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电商人物>俞敏洪:新东方在线选择港股上市是集团双资本平台战略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俞敏洪:新东方在线选择港股上市是集团双资本平台战略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3日 08:25:03

(网经社讯)专访俞敏洪:<a href=新东方在线选择港股上市是集团双资本平台战略"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box-sizing: border-box; border-style: none; max- 100%; display: block; margin: 10px auto;"/>

新东方在线 (股份代号:1797)日前在港交所成功上市,正式成为港股在线教育第一股。

这是时隔13年后,新东方集团创始人、CEO俞敏洪再次在资本市场上敲钟。

俞敏洪在上市当天接受雷帝网采访时说,之所以新东方在线选择港股上市,主要是集团的双资本平台战略。

“新东方的主板已经在美股了,后来我觉得我们在亚洲必须要有一个资本市场的概念,两个资本平台可以进行互相之间的配合。”

新东方在线2018年下半年递交招股书,当年第四季度通过上市聆讯。不过,新东方在线迟迟没有上市,而是选择在2019今年3月底上市。

俞敏洪说,新东方在线在2018年12月初就能上市,没上市是因为当时的资本大局比较诡异。

“就像你在大海上航行遇到风浪,而且这个风是从不同方向吹过来的时候,你肯定不能冒然地加快速度往前开。”

俞敏洪指出,在资本市场没有信心的时候上市,如果价格定得过低,投资人就会认为,连新东方在线自己都没有信心,所以,新东方在线是选择在一个更好的时间段上市。

与徐小平、王强是一辈子的合作伙伴

当年,新东方三个创始人俞敏洪、徐小平、王强的创业故事已成为一段佳话,并被拍成电影《中国合伙人》。

如今,俞敏洪依然掌舵新东方,徐小平、王强则开创了新的事业,所成立的真格基金在中国投资圈也颇有名气。

专访俞敏洪:新东方在线选择港股上市是集团双资本平台战略

徐小平与俞敏洪在港交所

而此次新东方在线上市,俞敏洪的老伙伴、真格基金合伙人徐小平也来到现场,为俞敏洪助威。

徐小平在上市现场接受雷帝网采访时说,自己是专程来香港为新东方在线上市加油庆贺的。

谈及彼此的关系,徐小平说,“我今天和王强做真格基金,跟当年和俞敏洪一起做新东方,在精神追求、价值追求上完全是一脉相承的。”

俞敏洪接受雷帝网采访时也说,新东方在线上市,自己同时邀请了徐小平和王强,因为他们是新东方的创始人,即使现在不在新东方了,但大家依然还是合伙人。

“我觉得有他们的一份功劳在里面。他们对新东方的每一个进步也会很开心。”俞敏洪说,自己在新东方的任何一个重大事件都不忽略他们,“我觉得这是一辈子的合作伙伴。”

当然,创业过程中曾也有波折与纷争。俞敏洪说,“我们都是草莽出身,大家在没有规矩的情况下把新东方做大了,所以利益的纠葛和从没有规矩走向规矩的过程中大家有不同的意见和看法也是很正常的。”

俞敏洪指出,“不管中间多么的打架,但后来新东方能够上市,结局本身是非常好的。”

年会节目《释放自我》并非刻意安排

今年初,新东方年会吐槽管理层歌曲《释放自我》走红,这首歌改编自《沙漠骆驼》,主要是吐槽新东方内部管理的一些问题。

比如,只想应付考核,不想踏实干活,出现问题只会甩锅。比如,业绩好功劳在你,业绩差不能怪你,或许是职能部门不给力,白天黑夜工作,如此拼命奔波,要做出成绩才能对得起自我。

“要问他业绩如何,他从来都不直说,掏出来那PPT一顿胡扯,小程序做了几个,就连APP也没放过,做完就完了,也不关心结果,您混完资历走了,只剩下脏乱差了。”

