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O2O>升级“曹操专车” 吉利能否破解网约车盈利难题
升级“曹操专车” 吉利能否破解网约车盈利难题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16日 14:39:04

(网经社讯)入行四年的网约车老将“曹操专车”正展露出更大的野心。2月14日,吉利集团旗下曹操专车正式宣布,“曹操专车”品牌和服务全面升级为“曹操出行”。业内人士表示,“曹操专车”更名的背后是网约车市场竞争更趋激烈的现实。无论是曹操出行,还是其他C2C或B2C平台,都只有尽快探索出成熟的盈利模式,才有希望最终在这场竞争中生存下来。

           

01

社交化业务首试水

根据官方介绍,在“曹操专车”升级为“曹操出行”的同时,“曹操出行”用户端APP也更新至4.0版本,全新本地生活产品“曹操走呗(杭州)”上线试运营,更多新产品功能将陆续上线。

北京商报记者登陆更新后的曹操出行App发现,当用户所在城市为杭州时,即可使用“走呗”业务,该业务具有强烈的社交元素,会展示用户以图文等形式分享的一些本地的美食游乐点,用户之间既可以进行评论与互动,也可以互相关注,如果想前往其中某一处地方,用户可在软件右下角直接叫车前往。

           

事实上,工具软件社交化是很多互联网软件惯用的策略,业内经典案例就是墨迹天气和拍照软件Faceu激萌,这两款软件因为社交化元素成功吸引到了大量粘性较高的用户。

不过,业内人士表示,对“曹操出行”来说,社交化是一把双刃剑,用户既可能会为了尝鲜而更加积极地使用“曹操走呗”,也可能会因对社交的新鲜感而忽略软件本身的业务,如果这一业务的社交氛围不佳,用户甚至还会产生对软件整体的排斥心理。

针对升级“曹操专车”的意图以及“曹操走呗”业务的拓展计划,北京商报记者试图采访吉利相关负责人,但对方表示“暂无法提供更多信息”。曹操出行官方客服人员则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曹操走呗”业务仅限于杭州,未来应该会覆盖更多地方,不过现在还没有明确的通知。

曹操出行是由吉利集团投资的互联网+新能源出行服务平台,成立于2015年5月。2017年2月,曹操专车获得浙江省交通厅发布的首张新能源汽车网约车牌照,服务范围为全国。截止2018年底,曹操专车已取得71个城市的网约车牌照,投放新能源专车3.2万台;2018年,曹操出行累计服务1.2亿人次,累计行驶里程超过12亿公里。

目前,除覆盖范围仅限杭州的“曹操走呗”业务外,曹操出行还在全国范围内提供专车业务、同城送货的“帮忙取送”业务,以及包括按天包车、按线路包车等方式的“自游行”业务。

02

重资产模式成方向

自网约车业务兴起后,这一市场就一直分为以曹操专车为代表的B2C重资产和以滴滴、易到为代表的C2C轻资产两种运营模式。但无论是B2C企业还是C2C企业,各家运营状况都不乐观,其中部分平台还处在巨额亏损的“烧钱”阶段。

作为最早入局出行市场的企业,如何让网约车业务盈利也吉利必须面对的挑战。曹操专车CEO刘金良此前表示,B2C规模扩张上效率会低一些,另外曹操专车在进入一座城市之前需要考虑盈利。曹操专车现在还没有盈利,但有些城市已经达到盈亏平衡。

此前,在网约车市场竞争中,滴滴凭借C2C模式的开放性和巨额的资金投入迅速抢占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实现了“一家独大”。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2018中国网约车行业研究专题报告》显示,2017年,滴滴以58.6%的渗透率位居各平台之首,远超其他网约车平台。

不过,近两年来重资产运营模式正越来越成为业内外资本布局的重点,传统车企开始加速挤入出行市场。10月,吉利与戴姆勒宣布,双方将在华组建合资公司,提供高端专车出行服务;11月,上汽集团正式宣布开启网约车业务,并推出网约车平台“享道出行”;12月,宝马中国在成都正式启动BMW即时出行高端网约车服务。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指出,这些车企转型的出行服务公司都有如下共同特点,一是重资产(大部分拥有万辆以上的车辆)、二是运行车辆以纯电动乘用车为主(有的全部采用纯电动汽车)、三是车辆品牌相对单一(多为整车厂自己制造的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在B2C平台大量增加的同时,滴滴等C2C平台也增加了重资产的比重。2017年,滴滴在汽车资产管理、汽车金融服务、维保服务、充电网络建设、加油业务上都进行了布局,未来滴滴还有望从人人车平台直接采购超百万辆车。

