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门户 互联网+国家战略智库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生意宝 ·生意社 · 官方微信 ·专题
综合
SAAS  |跨境
钢铁网 上市|化塑
大宗品 工业|B2B
零售
B2C|海淘 时尚|珠宝
三农|母婴 女性|食品
美妆|百货 生鲜|鞋服
O2O
房产|教育 团购|餐饮
社区|家居 汽车|差旅
医疗|婚嫁 智能|影视
金融
电商金融 保险|支付
众筹|P2P 政策|企业
消费|理财 银行|征信
智库
报告|数据 法规库
研报|案例 企业库
百科|运营 论文库
人物
网红|专家 企业家
人才|培训 微博库
快评|明星 记者库
服务
法律|维权 淘宝|曝光
营销|物流 传媒|导航
思维|品牌 微商|会议
当前位置:首页 > > 众筹 > 变局中的众筹行业:约有1/10项目获得下轮融资

变局中的众筹行业:约有1/10项目获得下轮融资

http://www.100ec.cn  2017年02月17日10:34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我要投稿 产品服务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寒冬”成为2017互联网众筹的特定标签。

  分析人士给众筹“寒冬”诊断出来的病单,主要集中在这三点:

  1、电商巨头的挤压,导致草根平台生存艰难;

  2、众筹“刷单”屡禁不绝,逐渐失去支持者信任;

  3、监管政策不明朗,风险大。

  某种程度上说,众筹是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中发展最“憋屈”的一个,相比较受关注程度最高的P2P,以及走上正轨的第三方支付,股权众筹仍然在规范与否的门槛上徘徊,从“人人都是天使”的狂热到质疑“项目风险与投资人承受能力不匹配”,股权众筹经历了短时间的大起大落。

  到如今,该转型的转型,该倒闭的倒闭,变局中的股权众筹又该怎么走?

  草莽英雄掘金时期结束

  《水浒传》里的梁山好汉总是快意恩仇,个性鲜明,让人好不痛快。股权众筹早期发展阶段同样如此。

  在2010年前后,某P2P平台尝鲜股权融资,上线多个初创企业项目,为股权众筹草莽英雄时期拉开序幕。后来因为P2P监管政策,平台下线股权融资板块,但这时的股权众筹平台已如春笋般冒出来了。

  最早杀进来的是天使投资人创立的平台,他们本是混迹在中国创投界的普通投资人,没有明星投资人那般知名,也没有投资机构那样拥有丰富资源,但因为股权众筹的出现,让他们看到加大杠杆的方法。

  具体操作办法,平台上线项目,由这些资金体量较少的天使投资人领投,进而撬动五倍十倍的众筹资金,以至于后来业内出现“不占大头的领投也能成为领投”的拷问。

  在这个时期,草根投资人纷纷成立平台,形成自己的小群体,江湖气息浓重。遥记某次股权众筹高峰论坛上,有草根平台创始人喊道,风控都是狗屁。引来台下哄笑的同时,也彰显当时股权众筹弥漫着草莽英雄气息。

  无论行业出现多少英雄,但归根都是草莽,浪潮退后,留下的都是逐渐走上规范的平台。到今时,已经没有平台敢说风控是没有用,相反,更加重视风控。

  毕竟草莽英雄掘金时期已结束。

  变局

  监管隐形收紧

  2016年10月13日,证监会、中宣部等15部门联合发布《股权众筹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如同紧箍咒牢牢把股权众筹限定在原来基础上,对平台影响很大,具体表现如下:

  一是平台不得不担当信用中介,在早期股权众筹监管办法中,众筹平台被定性为信息中介,为投融两端提供中介信息服务。但在这份方案出台后,纯信息中介平台已从实际上不存在了,换而来之是平台都要承担信用中介的作用。而对于一些势单力薄的中小平台来说,没有能力承担信用中介的作用,只能拔高项目上线门槛,保证项目安全,但这也导致行业整体活跃度降低,谁也不敢轻易上线项目。

  二是方案过于简单,规定太模糊,股权众筹从来没有监管细则,方案只是从几个容易发生风险的角度加以限制,如禁止擅自公开发行股票、禁止非法开展私募基金管理业务,等等。

  方案提到平台禁止从事六大业务,分别是擅自公开发行股票、变相公开发行股票、非法开展私募基金管理业务、非法经营证券业务、虚假广告宣传、挪用或者占用投资者资金。

  方案相当简单,甚至可以用粗暴来形容,对于监管者来说,是比较有效的。但对于从业者,太过模糊的规定反而令平台什么都不敢做,加剧行业活跃度降低。

  同时,坊间流传的线下排查,让不少众筹平台宁愿选择不上项目,也不愿冒险。当时还传言某平台解散股权众筹部门。

  监管的隐形收紧,使众筹的热度一下子降了下来,从业者徘徊在是否合规的门槛,踌躇着,因为方案无异于要求众筹平台必须带着镣铐跳舞。

  市场扩张不利,模式陷入僵化

  股权众筹的变局还在于,整个市场始终没有得到爆发性增长。引用盈灿咨询数据,2014年至2015年众筹行业成功筹资金额分别是21.58亿元、114.24亿元。到2016年,为224.78亿元,其中股权众筹全年成功筹资金额为52.98亿。

  但对比P2P网贷,2016年行业成交量达到20638.72亿元,相差400倍。

  随着股权众筹进入寒冬,项目上线数量可能会继续减少,筹资金额可能会继续降低。导致市场扩张不利的因素有以下:

