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媒体评论>方超强:网络餐饮监管有利于规范第三方平台
方超强:网络餐饮监管有利于规范第三方平台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4日 09:15:33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摘要:日前,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就“网络餐饮安全”采访时表示,总体而言,《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是对食药监总局,于2016年10月1日起施行《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的有力补充,主要从强化监管角度做了更加严格合理的规定,为网络食品安全再添砝码。

  国家首次以明文形式,明确要求线上与线下食品质量保持一致,主要针对在传统的网络餐饮服务中线上服务‘偷工减料’等问题。

  首先,有助于第三方平台建立科学、合理和严谨的食品安全监管制度,杜绝平台为商业利益而野蛮扩张,降低入驻标准,疏于安全监管;其次,为各大平台之间,构建良好的竞争秩序;然后,对于消费者而言,有助于构建良性的网络餐饮市场,避免食品安全卫生事件发生。

  以下为该报道原文全文:《网络餐饮服务再添“安全砝码”全程追溯监管还需多方合力》

  点开手机APP、动动手指,外卖就会送上门来……在这个互联网时代,网络餐饮服务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100EC.CN)发布的《2017年(上)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以美团外卖、饿了么为代表的中国在线餐饮外卖市场交易规模约906亿元,整体交易规模呈上升趋势,预计突破2000亿元。

  不过,迅猛发展的背后也存在诸多隐忧。随着无证餐饮、餐盒污染、“黑作坊”、“苍蝇馆”、快递员“偷吃”等事件的频繁曝光,线上美食的“幕后”安全越来越引起消费者关注。“那么,如何对整个网络食品进一步规范,已成为国家机关考虑的一个问题。尤其是如何共同打造国家、行业、企业、消费者‘四位一体’的网络食品安全管理办法是一个重中之重。”朱丹蓬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如是说道。

  需要指出的是,为了加强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规范网络餐饮服务经营行为,在2017年9月5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局务会议审议通过《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11月6日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局长签署第36号令并公布,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

  朱丹蓬认为,国家非常及时地出台了网络食品的管理办法,对于整个行业的乱象、企业的不自律以及消费者的保护等方面奠定了一个非常坚实的基础,保障和支撑了整个行业健康有序、良性地发展。

  重庆工商大学副教授陈鸣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办法》的实施,给网络餐饮服务提供了一个新的标准和依据,不仅能保障用户的消费安全,有益于推动人们对传统餐饮的温饱需求向安全、健康、享受、文化餐饮服务需求的提升,还在内容上填补了法律在网络餐饮领域的缺位,暗示着网络餐饮市场规范化、规模化的时代逐步拉开大幕。

  新规助力行业洗牌

  “总体而言,《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是对食药监总局,于2016年10月1日起施行《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的有力补充,主要从强化监管角度做了更加严格合理的规定,为网络食品安全再添砝码。”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道。

  陈鸣认为,《办法》解决了过去网络餐饮服务的三大问题:一是划清了网络餐饮服务平台商、与服务商的义务和责任边界,明确了责任主体的问题。二是对网络餐饮服务商实行国家食药监管部门、平台商、社会监督的三位一体的监管机制,增强了网络餐饮服务的监管范围和力度。三是解决了因网络餐饮的虚拟性和跨地域特点在行政管辖、案件调查、证据固定、行政处罚、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带来的困难。

  此次《办法》最大的亮点,是对平台履行食品安全监管义务提出了迄今为止最系统和详细的规范。方超强指出,这也为第三方平台未来规范内部食品安全监管义务提供了具体的指引和要求。

  其中《办法》首先表明,线上线下一致,入驻外卖平台须有实体店。入网餐饮服务提供者应当具有实体经营门店并依法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并按照食品经营许可证载明的主体业态、经营项目从事经营活动,不得超范围经营。必需在自己的加工操作区内加工食品,不得将订单委托其他食品经营者加工制作,网络销售的餐饮食品应当与实体店销售的餐饮食品质量安全保持一致。还要求网络餐饮服务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对入网餐饮服务提供者的经营行为进行审查、备案、抽查和监测。

  “国家首次以明文形式,明确要求线上与线下食品质量保持一致,主要针对在传统的网络餐饮服务中线上服务‘偷工减料’等问题。”方超强解释道。

  陈鸣进一步指出,餐饮食品安全,很大程度上来自供端的信息不对称,如果食品的原材料来源、加工过程、餐饮服务全过程信息能做到公开、透明,必然降低餐饮食品的安全风险。安全监管工作也必须是全过程,而不仅限于终端监管。线上的问题必须从线下解决。