巧合的是,年会活动之前俞敏洪连发5封内部邮件,直指新东方有些管理者,能力不强还不奋进,安于现状得过且过,上班迟到早退,甚至不在工作现场出现,基层调研基本不做。

俞敏洪还表态要亲自上阵,推动新东方效能优化,淘汰平庸员工。因此,很多人猜测,新东方年会节目《释放自我》是俞敏洪授意安排的。

俞敏洪对雷帝网表示,之前完全不知道有《释放自我》这个节目,节目真的是基层员工自编自导,以至于外请导演要把节目砍掉,而员工还不干了,最后是新东方CFO杨志辉终审的。

“这个节目是20个节目中最好的节目,我是比较喜欢这种格调的,因为新东方老师一直就有讽刺新东方和打击我的传统。”

俞敏洪说,自己看了后还挺开心的,没想到《释放自我》会火,在抖音有近2.5亿点击,而浙江卫视、北京卫视,甚至海外媒体还进行跟踪报道——原来新东方讲出一个全世界公司的通病。

俞敏洪也明确否认了这个节目和5封内部信之间的关联,称发邮件的时候节目已经开始彩排了,而发邮件的真正目的是要提醒管理层,今年至少要发30封信,现在已经发到第10封。

“我也不是要对管理层动刀子,而是希望提升管理层。”俞敏洪说,自己做事的风格不是要拿掉一批人,换一批新的,所谓年轻化也不是年龄年轻,而是思想年轻,要有敢于接受挑战的勇气。

当然,新东方《释放自我》那个风波,俞敏洪也处理得非常周到,不仅转发了视频,而给参与人员奖励了12万元,称鼓励企业中敢于直言的精神和文化。当然,最重要的是要直面问题,并且迅速解决问题。

以下是专访俞敏洪实录:

专访俞敏洪:新东方在线选择港股上市是集团双资本平台战略

雷帝触网创始人雷建平与俞敏洪在港交所

雷建平:您上一次敲钟是新东方上市,这一次是新东方在线上市,时隔了13年,从您个人来讲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俞敏洪:我觉得区别有两到三个:

第一个是投资者对中国市场,尤其是对中国教育市场的了解与13年前不可同日而语。13年前投资基本上不知道中国教育是怎么回事。

所以新东方要跟他们反复解释为什么我们的模式是能赚钱的,或者我们的模式是可持续的。

现在基本上都是投资者反过来问我们问题,中国在线教育这个公司好不好,那个公司怎么回事,之后整个中国教育市场政策是怎么回事,教育部长上个礼拜讲话有什么影响?

我说你们是天天在关注中国教育啊,他们说是,因为中国教育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大市场,但是他们依然希望能够投一些为能够稳定发展的、带来预期回报的公司,所以他们希望做很好的研究

第二个区别,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十几年前我去做路演的时候只能是全程用英文,包括在香港。比如说香港的午餐会我能讲中文的情况大概就是十分之一的时间。

这一次我本来准备了英文演讲,后来我发现根本不需要,因为下面只坐了一个老外,后来我说我就用中文讲。在美国路演时,尽管大部分都是用英文讲,但是其实投资经理一大半是中国人。

表明中国人进入资本市场在全世界已经是一个事实。很多大单最后都是中国人(或是华人)来决定要不要买,因为他们更了解中国市场。

第三个区别就是中国的资本市场本身也在成熟。中国人对于资本市场的态度也在成熟。

今天是两家(注:新东方在线与康希诺生物)同时在港交所上市。

中国人对纽交所和纳斯达克已经不再那么狂热了,因为知道那也是一个正常的资本市场,而且不一定说它能比港交所吸引全世界的资本多很多,因为港交所也是面对着全世界。

你看中国现在很多公司都跑来港交所上市,因为离得近,而且李小加(注:港交所总裁)对港交所进行了不少的改革和改造,做得也很好。

专访俞敏洪:新东方在线选择港股上市是集团双资本平台战略

李小加与俞敏洪在上市现场

所以今天我特地给李小加打电话,我说能否请他出席下上市仪式,他就直接过来了。

投资人还保留俞敏洪20年前签名书

雷建平:您不光参加了路演,还发表演讲,台下很多投资人不只要参与新东方在线的投资,很大程度上也是您的粉丝,还找您签名?