  一是巨头牢牢控制流量,大平台几乎瓜分了整个众筹市场,中小平台难以抢食。根据众筹之家统计数据显示,京东众筹淘宝众筹和苏宁众筹长期占据产品众筹前三甲,成为第一集团,遥遥领先其他平台。而在股权众筹方面,拥有强大品牌和流量优势的东家、360淘金等,不断挤压中小平台生存空间。

  对于新兴行业来说,巨头入场可能会带动整个行业的热度,但是过早入场却适得其反。“蛋糕都没有做大,却已经被瓜分。”主要原因是早期中小平台几乎没有成为大平台,市场资源全部被巨头收割,没有呈现大繁荣的局面。

  二是模式陷入僵化,“领投+跟投”的出现曾经让行业为之振奋,但随着出现越来越多的问题,投资人开始质疑平台审核流程、投后管理。这不仅是中国众筹行业特有问题,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最早的股权众筹平台AngelList也面临同样问题。

  对于绝大多数中小平台而言,众筹市场本身不大,却挤满了巨头。较之巨头,这些平台不占任何优势,对市场没有太多的想法,唯一想法是先活下去。但是,互金平台在激烈竞争中活下去的办法不多,要么靠业务拓展,要么抱大腿。

  不幸的是,前者令人感到心灰意冷,后者又让人遥不可及。

  未来展望

  在诸多解读中,始终没有关于股权众筹如何破除“寒冬”的办法。诚然,办法不多,但有危即有机。

  导致股权众筹今日之局面的原因有很多,对症下药,比如等待股权众筹监管细则出台,都可以说是解决办法。但归而言之,都是重振市场信心的范畴。现在的局面是中小平台没信心选择转型倒闭、投资人没信心选择撤离众筹。

  重振信心的最好办法,则是第一批项目安全退出。据众筹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已完成融资的非公开股权项目有508个,已获下一轮融资约有50个(不完全统计)。相比较已获得融资项目,目前还有大量项目在投后阶段。如果这些项目能够安全退出,也必然能够增强从业者和投资人的信心。

  于未来,众筹行业洗牌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坏事。任何一个行业的形成,都是经过洗牌再洗牌的过程中形成的,无以苦其心志,何为降大任。

  值得一提的是,股权众筹发展至今,中小平台试图颠覆现有格局的机会已经非常渺茫了。唯一看好的,可能在微创新,在特定的细分领域捕捉新机会。(来源:界面)



    今年“618”电商年中促成“新零售”时代的首次试验田,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通过《“新零售”时代:618年中大促大战首次打响》(http://www.100ec.cn/zt/2017618),全程直击京东、天猫、苏宁易购、国美互联网、唯品会、亚马逊中国、网易考拉、洋码头等618各大电商平台的最新动态、战报,并对“黑科技”、平台“二选一”商家站队等热点展开点评。随着大促缓缓落幕,618后续虚假促销、物流延迟、货不对板、退换货难等诸多“顽疾”开始暴露出来,为此,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开辟了“网购在线投诉维权专用通道”,帮助全国用户投诉维权。

「关键字」众筹 行业 股权众筹
版权声明
   (1)凡本中心注明“来源: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或带有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水印LOGO的所有文字、图片、音频、视频及其他任何形式的作品 ,其版权均属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中心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与本中心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违者本中心将依法追究责任。
   (2)转载或引用本中心内容必须是以新闻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本中心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同时必须保留本中心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中心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中心不承担责任。
   (4)凡本中心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文/图等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中心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5)关于本中心发布的用户投诉稿件,信息均由用户通过本中心投诉通道提供,本中心不对其真实性负责,若内容真实性有误,请与本中心联系,本中心将在核实后进行处理。
   (6)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恶意使用本中心内容者,本中心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7)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中心联系的请发送相关内容至邮[email protected]
   此版权声明解释权归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所有。
更多>>热点新闻
  一、背景概述  6月2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召开第三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包括《关于设立杭州互联网法院的方案》在内的11个文件,这意味着中国首家互联网法院将落户杭州。会议强调,设立杭州互联网法...[详细]
生态型企业:更多>>
图书出版
  • 电商报告
  • 投诉曝光
  • 热点专题
曝光专区:更多>>
有以下事宜,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详情点击
新闻发布 投稿爆料 案例分享 数据报告
有以下事宜,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广告投放 培训演讲 微信合作 会议合作
有以下事宜,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专家申报 政府课题 园区招商 跨境电商
以下企业,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B2C电商 服务商 品牌商 仓储物流
以下企业,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银行金融 支付 P2P 理财 众筹 VC/PE
以下企业,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O2O 餐饮外卖 在线医疗 旅游出行
以下人士,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购投诉 律师/司法 媒体记者 网络安全
行业/频道: 产品/服务: 数据/研究: 导航/平台:
政府 全球电商 部委|省市 法规|会议 信息化
零售 B2C|传统 网购|团购 C2C|品牌 开放平台
行业 B2B|外贸 O2O|物流 营销|移动 互联网
金融 金融|支付 上市公司 P2P|基金 投融资
专家认证 融资顾问 法律顾问
电商培训 政府顾问 园区服务
广告|营销 会议服务 报告订制
媒体服务 记者服务 会员入驻
数据|报告 图书|案例
运营实战 分析师|专家
信息图|人物 互联网研究
B2B研究 B2C研究
政策文件 法律求助
投诉维权 曝光台
企业库 B2B导航
网购导航 打折促销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投稿撤稿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 人才招聘 独家专题 中心微信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