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O2O>ofo生死未卜、哈啰反攻 共享单车的故事还能继续吗?
ofo生死未卜、哈啰反攻 共享单车的故事还能继续吗?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23日 15:04:24

(网经社讯)共享单车被资本狠狠的捧上天,又重重的摔下。有人绝处逢生,有人生死未卜。

这是一个疯狂的故事。

共享单车被资本狠狠的捧上天,又重重的摔下。有人绝处逢生,有人生死未卜。

在资本大鳄的力捧下,短短三年时间,共享单车玩家的总融资额逼近 40 亿美金。资本追捧、疯狂投放、盈利待解、巨头入场,共享单车用极快的速度在极短的时间,遇到了几乎所有的商业难题。

上一个如此疯狂的故事,是网约车。单车和当年的滴滴、快的一样,他们都是被巨头看上的业务。

今年年初,有投资人告诉我,「对于 A(阿里)和 T(腾讯)同时有战略价值的业务其实不多,(单车)这个事情的战略价值就很大。」即便如今热度褪去,几乎所有投资人和创业者都说「这个(单车)里面的关系非常复杂」,但没有人会质疑它存在的价值。

冥冥之中,单车的命运早已被暗中做了注脚。

如何活下去?各家在荷尔蒙的刺激下,或感性或理性的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选择,命运就此改写。

拼命抵抗的 ofo,如今依然在死亡线上徘徊。关于 ofo 最新的动态,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传闻 ofo 拿到阿里近 6000 万借款;坏消息是,阿里否认了。迷局未解,滴滴、阿里系、ofo 三方的纠缠还在进行中。

半路卖身的摩拜,在过去的半年久未发声。选择在黑夜来临之前套现离场,似乎是一个多赢的选择。而对于接盘者美团王兴来说,能否用 27 亿美金换来其期待的战略价值目前不得而知。

而哈啰出行(原名哈罗单车),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它用实际行动击碎了互联网圈的魔咒,老大和老二打架,老三「死」了。但这次老三没「死」,还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在蚂蚁金服的加持下,哈啰出行交出了这样一份数据:日订单超 2000 万次,用户超 2 亿,超越摩拜、ofo 小黄车成为行业第一。

远离北京战火硝烟的哈啰出行,极少出现在媒体的视野中,如今却成为共享单车市场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两年间,哈啰出行在正确的时间做了三件事:投身阿里、全国免押、精细化运营。

有时候,成功不一定是你做对了什么,而是对手做错了什么。

「局外人」

小蓝单车,错失了一次活下去的机会。

「永安行低碳曾经想要收购小蓝单车,当时已经完成尽调,就差签协议了。」一位匿名人士告诉「蓝洞商业」,小蓝单车 CEO 李刚提出条件,新公司必须由小蓝单车控股,并且自己担任董事长一职。

这是永安行低碳和其背后的蚂蚁金服不能接受的。背后的关系是,永安行低碳科技是永安行旗下的单车品牌,第一大股东是永安行,第二大股东是蚂蚁金服。

当时的永安行低碳还有另一个选择,就是哈啰出行。杨磊并未提出特别的要求,只是希望与整个团队共进退。

2017 年 6 月初,成为资本管理合伙人沙烨组局,蚂蚁金服高层与哈啰出行创始团队聚在一起。蚂蚁金服希望在二三四线城市提供更多服务,而共享单车作为高频应用很有价值。另一方面,阿里在 ofo 的持股比例不高,需要哈啰提升在单车市场的话语权。

最终的结果是在去年 10 月,哈啰出行与永安行低碳合并。

此后,哈啰出行驶上快车道。2017 年 12 月,蚂蚁金服成为哈啰出行 D 轮领投方。2018 年 6 月 1 日,哈啰宣布获得蚂蚁金服、成为资本、苏民投等 20 亿元新一轮融资,估值达 23 亿美元。