俞敏洪:是的,只要是早年大陆出来的投资人,不管他在世界的哪个平台上,90%的可能性原来一定在新东方上过学。

因为现在的投资人成熟年龄大概是40岁到50岁之间,或者是40岁左右,他们一定在十几年前上过新东方的托福或者是GRE或者是GMAT。

还有一大部分,亲自上过我的课,也就是说我亲自教过他们,有一种亲近感,所以有的投资者说俞老师你给不给我们份额无所谓,但是今天来听你继续演讲一下也许我后面几年就会有动力了。后来我发现我变成了一个“动力”的代名词。

专访俞敏洪:新东方在线选择港股上市是集团双资本平台战略

基金经理保留的20年前的新东方书籍

雷建平:您在纽约时有一个基金经理就是您的粉丝,拿出很多年以前您给他签名的书给您看。

俞敏洪:他有点特殊性,一个是他当时确实很喜欢新东方的课。第二,当他在新东方上学的时候就有人说你怎么长得像俞敏洪?我这次去看了看他,还觉得他真的有点像我。第三,他确实通过新东方到了美国大学,现在成了大基金的代表。

所以说部分意义上他今天的状态跟新东方是有一定的连接的。

让我比较感动的是他拿了一本已经特别破烂的,已经被他背烂了的,能够从中国带到美国大学,从美国大学带到他现在,一般人是不会这么做的,除非是这个人跟他某种内在的感情和过去的生活和转变密切相连。

因我连第三年高考复习的书都全部扔了,他能保留到今天,保留20年了,我觉得那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事,说明是蛮细心的一个人。

在线教育对中国均衡教育能起到大的作用

雷建平:这次整个路演下来,您对新东方在线的期望有什么改变吗?

俞敏洪:其实是一边路演,一边思路会更加清晰的过程。在路演之前总的来说,我觉得在线是一个大市场,后来在路演的过程中你会不断地思考在线一年、两年、三年的布局,以及你调动什么样的资源,及怎么样跟这个阶段打配合,你会想得越来越清楚。

整体来说,我觉得面向未来的教育,在线教育是毫无疑问的,是教育不可或缺的地方,而且是跟地面教育会平分秋色的一部分。

学生们至少一半以上的内容是完全可以通过在线完成的,不管是小学、中学,还是大学。当然年龄越高在线对它的方便性就越强。

第二个是它对中国的均衡教育会起到重大的作用。比如说三四五线城市,新东方去开教学点是完全不现实的,我们在二线城市开都是困难的。

三四五线城市如果想得到比较高质量的教学,在线教育毫无疑问是家长的一个选择。这样的话,我觉得对中国均衡教育能够起到比较大的作用。

其实新东方在线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布局,我希望未来跟国家合作,当然是慈善性的,让农村和山区的孩子通过在线教育提升他们高考的入学率。

说得直白一点,现在农村孩子高考的入学率就是15-20%,城市几乎是100%,而且农村孩子进的学校都是二三本,明显未来的竞争力是不够的。

这样的话,中国两群同样在祖国大地上长大的年轻人竞争实力就会越来越往下拉。

现在表面上中国教育投入了很多的钱,但实际上教育差距是拉大的。城市孩子享受的教育资源和农村孩子相比,原来可能是1:10的差距,现在几乎是1:100的差距。

所以未来我们的战略核心点是如何通过这样的在线教育体系能够为大量的农村孩子和山区孩子提供高质量的教学。而且这件事情某种意义上也是有商业模式的。

政府现在投入信息化体系,一年投入几十、几百、上千个亿,好像根本不需要这么多钱,其实有更好的办法让农村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

当然原来的校舍建设、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投入也是必要的。但是再往后,真正是软的路,真正的是孩子的学习内容、知识体系、传播手段,这方面的投入会特别的受益。

未来新东方会加大对在线市场投入

雷建平:新东方是新东方在线的大股东,您本人也追加投资,您说这代表着您对在线教育的一种决心,为何自己会投入那么多的真金白银?

