恰恰相反。尽管在前端用户只需提交少量信息,但是在后端互联网金融服务机构要连接大量数据,还要对用户的还款情况进行及时地统计分析、做精细化运营,才能降低坏账率。陈俊仁表示,我来贷会用过千个变量来看一个人。

  4、“信用评分只是风控的一个参考维度”

  我来贷会使用目前市面上流行的信用评分吗?陈俊仁表示会参考,但作为使用商难以评估构成其评分的各个维度对评分的影响程度,只能自行测试。“如果使用FICO的服务,它会来给你建信用评分卡,然后你会看到KS值(全称Kolmogorov-Smirnov,为检验模型质量的一个指标)、基尼系数之类的指标。我来贷在使用自己的信用评分模型。”

  陈俊仁认为征信是风控的基础设施,但金融机构不会只将信用评分作为放款的依据,而是将其与借款人申请的金融产品的特点相结合来进行信贷决策。比如,如果两个借款人的信用评分一样,而申请的产品不一样时,放贷的结果可能也不一样。

  对监管的看法

  “中国的互联网金融监管是十分明智的”

  陈俊仁认为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并没有太多西方先例可循,“如果中国的监管当局在2012年或者2013年时即出台互联网金融监管细则,这个产业可能难以发展。因为不接地气,不清楚这个行业会怎么发展、出现什么问题。定得太宽,监管当局也要承担相应责任。互联网金融整体的市场规模其实还是挺小的,我想监管评估过它对整个社会的冲击可能会有多大,所以监管对它可以有一定的容忍度。后来对这个行业的理解越来越深入,监管就可以出台更务实的政策与管理办法,让产业得到最健康的发展。(来源:零壹财经;文/孙爽)

网经社“电融宝”是专业的电商投融资服务平台。拥有的20000+投资方数据库(包括天使投资人、VC/PE、产业资本、互联网巨头、上市公司等),以及近20年10000+电商融资事件大数据库,为创业者提供项目主页、项目诊断、项目包装、投资人对接、项目宣传、融资路演、社群对接、数据库定向发送等多项服务。是电商企业投融资的重要“智库”与投资者之间的“桥梁”。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