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O2O>美团上市 王兴有多热闹 张旭豪就有多寂寥
美团上市 王兴有多热闹 张旭豪就有多寂寥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0日 15:20:42

(网经社讯)

美团上市王兴香港敲锣

今天,美团上市了,79年出生的王兴,经历10多年的创业终于圆了自己的独立发展、上市梦。

曾几何时,小王兴6岁的张旭豪——饿了么的创始人也有这样一个梦。但如今他在被《财经》报道时,是创业10年后终于“放下枪杆”了。

热闹是王兴的,张旭豪带走的只有上亿美金的财富。

或许张旭豪也能试着像嘻哈歌手Gai一样,在失去梦想的现实面前,看看自己的银行卡余额,然后对这一切一笑而过。

很多80后都这么安慰自己的,比如脱口秀演员李诞也曾对许知远说,他就是这么劝服自己那些性情清高的朋友接广告的。

张旭豪与王兴:古惑仔与战略家?

在老道消息的描述中,张旭豪的创业对应着的是“古惑仔管理学与荷尔蒙创业”,充满着个人英雄主义,而王兴的经营则是“细致的战略和不断的反思”。

或许张旭豪平时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个古惑仔吧。据说他第一次见经纬中国的创始人张颖时,就对张颖说:我很成熟,我帮我爸讨过债。而且他说话从不绕弯,都是直来直去,嘴里时不时带出一个“他妈的”来,再加上他在大学时开始创业,天然的被认为有一种草莽的气息。

不过人家是个正儿八经的上海富二代。他祖父是上海的纽扣大王,父亲也经商,母亲还精通炒股。张旭豪从小就在看主流企业家的相关报道,在听财经新闻、股市分析了。

但创业早期的张旭豪也并不是没有受到过挫折和诱惑,饿了么起步阶段,并没有呈现爆发式增长,创始成员们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都苦逼呵呵的拿着3000元到5000元的工资,当他们团队听说上海交大一对情侣开餐厅都能一年赚大几十万时,也动过开餐厅的心思。

而且,即使到了2011年,饿了么已经创办3年后,张旭豪也曾经想过中途放弃、换行业。当时外卖行情并不好,张旭豪还曾想过去挖煤赚钱。

张旭豪在上海交大的研究生同学、后来的饿了么联合创始人康嘉是山西榆林人,很多人在那里靠煤矿发了财,张旭豪还曾和康嘉一起去榆林考察,最后发现他们手头的钱根本买不起一座煤矿,只能搞搞煤炭运输。

张旭豪想了想,运煤也是运,送外卖也是运,还不如回去做送餐的买卖。

差点当上矿长的张旭豪

其实张旭豪也算幸运,因为即使他们2011年真有钱买矿的话,能不能熬过第二年爆发的煤炭价格持续下跌也是个问题。

与张旭豪的飘忽相比,王兴确实还算有章法,从T型战略到无边界扩张,每一步背后似乎都有王兴的深度思考在其中。

王兴跟张旭豪一样,也是一个富二代,或许是父亲王苗的水泥厂生意还不错,王兴并没有帮自己的父亲催过债,反而是王苗更注重孩子们的人文素养,经常给王兴和他姐姐买书看。

这一定程度上造就了王兴的哲学气质,他管理下属的方式也是更倾向于给员工思考方法而不是直接给答案。

从这意义上讲,王兴倒是很像马云,更像一个老师。尽管王兴不像马云那样强调企业价值观,但王兴在美团内部应该是很重视方法论的。

饿了么与美团的“互换爸爸”

2013年,是张旭豪与王兴狭路相逢的一年。这一年创业5年的张旭豪几乎已经做到外卖行业第一把将交椅的位子,随后外卖市场就开始热闹起来,11月份美团外卖正式上线了,12月淘宝也推出淘点点,进军外卖行业,2014年5月百度也加入外卖大战。

一时间O2O、外卖成为了风口,BAT巨头们的必争之地。

当一个风口赛道上奔跑着多个创业选手,夹杂着巨头的资本和创始人的个人意志,我们很容易猜中开头——各个选手必然站队;却很难猜中结果——美团与阿里的反目,以及饿了么与腾讯的渐行渐远。

灰色代表腾讯投资,粉色代表阿里投资,美团收购点评后出现了变换

从饿了么和美团的融资历史来看,其实饿了么最初应该更偏向于腾讯系,而美团更偏向于阿里系。

但这一局势在2015年美团收购大众点评后出现了彻底的翻转,原本大众点评应该属于腾讯系,却被阿里系的美团合并了,美团的董事会里同时出现了AT两个巨头。

王兴说他在美团与点评合并后曾经去找过马云和张勇,但阿里方面对于腾讯的态度是“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最终王兴与马云,美团与阿里决裂了。