俞敏洪:本来在新东方在线拆出来的时候估值很低,我如果出资,可以以很便宜的价格占到很多股权。

后来拆出来以后,我突然想到有些公司就是把一块迅速发展的业务拆出来做大了又重新卖给母公司,或者是独立上市,最后就赚了很多钱。

但是美国人的标准不这么认为,他认为你是故意的,损害了原有公司的利益,所以后来我说我不能拿股份,所以我把股份全分给了管理团队。

后来腾讯进来的时候我是也可以跟着进的,但是我觉得好像也不合适,因为这是腾讯进来,大家看到腾讯进来会很有希望,我再跟着进,还是有点占便宜的行为,我不太喜欢占便宜。

这次完全是按照市场价格进来的,我可以向所有美国原有EDU的股东表明我是一个市场行为,但是我同时又想表明几点:

第一点,我想告诉新东方所有管理层,做在线教育这件事情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就是新东方在线上市不是闹着玩儿的,而是未来新东方一定会进行比较大的投入,我个人先投入。

第二点,告诉所有投资者如果我个人能跟你们一样的价格掏3千万美元的话,意味着我肯定不会拿我的钱闹着玩儿,那就意味着我很看重你们的钱,因为你们的亏损就等于我的亏损。所以我主要想传递这两个信号。

第三,我觉得新东方在线本身也还是需要钱的,所以多一个3千万美元没什么不好。

取名新东方在线能降低获客成本

雷建平:新东方在线上市过程中,新东方在线CFO强调,虽然很多在线教育企业都亏钱,但新东方在线是不亏钱的,而且是持续盈利的一家企业?

俞敏洪:我们原来是持续盈利的,但是后面两到三年肯定会让它亏钱,因为你要以最快的速度铺设市场。

在线教育跟地面教育还不一样,地面教育是有边界的,在线教育是没有边界的。地面教育不管是别的培训机构在某个区占据得多好,只要新东方进去立即就能分到一个市场份额。

但是在线教育不是这样的,全国人民同时可以学,我们就认为在教学质量和教学体系能有保障,技术支撑能有保障的前提下,最快占领市场是我们一个好的方法。占领市场就一定要花钱,但是我们绝对不会烧钱。

新东方平均的获客成本是一二百块钱,其他一些在线公司有的是几千,有的可能是上万,但是对我们来说,我们这个优势已经在了。这个优势就是品牌优势。

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必须就叫新东方在线。这样的话,你让老百姓一下感觉到这跟新东方是一家的,至少给老百姓带来某种信任度。

老百姓一旦跟你产生信任度,它的获客成本就会迅速下降。

选择港股上市是双资本平台战略

专访俞敏洪:新东方在线选择港股上市是集团双资本平台战略

雷建平:过去一年多我参加了尚德机构、流利说等在线教育的上市,但我发觉他们普遍选择是在美股,但你们选择的是港交所,这是什么原因?

俞敏洪:非常简单,因为新东方的主板已经在美股了,我们已经在美国13年了,对美国的资本市场非常熟悉。当然我也很喜欢美国资本市场,它的规范运作,全世界资本的追捧,使你的股价和公司处于平稳的状态。

我也非常喜欢他们的监管法律,因为我觉得只有在一个公平、严格的监管下,公司才是真的循序渐进往前发展,不会利用中间的各种漏洞。

后来我觉得我们在亚洲必须要有一个资本市场的概念,因为投资者毕竟侧重点是不一样的,香港的投资者尽管也是全世界投资,但是他对亚洲更加了解。

两个资本平台可以进行互相之间的配合,我也比较喜欢港股的严格管理,甚至某些条款比美股还要严格。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双资本平台战略,就选择到这儿来上市了。

与徐小平和王强是一辈子的合作伙伴

专访俞敏洪:新东方在线选择港股上市是集团双资本平台战略

雷建平:新东方在线上市的时候,真格基金合伙人徐小平老师也来了,而且你们还在港交所进行了合影,您怎么看待这个曾经的搭档?

