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研究>分析:云集微店自曝被罚近千万 “传销”标签甩掉了吗?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分析:云集微店自曝被罚近千万 “传销”标签甩掉了吗?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31日 20:55:31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对于两年前的“传销”处罚,云集微店为何选择高调地公之于众?处罚后不到两年时间已经吸纳180万“店主”,云集微店的新模式为何如此厉害?

  百万店主、日销亿元的社交电商云集,如今已能坦然面对曾经的“传销”争议。

  7月16日,云集微店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出的公示文《985万,我们为社交电商交学费》中,创始人兼CEO肖尚略称接到了滨江市场监督管理局针对云集微店2015年下半年采用的地推销售模式与《禁止传销条例》冲突,罚款958万元。

  成立于2015年5月,在去年12月获得2.28亿元A轮融资的云集微店,如今已拥有180万“店主”。肖尚略表示,云集微店在去年2月已进行整改。如今从官方宣传看来,邀请新“店主”的奖励已从“拉人头返利”的模式转变为只有可抵扣现金的40云币作为奖励。

  然而,在官方渠道以外,多位“店主”向无冕财经透露,实际操作中,除了正常的开店、销售,仍存在邀请100位新“店主”可晋升为“主管”,“主管”每邀请一位新人可获150元“培训费”等形式。此外,云集的售后客服和产品质量也受到质疑。

  在大方承认吃下罚单后,成立2年吸纳180万“店主”,带动平台式就业兴起的云集微店,是否已经彻底摆脱传销的影子?社交电商又该如何与传销划清界限?

  2年180万“店主”

  成立短短两年,云集微店占领朋友圈的速度不容小觑。

  据云集官方介绍,云集微店是一款在手机端开店的APP,为“店主”提供美妆、母婴、健康食品等上万种正品货源。并有海量商品文案、手把手培训、一键代发、专属客服等特色服务,是领先的社交零售平台。

云集微店号称拥有众多正品货源,图片来自网络。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5月,“云集”正式上线,两个月后便获得5000万天使轮融资,去年12月又获得2.28亿元的A轮融资,由凯欣资本领投,钟鼎创投跟投。

  6月28日,云集微店联合易观发布的《2017中国社交电商大数据白皮书》(下称“白皮书”)显示,云集微店自2015年连续两年爆发式增长,年度销售额增速达506%,2017年周年庆期间销售额同比增长696%,2017年第二季度销售额预计达18.3亿。

  肖尚略在去年12月23日接受无冕财经采访时提到,当时云集的“店主”数量在50万左右,并有统一的供应链。而在A轮融资过后仅7个月,已有180万“店主”加入云集微店。

  云集微店CEO肖尚略。

  目前,用户想开店当“店主”,需通过朋友分享的邀请码注册,或直接购买398元起的“素野心水保湿套装+深层肌底滋养蚕丝面膜”产品。

  统一提供货源、直接发货、提供商品宣传链接,是云集微店吸引到众多“店主”的主要原因。“没什么学历,没什么技能,又不想去找工作,寄希望云集能养活自己。”一位“店主”向无冕财经透露她开店的初衷。

  只需转发商品信息到朋友圈,有人购买即可赚取佣金,这种轻松简单的工作对不少全职妈妈、学生吸引力极大。此外,抱着“398元同时买得到产品,开店后也可以在平台上购物”这种“至少不吃亏”的心态,许多“店主”开始尝试加入。

  白皮书显示,云集微店APP日活用户峰值近60万,每天启动应用6-14次,人均单日使用30分钟左右。“店主”中女性占比较高,年龄集中在26-45岁,已婚者占85%,61%以上具有大学专科及以上学历,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的订单量占比约34%。

  958万元罚单

  在迅猛发展过程中,云集微店走过弯路。

  云集微店微信公众号发布“致店主的一封信”。

  7月16日,云集微店微信公众号及肖尚略个人微博贴出公示,自曝收到958万罚单。杭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滨江)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云集被认定与《禁止传销条例》冲突的模式为:

  在缴纳一年365元的平台服务费,可成为云集微店的“店主”,继而可以邀请其他人员加入成为新“店主”。“店主”邀请新“店主”满160名(直接邀请30名和间接邀请130名),即可成为“导师”,团队人数达到1000名,即申请成为“合伙人”。云集以培训费的形式分配给该新“店主”所在团队的“导师”、“合伙人”,分别可获得新“店主”缴纳365元服务费里的170元和70元。

  至2016年3月8日,云集微店在全国范围内的“店主”达到了316735人,其中缴纳365元平台服务费的“店主”310221人,“合伙人”达到167名,“导师”1805名,共收取平台服务费为365×310221=113230665元。

  云集微店“店主”招募广告,来自网络。

  云集微店如今放出时隔两年的罚单,并称:“2016年2月,在有关部门和法学人士的帮助下,云集微店就对地推中有争议的部分进行了整改,并得到了政府监管部门、法律界人士的认同,已经成为一家阳光下的、合法合规的社交电商平台。”

  如此一来,云集微店在“自曝”中表明了已进行整改、“为探索社交电商发展交学费”的态度,吃罚单一事如今反倒成了“商业模式合规上路”的铺垫。

  现在的模式又是怎样的呢?

