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行业动态>阿里巴巴腾讯等巨头进入 工业互联网争夺战打响
阿里巴巴腾讯等巨头进入 工业互联网争夺战打响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2日 07:34:03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如今,互联网的渗透力正在从消费互联网转向工业互联网。无论是成熟庞大的跨国公司,还是创新性的国内名企,抑或是不知名的江浙小厂,都面临着这样一个抉择:不拥抱互联网是“等死”,但拥抱互联网也有可能是“找死”,就像10年前商家们曾经面临的抉择一样。当然,能活到今天的商家,很多是曾经“找死”的那一批。

但是,当这个大热的宏观概念具象到一家工厂的维度,到底如何去数字化、互联网化一家工厂?工业互联网究竟如何才能真实落地?

实现互联网与制造业的融合,最关键的因素是打通数据,让数据成为核心的基础设施。

用连接和数据换来真金白银

“我们是主动‘找死’的那种。”常州天合光能采购总监姜芬兰笑言。已成立20年的天合光能集团是国内排名前三的新能源企业,在光伏组件等多个领域位列全球首位。

姜芬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2016年天合光能开始酝酿战略转型,希望进入一个“更大的领域”——智慧能源及能源互联网。一方面是战略转型带来的经营模式转变的需要,另一方面是成本压力以及数据系统、跨国采购的需求,使得天合在生产环节、整个供应链协同等方面都有非常迫切的数字化需求。

为此,天合开始与阿里巴巴的1688平台合作,从MRO采购管理(编者注:MRO指企业用于维护maintenance、维修repair和运营operation的物料和服务,属于非生产原料性质,但占据大量成本)开始进行数字化、互联网化改造。

据姜芬兰透露,天合每年的MRO采购金额在2亿~3亿元,负责的专职人员有20~30人,但依旧疲于应付,效率低成本高。从2016年开始,天合开始逐步把MRO采购迁移到互联网上进行,通过阿里巴巴的1688平台发布采购需求进行公开招标,经过询比价,邀请中意的卖家进行挑选。“一个我们常用的设备,之前线下采购价格为3.98万元/个,通过网络很快找到了售价只有2.5万多元的卖家。现在我们每年可以节省下3000万~4000万元的成本,而且人员也减少到10人。”

更让姜芬兰兴奋的是,当天合光能的采购系统数字化,并与阿里巴巴进行数据打通之后,可以实现电子对账和电子发票以及享受各种供应链金融服务,采购节奏加快,供应链上下游的协同明显高效了许多。

在与1688合作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之后,天合光能又开始与阿里云的ET工业大脑进行合作。“我们在制造过程中,制造的成品率越高,成本就越有优势,所以我们在电池片的制造过程中引进了阿里云的数据监控,一旦发现了半成品,就直接把半成品拿出来,防止做完之后增加不良品的成本。”姜芬兰说。

例如,光伏切片生产有着十分精密的工艺流程:一根仅0.1mm粗细的钢线不断摩擦硅锭,最终切出一片片仅0.2mm厚的硅片。车间的湿度、温度、砂浆上下部温度、导轮上下部温度等上千个参数在实时影响着生产。如此复杂的生产环境下,人工经验很难100%地保障产品质量。

数字化改造后,标准化车间所有端口的数据会传入工业大脑,随后通过人工智能算法,对所有关联参数进行深度学习计算,精准分析出与良品率最相关的60个关键参数,并搭建参数曲线,在生产过程中实时监测和控制变量。

据悉,通过与阿里云ET工业大脑进行合作,天合光能4条试点生产线上的电池片A品率已提升7%,营收增值逾2000万元。目前,天合光能正在用阿里云的技术改造更多的生产线,预计完成后年利润可提高数千万元。

消费数字化倒逼生产数字化

消费互联网主要是连接人与商品、人与信息、人与人,连接手段从PC发展到手机等移动终端;而工业互联网则更为复杂,除了上述连接外,还要连接机器设备、应用系统、供应链上下游的企业、政府部门、相关组织、客户用户等,连接手段更加多样,包括各种IoT设备,也就是万物互联。

业内人士介绍,工业互联网包括生产制造域、供需链生态域和用户需求域三个层面:一是企业内部生产域的互联,实现应用与设备的互联;二是供需链之间的互联互通,通过上下游企业间的业务互联,实现企业间的共生共赢;三是通过基于数据的营销手段,将产品和服务推向适合的消费者,并将消费者的需求偏好反馈给生产端。这三个层面必须全部互联互通,并产生一体化的数据,才是真正的工业互联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中心经济分析师狄前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随着消费升级逐渐成为主流,消费主权时代正在到来。“以前是生产决定消费,生产什么消费者购买什么。而现在消费者的需求越来越个性化,小数量、多品类、快周期的需求显著增强,这将倒逼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主要趋势就是柔性制造以及C2M模式。”