俞敏洪:徐小平和王强我都邀请了。王强刚好回美国,他就没有办法来。我觉得他们有他们的一份功劳在新东方。

即使徐小平和王强现在不在新东方了,但是依然我们还是合伙人,所以他们对新东方的每一个进步也会很开心。

我在新东方的任何一个重大事件都不忽略他们,我觉得这是一辈子的合作伙伴,应该算是。我这个人还是比较算重旧情,也比较重大家对新东方贡献的一个人吧。

雷建平:在新东方发展历程中,其实彼此之间作为合伙人还是会存在一些利益的纷争或者是不愉快的经历,电影《中国合伙人》中也有不少情节?

俞敏洪:现在没有了,那是(注:纷争与不愉快)以前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我们都是草莽出身,最后大家在没有规矩的情况下把新东方做大了,所以利益的纠葛和从没有规矩走向规矩的过程中大家有不同的意见和看法这也是很正常的。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不管我们怎么吵架都能容忍这种吵架,并且没有走向极端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一旦走向极端,公司就分崩离析了,至少友情会分崩离析。

尽管我看重过程,但是我觉得结局好这件事情也非常重要。我所有考量就是我用什么手段或者方法能够使新东方最终结局能够好。所以,不管中间多么的打架,但是后来新东方能够上市,结局本身这件事情是非常好的。

专访俞敏洪:新东方在线选择港股上市是集团双资本平台战略

新东方在线是老师与学生在敲钟

雷建平:新东方在线上市的现场,您自己和管理层没有去敲钟,而是选择了老师和学生代表来敲钟,肯定希望传达一个声音,从您的角度来说,您希望传达什么声音?

俞敏洪:我觉得其实是在新东方谁最重要的问题。新东方原则上不应该是我最重要,尽管我也不能缺少。也不是管理团队最重要。

因为新东方是个教育机构,它的核心只有两种人,一种人是老师,一种人是学生,好老师带着好学生,好学生其实倒过来还培养了好老师。

我希望给大家传递这样一个信息——我们将永远把老师和学生放在我们的核心地位来看待。

在资本趋于平缓的时候来上市

专访俞敏洪:新东方在线选择港股上市是集团双资本平台战略

雷建平:这次你们整个上市也是筹备了很长时间,2018年下半年行情不是很好,你们是特别的选择了CFO说的春暖花开的时间才上市吗?

俞敏洪:本来我们去年11月份还是12月初就能上市了,没有上市确实是因为当时的资本大局比较诡异。

就像你在大海上航行遇到风浪,而且这个风是从不同方向吹过来的时候,你肯定不能冒然地加快速度往前开。

当时美股也是波动得厉害,A股更加波动得厉害,一路往下跌,港股也是各种波动,资本市场所有的资本开始往后退,谁都搞不清在这个时候买这个股票到底最后是怎样的状况。

包括2018年在香港上市的几个公司几乎千篇一律地都跌得很惨,大家就会对中国的市场有点没信心。

在这样一个没信心的时候去上市,除非我是把价格定得极其便宜,但是如果我把价格定得极其便宜的话,投资者就会说你自己都没信心了,不一定能卖出去。我可不想我上了路最后股票卖不出去。

所以我就告诉我们团队说我们暂停,不是说不上市,而是我在2018年底预料到2019年应该不会有问题,或者说我认为情况会变好。

从几个迹象来看,的确在变好。包括提出要尊重民营企业家,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提出来要减税降费,这一路过来,我就觉得资本市场已经开始趋向平稳。

趋向平稳的话,无论如何上市总比不上好,因为不上的话你还是一个内部运营的机构,时间长了,有可能会夜长梦多。

其次是你借不了资本市场的力,意味着你就不得不用总公司的钱去发展。

年会节目《释放自我》并非刻意安排

雷建平:今年以来京东、腾讯普遍的对管理干部都提出了一些更高的要求,年初的时候,新东方年会节目《释放自我》的歌曲视频在朋友圈走红,也吐槽了内部管理的一些问题,之前彩排您知道吗?