对此,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由于国家加大了对网约车业务的监管力度,网约车C2C平台轻资产的快车和顺风车业务已遭到较大影响。在政策压力之下,未来,网约车企业可能会更倾向于通过提高自营车辆的比重,在重资产运营模式的大框架之下找寻盈利之道。

03

能否最终突出重围

与部分只抱着“试水”心态入局竞争的车企不同,吉利对出行市场寄予相当厚望。除曹操出行,2018年10月,吉利与戴姆勒还宣布将在华组建合资公司,提供高端专车出行服务,该合资公司计划在中国的部分城市提供高端专车出行服务,使用高端车型将包括但不限于梅赛德斯-奔驰品牌。

“汽车新四化的趋势明朗,但受制于传统制造思维的束缚,转型出行服务商的产业链延伸复杂艰难。”崔东树表示,在出行市场的竞争中,车企要明确定位,未来是做传统企业,还是做OEM提供商、或是做制造出行服务的强势品牌企业,定位难度不小。

对于曹操出行来说,无论是为了与其他网约车企业竞争,还是为了避免与戴姆勒的合资公司“同室操戈”,吉利都需要明晰曹操出行今后的分工定位。据了解,曹操出行的对标对象是美团打车,并非滴滴。根据刘金良的最新表述,“曹操目前的任务是发展、扩张、成长,定位经济型出行、绿色出行;戴姆勒则要做高端出行。”

相较于专车和出租车业务,曹操出行的“帮忙取送”和“自游行”业务相对更具自身特点,目前涉足这两类业务的网约车平台尚不多。

以帮忙送为例,该业务是解决用户紧急、个性化同城取送需求的即时应用服务。与同城快递相比,帮忙送业务不需站点周转,由专人专车配送,时间和安全性上无疑具备优势。

然而,这项业务门槛却显然有些不够“亲民”,也存在一定的财产风险。北京商报记者使用曹操出行App时注意到,从北三环内的北京商报社到北四环内的太阳宫爱琴海购物公园,不算优惠的话,“帮我送”业务的价格为42.09元,而同路程的曹操新能源专车原价却仅需26.54元。另根据曹操出行的《帮忙服务协议》,帮忙取送的物品如发生损坏进行赔偿的,物品价值超过1000元的部分,曹操专车不承担责任。

与曹操出行不同,在探索盈利模式的过程中,更多网约车企业将目光放在了汽车产业的转型浪潮上。当前,滴滴正与Waymo等科技公司和汽车厂商展开竞争,试图主导自动驾驶汽车市场,如果能垂直整合控制算法和数据以及汽车设计和制造流程,将给滴滴出行带来优势。“滴滴自动驾驶所取得的技术突破,将有可能重塑整个共享汽车的经济。”滴滴CTO 张博称。

首汽约车相关负责人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预计2019年,首汽约车将在全国范围内部署打造中国最大的司乘安全硬件体系,给用户带来更安全、更智能的出行体验,而这也将极大地提升网约车行业服务的标准化水平。

此外,虽然和网约车同行相比,曹操出行自身没有花费过多精力在技术研发上,但背后的吉利集团可以为它在车联网、自动驾驶等领域提供技术支持。从组织架构上看,曹操出行即隶属于吉利科技集团,而同为这一集团下属企业的还有太力飞行汽车和钱江摩托。

业内人士认为,无论是产品创新还是技术研发,都是为了提高自身竞争力,最终目的是为了建立成熟的盈利模式。对于吉利而言,虽然自身的技术成果可支持自身网约车业务,但要想真正探索出成熟的盈利模式,曹操出行的各项业务仍需进一步改造和完善。(来源:北京商报)

6月1日起,网经社启动“直击618”特别策划www.100ec.cn/zt/2019618/,分别通过消费预警、滚动播报、专题直击、现场探访、社群直播、发布快评、媒体评论、投诉维权,对天猫、京东、拼多多、苏宁易购、唯品会、网易考拉、云集、蘑菇街、贝贝、洋码头、寺库、网易严选等国内各大电商平台进行持续跟踪报道、监测、评论,为您带来独一无二的618狂欢盛宴。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