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门户 互联网+智库
当前位置:100EC>>风险乱象频出 是非不断 股权众筹怎么了?
风险乱象频出 是非不断 股权众筹怎么了?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20日 10:04:00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2014年12月,人人投的网络宣传铺天盖地,包括黄某在内的一部分投资者便是通过该途径接触到了人人投股权众筹项目。

  鉴于人人投宣传“承诺回购、利润分红”等,黄某就这样投入了12万元本金,参投项目为分红型“人人投成长见证股”。

  到了2016年4月,投资人却遭遇了尚未收到任何分红收益的尴尬。黄某称公司以上市为由,暂不予退出。当事人致电人人投询问退出情况,人人投给予答复称公司要去澳洲上市,超过10万的投资人暂无法办理股权退出手续。

  这期间,好在人人投方面有说辞。5个月后,事态发展就没那么乐观了。黄某表示,2016年9月至今,自己曾多次致电人人投负责人陈女士,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黄某称,和他类似遭遇的投资人还有很多,大家均面临相同境地,但却无可奈何。

  在过去的2016年,除了深陷舆论漩涡的P2P网贷平台之外,互联网众筹同样是非不断。

  根据近日零壹财经发布的《2016年中国互联网众筹年度报告》,2016年,众筹行业筹资规模达到220亿元,国内已上线608家众筹平台,其中问题平台和已转型平台至少达到271家,正常运营平台仅剩下337家。这些平台中有119家汽车众筹平台,涉及股权众筹和产品众筹(含混合型)的平台分别有156家和75家。房产众筹由于政策限制等原因仅剩5家,公益众筹平台则有9家。

  股权众筹与汽车众筹风险突出

  随着平台数量的增加,平台风险也显露,众筹行业的相关风险也更加清晰地显露出来,比较突出的是股权众筹和汽车众筹。

  数据显示,众筹行业问题平台中涉及产品众筹业务的共有113家,占问题平台总量的45.6%,其中歇业停业的高达61家;涉及股权众筹业务的共有93家,约占37.5%;爆出风险的汽车众筹共有54家,占该类型累计上线平台数量的31.2%。

  开篇提到的案例就属于股权众筹一类,新浪科技登陆人人投官网,看到其资料显示,人人投是一家非公开股权融资平台,目前已众筹343个项目,拥有289万位登记投资者,众筹金额8亿多元,单个项目最高众筹金额2800万元。

  业内人士分析称,人人投采取的是收取加盟费设置分站的扩张模式,也正是这种模式,让人人投得以在全国各地快速落地,但是也正是这种模式让的分站风险管控变得不堪一击。“分站实际上相当于自负盈亏,这样一来就会导致各地方站重量不重质,项目方跑路诈骗、股东血本无归、分站耍横的案例层出不穷。”

  再看汽车众筹,在2016年下半年迎来“大爆发”,全年筹资规模达到93.9亿元,已成为互联网众筹新的增长极,但相关风险也在第四季度集中爆发。

  根据网贷之家提供的案例来看,2016年下半年汽车众筹领域问题平台集中爆发。2016年下半年汽车众筹领域问题平台梳理

  2016年8月3日,汽车众筹平台金福在线上线仅9天就被爆诈骗跑路。投资人透露两个官方QQ群突然解散,投资人被踢出群,公司电话打不通,后发现公司信息造假。投资人爆料涉及金额远不止500万元,达900多万,目前已有70多位投资人深陷其中。这是国内首例汽车众筹恶意跑路事件。

  时隔仅一个月,晨旭汽车众筹曝提现困难,老板承认挪用资金;11月2日,有投资人爆料山东淄博通乾汽车众筹平台提现困难,据悉,通乾汽车众筹于2016年5月12日上线,并于11月2日发布最后一个标的;11月8日,聚创众筹被曝限制提现,另有投资人爆料平台法人、负责运营等人失联。据了解,聚创众筹于2015年11月正式上线,目前已停止发标,最后一个标的发标时间为11月8日,网站显示累计成交量达到4.22亿元。

  对于汽车众筹平台密集出现大面积跑路和提现困难,盈灿咨询研究员陈挚对新浪科技表示,主要原因为汽车众筹平台在,这与现今汽车众筹业务模式有关,标的属于物权还是债权性质和概念模糊,平台自融现象严重,普遍自律性较差。

  公益众筹将进入管理期

  上个月,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就轻松筹平台公开募捐信息发布不规范、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格等问题约谈了轻松筹平台相关人员。

  通过此次民政部约谈轻松筹,并把个人救助项目的监管进行了重点强调。此举是否意味着民政部将要对互联网个人救助全面展开严格管理?轻松筹公司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于亮回复新浪科技:这预示着行业进入管理期,以前是处于没人管的状态。

