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媒体评论>曹磊:二手物品交易平台的发展还处于探索阶段
曹磊:二手物品交易平台的发展还处于探索阶段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7日 16:29:35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近日,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中青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二手物品交易平台的发展还处于探索阶段,问题层出不穷,因此在二手平台上买卖物品要留意对方是否通过了实名认证,信用等级如何;避免用其他通信软件沟通,仔细甄别对方发来的是否为钓鱼网站链接;线下当面交易要选择自己熟悉的地点,谨慎付款;收到快递后一定要先验货再签收。

二手交易平台只是卖家和买家交易的中介,大部分情况下,卖方掌握信息相对多,而买家则需要自主判断商品的真伪和质量。在交易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有的卖家会要求买家先行支付货款并确认收货后才发货,但寄送的却是不符合描述的商品,出现“强买强卖”的情形。还有一种交易方式是物物交换,卖家在寄送过程中“偷梁换柱”,之后玩消失。

在二手物品交易平台买卖东西时,卖家要实事求是地描述商品的瑕疵,买家购买时要知晓商品瑕疵。对于贵重物品,尽量同城见面交易。卖家发货前,最好给物品多拍一些照片,避免买家退货时“偷梁换柱”,或故意毁坏物品再要求退货。

1526610309978243.jpg

以下为该报道原文全文:《39.6%受访者称在二手交易平台遭遇陷阱》

二手物品交易平台为人们提供了交易闲置物品的新渠道,但也存在各种交易陷阱,如偷梁换柱、发钓鱼链接等,让用户利益受损。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3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二手物品交易平台买卖东西时,39.6%的受访者称遇到过交易陷阱。受访者遇到较多的交易陷阱包括:交换物品被卖家“偷梁换柱”(37.4%)、买家收货后申请退款但不退货(34.8%)、没收到买家的付款(33.7%)以及当面交易时强买强卖(33.4%)。

39.6%受访者在二手物品交易平台遇到过交易陷阱

四川大学学生刘扬(化名)曾在二手物品交易平台买卖过吉他、效果器和一些其他音乐设备,有过一次被骗的经历。“今年2月底,我在某二手物品交易平台上看中一把琴,卖家也看中了我的琴,我们商量见面交换。到了约定的时间,对方说自己没空,我把我的琴寄过去后,隔了一天他发了快递。结果,我的琴被他签收了,但我当着快递员的面拆开他寄来的包裹,却发现是个空盒子”。

刘扬马上给对方打电话,但接不通。“在平台联系上后,对方装糊涂,我就给他发了空盒子的照片和短视频。他却质问我是不是当着快递员的面拆开的。我觉得自己被骗了,去派出所报了警”。

刘扬说,因为当时双方都没有太多现金,就约定在平台上把琴的价格改为10元,方便对方买。“这导致我被骗之后向平台投诉也解决不了问题,很麻烦。而且我们的沟通过程并不都在平台上进行,而是通过其他社交软件。他当时给了我一个等级较低的QQ号。我提出过疑问,但他解释说自己不怎么用社交软件,我就相信了。后来对方骗走了我的琴就把我拉黑了”。

调查显示,39.6%的受访者在二手物品交易平台买卖东西时遇到过交易陷阱,44.0%的受访者没有遇到过,16.4%的受访者没有在二手物品交易平台买卖过东西。

调查显示,受访者在二手物品交易平台买卖东西,遇到较多的交易陷阱是交换物品被卖家“偷梁换柱”(37.4%)、买家收货后申请退款但不退货(34.8%)、没收到买家的付款(33.7%)以及当面交易时卖家强买强卖(33.4%),其他还包括:买家收到货品后再挑刺砍价(24.5%)、卖家发钓鱼链接(13.9%)、买家制造多付款假象、诈骗卖家钱财(12.5%)等。

“在二手平台上买卖物品要留意对方是否通过了实名认证”

刘扬说,对方在平台上拍自己的琴拍了两次,两次留的电话是不一样的。“对方第一次留电话说自己留错了,但我都截图保存了。我发现自己被骗后给他打电话,他死不认账。我就打他声称留错的那个电话,结果是他家人的”。

刘扬尝试自己解决问题:“我在网上交易时有个习惯,不管认不认识我都要留对方身份证正反面的照片,我自己的也会发给对方。我凭借这些信息与他家人沟通,他妈妈问了我很多问题,确认我不是骗子之后,着手处理了这件事。最后这个买家坦白他是想利用二手物品交易平台的漏洞,用自己的琴盒来换我的吉他、琴盒、琴包。最后,他妈妈把他的琴寄给了我,并附了道歉信,还多付了琴价格的20%作为补偿”。

刘扬希望,二手物品交易平台能联合快递公司提供检验物品的服务,确认与平台上发布的物品相符,再帮助发货。

受访者中,女性占51.6%,男性占48.4%。已工作的占86.9%,学生占10.5%。(来源:中青报 文/王品芝)

近年以来,以达令家、达人店、环球捕手、云集微店、贝店、楚楚推、有好东西、全球时刻、闺秘mall、脉宝云店等未代表的分销开店型社交电商平台凭借微信微商分销渠道快速崛起。同时由于行业“野蛮生长”,导致“良莠不齐”,也频频遭到涉嫌传销争议与质疑,不少平台也因此受到市场监管部门行政处罚(详见独家专题http://www.100ec.cn/zt/sxcx/)。网络传销因手段隐蔽、涉众群体广、标的虚拟化、违法成本低、首脑高智化等特征处于监管“灰色地带”。近十年来,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一直坚持通过发布预警、案例披露、热点评论、媒体曝光、调查报告、工商培训、咨询诊断等多元化方式,为电商行业激浊扬清,为国民保驾护航。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