在狄前防看来,真正实现互联网与制造业的融合,最关键的因素就是打通数据,让数据成为核心的基础设施。过去,数据在工厂、商家和消费者各个环节上都是信息孤岛,目前电子商务和新零售将商家与消费者之间的数据打通,接下来应该将目标瞄准打通工厂、供应链上生产环节的数据。“这样才能真正把B端和C端数据连通起来,通过数据赋能,带动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国家实际上现在也在推动这个工作。”

“阿里云促成生产端的数字化,1688促成销售端的数字化,而生产端的数字化和销售端的数字化需要结合起来。比如,通过技术是可以实现无人工厂,24小时开工,但是生产什么、生产多少,要由前端的实时销售数据来决定,否则生产出来的都是库存。我们的目标是打造数据驱动的供应链,让消费者数据反向推动生产。”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中国内贸事业部联席总经理汪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汪海认为,生产端和消费端就像是枪和靶,生产端的数据化、自动化让整个生产变得更加高效,就像有了一把好枪,但是要想知道打哪里,还要由消费端的数据标明靶心位置。当全链条数据化,把传统的正向供应链变成逆向供应链,零售、流通、生产、制造、原材料反向数字化,才能把企业的战略变成真正数据化的战略,用实时、全方位的数据真正做最有效的商业策划。

“当需求大涨时,比如双11,需求量可能是平时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一家工厂不可能为此扩大生产线之后再缩减。1688有一个模块叫淘工厂,设计了一个共享工厂的机制,可以将峰值需求量分散到多个工厂,并且保证它的品质和交期,这是通过数据才能做到的事情。这些都是数字化、数据化带来的商业模式改变。传统的商业模式下,这些事情靠人是无法做到的。”汪海说。

“新制造”和“新零售”一样,都是马云提出的阿里巴巴“五新战略”中的核心内容,从去年开始,阿里巴巴就希望验证B2B到底能不能数据化。作为非常传统的行业,B2B能否成为未来的趋势,目前不少业内人士依旧有疑虑。

“做了一年尝试之后,从数据结果上来看我们非常有信心。2017年3月,我们大促时的顶峰交易额一天只有8亿元左右;而到了2018年3月大促,单日交易额已经突破100亿元,同比增幅超过1200%。数字化时代到来的趋势正在加快,整个消费端正在快速数据化,这也倒逼着生产端和供应链端也要快速数据化。”汪海说。

单笔1.06亿元的网上订单

“中国在册的真正的制造类中小企业约900万家,超过400万家在我们这边有数据记录。现在我们已经服务了中国制造业超过一半的企业。”阿里巴巴中国内贸事业部工业市场总经理陈意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去年发生在1688平台上最大一笔在线订单金额为1.06亿元,包括2000个SKU(库存量单位,包括件、盒、盘等),170页子类目,用户的订单一发布上来,平台就开始进行数字化自动分单、拆单、对应,最终在一天内完成。”

2017年开始,1688专门成立了非消费品事业部,后改名为工业市场事业部。“阿里巴巴一直做零售,做消费品相关产品。数字化一定会从零售往商业的各个领域里拓展,尤其会拓展到工业领域、B2B领域,它们数字化的进程会继续加快。”陈意明说。

阿里巴巴1688平台针对中小企业的主要工作就是继续借助阿里巴巴搭建的各种基础设施,包括平台、技术、金融、物流等,帮助企业做“四化”——商品数字化、服务数字化、交易数字化和营销数字化。

兴奋的不只是买家,还有卖家。据介绍,去年有2000家以上的工业品品牌企业入驻1688工业品品牌站,作为世界500强企业之一的施耐德电气就是其中之一。

“借助网络平台,施耐德解决了品牌商渠道管控和用户数据回收两大痛点问题。”施耐德电气B2B电商平台经理徐轶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通过传统的营销渠道,施耐德只能覆盖到电工电气市场里金字塔中等以上的市场范围,对于长尾市场、中小客户或者偏远地区,确实没有能力触达,因为这种覆盖往往要付出比较大的成本,效率比较低。但是,中小客户数量众多,也是很重要的一块市场。“原先这种客户散在各种各样市场里,卖家可能是三级、四级甚至更低层的分销商。这种渠道往往会鱼龙混杂,产品参差不齐,对品牌商是很大的损害。现在用互联网电商的方式,我们可以非常高效和快捷地做到下沉市场,不管是远在新疆、内蒙古,还是客单价只有几千元、几百元的小客户,都可以通过网络找到我们。”

