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动态>【法律案例】索赔5000万 腾讯诉"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不正当竞争
【法律案例】索赔5000万 腾讯诉"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不正当竞争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8日 08:36:30

(网经社讯)2014年春节,腾讯在支付领域打出一张好牌,推出微信红包,微信支付借此打开了移动支付市场,并迅速抢占了支付宝不少市场份额。

  但微信红包兴起的同时,各种抢红包外挂随之伴生。毕竟有时候微信群里的人数太多、而红包个数太少,每次点开红包却只看到“手慢了,红包派完了”的提示信息,也是不美。

  那微信抢红包能设外挂吗?腾讯的回答是不能。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了原告腾讯科技公司、腾讯计算机公司诉“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运营者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

  要求巨额赔偿5000万

  据了解,这次被腾讯起诉的“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又称红包快手软件)是由掌上远景公司(A公司)开发、由卓易讯畅公司(B公司)经营的“豌豆荚”平台提供下载。

  据A公司官网介绍,这款“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支持微信红包、QQ红包、QQ空间红包、支付宝红包等多种主流红包,支持红包锁屏、红包提醒、秒抢红包雨等多种形式;可以实现0秒抢红包,还有语音红包提醒“红包来了”,并且可以自动回复感谢语。

  这对抢红包外挂的使用者是方便了,但对红包发放者以及没有使用外挂的用户来说,就不是那么友好了:发红包的人达不到发红包的目的,抢红包的人老是抢不到,最大争议点也在于此。除此之外,还有数据安全问题以及商业道德问题。

  腾讯科技公司与腾讯计算机公司共同诉称:“微信红包”最具趣味的关键点是“抢”。“抢红包”本身会带来微信群的瞬间活跃并激发传播欲望。正因 “微信红包”具备“钱+游戏+社交”的多重功能,故一经推出便在市场蹿红。“微信”软件及“微信红包”功能获得的市场竞争优势和商业价值,应依法受到保 护。

  首先,在运行“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时,用户不需要启动“微信”软件,可以自动抢到微信里的红包,使得“微信红包”的“游戏+社交”功能无法实现,降低用户对“微信”软件的黏性,破坏微信正常的运行环境和运管秩序。

  其次,“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非法监听微信聊天记录,抓取微信聊天记录中涉及红包字样的信息和微信红包中的资金流转情况,严重侵害用户隐私和微信数据安全。

  最后,被告看中原告“微信”软件超过10亿的用户量和“微信红包”的市场价值,才研发“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已积累了6000多万的用户量。这种傍“微信”品牌,搭“微信红包”便车,截取原告商业资源的行为,明显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

  综上,腾讯科技公司及腾讯计算机公司将两被告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A公司立即停止开发、宣传、运营“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的不正当竞争行 为;B公司立即停止提供“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下载服务并停止对该软件进行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二被告在《南方都市报》《新京报》非中缝版面、二被告官 方网站、官方微信公众号及官方APP首页显著位置刊登声明,消除因其不正当竞争行为造成的不良影响;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人民币5000 万元。

  不正当竞争是否成立?

  事实上,打击“红包外挂”已成腾讯常态。2018年春节前,微信安全中心公众号发布了一篇《远离抢红包外挂,过一个祥和新年》的文章,提到: “一些用户让抢红包变了味 ——有人利用外挂软件抢红包,或利用红包组织网络赌博从中牟利。”“对于使用包括且不限于抢红包等外挂软件的用户,我们将对违规账号进行限制账号登录处 理。”

  据微信安全团队透露,从2019年1月份至2019年2月2日发布文章这段时间里,就已经对3000多个赌博或外挂使用账号进行永久封禁处理。

  此外,在《微信个人账号使用规范》中腾讯也提到,用户在使用微信的过程中不得进行影响用户体验、危及平台安全及损害他人权益的行为,这些行为中就包括使用抢红包插件、外挂、软件或系统。

  腾讯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自动微信抢红包”类的软件属于外挂的一种,对此,微信一直坚决进行打击。尽管腾讯如此表态,但禁止用户使用抢红包插件、外挂的理由充分并且合理吗?

  由于抢红包插件、软件带来的便利性,如今抢红包软件已是大多安卓用户的标配,不仅第三方的APP厂商会开发,手机厂商在自家的应用商店里也会上 架自己开发的红包助手,比如华为推出的“华为红包助手”。记者发现,魅族甚至把“红包助手”集成到了系统之内,点击“设置-辅助功能-红包助手”即可进行 设置。

  除此之外,在华为、魅族等手机应用商店中以“红包助手”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可以发现有多款不同企业开发的抢红包软件,包括腾讯自家的应用宝上也可以发现多款抢红包软件。

  从以上可以看出,使用抢红包插件的用户不在少数。一位使用过抢红包软件的用户告诉记者,以前使用过,但是担心被腾讯封号,后来就没再使用。不过记者注意到,在提及封禁使用抢红包插件、外挂的微信账号时,时常与赌博联系在一起。

  在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看来,这次起诉更多的是腾讯希望通过诉讼来确立自己的“游戏规则”。“现在移动互联网发展速度太快,很多新生事物边界和界限比较模糊,腾讯通过起诉让大家形成认知,哪些东西是腾讯的。”孙燕飚说。

  至于在这次起诉中腾讯提到的不正当竞争是否合理,记者也咨询了法律界人士。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表示,抢红包软件实际上算是一种外挂, 游戏外挂很多是按照著作权侵权进行处理的。但是抢红包软件从技术上来讲应该没有对程序进行修改、侵犯到腾讯的著作权,但是腾讯又要打击这种行为,才选择以 “不正当竞争”的理由进行起诉。

  但是《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是兜底条款,该条款如何解释赵占领认为存在异议。“抢红包软件破坏了腾讯制定的抢红包的规则,但是上升到不正当竞争有些牵强。”赵占领对记者说。

  此案件双方正在诉讼阶段,腾讯方面表示,不方便提供太多信息。(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文/宗旭)

“五一”旅游消费旺季刚刚结束,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用户维权案例库显示,在线旅游(OTA)成为消费投诉“重灾区”,订票、出行、酒店住宿、旅游景点消费的各环节都存有诸多猫腻。其中,同程旅游、艺龙、途牛、携程、飞猪、去哪儿、马蜂窝、走着瞧旅行、联联周边游、世界邦旅行、侠侣亲子游、骑驴游、小猪短租等平台用户投诉较多。问题集中表现为收取高额退票费、订单无法消费、下单后难预约、退改签遭拒、货不对板、特价商品拒绝退款等。为此,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进行2019电商系列调查专项行动之“五一”在线旅游,通过快评发布、滚动曝光、专题聚焦、密集播报、媒体联动、法律援助,关注在线旅游平台的消费权益保障。如果您在消费中遇到OTA平台(在线旅游)的各类问题,欢迎向我们发来求助。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