俞敏洪:完全不知道,表演节目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但是出来的时候我觉得这是所有20个节目中最好的节目,我是比较喜欢这种格调的,因为新东方老师一直就有讽刺新东方和打击我的传统。

基层员工还有这个胆量能出这么一个节目,而且真是基层员工,因为我们整个晚会是外请导演,导演是把这个节目给砍掉了,砍掉以后员工不干了,员工说我们这个节目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导演说,你们没问题,如果你们老板看见了最后把我给开了,不给我钱了,没看过企业是这么讽刺一个企业老板的,在年会上,一万人看呢。

员工还是不干,后来CFO杨志辉终审这个节目的时候就放到这儿,因为我知道老板,老板肯定对这个节目会很满意,但是他也没告诉我会有这么一个节目。

我看了以后,当场我就挺开心的,但是我没想到(《释放自我》)会火。当场就有员工传到抖音上,就开始火,那后来是接近2亿5千万的点击量,而且是几个卫视,浙江卫视、北京卫视进行了新闻报道,紧接着中国台湾地区的电视台又把它进行了一个报道。

原来我们讲出了一个全世界公司的通病,也许新东方严重一点,但是,我还是挺开心的。其实我是拼命鼓励员工要有平等对话的机会的,我特别烦那种老板说一不二的,也特别烦所谓的领导下面只能拍马屁,而不能说他任何坏话的领导。

雷建平:但新东方年会之前,您连续发了几封措辞严厉的内部信,年会节目正好和您之前发的邮件产生了一些关联。

俞敏洪:完全是两个撞在一起了。我发邮件和这个节目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其实我发邮件的时候他们节目已经开始彩排了。因为节目是在12月下旬彩排的,我发邮件是1月1号开始发的。第一封信发出来是1月4号。

其实今年我的目标是给管理层至少发30封信,我现在都已经发到第10封了,提醒他们我要的是什么,而且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你就要重复地说,你日日讲、月月讲。因为不这么讲后来发现还真不行。一个理念如果你提了一遍就不提了,大家就忘了。

年轻化更多是思想年轻

雷建平:但是从外界来讲,普遍理解是您要对管理层动刀子?

俞敏洪:我不是动刀子,我是希望提升管理层,我的步骤非常简单:

第一,我提升你们,你们跟着我想要的那个标准和步伐往前走。第二,我培养你们,我来给你们在管理上提出明确的要求。

第三,如果我提出的标准你再三的达不到,那你就要离开这个岗位,这是大家的共识。第四,离开这个岗位的时候替代的人肯定是更年轻的人,新东方的年轻化队伍就开始产生了。

我做事情不会把一批人哗啦一下拿掉,突然换一批新的,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做事的最好的方法,但是你自己心里想要什么要明白,这个步骤和节奏要掌握好。

其实我觉得年轻化不是说年龄年轻,而是你思想年轻,你敢于接受挑战的勇气年轻。新东方的团队现在还是相当不错的,整体上大家的创业精神还是蛮丰富的。

今年飞行不会超过80次

雷建平:听说您一年有160天在飞行状态?

俞敏洪:对,原来一年大概有180趟飞机,那就意味着每两天就有一趟飞机,现在要少一点了。

原来我的专注是做两件事情,第一是问候全国新东方的员工和老师。因为我原来对于综合性的管理是由管理团队来做的。第二个是为新东方对接一些重要的业务,海内海外的。

但是我后来发现如果你内部不整顿好,如果没有真正地打造出一个良好的新型的平台,你外部对接,你问候员工只是做了表面文章,无非是我全国飞来飞去,一年拍一万多张照片,员工们在朋友圈晒一晒,觉得跟老板照了个相。

今年开始我估计我的飞行次数应该不会超过80次吧,最多到80次,包括路演那就没有办法了。剩下的时间应该是集中在总部进行各种调研和新东方改革提高技能的工作,推动管理团队去执行,这样实际上更重要。

雷建平:您每天工作的时间也差不多16、7个小时?