而被资本抛弃的小蓝单车,因去年六月的「一次事故」陷入绝境,最终在 11 月宣布解散。

不得不说,哈啰出行是幸运的,也是聪明的。战场上的小蓝、小鸣、酷骑等对手相继倒下,曾让哈啰出行嗅到死亡的气味。「2017 年我们都处在没钱的状态,稍不小心就会死掉。」杨磊说。

哈啰出行创始人兼 CEO 杨磊

在与永安行低碳合并前,哈啰出行曾经历一段至暗时刻。2016 年 9 月,ofo 和摩拜已经手握数千万美元 B 轮融资,在北京战场正面交战。作为最后一个「出场」的玩家,哈啰出行想要加入战局,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2017 年上半年,ofo 和摩拜不断传出融资消息,估值飞涨。动辄上亿美金的融资,让想要融资 1500 万美金的杨磊心生羡慕。当时,杨磊见了一百多个投资人,没有一个人愿意投。投资人给出的说法是,ofo 和摩拜有先发优势,你凭什么超过他们?

在杨磊自掏腰包 100 万美金以后,GGV 纪源资本入场,领投 A+轮融资。之后又拿到成为资本领投的超过 1 亿人民币 B 轮融资。

哈啰出行活了下来。此后与永安行低碳合并后,在蚂蚁金服的多轮加持下,哈啰出行有了逆袭的机会。

正是因为当年的资金吃紧,让杨磊和哈啰出行很早就学会「省钱」,也让哈啰出行躲过疯狂烧钱和非理性的竞争,不得不把精力投向精细化运营和探索盈利模式,躲过一劫。

在发展策略上,哈啰出行走出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路子,也来源于当时的资金紧张。「在一个城市做深,就需要投足够多的车。摩拜在上海投 100 万辆、ofo 投 200 万辆,这需要很多钱。哈啰没有那么多钱,只能找一个我们守得住的小的市场,拼尽全力打成第一。」杨磊这样说。

事实上,各地政府的监管和限投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减慢了哈啰出行进入一线城市的脚步。去年 9 月,北京市交通委下发通知,叫停投放共享单车,当时北京市共享单车总数已达 235 万辆。

也正是因为这样,哈啰出行有了在三四线城市攻城拔寨的时间和空间。相对友好和健康的市场给了哈啰出行跑通商业模式的机会。

「一线城市一定会进,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杨磊对「蓝洞商业」说,「一些玩家干不下去了,不可能永远占着城市空间。」

押金毒药

3 月 13 日,杨磊干了一件「可能得罪所有同行的事情。」

哈啰出行宣布,芝麻信用超过 650 分的用户,通过支付宝即可解锁单车,全国免押金。

免押金,哈啰出行不是第一家。

此前,ofo 与芝麻信用在广州杭州、长沙等城市实施信用免押金,芝麻信用超过 650 分即可使用。2017 年 8 月,摩拜宣布在全国超过 150 个城市推出新用户免押金试骑活动。滴滴接管后的小蓝单车和青桔单车也实现了免押金。

相比之下,哈啰出行的免押金最坚决。「全国免押」的消息发布当天,ofo 创始人兼 CEO 戴威在杨磊的朋友圈回复,「你们这个搞得确实力度大。」免押金的背后,需要大量的资本支撑。哈啰出行的支持者,就是最大机构股东蚂蚁金服。

哈啰出行选择免押金的时间,正是 ofo 和摩拜陷入「押金风波」不久后。

2017 年 12 月,《财新》在报道中称,「摩拜和 ofo 均动用押金,其中摩拜挪用押金超 40 亿元,而 ofo 挪用押金超过 30 亿元。」在此之前,町町单车被爆出卷款跑路,小鸣单车等多家企业被爆退还押金困难,酷骑单车总部被退还押金的用户围堵。小蓝单车被滴滴接管后,依然有大部分押金未退出。

