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O2O>【共享案例】小猪短租:我不是中国的Airbnb
【共享案例】小猪短租:我不是中国的Airbnb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3日 19:25:53

(网经社讯)10月,共享住宿平台小猪短租宣布完成由云锋基金、尚珹资本领投的近3亿美元融资。在资本市场一片寒冷、共享经济风口过去之时,这个一直被认为“不温不火”的共享市场,却在稳步向前。

实际上,大家是从Airbnb(爱彼迎)的传奇中,知道了“与陌生人共享一张沙发”到共享自己多余的房间或房子这一新鲜事物的。尽管近几年来在国内发展红火,但争议也一直围绕不去。例如,小区业主们不满陌生租客“扰民”或被损安全隐患和卫生投诉等。

根据《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8》报告预测,2020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有望达到500亿元,房客数将超过1亿人。和庞大的酒店住宿市场相比,这个新物种还是颇显稚嫩。不过,这也体现出市场空间。纵观海外,Airbnb对传统酒店业造成的冲击不可小觑:在巴黎,Airbnb房源和酒店房源曾经分庭抗衡,达到了1:1。

在国内,10月发布的《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提出,要鼓励发展租赁式公寓、民宿客栈等旅游短租服务。随着监管措施的跟进,市场的规范发展指日可待。

另一方面,资本也持续对行业下注。途家得到携程的接连增持,小猪短租则在云锋基金的入局后被打上了“阿里系”的标签。相较于眼前的市场份额,资本的着眼点在于这背后的互联网新兴力量——共享住宿让去中心化、平等、开放的理念真正落地,能够连接海量的人群。

事实上,Airbnb兴起不久,很快便涌现了一批中国“学生”。途家、小猪短租、蚂蚁短租木鸟短租等等大大小小的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可很快他们就发现Airbnb模式在中国有很多水土不服的地方,这根本不是一门容易做的生意。经历了一次次的洗牌后,如今场上留下的头部玩家屈指可数。

这次,我们和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兼CEO陈驰聊了聊,从这家由本土团队长成独角兽的企业身上,探究中国共享住宿的历程和未来。

中国特色的“共享之路”

早期,对于民宿短租企业来说,争夺战的焦点是房源。

虽然,小猪一开始就选定更符合“共享”精神的C2C房源对接。但陈驰很快发现在信任体系还未搭建完善、住房品质普遍偏低的中国市场,纯粹只做一个对接平台,天花板会很低。

所以这个团队开拓了一个更适合中国土壤的路线——做配套服务体系。2015年,陈驰和团队就开始花大力气搭建共享住宿的周边服务链条。包括给房东安装智能锁,为双方购买保险等,还配备了大量线下人员指导房东装修和布置房间,提高交易率。最为关键的托管服务,是在2016年7月5日上线的保洁服务“小猪管家”。

服务体系的搭建实际上还起到了帮助教育市场的作用,用陈驰的话说,小猪短租做的就是将“复杂劳动重构”:房东从早期对这种模式疑虑重重,到开始接受分享,其中很关键的就是减少了他们的“麻烦”。

在陈驰看来,2015年算得上是市场的一道分水岭。当年底房地产市场从低迷开始转向了亢奋。

也是从那时开始,中国房地产从增量市场进入了存量市场。2016年,商品房交易额从3万亿扩容至15万亿,其中二手房交易额从增长了10倍。而且随着房地产调控政策密集推出,房东对房屋空置造成的损失开始敏感起来,花些精力把房子“共享”出去变成一桩值得做的生意了。

小猪的服务体系经几年打磨,加上“下苦力”的地推,小猪平台的业务量开始出现网络赋能式的增长。“每天新增2000套房子”陈驰告诉记者,“从覆盖率看早期我们只能影响到一线和发达二线,今天看三四线城市的房子增量速度也在提升,这是有网络效应的,市场已经传导到这样的城市了”。

而随着电商普及,线上信用体系最近几年也终于有了雏形。在陌生人社会转向到信用社会的过程中,长期困扰市场的信用问题终于有了解决方案。

去中心化时代的众包服务网络

这些转折,让市场重新开始加速和洗牌。B2C的模式在早期很容易拿下大量房源,但个人房东在市场中越来越举重若轻,中心化的1.0时代进入了去中心化的2.0时期。小猪坚持的C2C模式开始后来居上。

在这种转变中,灵活的C2C模式更容易形成网络效应,在后期很容易实现房源和客源的指数级增长。事实上,早期做B2C的途家也开始转型,2016年收购了做C2C的蚂蚁短租。截至2018年10月,小猪平台上线房源超过50万套,覆盖全球超过650座城市以及目的地。

在国内市场的房源争夺战告一段落后,接下来,民宿短租玩家们要比拼的是各自服务体系的竞争力。

和中心化的酒店式管理不同,小猪服务体系更多是走互联网式的去中心化路线。出身自360和赶集网的陈驰深谙互联网整合社会资源的力量,在他看来,只有动用互联网将业务分发出去,才能让公司自己的成本真正降低。

