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门户 互联网+智库
当前位置:100EC>媒体评论>方超强:电商“二选一” 商家维权应当明确主体
方超强:电商“二选一” 商家维权应当明确主体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7日 16:17:00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摘要:日前,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方超强律师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就“电商平台二选一”采访时认为,电商平台竞争,不应让消费者遭殃。作为负责任的商家,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商家维权应当明确主体,不能将对平台敢怒不敢言的怨气撒在消费者身上。方超强还提醒,针对这种情况,消费者可以通过平台或消协直接找商家维权。

  以下为该报道原文全文:《京东拉上唯品会天猫 专家称没制衡的资本会变暴君》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类似于让商家站队、进行“二选一”之类的明争暗斗,在零售行业屡见不鲜,或许很难真正说清其中的谁是谁非,但是给商家和消费者造成的负担和困惑,在所难免。

  7月12日,电商平台又出“幺蛾子”了。

  “猫狗大战”又开始了,其中一方还拉上了小伙伴,有点儿没完没了的意思

  天猫真的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吗,京东在做出指控的同时,自身又是否“清白”?天猫、京东、唯品会等电商平台争端不断,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呢?

  京东、唯品会联手

  7月12日,京东和唯品会联合发出“抵制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声明,称有某电商平台利用其垄断地位,以各种方式要求商家签署所谓的“独家”合作,并从京东和唯品会等平台退出。

  京东和唯品会认为,该电商平台滥用市场优势地位,裹挟商家,已经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并对此表示强烈谴责。

  “某电商”的指向不言而喻。

  果然,随后,天猫发布对“碰瓷式竞争”的声明,表示“越来越多的品牌已经把天猫作为自己商业全域运营的唯一阵地和独家平台”,“这恰恰是商家对市场的选择,也是真正的市场选择”。

  对于京东和天猫开撕,网友表示“防不胜防”:这还没到双十一,怎么就开始撕了?莫非又要出新“节日”给我们过过?

  而当《国际金融报》记者就此问题询问天猫相关负责人时,对方回应:“京东碰瓷我们的时候,我们在做新零售的实践,成立了五新委员会,无人零售的快闪店。”

  该人士表示,京东的声明令大众的关注点变了,这种“碰瓷”,其实承德露露7月10日的新闻表现已经很明显了。

  承德露露“翻供”

  天猫相关人士指责京东是“碰瓷”,这合理吗?京东在控诉天猫不正当竞争的同时,自身有没有问题?

  让我们回顾一下前文中提到的“承德露露”事件:

  7月10日,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向承德露露提出问询,具体问题如下:

  7月份以来,露露经典产品在京东上好几天都无货可卖,是何原因?电商的目的就是方便消费者,为何补货如此之慢?

  12日午间,承德露露在互动易平台上作出回应:“您好,感谢对公司的关注!因京东商城举办优惠活动,在未征得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大幅降价,强制供货商供货,使公司线上产品售价低于公司市场价格,造成市场混乱,影响公司股东利益,故暂停供货。”

  然而,当《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承德露露董秘办时,对方的回应却十分含糊,表示“那件事已经过了”,“我们马上会出新声明的”,“这两件事(承德露露的声明与京东、唯品、天猫之争)没有联系”,“具体业务层面的事,我不是很清楚”。

  随后,《国际金融报》记者看到了承德露露的新回应:“经与线上事业部详细沟通后确认,由于京东618期间销售火爆,出现部分商品临时缺货的情况。目前正积极与京东协调解决货品快速入仓的相关问题,尽快完成京东各仓的补货,以满足京东销售快速增长的需要。同时公司对由此给消费者带来的不便,表示歉意。”

  为何承德露露的声明出现如此反转,又为何对记者的回应如此谨慎?

  他们垄断了吗

  无论京东与天猫谁对谁错,但有一个问题不容回避:他们垄断了没有?有没有强迫商家或者消费者服从“二选一”?