押金,曾被视为共享单车行业的原罪,也是共享单车商业模式中最脆弱的一环。

哈啰出行的动作,打响了一场免押的战争。2018 年 5 月,哈啰出行在免押两个月后宣布,注册用户增长 70%(近 7 千万),日骑行订单量翻倍。

资金端早已捉襟见肘的 ofo 已经无力跟进。2018 年 6 月 1 日,ofo 全面取消原来推行的 25 城芝麻信用免押。摩拜的动作也有些被动。6 月 11 日,摩拜宣布在全国百个二三线城市进行无门槛免押,但是并不包含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也不包括杭州、西安等二线城市,只有绍兴、扬州等三四线城市。摩拜的这一动作,很快招来「有大量主流城市没有覆盖到」的质疑声。

成为资本管理合伙人沙烨曾这样形容战局的扭转,「犹如解放军百万大军过长江,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反攻,凯撒率军度过卢比孔河,战争由一个事件结束。」

对于哈啰出行来说,这个事件就是全国免押。

逆袭

共享单车的故事将如何继续?

哈啰出行最新的动作是。10 月 19 日,哈啰出行正式接入嘀嗒出行,在北京、杭州、郑州等全国 81 个城市上线出租车业务,其中包括 10 月 11 日率先试点上线的上海、成都、南京三地。

这一举动在 9 月份的哈啰出行品牌升级发布会上有所预言,彼时哈啰出行宣布与上海申通地铁集团启动「地铁+单车一体化智慧接驳「的合作。哈啰出行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用科技推动出行进化。

「哈啰做单车没多久就惦记着整个出行的业务,我们也不认为共享单车是独立难以生存的业务,即使是独立业务,也会生存的非常好。」杨磊告诉「蓝洞商业」,「一切都围绕如何更好的服务用户。」

其实早在卖身美团之前,摩拜曾试水网约车业务。2017 年 9 月,摩拜接入首汽的网约车服务;10 月,宣布与嘀嗒拼车达成合作。

据传闻,ofo 也曾在内部试水共享汽车或者网约车业务。但是,ofo 和滴滴的投资条款中,有签订关于竞业禁止的条款,其中包括 ofo 不能涉足网约车业务。

毋庸置疑,高频的单车业务,与网约车业务有着天然的延展和互补关系。

「早期的合作来说,希望为同行接入更多的流量,哈啰出行的平台能够满足用户更多的出行诉求,也希望拓展业务边界。」杨磊对于边界的理解是,不做自我设限,但不意味着什么都做。未来会结合自身情况,谨慎决策。

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透露,未来哈啰还会以合作的形式推出快车、专车等业务。事实证明,这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

但这符合杨磊的做事风格,「选择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

小蓝离场、摩拜卖身、ofo 生死未卜、哈啰反攻,共享单车的故事还在继续。哈啰和杨磊以逆袭者的姿态站在舞台中央,「摩拜、ofo 创立了这个模式,但最终没有把这个生意持续健康地做下去,这个重担落在了哈啰身上。」(来源:IT桔子 文/焦丽莎)

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不完全统计,今年双十一除了天猫、京东、苏宁易购等“头部平台”外,还吸引了100多家各类电商平台参与,主要包括:二线平台的国美、亚马逊中国;社交电商平台拼多多、云集、微店、小红书、蘑菇街、有赞,跨境电商平台速卖通、网易考拉、洋码头、寺库,垂直平台贝贝网、宝宝树、蜜芽,精品电商平台网易严选、小米有品,生鲜新零售盒马鲜生、每日优鲜,生活服务平台飞猪、美团、携程等。为此,网经社与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启动“直击双十一”十周年特别策划(专题http://www.100ec.cn/zt/18s11),通过滚动播报、专题直击、现场探访、社群直播、数据监测、网购预警、电商快评、评测榜单、主题报告、媒体评论和投诉维权11个方面为您带来独一无二的双11狂欢盛宴。

【关键词】共享单车ofo哈啰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