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电商人物>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网贷“老炮儿”的初心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网贷“老炮儿”的初心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3日 15:13:09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从0到1,从1到万亿规模的贷款余额,网贷的发展历时十年。以网贷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正在社会经济生活中日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而这一切离不开创业先行者的推动。

  互联网金融发源于草根,出身农村、曾是职业股民的周世平被视为中国P2P行业的代表人物,他在2009年创办红岭创投,成为国内最早的一批网贷平台。目前,成交规模达到3300多亿,为几千家中小企业融资,也直接为投资者带来70多亿的收益。

  “在互联网金融上,草根的梦想更容易实现。中国互联网金融取得巨大成功,顺应了时代的发展。”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某个特定阶段,传统银行的服务并没有完全满足中小微企业的需求,作为银行的补充,网贷支持企业的短期融资需求,同时也为投资者带来新的投资理财机会。”

  自曝家丑当“免费广告”

  在圈内,大家都称周世平为“老周”,这个名字给人平易近人的感觉,而老周也并不回避自己出身草莽,他经常在各种场合提到自己高中毕业的学历。“老周常说自己不懂网贷,也没有在银行待过,却干起了互联网金融。”

  之所以走上这条路,有时代的因素,也是个人的选择。中国的民间借贷由来已久,但更多是基于熟人之间,互联网开始让民间借贷实现阳光化,借贷可以跨地域、在陌生人之间实现。

  “我个人有25年的资本市场投资者经历,同时也具备互联网丰富的经验,发展互联网金融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周世平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进入这行之前,老周还曾做过一阵拍拍贷的投资者,这也是中国最早的P2P平台,他在这个平台遭遇过坏账,“这种模式可以改进,让平台通过垫付机制让投资人投得更安心。”周世平说。

  2008年,已迈入40岁不惑之年的周世平,带着几个技术人员,用炒股的资金做起了网贷平台,并开创了“平台垫付”模式——出现坏账,由平台来垫付。

  彼时,中国互联网金融还只有寥寥几家,国内P2P网贷公司不超过10家,无论是投资端还是融资端,均难获得社会认可。直到2013年,余额宝横空出世,如行业的春雷,开启了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时代,几千家P2P平台像是一夜间崛起,无数的风投资本追逐着这股大潮。

  作为最早一批涉足互联网金融的企业,红岭创投有几大显著的标签:大额借款标的、本金先行垫付、大量净值标等。

  2014年3月,红岭创投发布了其第一个亿元融资大标,开始进军大额融资业务。这一模式让红岭创投交易量实现了爆发式增长。红岭创投公开的年度报告显示,2013年累计成交51亿元,当年新增26亿;2015年,这一数字变成了1052亿,全年新增905亿。直到2016年网贷新政出台,这一速度才开始慢下来。

  大标模式让红岭创投规模迅速壮大的同时,曝出的坏账数额也很巨大。2014年8月,周世平首次自曝广州纸业4家公司有1亿坏账;2015年2月,红岭创投再次曝出森海园林有7000万坏账,2017年则是曝出对辉山乳业5000万的债权。

  P2P平台对自身坏账率总是讳莫如深,而奇怪的是,红岭创投周世平每次都是抢在媒体前自曝家丑,让整个行业感到诧异。

  老周曾打趣地说:“这都是免费广告。”不过,老周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主动公开平台的坏账情况也是为了对投资者负责,红岭创投之所以能走到今天,背后有一批优质的借款人,以及一批优质的投资人。

  周世平在投资人和红岭社区拥有大批粉丝,“他每天发帖,在论坛嬉笑怒骂,无论多忙都会抽出很多时间跟论坛上的投资者去沟通,这也建立了他率真亲民的形象。”一位红岭创投工作人员说。

  离不开的网贷

  红岭创投每次曝出逾期坏账,总能顺利地度过“危机”,而且总会带来新一轮投资额的上涨,“红岭有债必偿”的金字招牌也越闪亮,而投资者的黏性也越来越大。

  不过,红岭类似刚性兑付的“垫付模式”,一开始也被质疑有违金融规律,尤其是在当前打破刚性兑付的声音日盛的背景下。而监管层2016年对网贷等普惠金融定位为“小额、分散”,并对借款端进行限额管理,这使得红岭创投的大标模式无法再继续。

  事实上,不少网贷平台都遭遇限额问题,2017年,中国网贷风雨飘摇,资本纷纷退出,行业大洗牌,从行业高峰期的6000多家平台减少到1900多家。

  而红岭创投也尝试各种转型,做金融超市、汽车金融、房产金融等,2017年7月,周世平突然宣布3年内要“清盘”网贷,成为轰动行业内外的重磅新闻。

  周世平随后在发布会上坦言,红岭创投创办8年来,累计亏损近8亿元,平台亏损并不是清盘网贷的原因,后期对50亿不良资产的处置,可以抹平亏损的窟窿并且盈利。清盘的真正原因是“目前风险还可控,但坚持做下去成本会越来越高,风险越来越大”。

  国内一家媒体在报道此事时用了一个大标题“有8亿坏账,他没有跑路,而是选择挥刀自宫”。

  2017年底,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下发《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各地应在2018年4月底前完成辖内P2P机构的备案,6月底之前全部完成,各大P2P平台开始忙备案。

  而红岭创投的态度也出现转变,并在1月底召开存管与备案进展说明会。周世平曾解释,清盘主要还是要清理不合规的资产,他表示,红岭创投备案的唯一障碍,就是原有的大额存量资产,被定义不合规的资产,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存量资产处置。而老周还放出豪言壮语,“不管是红岭创投还是新平台都有上市计划,但是不考虑美国和中国香港,而是境内资本市场。”

  周世平最终还是没有离开他打拼多年的网贷。金融科技也成为他坚持互金服务实体的理由。“利用金融科技的手段发展互联网金融,降低交易成本、提升效率,服务中小微企业,为普通投资者带来投资收益,实现多方共赢发展。”周世平如此表示。

  他还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互金行业整改并备案成功,将为行业的健康发展打下坚实基础,小额分散的普惠金融市场依然有极大的想象空间,红岭创投目前在积极整改,并且主动发展合规业务,联合上市公司整合资源,争取今后在行业中取得领先地位。”(来源:《华夏时报》 文/金微)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发布《2019年度中国在线旅游市场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在线旅游市场交易规模约10059亿元,同比增长14.96%;用户规模达4.13亿人,同比增长5.35%。头部玩家有:(1)旅游订票类平台:携程、美团旅行、马蜂窝、去哪儿、飞猪、途牛旅游、穷游网、同程艺龙、驴妈妈、欣欣旅游、遨游网、侠侣网、春秋旅游、途风旅游、要出发、6人游、拼途网、梦想旅行、面包旅行、世界邦等;(2)旅游短租类平台:途家网、爱彼迎、一家民宿、小猪短租、木鸟短租、我行我宿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