俞敏洪:差不多,我昨天是工作到晚上12点。晚上9点多下的飞机,10点钟从机场出发,10点40到达了宾馆,10点50接受采访,采访进行到了12点,回去睡觉已经12点半了。

紧接着第二天早上6到7点钟游泳,紧接着吃早餐,接下来就是敲钟,接受采访,结果还能保持精力充沛。

其实我最大的问题就是睡眠不好,我要睡眠好的话我的精力会更充沛。但是也许因为我的精力还算充沛反而睡眠不好。我不知道,因为我躺在床上还会想事情。

所以我现在就采取了两个方法来促进睡眠,第一个是背一些诗歌散文,你躺在床上开始背,背着背着就背糊涂了,我可能就睡过去了。第二个是我练一些歌,在床上自己唱歌,这样你的词背出来了,你唱歌就会。

否则脑子一片空白就想事,一想事就心烦。但是背诗词或者是唱歌你是不会想事的,它阻止你想事。我一般只要能睡得相对好一点,我一天的精力都好一点。

我最大的问题是喝酒。为鼓动全体员工热情,我从1月到2月大概喝了60顿酒,导致我1月、2月整天头脑都是有点蒙的,所以我现在又开始努力地控制自己喝酒。

其实我的酒量挺大的,半斤白酒和一瓶葡萄酒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行为上和语言上的影响,我自然可以和你聊天,但是第二天它一定会使你的思维速度慢下来。

我是特别不能容忍自己思维速度慢的。你看我讲话的速度就可以看到。其实现在我就要控制自己。所以到了我这个年龄每一天都很珍贵。我IPO时的英文稿子都是自己亲自写的。

雷建平:写得很棒。

俞敏洪:对啊,他们写完以后给我看了,我说你们这个公事公办,不能体现我的感情了。我说把你们的要素抓出来,感谢谁抓出来写给我,剩下其他的我来写。我喜欢亲历亲为,很多时候。

雷建平:游泳是一个常态吗?

俞敏洪:不能是常态,但是只要我入住的宾馆有游泳池,一定会游。我回家在小区一个礼拜两三次吧。散步保证一天尽可能到一万步。

我还有一个习惯是在办公室坐完半小时以后会起来原地跑2到3分钟,这样使你的血液可以活跃起来。因为腰椎间盘突出,如果我老坐腰会受不住,所以对身体的锻炼还是比较注重的。

其实有的是爱好,比如说我夏天去骑马,骑马是很耗时间的,但是就是喜欢。冬天我去滑雪。我还做了一个滑雪广告,因为是我的同款,淡季还卖出了一百套。

自己的流量不为新东方做产品广告

专访俞敏洪:新东方在线选择港股上市是集团双资本平台战略

雷建平:您怎么看大家称呼您为“流量明星”?

俞敏洪:我其实不能算流量明星,我从来不用我的流量来为新东方做任何产品广告。

你看我的老俞闲话也好,我的演讲也好,我对外做的地面的自动演讲也好,我是从来不允许新东方卖产品的。

因为我觉得我是独立的,我在传播我的教育思想或者我的成长思想,而不是让你跟着我的流量卖东西。

所以你在我所有的自媒体上是看不到任何一个广告的。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因为我觉得你面对公众的时候把自己当做一个非生意人看待。

新东方做生意归新东方做生意,没有问题。当你说任何话的时候你当做一个非生意人看待,你就不能光站在自己的立场说话,你得站在大众或者是行业的立场说话。

最近,我一个表态实际上是代表了教育行业发声,我发完声以后整个行业的大佬们在群里说只有俞老师能敢这么做,也只有俞老师是站我们的立场上讲话的,其实我觉得他们很理解我,我也很开心。

我个人取得的是大众对我的一种公信力,我的说话对大众是一种尊重,那大众倒过来对我的说话也有一个公正的评价。不管那些二五毛党、五毛党他们怎么骂我,我是完全不在乎的。(来源:雷帝网 文/雷建平)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发布《2019年度中国生鲜电商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生鲜电商交易规模为2554.5亿元,同比增长31%。主要玩家包括:1)超市电商:永辉生活、大润发优鲜、e万家等;2)综合平台:京东、天猫、苏宁易购、拼多多等;3)垂直电商:易果生鲜、本来生活、每日优鲜、天天果园、中粮我买网、顺丰优选等;4)O2O:京东7FRESH、盒马鲜生、叮咚买菜、京东到家等;5)产业电商:有菜、雨润果蔬网、链农、一亩田、海上鲜、全球优冻品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