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门户 互联网+智库
当前位置:100EC>媒体评论>麻策:监管力度加强导致直播平台行业加速洗牌
麻策:监管力度加强导致直播平台行业加速洗牌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2日 16:14:44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摘要:日前,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麻策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就“直播平台关停”采访时认为“网红吸金能力让很多人羡慕,他们会不惜打破底线进行直播表演吸引用户,而直播平台的技术能力还做不到实时监控,使许多漏网之鱼心存侥幸。”直播领域的商业场景以及变现渠道是非常有限的,主要集中在网络秀场、电子竞技等,在直播巨头已经把这些商业场景下的用户攫取殆尽的情况下,对“后起之秀”以及其他小的平台来说,只能通过一些恶俗方式吸引眼球。

  麻策也认为,《规定》只要求建立黑名单,却缺少相关落地的细则。例如,纳入黑名单的具体尺度;平台对违规主播不纳入黑名单或乱纳入黑名单如何规制;平台间的黑名单能否实现数据共享;主管部门的备案黑名单是否开放等。

  以下为该报道原文全文:《首次关停18家直播平台加速行业洗牌》

  “‘红杏直播’‘蜜桃秀’等18款直播类应用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经核查取证,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针对上述直播类应用实现下架并关停服务。”近日,国家网信办再次对“直播”出手。

  事实上,自去年11月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以来,国家网信办、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已不止一次对直播行业展开联合检查,花椒、映客、斗鱼等主要网络直播平台都曾上过检查组的整改名单。

  据国家网信办相关负责人介绍,此次关停18家直播平台是因其未能落实主体责任,缺乏内容安全审核机制,一些主播利用网络平台传播违法违规内容,其中涉及网络主播身着军队警察制服、佩戴军衔警衔臂章等;存在衣着暴露、行为挑逗等情况。

  “这是监管部门首次关停直播平台,表明国家对直播违法违规内容的零容忍,也向所有直播平台警示落实主体责任的重要性。”中国传媒大学网络法与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王四新指出。

  平台为求用户量明知故犯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被关停的直播平台大多是“后起之秀”;而在处罚力度不断升级的检查整改面前,一些直播平台依旧徘徊在红线边缘。

  例如,YY直播、花椒直播和新夜直播等有“舞蹈”“跳舞”栏目分类的直播平台,多少都会有一些女主播穿着低胸衫、超短裙跳着诱惑的“舞蹈”;这些主播的直播间任何人都可以进入观看,有的平台甚至通过网页弹窗将这些直播间推送给用户。

  而当记者分别在几位“热舞”主播的直播间聊天栏中,对其穿着和动作表示质疑时,这些主播要么不予理睬,要么表示“我没有觉得我穿得不合适啊”。

  早在2000年,国务院颁布的《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就明确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传播含有散布淫秽、色情、赌博等内容。

  “网红吸金能力让很多人羡慕,他们会不惜打破底线进行直播表演吸引用户,而直播平台的技术能力还做不到实时监控,使许多漏网之鱼心存侥幸。”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腾智律师事务所电子商务法律部副主任麻策说道,直播领域的商业场景以及变现渠道是非常有限的,主要集中在网络秀场、电子竞技等,在直播巨头已经把这些商业场景下的用户攫取殆尽的情况下,对“后起之秀”以及其他小的平台来说,只能通过一些恶俗方式吸引眼球。

  在王四新看来,导致直播平台频频触线的主要驱动力,是其对用户量和由此带来的利润的追求。

  “平台为追求短期内获得大量访问量,才对平台主播的违规行为默许,而相关监管无法对其形成地毯式监管,使得大量直播平台和从业人员抱有不同程度的侥幸心理,既想依靠非法方法获得利益,同时又能逃脱法律的制裁。”王四新解释说。

  互联网产业观察家洪仕斌则认为,除了平台盲目追求访问量追逐外,网络直播平台的进入门槛极低也是平台频频违规的因素,使得一些本身就不合法不合规的平台也涌进这个领域,造成行业内鱼龙混杂。

  黑名单制度需配套细则

  针对网络直播平台存在的乱象,此前国家网信办等三部门组成的联合检查组曾依据《规定》将1879名严重违规网络主播纳入黑名单,在各直播平台禁止其重新注册账号。

  《规定》第15条提出,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建立黑名单管理制度,并向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网信办报告,由其建立通报制度,向国家网信办报告

  记者从某应用下载平台随机下载了10个网络直播APP,虽然所有平台在用户进入直播间时,都会在聊天栏提及“绿色直播”“文明直播”“举报违规直播”等标语(以下简称“提示标语”),但是,有的平台在标语中表示该平台有24小时巡视人员,监管违规直播,且呼吁用户举报,但大多举报途径不够明显,最终只能拨打客服电话举报;有的平台在提示标语中除倡导外,还提供该直播平台自己的违规举报电话;而有的却只有一两段倡导文明合法直播的提示标语。

  而且,由于与主播互动的用户过多,聊天信息、直播间信息等瞬间就会在用户进入直播间时覆盖掉这些提示标语;只有粉丝少、互动不多或者停播的主播房间,用户才有时间读完举报信息。

  那么,目前直播行业实行的黑名单模式和全网封杀效果如何呢?

