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动态>2018年电商行业不完全“死亡”名单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2018年电商行业不完全“死亡”名单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4日 17:15:30

(网经社讯)随着互联网红利消失,流量高企,电商互联网行业增速已经放缓。线上格局基本稳定,头部的电商已把目光转移到线下。而对还处于“烧钱换市场”中小电商来说,如何在这瞬息万变的市场上获得一杯羹都变得难上加难。在这汹涌澎湃的“互联网巨浪”下,有的平台挺了过来,但也有不少电商、互联网平台倒下了。本文为您带来2018年以来31家电商及互联网公司倒闭、或者转型事件(相关专题:http://www.100ec.cn/zt/pccy/  )。

据网经社(100EC.CN)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包括:(1)零售电商:拉手网、飞牛网、梅西百货中国、TOP-SHOP天猫店、玛莎百货天猫店、繁星优选、雅堂电商、美图电商;(2)无人货架:七只考拉、GOGO小超、领蛙、哈米科技、豹便利、果小美、猩便利、便利蜂、小闪科技、京东到家Go;(3)快消品B2B:星利源、店商互联、棒小店、进货宝、惠下单;(4)生活服务电商:小鸣单车、Gobee.bike、1号单车、麻瓜出行、享骑电单车、家园网、优居客、理优1对1等31家电商公司及互联网公司停业运营、转型或被收购

2018年清明节,我们也梳理了《2017年度电商“死亡”名单》:包括大润发飞牛网、菜到啦、许鲜、冻品互联、诸葛修车网、绿盒子、优库速购、有范、车来车往、京东酷卖、彼岸、车蚂蚁、借卖网、悟空单车、3Vbike、酷骑单车、町町单车、卡拉单车、EZZY、友友用车、零派乐享、乐电、全聚德鸭哥科技、农商1号、上交旅木兰仓、盒马充电、一商小二等。

图片.png

(注本文对于“死亡”定义并非传统意义上死亡,特指:公司破产、创始人跑路、网站停运、实际控制人变更、业务重大转型等)

以下为网经社整理的几个典型案例,仅供大家参考:

案例一:美图电商:运营成本不断扩大 电商业务被迫转让

手机和电商都是美图在认为自己拥有足够的女性核心用户后的商业化尝试,但是最大的问题是这两大板块都属于重资产。做手机采购成本、推广成本很高;做电商,则需要强大的供应链管理以及物流等。

在电商成本逐渐扩大,并影响到美图上市公司利润时,美图方面为追求利润只能谋求转型。

2018年11月22日,美图公司与寺库集团、TryTry公司发布战略合作备忘录,三方达成战略合作意向。根据合作内容,美图美妆App将由寺库投资的美妆电商“TryTry”运营。TryTry将负责美图美妆平台的品牌推广、货品采购、销售、发货、客服等全面管理。由此,美图告别自营电商。

【反思】有几亿活跃用户和庞大女性用户群的美图,做电商本应是水到渠成,因为有天然的流量池。但事实上,做好电商,特别是跨境电商自营还需要很强的供应链,以及各方面优秀的专业团队。除了流量,美图在后两点上都相对缺乏。

案例二:小鸣单车:无力偿还用户押金 进入破产程序

2018年7月11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向社会通报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的最新进展情况:截至2018年6月27日,“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共计近12万笔,目前小鸣单车管理人仅接管到35万余元,资不抵债,小鸣单车运营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关斌、监事徐蓓已被限制出境。

悦骑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29日,先后在广州、上海等全国十多个城市投放共享单车超过43万辆,收取用户押金总额高达8亿元。2017年底,小鸣单车开始出现大规模用户押金不能及时退还的问题,引发部分用户向广州中院提出对悦骑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2018年3月27日,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程序。

【反思】共享单车行业的资金问题以及市场策略的失误导致一些单车企业失败。随着市场格局的资本热潮褪去,共享单车的发展迎来了巨大的挑战。大批的共享单车或被闲置,或被折旧损坏,导致市场的可使用单车日益缩减,市场不断倒退。而对于共享单车平台来说,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共享型创业公司想真正走得长远,就要回到正确的商业模式和轨道上来。

案例三:七只考拉:转型新业务 陷入倒闭漩涡

2018年5月18日,七只考拉被爆全北京的货架冷柜均被撤掉。有媒体针对消息向七只考拉客服电话求证,但始终无法接通,其微信公众号也一月未更新。其联合创始人单长江对此回应“没有倒闭,但方向有变化,货架业务是停了”。

