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电商人物>沪江陆坚:遇到挑战应该有一些Think Different的精神
沪江陆坚:遇到挑战应该有一些Think Different的精神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0日 11:11:07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2001年9月11日,这一天美国遭受“911”事件,世贸双塔轰然倒塌,同样在这天,陆坚参与的第一家创业公司Enjoy Web的B轮融资宣告失败。

  本来英特资本的人那天要飞到公司来做投资评估,那是B轮即将要CLOSE的时候,因为9.11事件导致所有的飞机停飞,投资人没能过来,钱没能落实,那年10月底的时候公司就彻底没有钱了,关门了。“这真的是遇到了不可预测的因素。”陆坚说。这是他在苹果公司已经待了4年多的时候,直至2000年3月,第一次离开苹果,出来追随朋友做的第一家创业公司。

  “在硅谷的环境是每个人都会给你peer pressure,创业氛围很浓,尤其是当时互联网特别高涨的时期,一个人在大公司一直做了4年,人家就会觉得你这人是有什么毛病或者没什么本事,他们管这种人叫抱大树的tree hugger,我其实是偏保守的,但在那种环境的压力下还是出来了”,到了2001年911之后的日子,那真是创业的寒冬,陆坚的第一个创业项目就死于“非命”了。

  2002年,陆坚的家中期待着第二个孩子的出生,他不想让家人有太多的担忧和牺牲,心想还是先别折腾了,于是收心照顾家庭,恰好此时苹果公司原来的老板组建了新的部门问他愿不愿意回去,于是陆坚又再次回到了苹果,进入专业视频工程部。

  然而第一次创业的无疾而终始终让陆坚觉得心有不甘,他觉得第一次创业并不过瘾,“心痒痒”,2006年陆坚再次离开苹果,创办了主要开发视频指纹和视频内容识别技术的Vobile。他们的技术现在几乎被美国所有的视频内容出品方采纳,用来追踪盗版内容。

  “从这点说,作为一个技术人来说,真正的满足就是看到自己做的东西事实上真正变成了产品,被整个产业所采用。”The business of technology,把技术转化成商业的价值,陆坚做到了。

  在Vobile,陆坚一直做到2010年,然后接受了盛大陈天桥的邀请回到国内发展。沪江是陆坚国内辗转的第四个目的地。

  今年8月,陆坚从360直播云离开,加盟沪江,任旗下CCtalk云总裁,对于为什么加入沪江?陆坚给出了十分坚定的理由:“非常认同阿诺”。陆坚和沪江创始人阿诺2014年就认识,而且因为陆坚在盛大创新院的一个同事李俊,在两年前加入沪江,成为了副总裁,陆坚在360做直播云的时候,也把沪江拉过来做了客户,去上海的时候聊起来这件事,“感觉还是有挺多事可以一起做的,他们吸引了我。”陆坚说。

  “沪江网校是一个自产自销教育内容的模式。CCtalk在2012年就诞生了,但当时是为沪江网校提供一个授课的工具,今年CCtalk作为一个平台正式对外开放,除了沪江自己的老师以外,还有一些不属于沪江的独立的老师群体正在崛起,这个群体可能有些人会把他叫知识网红,沪江给他们一个更尊敬更恰当的名字叫网师,他们既可以传播自己的知识,又可以从中赚钱”,陆坚介绍目前平台上已经有1万左右网师,CCtalk旗下有个CC大学有一套体系专门来培训网师。

  陆坚认为有三个平台,对整个的行业有深远的影响:

  1、2004年,苹果发布的iTunes商店,让独立的音乐人可以不依附于唱片公司也可以发行他们的音乐;

  2、2008年,苹果推出App Store,独立的开发人不需要加入一个软件公司也可以开发和销售自己的软件;

  3、2006年亚马逊的云服务AWS也可以使独立的创业人和中小型的公司可以不用购买自己的服务器、不用租赁数据中心仍然可以提供互联网服务。

  而CCtalk作为教育平台,陆坚希望它能让独立网师也可以不依附于任何学校而在平台上来传授他们的知识。“这是CCtalk一个梦想”,陆坚说。

  陆坚说,2017年CCtalk也会从沪江独立出来,会有单独融资的计划。

  陆坚不看好泛娱乐直播平台,他觉得一年内有一半都会死掉;相反垂直领域直播平台有很大潜力,直播有三种变现模式:打赏、广告、电商(例如优酷跟阿里的合作,边看边买的模式),而对于垂直行业,存在一个直接变现的模式,就是直接售卖平台自身的内容,除了教育,未来医疗问诊领域的直播会有机会。