  近日,麻椒直播平台女主播琪琪因“黄鳝门”事件瞬间走红网络,热度盖过同一时间的国足击败韩国队的消息。事件发生后,该主播在某社交平台多次发文声称不久会换平台复出,引起网友质疑。

  王四新指出,全网封杀和黑名单的结合,对于以出镜为主的主播来讲,有一定的杀伤力,但是,实施的效果还要看执行的力度、监管的范围有没有疏漏,以及是否能够持续保持高压,并且能够随时对其采取措施。

  “从现有法律的相关规定来看,违规直播行为的处罚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行政处罚,包括纳入黑名单或注销从业资格;另一方面则是刑事处罚,如传播淫秽内容达到一定程度违反刑法有关规定的,就会受到刑事制裁。”王四新说道。

  不过,在洪世斌看来,现在的直播黑名单制度不够完善,如果对违规主播的处罚力度仅限于封杀,没有上升到刑事处罚,那么违规主播还是有可能使用他人的身份信息、联系方式在其他平台注册直播,“被黑名单封杀的主播还是有死灰复燃的空间”。

  麻策也认为,《规定》只要求建立黑名单,却缺少相关落地的细则。例如,纳入黑名单的具体尺度;平台对违规主播不纳入黑名单或乱纳入黑名单如何规制;平台间的黑名单能否实现数据共享;主管部门的备案黑名单是否开放等。

  “由于黑名单制度还不够健全,从监管层角度治理违法违规直播的难度大且任重道远,要想有效治理这些乱象还要自下而上,发动民间举报的力量:如设置举报奖励制度,并加大对违规直播的处罚力度,减少黑名单主播死灰复燃的空间。”洪仕斌说道。

  行业洗牌加速

  艾瑞咨询相关数据统计,截至2016年12月,国内网络直播平台超过300家。目前,市场上近半数的直播平台已完成Pre-A、A轮及A+轮融资,有近10%的企业,如YY、哔哩哔哩、斗鱼、9158等老牌直播平台拿到C轮、D轮融资,少数直播平台甚至上市

  不过,据不完全统计,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目前10%的平台已经死亡。今年3月,被称为直播行业“独角兽”的光圈直播突然倒闭,在行业内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一些平台因为资金问题倒闭,如光圈直播。而监管机构对整改力度的不断加强,也是导致行业洗牌的原因。”麻策认为,《规定》给直播市场敲响了警钟,规范了直播平台的资质要求,如梨视频这种从事新闻直播的平台被要求整改,而且文化部目前也就相关内容进行了近30轮的内容整治,可以预见的是,直播平台再不合规求变,势必被洗牌遭市场淘汰。

  洪仕斌则认为,产品的周期分为导入期、成长期、成熟期和衰退期几个阶段,一般的产品周期需要5年至10年,而互联网直播行业随着资本支持和设备门槛低等因素推波助澜,产品周期会大幅缩短,只需1年就可完成。“

  由于产品周期的缩短,使得直播行业将快速进入洗牌期,一些不合规或者没有实力的直播平台会随着行业洗牌逐渐倒闭。”洪仕斌说道,2017年或为直播行业洗牌阶段。(来源:《法治周末》;文/吴昊,仇飞)

5月中旬,国内知名电商智库-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将发布《2017年度中国出口跨境电商发展报告》,该报告将对2017年中国出口跨境电商进行详细的梳理,对行业发展现状、商业模式、投融资概况、发展趋势进行研究。涉及的出口跨境电商平台及服务商主要有:1)出口跨境B2B平台:TOOCLE3.0(生意宝)、阿里巴巴国际站、环球资源、焦点科技、聚贸、外贸公社、敦煌网、大龙网等;2)出口跨境B2C平台:全球速卖通、亚马逊、eBay、wish、兰亭集势、米兰网、DX、跨境通、环球易购、有棵树、傲基电商、小笨鸟、海翼股份、新华锦、百事泰、执御、通拓科技、价之链、跨境翼、赛维电商、爱淘城、前海帕拓逊等;3)第三方服务商平台:一达通、易单网、世贸通、paypal、四海商舟、飞书互动、卓志供应链、递四方、出口易、PingPong金融、汇通天下、飞鸟国际、Moneybooker、MoneyGram、中国银行、中国平安、中国邮政、UPS、TNT、顺丰、DHL、FedEx、大麦电商、外运发展、俄速通、海欢网等。

报告邮箱订阅:
【关键词】吴昊仇飞
股票名称/代码
昨日收盘
涨跌幅
¥/现价
  • 002095.SZ
  • 002315.SZ
  • 300226.SZ
  • 002711.SZ
  • 002024.SZ
  • 002127.SZ
  • 002127.SZ
  • 002640.SZ
  • 300209.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