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新媒体与智库平台
当前位置:100EC>媒体评论>曹磊:民事诉讼具有更大范围的教育意义
曹磊:民事诉讼具有更大范围的教育意义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0日 08:42:37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摘要:近日,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表示,相比平台规则治理,民事诉讼能为同一类行为树立规范,具有更大范围的教育意义,让其他还抱有侥幸心理的售假卖家及时止步。

  以下为报道全文《2017生鲜电商交易额增59.7%浙江拟培育标杆企业》

  最高法院官网昨日(1月8日)发布的消息显示,2017年度人民法院十大民事行政案件出炉,“淘宝诉姚某卖假猫粮案”作为“国内首起网购平台打假案”入选。

  南都记者获悉,2017年,阿里巴巴打假手段升级,接连起诉了12家网络售假店铺,被诉卖家多为“80后”“90后”。

  截至目前,仅“淘宝诉姚某卖假猫粮案”判决生效,法院判卖家售假损害淘宝商誉,赔偿12万元。这在中国尚属首次,该案也因此被称为“电商平台诉售假卖家第一案”。

  电商平台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胜诉

  一年前,淘宝一纸诉状,将施华洛世奇假表卖家诉至深圳龙岗区人民法院,随后又起诉了卖假五粮液酒、假“皇家”猫粮、假“大嘴猴”服装、假金士顿硬盘等卖家。

  截止2017年12月底,阿里已向法院提起诉讼12起,均已立案。

  这些案件以合同纠纷、侵权纠纷等案由起诉,要求卖家赔偿商誉损失,并在媒体上公开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因无先例,多地法院在立案时都很谨慎,有的被诉卖家也很意外。

  目前仅“淘宝诉姚某卖假猫粮案”判决生效,该案也因此被称为“淘宝打假第一案”。

  南都记者获得的判决书显示,现年32岁的姚某在淘宝上销售的法国皇家猫粮验证码、二维码都与正品无异,但包装底部有被划开又高温融合的痕迹,经鉴定猫粮掺假,去年10月被警方当场抓获。

  姚某的售假行为是否给淘宝造成商誉损害?淘宝要求姚某在媒体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是否有依据?这成为审理中最大的焦点。

  淘宝诉称,平台服务协议约定,商家不得销售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或其他合法权益的商品,如给淘宝和关联公司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商誉损失等须赔偿。姚某售假危害消费者对平台的信任,给淘宝网的商誉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要求赔偿并公开声明、消除影响。

  姚某辩称,在销量、成本压力下才售假,其行为并没有给淘宝的商誉造成影响。

  上海奉贤区人民法院认定,姚某的行为降低了消费者对淘宝网的信赖和社会公众对淘宝网的良好评价,对淘宝网的商誉造成损害,应当就此予以赔偿,但以无合同和法律依据为由,驳回了淘宝要求姚某刊登声明的诉求。

  外界认为,这一判决给电商平台打假提供了新思路。

  2018年1月8日,该案与腾讯诉“今日头条”侵权案等一起被人民法院报编辑部评为2017年度人民法院十大民事行政案件。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该判例释放了法院鼓励电商平台源头治理假货的司法信号,值得点赞。

微信图片_20180109214433.jpg

  平台索赔和法院判赔差距大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打假民事诉讼中,平台索赔和法院判赔之间,存在较大差距。

  “第一案”中,淘宝索赔267万,法院判赔12万。在另一起淘宝诉许某卖假冒五粮液案中,淘宝索赔10万,上海松江区人民法院一审仅判赔2000元,并认为电商平台的打假成本不应该让售假

  者承担。对此淘宝不服,提起上诉。 11月23日,该案在上海市第一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尚未判决。

  事实上,在 “第一案”之前,卖家售假给电商平台有没有造成侵害,具体损失多少,无判例可循。

  “第一案”中,淘宝提出以被告店铺会员人数、以货物价值、以淘宝品牌价值等多种计算方式,还引用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市场学助理教授张凯夫的研究报告来主张索赔:每次假货或品质纠纷,都会让买家活跃度下降、正常经营卖家受损,平均每1000元的假货会使消费者在之后12周内消费金额下降3570元。