“七只考拉”曾也是无人货架行业中的明星玩家。它成立于2017年2月,两位创始人文朝辉、单长江均来自回家吃饭,天使轮投资方为经纬创投,去年9月宣布完后才能5000万元A轮融资,由执一资本领投,经纬创投跟投。这也是其对外公布的最后一轮融资,此后便是裁员、撤架的消息四起。今年以来,不少无人货架企业先后经历了裁员、撤柜,并开始谋求新的业务转型。

【反思】无人货架看似入局难度低,但实质上其对物流、供应链和精细化运营的要求极高。从目前的发展来看,无人货架快速扩张,忽视已有点位的后续经营巩固,导致供大于求、管理困难、盈利受阻等问题乱象丛生,这些现状使得无人货架风波不断。在无人零售领域,铺设点位仅是开始,能否低成本高效率提供服务才是发展的关键。

案例四:理优1对1:陷入经济纠纷 资金链接近断裂

2018年11月,在线教育平台“理优1对1”运营主体上海理优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贴出“停课停运”通知,称因为涉及诉讼,公司银行账户资金被冻结近1000万元,由此引发大面积拖欠员工、教师工资以及停课停业等问题。

理优从2018年6月开始与淘米陷入经济纠纷,近一千万现金账户被冻结,资金链接近断裂,拖欠了全职老师三个月、助教及其他人两个月的工资。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自2017年下半年起,淘米网络以“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为由,将理优教育和“曾经的投资人”汪海兵告上法庭,迄今为止已至少开庭了三次。

【反思】在线教育潜在用户的获取需要投入较高的营销成本,而获得一个真正付费用户的成本则更高。由于获客成本高企,前期的持续投入再加上在线教育公司盈利周期长,教研、产品、技术都要大投入,导致目前在线教育企业大多处于烧钱阶段。

案例五:棒小店: 陷入经营困境 停止运营

2018年3月7日,曾被誉为业内黑马的快消品B2B平台棒小店陷入经营困境,目前已停止运营。

棒小店隶属于武汉快至易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于2016年初正式上线,提供商超百货、粮油副食、酒水饮料、糖果零食等商品,致力于打造线上智能交易、运营服务,线下智能仓储、物流配送等一站式服务。

据悉,上线2个月棒小店即实现了单日流水过百万的业绩。截至2017年5月底,棒小店平台上的零售小店数量已达12000家,并以日增150家的速度增长。

【反思】近年来,随着资本大举进入以及阿里、京东等头部企业加快布局力度,快消品B2B行业竞争异常激烈。棒小店陷入经营困境停止运营,是资本角逐、行业竞争的结果。目前快消品B2B行业头部企业已经显现,阿里零售通、京东新通路等通过大把自有现金、资源进行投入,进行全国性拓展。易久批等也通过融资获得迅速发展,行业逐渐进入洗牌阶段。

以上倒闭的电商企业,他们的大多数面临着这样的问题:1、资金链断裂;2、盈利遥遥无期;3、大量烧钱;4、团队管理不善;5、公司战略出现偏差;6、制造虚假繁荣等。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此前在接受央视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创业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倒闭可以说是一股潮流,有这么一个数字,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平均寿命是不到一年。尽管他们无法获得可见的财务回报,但也在厮杀中为下一次创业积累了大量经验。这些失败的电商平台,可以帮助前赴后继的创业者找寻可以总结的经验,反思,继续在电商路上创造价值。

图片.png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环境下,平台要谨记:真正的创业家永远懂得,创业不是高调的融资、浮夸的估值和喧嚣的价格战,而是场艰苦漫长的马拉松。不倚赖资本普降甘霖,也不奢望成风口飞猪,踏踏实实练内功,兢兢业业求生存,方为永续经营的根本。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发布《2019年度中国在线旅游市场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在线旅游市场交易规模约10059亿元,同比增长14.96%;用户规模达4.13亿人,同比增长5.35%。头部玩家有:(1)旅游订票类平台:携程、美团旅行、马蜂窝、去哪儿、飞猪、途牛旅游、穷游网、同程艺龙、驴妈妈、欣欣旅游、遨游网、侠侣网、春秋旅游、途风旅游、要出发、6人游、拼途网、梦想旅行、面包旅行、世界邦等;(2)旅游短租类平台:途家网、爱彼迎、一家民宿、小猪短租、木鸟短租、我行我宿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