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研究>分析:阿里合伙人 “接班人”创新样本
分析:阿里合伙人 “接班人”创新样本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3日 14:04:45

(网经社讯)刚在杭州落幕的阿里巴巴2018全球投资者大会,是阿里巴巴宣布“传承计划”之后的第一次投资者大会。作为阿里巴巴传承计划的重要基石,阿里独特的合伙人制度成为投资人和外界关注的焦点。

 表面上看,传承计划的直接体现是创始人马云交棒现任CEO 张勇,背后则是马云及其创始团队为这一天到来精心设计准备的十年。为了这一天的到来,马云在过去的十年里精心设计自己的离开,不是以简单的选接班人,而是以一个制度、一个团队完成公司的交接与薪火相传。

阿里合伙人制度,不同于传统的合伙企业法中的合伙制,也不等同于双重股权架构。在“合伙人”制度中,由合伙人提名董事会的大多数董事人选,而非根据股份的多少分配董事席位。这种制度创新在中国公司乃至全球都是罕见的,其最大的创新意义在于以科学的制度延续公司的生命线,公司的经营权和战略方向掌握在创始人和一群对公司有强烈认同感的管理者手中。

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为中国公司解决接班人问题,制造了创新样本。一位与会的投资机构代表认为,这意味着阿里巴巴的公司治理已经告别个人英雄主义和对创始人的依赖,这家正在走向全球的公司表现出了这种决心和勇气。

合伙人简史

在投资者大会上,马云回顾了阿里巴巴合伙人发展简史。

据马云回忆,早在2005年,阿里巴巴获得雅虎第一笔投资。马云就知道自己有一天会离开。“阿里巴巴要做102年,但没有人能够做102年CEO,我们需要一个传承体系,要良将如潮,要有一个模式来传承公司业务,并且为此做准备。”

从2005年到2009年,马云与蔡崇信一直在讨论企业传承,拜访了很多企业、机构,希望了解如何能够做一个长久的企业。在拜访过程中,马云发现,做好一个企业很容易,但做一个可持续的企业、长期发展的企业却很难。“我们最终设计了自己的模式——合伙人机制。”马云介绍,2009年,阿里巴巴创始人团队辞任,开始探索合伙人机制。从那以后,阿里巴巴每年都在不断思考这个传承计划。

2013 年 9 月 10 日,马云通过内部邮件,第一次披露了阿里巴巴集团的合伙人制度。这项从 2010 年开始试行的“合伙人制度”一直在反复探索。

阿里对合伙人的要求非常严格:必须在阿里工作5年以上,具备优秀的领导能力,高度认同公司文化,并且对公司发展有积极性贡献。截止到目前,据公开资料显示,阿里合伙人数已增至36 位,其中包括两位 80 后,分别是天猫技术负责人吴泽明和蚂蚁金服副 CTO 胡喜。

合伙人的构成也十分多元。除了马云、蔡崇信、彭蕾等创业元老;也有 2004 年之前进入阿里,由公司培养出来的童文红、彭翼捷等公司高管;之后阿里通过社会招聘引进涉及财务、法务、技术等多个领域的高层次管理人才,其中便有樊路远、胡晓明和井贤栋。

在外界看来,阿里合伙人制度最直接和最现实的作用是确保创始人及管理层对公司的治理权。润米咨询董事长、传统企业互联网化研究者刘润认为,马云能安然退休,是一件好事。这证明了马云团队的职业经理人体系和管理系统架构越来越完善。马云的“退休”值得年轻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学习。好的公司寿命一定比人久。这也在提醒其他公司,要懂得把公司建立在一个架构上,而不是个人的能力上。

制度是底气

“我们现在有36个合伙人,作为我们整个业务的灵魂和核心。”阿里巴巴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在投资人大会上详解了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的三大特征:树立道德标准、解决接班人问题、避免关键人风险。

蔡崇信指出,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首先为全公司树立了道德上的高标准。确保公司的操守文化,是合伙人群体最重要的责任之一,在考察和选举合伙人的时候,道德品质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每一位新合伙人都要经过长达3年的考察,还需获得75%现任合伙人的支持。

合伙人制度对公司治理的第二重意义,在于可以解决公司选拔接班人和培养人才的难题。阿里巴巴集团成立十周年时,18位创始人辞去“创始人”身份,成为阿里巴巴集团的“合伙人”。蔡崇信说大家当时的顾虑在于,任何人都不可能陪伴公司走过那么长的时间,制度比人更长久。在谈及合伙人制度和AB股制度的差异时,他分析说,AB股制度保障的是创始人个人,它解决不了创始人离开之后公司的发展,而合伙人制度可以解决公司管理权长期可持续的接替。

在蔡崇信看来,合伙人制度对公司治理的第三个作用,是以集体决策避免少数关键人员变动给公司带来的管理风险。在所有的重大决策时,阿里巴巴的合伙人都遵守 “一人一票”的平等决策机制。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团队每年也会吸引新成员加入,他们都持有公司的股权,这让合伙人的财富和阿里巴巴集团的价值密切相关。通过这样的制度安排,阿里巴巴合伙人得以在实现客户价值和员工价值的同时,从更长远角度守护股东的利益。

“马云交棒,制度是底气。”清华大学刘鹰教授认为,企业要走出“成也创始人,败也创始人”的困境,降低创始人犯下致命错误的风险,在新陈代谢和世代交替中保持活力,需要形成对内外都有说服力和话语权的高级管理人群体,能够坚决地执行公司面向未来的长期战略。

在刘鹰看来,“平地而起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向来充满个人英雄主义,创始人也往往成为整个公司的‘活招牌’,比如马化腾之于腾讯、李彦宏之于百度。正因如此,马云的‘交棒’也有了某种象征意义。”(来源:中国经营报 文/李立 编选: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近年以来,以环球捕手、云集微店、贝店、达令家、达人店、爱库存、好衣库、洋葱海外仓、好物满仓、楚楚推、有好东西、全球时刻、闺秘mall、脉宝云店等为代表的分销开店型社交电商平台,凭借微商分销模式快速崛起,也吸引了包括网易推手、阿里巴巴“微供”、京东“微选”、唯品会“云品仓”、寺库“库店”等“头部平台”均已入场。同时由于野蛮生长、层级不清,导致良莠不齐,也频频遭到涉嫌传销争议与质疑,乃至工商千万元行政处罚(详见独家专题http://www.100ec.cn/zt/sxcx/)。网络传销因手段隐蔽、涉众群体广、标的虚拟化、违法成本低、首脑高智化等特征处于监管“灰色地带”。近十年来,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一直坚持通过发布预警案例披露热点评论媒体曝光调查报告工商培训咨询诊断等多元化方式,为电商行业激浊扬清,为国民保驾护航。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