此外,施耐德还可以与经销商共赢。过去,施耐德的经销商在线下开门店,智能守株待兔等客户上门,传统方式能够获取客户的数量非常有限,效率低、成本高。而现在通过网络获取的订单,可以根据需求和地域,分单给不同的经销商。

更为重要的是,厂商可以凭此拿到一手的数据。“对于厂商来说,原先的线下经营模式是树状结构的分销模式,数据很不透明,我们抓取不到最终市场客户的数据,这是原来一个很大的痛点。”徐轶均说,有了电商平台后,很多数据都是一手的,很透明,对未来的产品规划和市场策略制定非常重要。

和施耐德有同样感受的还有化工巨头巴斯夫。“巴斯夫跟阿里巴巴的合作从2014年开始,但过去网络平台主要还是信息平台和宣传推广平台。今年4月,巴斯夫旗舰店在1688上正式上线,开始真正意义上实现在线交易,这对传统的化工制造企业来说,是非常大的飞跃转型。”巴斯夫大中华区业务与市场发展总监刘艳丽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据刘艳丽透露,过去巴斯夫主要服务一二线城市的大客户,通过网络平台,巴斯夫可以快速触达中小型客户,业务也可以覆盖到三四线城市甚至五六线城市和边远地区。“由于网店刚刚上线20多天,目前还只有4个业务部门的11个产品销售,但是已经收到非常多的咨询,其中只有不到30%是关于已上线产品的,这给了我们非常好的信号。”她说,从业务员到处去找寻客户,到潜在客户主动上门咨询。从成本效率的角度看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将直接影响到巴斯夫今后业务的增长。

巨头角力工业互联网新赛道

看上工业互联网这个大风口的不只阿里,各个生活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巨头也都在瞄准这条新赛道。从去年开始,马化腾已经在各个场合多次畅想工业互联网的巨大前景。“未来消费互联网会渗透到工业互联网,这是目前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要实现工业的数字化、信息化、科技化。”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马化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工业互联网很新,还没有太多成功案例。前不久,我们曾跟重庆市的很多工业制造业企业座谈,发现他们的想法很多,我们也受到很多启发。下一步在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方面如何用好互联网、用好数字化,是一件大有可为的事情。”马化腾说。

马化腾同时也表示,现在的工业互联网层次还比较浅,仅仅解决了生产者和消费者、需求者之间关系的问题,如C2M(消费者到制造者)柔性制造等。未来如果深入到智能制造,还要解决M2M(制造者到制造者)上下游协调关系的问题,以及解决制造者内部的问题,“比如在生产企业内部实现全过程IT化、信息化,以及如何把生产标准、数据等放在云端,后续如何分析等。再比如,在生产过程中,如何使用AI等新技术,通过降低生产过程中的模具损耗等方式提高效率。”

据透露,腾讯已经在和富士康讨论类似的可能,比如用高清摄像头拍摄制造过程当中的变化,然后及时做生产调整,使得模具的损耗降低,用AI来提高精准度和寿命。

相比阿里,腾讯进入工业领域要晚一些,还是以试水和探索可能性为主。但是,从今年开始,腾讯的力度和速度都在明显加大加快。2017年12月,腾讯云宣布联手浙江中之杰,将在当地首选一批优质企业作为样板,推进智能化改造和企业上云工程。

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巨头虽然积累了消费互联网领域的丰富能力和经验,但工业互联网相对要复杂很多,难度呈几何级数增加。消费互联网可以不断试错、快速迭代,而工业互联网则不行,必须在保证安全和稳定基础上进行创新和变革。掘金工业互联网并非一朝一夕能完成,需要一个艰难的探索过程。(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文/孙冰)

近日,电商行业唯一入选“一带一路”TOP10影响力社会智库——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了半年一度的《2018(上)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PPT下载:www.100ec.cn/zt/18wlls)。报告对上半年中国网络零售市场及移动、社交、农村、生鲜、母婴、精品、品牌等热门细分行业进行解读,重点跟踪: 1)综合电商:天猫、京东、拼多多、苏宁易购、唯品会、国美、亚马逊中国、当当、一号店等。2)母婴电商:宝宝树、蜜芽、贝贝、红孩子、宝贝格子、美囤妈妈等。3)生鲜电商:盒马鲜生、每日优鲜、本来生活、顺丰优选、易果生鲜、沱沱工社等。4)跨境电商:天猫国际、网易考拉海购、京东全球购、淘宝全球购、小红书、洋码头、达令、丰趣海淘等。5)社交电商:云集微店、拼多多、有赞、蘑菇街、美丽说等。6)精品电商:网易严选、小米有品、淘宝心选、京东京造等。7)农村电商:农村淘宝、云农场、一亩田、链农、美菜等。8)互联网品牌:韩都衣舍、茵曼、裂帛、御泥坊、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百草味、新农哥、小狗电器、小熊电器等。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