  但上海奉贤区法院认为,这些计算方式与案件无直接关联,且淘宝无法预见上述损失,均不予采纳,综合考虑被告经营时间、商品价格和利润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

  “12万元的赔偿额,对比商标侵权来看,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已经做了努力,但与售假给淘宝造成的损失仍没法比”,阿里巴巴高级法务专家张译文向南都记者指出,无形资产受到的损失,很难具有法律要求的客观性证据,希望能引入经济学模型来认定。

微信截图_20180109213922.png

  对于赔偿金认定悬殊的问题,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对南都记者表示,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平台商誉损失影响难以计算,需要扎实的证据来证明,二是企业在打假上的投入,如何按比例分配到每一个售假者身上、每一个售假案件中,也值得探讨。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淘宝起诉商家索赔的时候,股票可能还在上涨,对此举证确实有困难”,北京华讯律师事务所主任张韬指出,商誉属于企业的无形资产,具体损失多少,平台往往较难举证,也是法院审理中的一个难点,可由第三方评估,或引入专家证人,提供相应的参考。

  被诉售假卖家多为“90后”

  被诉售假卖家多为“90后”“我们起诉卖家,并不在于拿回多少赔偿,而是让他们知道‘疼’”,张译文坦言,当售假成本低,售假者还抱着侥幸心理,要根治线下假货生产圆头问题,仍然非常困难。

  被诉售假卖家多为“90后”令她感慨的是,被诉卖家竟然多为“90后”,比如两个“90后”小伙卖假冒Vans“创业”。

  被诉售假卖家多为“90后”南都记者了解到,其余诉讼中,淘宝提出的赔偿金额从5万元到150万元不等,有的已一审开庭尚未宣判,有的还在立案和审理阶段。

  被诉售假卖家多为“90后”对售假卖家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这一做法并非阿里首创。公开报道显示,国际电商巨头亚马逊2016年首次对平台上的第三方售假商家提起诉讼。但在国内,除阿里外,暂无其他电商平台起诉售假卖家的公开消息。

timg.jpg

  被诉售假卖家多为“90后”张译文介绍,早先平台主要靠规则治理,但打假变成“打地鼠”,售假卖家被清退后,换个“马甲” 卷土重来。于是平台提供违法线索给警方来研判案件,但刑事诉讼周期长、判刑少。2016年底,阿里开始讨论民事起诉售假卖家的可能,让售假者付出更高成本。

  被诉售假卖家多为“90后”法律界人士对这一做法多持肯定意见。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认为,电商平台起诉售假卖家,推动打假向前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在张韬看来,与零散的消费者不同,电商平台相对于商家往往具有优势地位,作为原告来维权,既是为自己,也是为消费者维权,“是一种积极的现象”。

  被诉售假卖家多为“90后”曹磊认为,相比平台规则治理,民事诉讼能为同一类行为树立规范,具有更大范围的教育意义,让其他还抱有侥幸心理的售假卖家及时止步。(来源:南方都市报 文/商西 秦楚乔)

近日,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一年一度的《2017年度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下载:www.100ec.cn/zt/17wlls)。报告重点跟踪:1)综合电商类:天猫、京东、唯品会、苏宁易购、拼多多、国美在线、亚马逊中国、当当等;2)进口跨境类:网易考拉、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洋码头、海外购、丰趣海淘、小红书、YOHO、寺库、达令、蜜芽、宝贝格子、聚美优品;3)社交电商类:拼多多、云集、有赞、小红书、什么值得买、美丽说、蘑菇街;4)生鲜电商类:7FRESH、盒马鲜生、永辉超市、超级物种、易果生鲜、苏鲜生、每日优鲜;5)母婴电商类:美囤妈妈、红孩子、蜜芽、宝贝格子、辣妈帮、宝宝树;6)淘品牌:韩都衣舍、御家汇、小狗电器、三只松鼠、汇美集团、裂帛、十月妈咪、丽人丽妆:7)物流快递类:顺丰、申通、圆通、韵达、汇通、中通、菜鸟网络、京东物流。

股票名称/代码
昨日收盘
涨跌幅
¥/现价
  • 002095.SZ
  • 002315.SZ
  • 300226.SZ
  • 002711.SZ
  • 002024.SZ
  • 002127.SZ
  • 002127.SZ
  • 002640.SZ
  • 300209.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