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扶贫捐助如何更方便快捷? 网上众筹开拓公益新道路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扶贫捐助如何更方便快捷? 网上众筹开拓公益新道路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7日 10:06:35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去年9月11日,2500多名游泳爱好者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运河畅游2000多米,为“渐冻症”患者筹款。这一活动始于2012年,每年举办一次。有专家指出各方信息严重不对称存在监管风险

  中国素有慈善传统,一方有难,八方捐资援助。在传统慈善捐赠中,一方面需要具有公募资质的机构来支撑,另一方面需要大量推广征集募捐,这对于普通人来说都很难做到。不过互联网+恰恰可以解决此类问题。

  2014年夏天,一项名为“冰桶挑战赛”的公益活动曾席卷全球,号召人们关注渐冻人群体,并为相关协会捐款,这让公益众筹开始走进公众的视野,在中国也日渐盛行。

  据今年年初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透露,截至2016年12月,有32.5%的中国网民使用过互联网进行慈善行为,用户规模达到2.38亿。报告指出,以互联网为载体的募捐、公益众筹、社交圈筹款等公益新模式,正在推动慈善捐助发展。

  曾经因信息闭塞,公益组织运行低效、缺乏有效的透明机制,长时间受各界所诟病。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这个问题得到一定程度上解决,一是通过网络展示和电子支付,公益项目的发布和资金筹集变得简单便捷;二是公益组织得以及时公布账目,公开透明程度有所提升——当互联网遇上公益,公益众筹这种新型行善方式迅速火起来。

  中国的互联网公益发轫于2008年前后,2013年众多标志性众筹平台与公益机构的对接,标志着面向“人人公益”的互联网公益模式正式确立,并迅速发展。

  记者咨询过广州多个公募基金会了解到,对于发起方,想做公益的人,可以依托有公募资格的社会机构认领,动动手指就能发起一个救助项目。

  “在传统的做法中,一方面需要具有公募资质的机构来支撑,另一方面需要大量推广征集募捐这对于普通人来说都很难做到。不过互联网恰恰可以解决此类问题,互联网可以去除中间环节,高效地打通公益活动的发起、参与、执行、发布、监管的整个链条。在这种去中心化的开放平台下,相当于人人都是一个自公益的发起者。”广州与人公益基金会负责人介绍。

  一项调查结果显示,46.2%的网友表示愿意尝试公益众筹这种新颖的行善模式。38.5%的网友表示要看项目内容,如果是很有创意的公益点子可以支持。

  不足

  信息不对称容易产生纠纷

  但是,依托互联网的公益众筹也有不尽完善之处。去年上半年,公益众筹因受助人信息造假、资金用途不透明等问题备受质疑,甚至成为一些不法分子的“生财之道”。鉴于此,“益调查”显示,15.4%的网友则表态不愿意参与网络公益捐赠,原因是“看不出这个和传统的筹款方式有什么不同,而且比较欠缺保障。”

  对一个众筹项目来说什么环节最重要?76.9%的网友认为是项目的监督机制以及项目执行的透明化,公益项目的资金使用应该比其他类别的项目更谨慎。

  有专家仍发现,由于发起众筹的各方之间信息严重不对称,即使在新慈善法框架下,依然存在监管难的风险。记者调查了解到,所有的诈捐、骗捐,以及捐助者、受捐者之间的纠纷,同时监管又很难介入,都根源于信息严重不对称的公益众筹现状。

  社会组织之间信息不对称:一些公益项目会选择同时申请多个机构或慈善组织申请资金捐助,但机构之间信息往往不互通。而社会组织跟民政部等主管部门之间信息也不互通,例如,一个大病救助项目中,要核实当中求助人低保身份,只能依靠当事人自行申报,社会组织数据库尚无法与民政部对接。”对此,专家呼吁,要完善公益众筹,信息公开、平台监管和法律问责等方面应尽快同步跟上。

  样本

  “免费午餐”:打破地域界限做慈善

  4元钱可以做什么?对于城市白领,从口袋掏出4元钱是轻而易举的事,然而远在山区的小学生,却为中午能吃上一份价值仅4元的热腾腾午餐犯愁。

  6年前的邓飞,用微博直播了在河南两所小学开展“免费午餐”的情景,远在广州的一个企业家通过微博表达,他愿意支持免费午餐,谁转发这条微博,他就向邓飞捐款9元。结果,微博在几小时内被转发了10万多条,实际上,企业家事后捐赠了100多万元支持邓飞主创的“中国福利彩票免费午餐”公益项目。

  如果不是互联网的传播,也许广州的企业家不会知道,在远方的山区,有一群渴望吃上免费午餐的孩子需要帮助。

  互联网发展,催生公益众筹。2016年9月9日腾讯“公益日”前后一连三天的配捐行动中,当年的“免费午餐”公益项目号召16419人次通过网络众筹的形式参与捐赠,仅3天筹款440万元。截至现时,“免费午餐”的开餐学校为716所,分布于全国25个省、市、自治区,受惠人数达184622人。

  “珠江水行动”:公益众筹人气关注社会

  “公益众筹不仅可以筹钱,募集善款,还可以筹事,比如项目,筹人,比如筹集志愿者、关注这个议题的人气、影响力,以及继续推进问题解决的一些资源。”创绿中心、一杯干净水总干事助理陈凡分享了其经验。

  陈凡所在的机构曾有一个“珠江水联合行动”公益项目,向市民发出号召,每人认捐1元钱,为广州流溪河建设一座污水处理厂。但这只是一场形式化的公募,目的并不是筹集资金,而是“筹集民意”。活动虽然只是筹集到570位市民的“认捐”,而这种“认捐”的行动更像是一次市民的表态。

  救助病童,点亮童真生命

  登上《新快报》天天公益版面求助的温暖721号求助对象黄晓涵,便是公益众筹的受惠者。由于家庭困难,身患白血病的广东陆丰女孩晓涵来穗治疗,不到一个星期,父母已经用尽了身上带的1.6万元,无钱再继续治疗。困难之时,素昧平生的热心病友和广州街坊及时伸出援手。

  在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救病童”公益项目“认领”下,晓涵依托该具备公募资格的基金会众筹治疗费。据恤孤会介绍,在众多捐款中,既有网友将微信钱包剩余的几十元随手转账捐出到腾讯公益众筹平台,也有热心人士慷慨捐出不小数目,最后,众筹为晓涵带来超出20万元的救命款。

  为了使爱心款项接受社会监督,恤孤会每划出一笔治疗费产生的缴费单一一公示,并通过众筹平台进行公示,方便民众执行及监管。而该会“救病童”项目通过线上众筹、线下筹款等方式,从2012年起至去年12月为止救助了1197名在生死边缘挣扎的重症孩子,他们覆盖了白血病、重型地中海贫血、肿瘤、脑病、先天性心脏病等多个病种。(来源:新快报)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上)中国直播电商数据报告》(PDF全文下载)。《报告》显示,上半年直播电商交易规模达4561.2亿元,渗透率为8.7%。直播电商产业链中包括的主要平台有:1)MCN机构:如涵、谦寻、美one、蜂群文化、大禹网络、网星梦工场等;2)主播:薇娅、李佳琦、张大奕、雪梨、罗永浩 、辛巴、散打哥等;3)零售电商:淘宝直播、多多直播、京东直播、苏宁直播、蘑菇街直播、唯品直播、小红书直播等;4)短视频平台:抖音、快手、火山、B站、斗鱼等;5)社交平台:微信、微博、MOMO;6)服务商:有赞、微盟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关键词】新快报众筹公益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