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金融科技>蚂蚁金服的“相互宝”:互联网保险的创新还是伪装?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蚂蚁金服的“相互宝”:互联网保险的创新还是伪装?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5日 09:12:53

(网经社讯)前几日,蚂蚁金服宣布,旗下网络互助计划“相互宝”成员数超过5000万,成为全球最大的互助社群。

追溯到去年,其前身“相互保”带着“互联网+”与“保险互助”的双重光环横空出世。

不过很快被监管部门约谈,被指将网络互助计划伪装成相互保险,同时被指涉嫌虚假宣传、信息披露不充分等。

多位业内人士向鞭牛士表示,不同于保险产品,蚂蚁金服在相互宝中并没有刚性兑付的义务,而且在成员互助中,平台方还可以抽取佣金和手续费用,可谓是“空手套白狼”。

官方对外宣传,单个救助中实际上每位成员分摊的金额甚至不到1分钱,大概是0.6分钱。

但实际情况则是,相互宝绝大多数用户是由支付宝导流,基本上为年轻互联网用户群体,前期可能生病率较低,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和用户年龄增长,发病率增长,每一个用户分摊的金额也就会越来越大。

被定性为非保险产品后的相互宝,和其他互助产品一样,目前处于一个无监管的尴尬境地。

至于相互宝是真正的互联网保险创新,还是伪装,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A

事情还得从2018年10月16日说起。

蚂蚁保险联手信美人寿推出了一项基于区块链的互助型健康保障服务,起名“相互保”。

芝麻分650分及以上的蚂蚁会员(60岁以下)无需交费,就能加入到“相互保”中,获得包括恶性肿瘤在内的100种大病保障,在他人患病产生赔付时才参与费用分摊,自身患病则可以一次性领取保障金。

这一服务上线支付宝之后,短时间内便吸引了千万人响应。资料显示,该产品上线 9 日内用户数就突破 1000 万,堪称移动互联网时代首个震动保险圈的现象级产品!

但随后一些质疑声也出现。产品相关公司也收到监管部门约谈。被指出其涉嫌存在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和费率、销售过程中存在误导性宣传、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

短短41天后,蚂蚁金服发布公告称,其基于区块链的保险产品“相互保”由于其合作伙伴信美人寿收到监管部门约谈,不能继续以“相互保大病互助计划”的名义继续销售《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相互保团体重症疾病保险》。

“相互保”将在2018年11月27日12点升级为“相互宝”,更名后的产品非保险产品,而是一项网络互助计划。新的相互宝由蚂蚁金服独立运营。

而另一边,信美人寿近日也因“相互保”业务遭到处罚。

4月12日,银保监会公布了关于信美人寿保险相互社(以下简称信美人寿)的行政处罚信息。

处罚决定书显示,信美人寿存在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两项违法行为。

银保监会对信美人寿处以罚款65万元;对时任董事长杨帆给予警告并处罚款13万元,对时任副总经理兼总精算师曾卓给予警告并处罚款15万元,共计93万元。

近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在对外发布的“2018年度互联网人身保险市场运行情况分析报告”,更是直接给“相互保”定性,称互联网保险在发展过程中存在产品创新不当问题,将网络互助计划伪装成相互保险。

B

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些年互联网巨头进入行业的凶猛。

2017年7月,阿里系的杭州保进保险代理有限公司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获批,蚂蚁金服就此拿下保险中介牌照。

2017 年 10 月,百度拿下保险中介牌照。

2017 年 11 月由腾讯控股持股57.8%的微民保险代理获批成立。

2018年2月,美团也加入保险中介领域。其全资子公司重庆金诚互诺保险经纪有限公司获保监会批复。

BAT为首的互联网巨头凭借其流量优势,希望能分保险市场的一杯羹。他们从最初的代理卖保险到自主研发产品,再到经营保险公司,互联网技术在保险业全面渗透,互联网人身保险行业也逐渐呈现传统保险公司、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及互联网保险中介平台多渠道竞争发展的格局。

但另一方面,互联网保险在发展过程中存在产品缺乏创新、结构单一的问题。各保险公司的业务基本上都集中于简单的寿险、年金及意外伤害保险等,同质化现象严重,替代性强、存在感弱,缺乏核心竞争力。

最近更是出现放缓的势头。

根据中保协报告,2018 年共62家人身险公司开展互联网保险业务,继2017年互联网人身保险规模保费首次出现负增长之后,2018年累计实现规模保费1193.2亿元,同比下降13.7%。

相比 2013-2015 年间互联网人身保险的高速增长,近三年来,传统人身险公司借助互联网渠道快速、低成本地接触海量客户,“线下”到“线上”转移的发展方式已进入瓶颈期。

去年,人身险公司通过第三方渠道共实现规模保费991.9亿元,占互联网人身保险总规模保费的83.1%,同比减少5.8个百分点;通过自建官网实现规模保费201.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1.2%,占互联网人身保险总规模保费的16.9%。

可以看出,保险企业官网的自营能力也在增强。充当中介的第三方互联网平台未来或面临不小的压力。

C

相互宝被约谈的背后,凸显的是互联网保险的尴尬境地:如何在风控和创新之间找到平衡点?

一位业内人士向鞭牛士表示,不管互联网如何+保险,保险的本质还是不能变,它始终是一个金融产品,合规和风控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而相互宝刚开始伪装成保险推广,但是平台方连最起码的刚性兑付的责任都不承担,完全靠所谓社区自治,存在着极大的风险。

保险严选平台“唐僧保”创始人聂方义甚至在财新网撰文指出:

“如果监管机构不定性,那么腾讯、京东、百度、拼多多等等互联网流量巨头,是不是都可以依托类相互保的保险产品,来激活其现有存量用户呢? 是不是都可以通过这种披着保险外衣的网络互助,来进行所谓的‘保险教育’和获客、再提醒被教育过的巨量用户去加保其他他们旗下保险代理或经纪公司出售的商业健康险来获利呢?”

不过也有数位业内人士向鞭牛士表示,互联网保险仍是一个大趋势,依然具有可观的市场潜力,值得去努力。

“目前市场上一共有3万多款保险产品,但很多都类似的,一个公司推出一款新产品,另一个公司也立刻复制出一款。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大部分公司缺少相应的数据资料,难以支撑其设计出好的保险产品。”

另外,互联网公司,特别是第三方平台,当前从事的保险业务主要集中在销售阶段。

并且,当前多数平台只负责销售保险产品,售后服务、理赔等业务还是都要交给保险公司,因此也存在理赔速度慢、人工成本消耗大等问题。

豆包网高级品牌经理曾诚也向鞭牛士表示,当前保险行业存在产品同质化、聚焦价格竞争、理赔等售后服务体验差等问题,未来互联网保险行业或将通过科技赋能,进一步帮助解决相关问题,从而提升中介机构的互联网营销和服务创新能力,服务体验及客户黏性。(来源:Bianews)

在疫情“笼罩”的当下,电商企业又将迎来一次大考。2020年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如期而至,在这特殊时期,电商消费市场更应经得起考验。在此背景下,网经社“电诉宝”发起“战疫3·15 提振电商消费信心”的3·15主题活动,通过系列数据报告发布辨别电商“红与黑”、打造“云315”平台为全国电商用户“保驾护航”、媒体联动舆论监督倒逼用户有效维权、律师团“坐堂”提供法律援助、持续开放“绿色通道”对接近千家电商等多种形式,倡议广大电商遵守法律规范约定,依靠优质的服务赢得信赖,让消费者畅享网购。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