  无冕财经询问云集客服了解到,现在邀请新“店主”只有40云币的奖励,可以在购买云集微店商品时抵扣现金,每1云币抵扣1元。成为“店主”后,获得佣金有两种渠道:一是将商品链接分享到朋友圈,朋友购买后可获佣金;二是邀请他人下载“云集VIP”APP,绑定“店主”的邀请码,此后该客户在APP里下单,“店主”均可获得佣金。

  客服称,佣金为产品销售额的5%-40%不等,如果“店主”自己在云集购物,有佣金返还也等于省钱。但当无冕财经研究员提出想了解成为“店主”后更多的奖励时,客服则只是简单地告知:“成为店主后可竞聘成为导师,具体奖励在开店后培训老师会讲的。”

  而多位已加入的“店主”向无冕财经透露,当满足推荐新“店主”满100位(其中直接推荐20位)后,即可晋升为“主管”,组建自己的团队,以后团队每新进一位“店主”,“主管”均可获得150元培训费;团队达到1000人,可晋升为“经理”,以后每新进一位“店主”,可得80元培训费。

  另有宣传称:“云集会按照整个团队收益的15%支付主管佣金,并每个月有工资发,一个月几千到四五万块很正常。”

  “传销”阴霾不散?

  从现有模式看,虽然官方宣传和客服介绍中都没有直接涉及发展下线的相关形式,但其实际操作中与“拉人头”的传销仍界限不明。

  “自用省钱,分享赚钱”是云集微店官网首页的标语,在介绍中,涉及商品介绍的内容不多,而突出的是“正品货源、轻松经营、宣传简单、全程指导”等引导用户开店的内容。强调开店利好而非销售,是云集微店被视为“传销”的一大因素。

  云集微店官网截图,影星吴秀波为其代言人。

  而白皮书显示,云集微店过去一年平均客单价稳定在130元左右,绝大部分营收为商品交易模式获取。

  但一位“店主”告诉无冕财经:“卖货很难,一个微信群几十个人,大概五天出一单,利润很低,天天还要发红包活跃气氛。”该“店主”开店后3个月内卖出商品不到2000元,反倒自己买得多。“云集的产品很少,没得挑,基本上你想买的都没有。”她向《无冕财经》抱怨出货难的一个原因。

  “当上主管才赚钱”是不少“店主”的共识,因此他们都热衷于邀请朋友加入,但拉人并不容易,“微信本来有一千人,后来因为天天刷屏,被三分之一的好友删了。三个月来,拉的人不超过10个。”该“店主”坦承。

  然而,云集微店强调,无论是创建初衷还是社会效益,云集微店的地推模式与相关法律法规所禁止的传销活动有本质区别。“平台并没有在过去的经营活动中牟利,相反做了大量的市场投入。”肖尚略透露,“云集微店2015年亏损3265万元,2016年亏损311万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店主”加入云集微店时购买的“素野”产品,属于上海素野化妆品有限公司品牌。工商信息显示,100%持股该公司的浙江小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正是肖尚略。若不计算分给“主管”和“经理”的费用,160万“店主”缴纳398元购买素野的产品,总计也超过6亿元。

  浙江小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东情况,图片来自天眼查。

  云集微店吃下罚单并作出调整,却始终未完全从“传销”的阴霾中走出,与其计酬模式难脱干系。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麻策向《无冕财经》分析,邀请新“店主”没有提成而只有40云币的奖励,不存在上下线间联系,这一点不属于传销。从广告上看,加入云集时购买产品和技术服务没有问题,关键看购买后是否获得发展下线的资格。

  如果存在“经理-主管-店主”该类层级,而经理和主管依赖于邀请下线“店主”加入或其货品销售情况而计酬,麻策认为,其实质上是“鼓励”晋升后的“经理”和“主管”发展“店主”人员的数量的,在一定程度上仍然是涉嫌构成拉人头计酬或团队计酬类传销的,应当谨慎合规。(来源:无冕财经;文/陈澄;编选: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在疫情“笼罩”的当下,电商企业又将迎来一次大考。2020年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如期而至,在这特殊时期,电商消费市场更应经得起考验。在此背景下,网经社“电诉宝”发起“战疫3·15 提振电商消费信心”的3·15主题活动,通过系列数据报告发布辨别电商“红与黑”、打造“云315”平台为全国电商用户“保驾护航”、媒体联动舆论监督倒逼用户有效维权、律师团“坐堂”提供法律援助、持续开放“绿色通道”对接近千家电商等多种形式,倡议广大电商遵守法律规范约定,依靠优质的服务赢得信赖,让消费者畅享网购。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