阿里的CEO张勇后来接受中国企业家的采访时说:我曾经非常希望能够跟美团合作好,但后来发觉,这就跟谈朋友一样,你错过了这个点,可能缘分就没有了。

如果把这一切归结于缘分的话,那此时张旭豪跟阿里的缘分在这时才刚刚开始。

据《财经》报道,2015年10月美团收购点评之际,大众点评的创始人张涛突然从饿了么的合作群退出了。而张旭豪当时还在巴厘岛带着高管团队度假。一头雾水散开后才发现,自己最重要的盟友倒向了自己的竞争对手。

现在回看那次合并,直接影响了阿里腾讯两家公司的战略方向,也左右了饿了么和美团的归属。

在合并前的40天,腾讯和京东还投资了饿了么6.3亿美元,在合并后30天左右阿里就从美团退股,又过了1个月后阿里投资饿了么12.5亿美元,再过1个月后(也就是2016年的1月份),腾讯第一次出现在了美团点评的投资名单中。

当时王兴需要钱,但他更有底气追求自由;而张旭豪有独立上市的梦想,但他更需要钱,因为饿了么已经失去了大众点评的流量支持。

就这样,饿了么和美团在2015年8月底到2016年的1月的4个月里,成功的互换了“爸爸”。

王兴上市了,张旭豪的下半场呢?

有时候小内会好奇,1988年的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在进入阿里系后,成了占主导地位的CEO,最近还升级为哈啰出行,大有子弹上膛之势;而1985年的张旭豪却被阿里的嫡系高管王磊接替,从饿了么的CEO位子上退出,放下了枪杆。

从公司规模、个人能力以及创业经验上来说,张旭豪明显比杨磊要高一个段位,为何还会被“拿下”呢?

或许是饿了么对于阿里太重要了。就在9月18日,阿里年度全球投资者大会上,阿里集团CEO张勇和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同时谈到了饿了么的未来战略。张勇说饿了么是阿里新零售的基础,蔡崇信说饿了么是阿里进入234线城市集团战略的切入点。

又或许张旭豪还不够阿里味儿,张勇曾总结阿里味儿是:

第一,这个人必须善良;

第二,愿意主动先相信别人一点。

张旭豪喊了那么多年的独立发展,甚至在被阿里整体收购前还曾和美团做过谈判,也可能是这一点让阿里有点不放心吧。

张旭豪跟在阿里CEO张勇身后

不过张旭豪却是张勇喜欢培养的那类人——有深厚的潜力或者优秀的特质,年龄在35-45岁之间,功成名就,财务自由。

同样的成功案例就是蒋凡。

去年底,淘宝晋升了蒋凡为淘宝新总裁,蒋凡创办的公司友盟,在2013年被阿里以8000万美金收购,他也留在了阿里上班。

这次晋升令人意外之处除了蒋凡85后的年龄标签外,还有就是他加入阿里才刚4年,马云曾经公开表示阿里的基本法中有一条是“永远不允许外面的人做公司的CEO,这个人如果没有在公司里工作5年以上,公司基本法规定不许”。

蒋凡打破了马云立下的规矩,或许也是因为张勇需要提拔一些80后和85后的原因吧。

其实在自己的公司被收购后,蒋凡原本只想将阿里当成一个暂时的落脚地,但据说张勇找他喝了一次茶,用一段掏心窝子的话打动了他:

“想不想咱们一起折腾点事情,以后你可以讲故事给孙子听。在一个国企或者在一个外企里按部就班的干上十年,每年赚有数的多少钱,然后各地参加个马拉松等等,这样的日子你现在就能看得清清楚楚。这不是不对,只是每个人有他的选择。那么我说你想不想一起,在阿里这个舞台上来表演一下,留下一点记忆?”

不知道张勇有没有跟张旭豪说过类似的话,但如今饿了么被收购后,张旭豪被安排当了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另外还在与阿里有密切关系的投资基金担任顾问,帮助阿里寻找新零售和新消费方面的机会。

曾经张旭豪的每一步,都有王兴与之做参照,如今王兴上市了,张旭豪的上市梦也落空了,今天的王兴有多热闹,对应的张旭豪就会有多寂寥。

或许,如今的张旭豪已经没有了与王兴的可比性。但未来,他也有可能会是下一个蒋凡。(来源:企鹅号 文/IT爆料汇)

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不完全统计,今年双十一除了天猫、京东、苏宁易购等“头部平台”外,还吸引了100多家各类电商平台参与,主要包括:二线平台的国美、亚马逊中国;社交电商平台拼多多、云集、微店、小红书、蘑菇街、有赞,跨境电商平台速卖通、网易考拉、洋码头、寺库,垂直平台贝贝网、宝宝树、蜜芽,精品电商平台网易严选、小米有品,生鲜新零售盒马鲜生、每日优鲜,生活服务平台飞猪、美团、携程等。为此,网经社与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启动“直击双十一”十周年特别策划(专题http://www.100ec.cn/zt/18s11),通过滚动播报、专题直击、现场探访、社群直播、数据监测、网购预警、电商快评、评测榜单、主题报告、媒体评论和投诉维权11个方面为您带来独一无二的双11狂欢盛宴。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