  对此,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类似于让商家站队、进行“二选一”之类的明争暗斗,在零售行业屡见不鲜,或许很难真正说清其中的谁是谁非,但是给商家和消费者造成的负担和困惑,在所难免。商家与平台之间合作是打开销路的前提,希望双方能营造一种良好的销售环境。

  独立电商战略分析师李成东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品牌肯定是要多渠道,满足不同用户需求,“二选一”损害了品牌商的利益,而一家独大,肯定导致价格上涨,最后损害消费者的利益。

  “但是未来一家独大不可能,天猫现在也只是在服装品类规模领先而已。”李成东表示,“二选一”其实是天猫为了保护自己服饰核心品类的市场份额用的竞争策略。唯品和京东联合,因为他们都是这次“二选一”的受害者。

  知名互联网学者、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此次事件本质上是话语权之争,是市场垄断竞争。

  “其实这不是第一次了,熟悉他们(京东、天猫)的人都知道,2015年就发生过类似的事,京东拿不正当竞争说事,要告天猫。”李易表示,几年来京东和天猫的竞争一直都是这个套路,但他相信,如果有朝一日京东成为老大,在垄断这件事上,不会比天猫做得更委婉。

  李易还表示,京东喜欢蹭热点(如乐视和顺丰、菜鸟事件),由于京东本身较为弱小,这是他们的战略方式,但是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蹭热点),迟早会踩到“高压线”。

  谁才是受害者

  “他们的联合表明,一旦商家退出京东和唯品任何一个平台,视为两个平台都退出,以此增加自己对抗天猫的筹码。这会给商家带来一定压力,让商家犹豫,不敢退出其中任何一个平台。”曹磊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此次京东和唯品可以说是抱团取暖,因为他们的生存空间都在被压缩,而两者之间的市场有差异化,市场份额有差距,这为这次联合声明和合作造就了可能性。

  “我们发展互联网,本质上不是发展企业,不是为了造首富,真正的目的应该是造福民众和国家。”李易则表示,从1994年中国接入互联网到如今,中国甚至没有一起反垄断案件。“在这样的情况下,消费者和商家都是真正的受害者”。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则表示,“没有制衡、没有威慑的权力和资本,只会变成危害社会的暴君。”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方超强律师认为,电商平台竞争,不应让消费者遭殃。作为负责任的商家,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商家维权应当明确主体,不能将对平台敢怒不敢言的怨气撒在消费者身上。方超强还提醒,针对这种情况,消费者可以通过平台或消协直接找商家维权。(来源:《国际金融报》;文/郑馨悦)

3月27日,国内知名电商智库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17年度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全文下载:http://www.100ec.cn/zt/2017gxjj/),报告对2017年共享经济进行宏观分析,涉及领域与平台主要有:1)交通出行:滴滴出行、易到、首汽约车、神州优车、ofo、摩拜单车、哈罗单车、Go fun出行、TOGO途歌等;2)共享充电宝:小电科技、街电科技、来电科技等;3)共享物流:新达达、人人快递、饿了么“蜂鸟”、美团众包、点我达、1号货的、云鸟配送、货车帮等;4)共享金融:淘宝众筹、京东众筹、苏宁众筹、百度众筹等;5)共享餐饮:隐食纪、熊猫星厨、吉刻送、hatchery、回家吃饭、隐食家、爱大厨等;6)共享住宿:住百家、小猪短租、途家等;7)共享雨伞:街借伞、共享E伞、春笋、橙伞等;8)上门服务:河狸家、新氧、星后等;9)二手共享:闲鱼、猎趣、爱回收、瓜子二手车、人人车、优信二手车等;10)知识技能:果壳、在行、猿题库、学霸君、跟谁学、猪八戒等;11)共享医疗:春雨医生、丁香医生、好大夫在线、企鹅医生、平安好医生、微医等共11大领域。

股票名称/代码
昨日收盘
涨跌幅
¥/现价
  • 002095.SZ
  • 002315.SZ
  • 300226.SZ
  • 002711.SZ
  • 002024.SZ
  • 002127.SZ
  • 002127.SZ
  • 002640.SZ
  • 300209.SZ
  • 601113.SH
  • 002352.SZ
  • 600233.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