  公益型众筹有着不求物质回报、操作方便快捷的特征,但2016年频出骗捐等负面消息使得广大网友的信心和热情有所下降。

  去年11月底刷爆朋友圈的“罗一笑事件”就让公众对公益众筹持怀疑的态度,并引发了公众的信任危机。业内人士称,当前互联网公益面临两大挑战:一是互联网平台众多,良莠不齐;二是互联网筹款的信息呈爆炸式增长,甄别需要投入大量精力。

  从2007年开始,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网络支付平台,已经开始进入公益慈善领域,改变了慈善机构只能依赖银行汇款和募捐的传统模式,降低了筹款门槛,便利了民众捐赠。2013年开始,凭借微信、微博等网络社交平台,公益慈善传播的速度得到极大提高,传播成本极大降低。

  上海社会科学院院长王战曾表示,互联网和慈善结合缓解了传统慈善方式资源与需求难以匹配的问题,它使得捐赠人的捐赠意愿、求助者的慈善需求和慈善机构的公益项目三方能够良好地衔接,并以合理的方式把宝贵的慈善资源配置、递送给最需要帮助的人,提升慈善的专业性与效率。

  行业乱象:刷单现象层出不穷

  原以为刷这个现象只会出现在电商平台,但实际上,众筹平台上也很常见。

  众筹平台上的刷单现象

  按照《第一财经日报》此前的报道,在淘宝上输入“众筹、流量”关键词,发现相关店铺不在少数。业务内容包含UV、关注点赞、支持人数、支持金额、话题评论等。“京东众筹65元就可以获得1000关注+点赞+送20话题评论,淘宝众筹130元,获得1000喜欢,240元2000喜欢,580元5000喜欢,量大从优。”

  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美国众筹平台最大的区别在于国内众筹平台有很多水分,80%甚至90%都是刷出来的。

  不得不承认的一点就是,众筹这个业态在进入中国之后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不仅仅是在品类上,众筹的方式也有了很大的的不同。

  中国互联网众筹萌芽于2011年,2014-2015年在政策面整体向好以及互联网金融受热捧的情况下,众筹平台迎来爆发式增长。2016年已经过去,互联网众筹的监管态势依然不明。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著名互联网金融专家黄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众筹简单说就是集资。以前涉及到非法集资的红线要继续遵守。”

  在黄震看来,众筹的过程确实存在一些问题:第一是项目信息披露方面目前并没有规范的做法和统一的说法;第二是众筹作为一种投资模式投资者的收益权怎样得到保障;第三众筹平台怎样筛选项目和投资人并进行适当性的匹配这点目前也缺乏成熟的的规范。

  “更大的问题是目前国家没有统一的法律法规。”黄震坦言,所以很多众筹容易踩红线,甚至突破底线变成非法集资。应该说,目前规范的众筹也不少,但是有很多在踩红线或者被爆出已经成为非法集资。

  《2016年中国互联网众筹年度报告》结论显示,不论监管政策是否落地,2017年互联网众筹平台都将会大幅减少,但筹资规模仍会保持一定的增长,其中有着互联网巨头背景的平台将占到绝大多数市场份额,其余的除了在垂直细分领域有所表现的平台外,都将被迫出局。潮水退后,体面的“泳者”极有可能成为资本加注的对象。(来源:界面新闻)

5月中旬,国内知名电商智库-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将发布《2017年度中国出口跨境电商发展报告》,该报告将对2017年中国出口跨境电商进行详细的梳理,对行业发展现状、商业模式、投融资概况、发展趋势进行研究。涉及的出口跨境电商平台及服务商主要有:1)出口跨境B2B平台:TOOCLE3.0(生意宝)、阿里巴巴国际站、环球资源、焦点科技、聚贸、外贸公社、敦煌网、大龙网等;2)出口跨境B2C平台:全球速卖通、亚马逊、eBay、wish、兰亭集势、米兰网、DX、跨境通、环球易购、有棵树、傲基电商、小笨鸟、海翼股份、新华锦、百事泰、执御、通拓科技、价之链、跨境翼、赛维电商、爱淘城、前海帕拓逊等;3)第三方服务商平台:一达通、易单网、世贸通、paypal、四海商舟、飞书互动、卓志供应链、递四方、出口易、PingPong金融、汇通天下、飞鸟国际、Moneybooker、MoneyGram、中国银行、中国平安、中国邮政、UPS、TNT、顺丰、DHL、FedEx、大麦电商、外运发展、俄速通、海欢网等。

报告邮箱订阅:
股票名称/代码
昨日收盘
涨跌幅
¥/现价
  • 002095.SZ
  • 002315.SZ
  • 300226.SZ
  • 002711.SZ
  • 002024.SZ
  • 002127.SZ
  • 002127.SZ
  • 002640.SZ
  • 300209.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