  同时,在近年来网络餐饮业快速扩张过程中,送餐环节的安全问题也成了行业发展的重要一环。记者注意到,《办法》就送餐过程及使用的器具造成食品污染等问题,也提出了细致的规定。第十九条明确表示,入网餐饮服务提供者应当使用无毒、清洁的食品容器、餐具和包装材料,并对餐饮食品进行包装,避免送餐人员直接接触食品,确保送餐过程中食品不受污染。第二十条指出,入网餐饮服务提供者配送有保鲜、保温、冷藏或者冷冻等特殊要求食品的,应当采取能保证食品安全的保存、配送措施。第十三条还强调,网络餐饮服务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和入网餐饮服务提供者应当加强对送餐人员的食品安全培训和管理。

  不仅如此,《办法》针对每一项平台义务的违反都设置了对应的行政处罚措施。比如:送餐过程中如食品受到污染,监管部门将要求送餐人员单位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拒不改正的责令停产停业,并处1万~5万元罚款,情节严重的可吊销许可证;网络餐饮服务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以及分支机构或者自建网站餐饮服务提供者未履行相应备案义务的,由县级以上地方食品

  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拒不改正的,处5000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

  不难看出,这些规定和处罚措施对餐饮业未来发展有着积极的影响。方超强认为:“首先,有助于第三方平台建立科学、合理和严谨的食品安全监管制度,杜绝平台为商业利益而野蛮扩张,降低入驻标准,疏于安全监管;其次,为各大平台之间,构建良好的竞争秩序;然后,对于消费者而言,有助于构建良性的网络餐饮市场,避免食品安全卫生事件发生。”

  落地实施还需多方配合

  陈鸣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网络餐饮服务是传统服务业升级的新业态,也是消费升级的新需求。不仅利于解决供需双方资源的高效率、低成本配置,还有助于提高行业的集中度。

  然而,网络餐饮服务也因此受到了国家的广泛关注。记者注意到,为了保护网络餐饮安全,国家已经先后设立和实施了《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网络食品经营备案事项办理规程》等管理规定,可是其实施效果并不理想。

  “此次的《办法》虽有颇多亮点,但我个人对它的实施效果仍然持怀疑态度。”法学博士、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创始人、主任刘德良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刘德良看来,网络餐饮平台毕竟只是供需双方撮合的一个第三方服务者,《办法》试图想通过平台的责任对食品进行监管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过分地强调平台在这个食品安全当中的地位和作用,似乎有点舍本逐末。

  同时,刘德良指出,平台对于线下餐饮提供者的主体审查和公示是有意义的,不过仍然存在一些监管盲区。比如:即便餐饮提供者的营业执照、卫生许可等方面都能达到要求,由于网络餐饮的虚拟性和跨地域等特点,对于餐饮监管实际上存在取证困难、时效性差等多方面阻力。

  譬如:目前看来,平台要监管的个体太多了,《办法》的相关规定更多的是对电商平台食品销售的监管,对于微信朋友圈、“家庭外卖”、“共享厨房”等方式进行销售的自制食品监管仍有较大难度。对此,朱丹蓬表示,国家还没有相应的人力配置和细致管理规定,因此《办法》落地的时效性和有效性可能会打折。

  另外,既然要对网络餐饮服务全过程监管,《办法》却并没有规定网络餐饮服务原材料供应商,食品容器、餐具或包装材料供应商的义务和责任。陈一鸣还提到,而且《办法》作为行业管理规范的位阶较低,属行政规章(行业管理规范),没有达到行政法规的级别。此外,《办法》对于违规者的处罚力度不够,罚款均在5000元以上至3万元以下档期,不足以提高网络餐饮服务参与者的违法成本。

  其实换个角度分析,这些监管盲区也为监管政策的及时调整和完善预留了一定的操作空间。在方超强看来,《办法》想要有效实施,必须要各地区因地制宜地制定具有特色的配套政策,不仅要避免地方特色餐饮(例如重庆火锅的“老油”)或者食品(例如绍兴“梅菜梗”)等被统一的机械标准拒之门外,还不能任由一些个体经营主体的“野生瞒长。”

  “由此看来,社会各方需合力从根源开始管理,比如:允许主管部门参与执法检查。同时还需建立科学完善的食品安全治理体系,对餐饮提供者的身份、环境卫生、产品质量等各方面的管理工作做细做实,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和根本。”刘德良表示。(来源:《中国产经新闻》;文/梁潇)

恰逢我国改革开发40周年、电商20年之际,中国“一带一路”TOP10影响力社会智库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别发布《改革开放40周年、电商20年:100位中国电商功勋人物榜单》(详见专题http://www.100ec.cn/zt/dsrw/)。其中,B2B电商功勋人物27人,零售电商功勋人物32人,生活服务电商功勋人物20人,跨境电商功勋人物17人,电商金融功勋人物4人。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