  “伏彩瑞人称阿诺,就是阿诺施瓦辛格的阿诺,但是我们的阿诺不是一个终结者,他更多的是一个变革者、颠覆者,他带领沪江改变了中国的教育和互联网教育“,陆坚对阿诺给予了这样的肯定。

  谈到改变中国的教育,就要说到CCtalk的互加计划,陆坚说,在中国大概有14万乡村微校,每一个学校平均的学生是在两百人以下,没有让老师有动机能在那里很长时间授课,特别是除了像语文数学以外其他的课程,比方说音乐、美术等。

  CCtalk和四川广元的一些微校成立了一个微校联盟,20多所微校来共享他们所有的资源。陆坚介绍,目前互加计划项目已经覆盖了超过一千所学校,提供超过一万节直播课,有三万多个老师和一百多万的学生受益。

  “我一直是做技术的,但是一直觉得教育是个很高尚的事,我岳父是北大物理系的教授,我太太的奶奶,是民国时期的女大学生,后来担任过上海南洋模范中学的校长,我的父母也是大学老师,我也算是个教育世家,我觉得人到了职业生涯比较晚期的时候,做这种事情还是有意义的”,陆坚对自己每一步的职业选择都不曾后悔。

  陆坚说:“就像回到国内感觉空气很不好,有得就有失,但是没有觉得后悔或是不该做的。不管在盛大、360也好,其中有很多机会可以去做很多初创的公司,从2、3个人开始找VC投钱,我现在职业生涯这一段不是特别想从头做的,我经历过,我知道有多难,从种子到A、B轮一步一步,耗时很长,从成功的概率来说几率很小。沪江已经是个独角兽,公司已经成长到一定的阶段,同时有一部分业务是个初创公司,我更喜欢这样的环境,我就把CCtalk当做是我的创业项目在做。”

  陆坚虽然两次离开苹果,但他说在苹果的那段日子是对他影响最深的经历,他说苹果就像一所学校。

  陆坚曾在一个大会上说:鲍勃·迪伦不仅是民谣歌手,在1965年在一个音乐会上,首次使用电吉他,开启了流行乐使用电声的先河,在那个时候被指离经叛道,全场嘘声,但他是90年代乔布斯和苹果人心中的英雄。

  而现在的苹果是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而电声唱法也被众人所接受。

  陆坚从中得到一个感悟:当我们做一件与众不同的事,不管你遇到多大的挑战,不管你受到多大的质疑,我们都应该有一些Think Different的精神。

  这就是陆坚,美国达特茅斯学院的电子工程博士,人称陆博,儒雅而又果敢。有人说沪江杀入直播领域,更多的是战略进攻,我们也期待陆坚作为总指挥带领将士勇于迎接未来的挑战。(来源:亿欧;文/岳丽丽)

今年是《电子商务法》实施的第一个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为此,网经社旗下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发起“‘律’动网购,我在行动!”的“3·15”主题活动,为期一月。通过报告发布、榜单评级、案例披露、投诉曝光、绿色通道、法律援助、消费预警、专题聚焦、滚动播报、全媒体矩阵和3000+注册媒体记者通报等多种形式,对网络消费维权难点、热点和相关平台点名鞭策。平台“绿色通道”入驻持续开放中,包括京东、苏宁易购、拼多多、唯品会、国美、网易考拉和严选、宝宝树美囤妈妈、蜜芽、贝贝、亚马逊中国、聚美优品、途虎养车、蘑菇街、美丽说、当当、绿森数码、丰趣海淘、有赞、云集、楚楚推、寺库、本来生活、i百联、返利网、美团点评、飞猪、阿卡索外教网、携程、去哪儿、艺龙、驴妈妈、同程旅游、分期乐在内的36家电商平台已抢先入驻。

【关键词】沪江陆坚岳丽丽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