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时间、智慧和精力的投入。“小猪管家”采用的是众包模式,上门做保洁的是退休的大爷大妈,或者赋闲在家的年轻人,系统通过数据分析,智能匹配管家上门服务。

仅仅是管家服务,小猪就打磨了整整2年多的时间,才从最开始的4个城市扩张到20多个城市,截至目前平台上积累下了超过5000名管家,而且据称北京收入最高的一位管家一个月挣了16000元。

陈驰坦言,早期小猪的管家业务并非一帆风顺,会时常接到投诉。建立自营的保洁团队和房屋管理团队,也曾经是摆在面前的选择之一。类似于京东自己建物流体系,虽然投入大,模式重,但自控度更高。

然而团队最终判断,当市场越来越分散,房源数量指数级增加,中心化服务体系势必会遇到成本上的天花板,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必定会赋能协同网络。 “未来面临海量的分散房源,酒店标准化经营的1.0模式没法解决。所以,最终要坚信产业互联网才能解决终局发展问题。”陈驰对记者表示。

事实上,后来发生的事也印证了陈驰的判断。“如今,商业模式和劳动模式去中心化已经非常明显,网约车、外卖和共享住宿纷纷诞生,新成契约关系,都是对传统劳动组织方式的重大改变和重新组合,这是前所未有的服务重构,催生了新的市场。”

正是因为大数据分析的发展、软硬件升级的赋能,让小猪的众包模式走得越来越顺利。如今的小猪依托这一套服务体系,500人的团队,管理着50多万套房源。

十年之后,想象空间在何处?

4月19日,小猪宣布其全国第二总部落户成都会上,小猪短租还推出全新业务品牌揽租公社,提供一站式的,涵盖设计、软装、保洁、商城、物联网设备、智能化管理等环节的民宿短租经营解决方案,并构建智能化的众包服务网络,创新共享住宿平台模式。

陈驰认为,小猪和Airbnb 看起来相似,但“我们一开始就和Airbnb是不一样,Airbnb一开始在欧洲是纯在平台连接的对象,是传统平台模式。我们必须做一个房屋共享的产业互联网。”陈驰说。

陈驰所说的产业是指房地产产业,尤其是想象空间巨大的后房地产服务产业。一旦找到垂直场景,互联网能迅速代替过去的生产方式,出现颠覆性的机会。

在陈驰看来,民宿短租只是当下做的事,以此为切入点搭建一个完善的产业互联网才是十年后的机会。

一旦产业互联网有了雏形,陈驰他们就能很快突破旅游这一局限,用自己的服务体系服务整个后房地产市场。比如,小猪如今也开始涉及C2B2C领域,包括与海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合作,未来会涉足乡村民宿建设,给当地的民宿创业者与经营者提供解决方案。

显然,这是一门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且看长期收益的生意。能否成功,资本方的态度无疑也是关键。

目前来看,资本还是看好这个赛道。云锋基金合伙人李娜称,他们看中的就是小猪搭建的服务体系,这是小猪品牌的核心壁垒。

当然,目前的赛场上不仅仅是小猪一家。除与小猪贴身竞争的爱彼迎、途家外,长租公寓市场的自如,甚至万科这样的房地产大鳄,都纷纷开始入局试水。

当前途未明朗时,究竟最终能够跑通和形成规模的是严格品控的自营模式,还是众包的产业互联网,还是未知数。或许,最终形成京东和淘宝分庭抗衡的局面也是一种可能。

“做企业难就是在这里,如果看一两年,大家在挣流量和房东,但五年十年后才是重要的。我们相信产业互联网,所以,现在很安心。我们不应该担心竞争问题,而是担心是否能做好。” 陈驰说。(来源:第一财经 编选: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近年以来,以环球捕手、云集微店、贝店、达令家、达人店、爱库存、好衣库、洋葱海外仓、好物满仓、楚楚推、有好东西、全球时刻、闺秘mall、脉宝云店等为代表的分销开店型社交电商平台,凭借微商分销模式快速崛起,也吸引了包括网易推手、阿里巴巴“微供”、京东“微选”、唯品会“云品仓”、寺库“库店”等“头部平台”均已入场。同时由于野蛮生长、层级不清,导致良莠不齐,也频频遭到涉嫌传销争议与质疑,乃至工商千万元行政处罚(详见独家专题http://www.100ec.cn/zt/sxcx/)。网络传销因手段隐蔽、涉众群体广、标的虚拟化、违法成本低、首脑高智化等特征处于监管“灰色地带”。近十年来,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一直坚持通过发布预警案例披露热点评论媒体曝光调查报告工商培训咨询诊断等多元化方式,为电商行业激浊扬清,为国民保驾护航。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