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动态>网售处方药乱象调查:多平台敞开卖毒性药还搞促销 帮买家造病情
网售处方药乱象调查:多平台敞开卖毒性药还搞促销 帮买家造病情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2日 08:58:29

(网经社讯)018年11月,上海22岁女孩马晓晓(化名)通过网络购药平台购买了18盒秋水仙碱片剂,因过量服用导致死亡,随后家属将第三方购药App“药房网”以及进驻该App的4家商家告上法庭。家属认为,涉事App和商家在未获取处方情况下随意大量出售处方药,对女儿过量服用导致死亡后果负有责任。近日,该案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就在该案同年5月,江西九江的21岁女孩段鑫(化名)因为“痛经”,通过网购App也买了秋水仙碱片剂,在陆续服下198片药后抢救无效死亡。

事实上,我国明确要求必须凭处方销售的药品超800种,且不允许网络销售处方药。

但南都记者调查发现,网络购买处方药乱象普遍存在。多家网络购药App上不用处方就可以买到处方药,所谓“药师审核”形同虚设,甚至虚构病情花5元就可以买到电子处方、把处方药标记为OTC(即非处方药)售卖、对处方药搞“满减促销”等。其中,至少5家购药App中可以无处方买到上百粒秋水仙碱片。

|案例|

无处方网购大量秋水仙碱片,两女孩过量服用后死亡

距马晓晓离世已经6个月,她的父母依然倍感煎熬,心情无法平复。近日,南都记者联系上她的家属。他们始终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在没有出示处方的情况下,在同一个购药平台可以这么轻易买到这么多可致死的处方药呢?”

5月9日,上海21岁女孩马马晓晓(化名)服用过量药物致死案开审。

2018年11月21日下午,马晓晓父母发现女儿服下200粒秋水仙碱片中毒,随后把她送到医院抢救。当地媒体报道称,该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庄育刚指出,“病人在进入重症监护室后,很快出现了爆发性肝功能衰竭”。被送去医院的第二天,马晓晓因“药物服食过量致肝功能衰竭”死亡。

“孩子是从哪里得到这么多致命的药物?”随后,家属翻查马晓晓的购买记录发现,在2018年“双11”当天,马晓晓从“药房网商城”App上的4个商家处——商洛市乐天大药房有限责任公司、四川拜欧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瑞安市诚康医药连锁有限公司、江门市江海区康芝福大药房,一共购买了18盒秋水仙碱片剂,约有300多粒药片。

随后,家属委托律师调查发现,马晓晓购买该处方药的4个商家都没有要求她提供处方。在这次悲剧中,马晓晓就像平常上网买衣服一样,毫无阻碍地买到了达到致命剂量的处方药物。

马晓晓的家属认为,售卖该药品的四个商家,在未审核处方的情况下通过网络大量销售了处方药“秋水仙碱片”,最终导致了女儿的死亡,应承担责任,而第三方药品销售平台“药房网商城”,未尽到相应的审查义务,也应当承担连带责任,随后家属把5家企业告上了法院并提出赔偿要求,目前案件仍在审理中。

           

“秋水仙碱片”仍在至少5家网络购药App有售卖,南都记者在寻医问药App搜到9款,尝试无处方也能购买到100片。

同年5月,江西九江也发生了因为服用过量网购的秋水仙碱片致死事件。据报道,2018年5月13日,江西九江21岁女孩段鑫(化名),因为痛经难受而不断服用“秋水仙碱片”,服用总量达到198片。其父母发现她不对劲后,立即将她送往当地医院抢救。然而段鑫最终同样没有被抢救过来,在治疗两天后离开人世。

时隔1年,其父段先生对于女儿的突然离世始终无法释怀。他曾检查段鑫的手机发现,2017年底女儿曾从“淘宝”App中一家名为“康爱多大药房旗舰店”的商家,购买了10盒秋水仙碱片,还曾与该店的客服咨询交流。

他告诉南都记者,在2018年4月,女儿曾14次询问该店客服,却没有得到回复。“如果当初客服可以更上心提醒药品的副作用,甚至严格控制购买量,就不会酿成这样的意外。”段先生说。

段先生称,自女儿去世后,他与康爱多相关负责人经历了数月艰难的交涉,最终签订和解协议,同时获得了一些赔偿,确认“不再追究”。但让段先生始终感到不安的是,“为何这些过量可致人死亡的处方药,可以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从网络大量购买到?”

|调查|

多个购药App无处方可买处方药与网购普通商品无异

处方药,是为了保证用药安全,由国家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需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的药品。处方药具有依赖性潜力易导致滥用,或具有毒性等潜在风险,患者自行使用不安全。

1999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试行)。随后,各地药监部门进一步明确了必须凭处方销售的约800种处方药名单。

南都记者对照“必须凭处方销售的药品名单”调查发现,包括注射剂、医疗用毒性药品、第二类精神药品、按兴奋剂管理药品、精神障碍治疗药、抗病毒药、肿瘤治疗药、含特殊药品(麻醉药等)复方制剂、避孕药等激素类药物、抗生素等10大类约800种处方药,无需处方也可在购药App上轻松购得,处方“门槛”在网络购药世界形同虚设。

           

南都记者在“阿里健康”App尝试购买医疗用毒性药物“硫酸阿托品片”,提交订单等待1分钟就就审核通过发货,犹如网购衣服般简单。

以“阿里健康”App为例,平台内一家名为“普泽大药房旗舰店”的商家销售医疗用毒性药物“硫酸阿托品片”。

该药购买界面中提示“本品是处方药,需要提交需求药师与你联系”,还贴出药监部门“如有直接或者变相销售处方药行为,请保留证据并举报”的提醒。

公开资料显示,硫酸阿托品是从颠茄和其他茄科植物提取出的有毒生物碱,在临床上主要用于治疗内脏绞痛,但服用过量可导致死亡,最低致死量成人约80~130mg,为一种医疗用毒性药品。

然而,如此需要遵循医嘱谨慎使用,且设置了风险提示的处方药物,在实际购买过程中却是“畅通无阻”。

南都记者在该商家提交购买“硫酸阿托品片”需求后,只填写了物流信息便成功预约审核,约等待1分钟后订单显示“审核通过”并发货。购买全程无医生或药师作任何联系,犹如网购衣服般简单。

涉及上述两起致死事件的“秋水仙碱片”,其主要成分秋水仙碱,为一种生物碱,因最初从百合科植物秋水仙中提取而得名,为治疗急性痛风的常用药物。秋水仙碱在人体器官内的累积会产生毒副作用,用于有效治疗和引发毒副作用的剂量只有一线之差,且目前无有效的解毒剂。南都记者查询了解到,目前国内获准生产的17种“秋水仙碱片”均属于处方药。

5月8日至5月12日,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寻医问药”App、“平安好医生”App、“360健康”App、“丁香医生App”以及“八百方正品药”App仍在正常展示和售卖秋水仙碱片。

以“寻医问药”App为例,南都记者在该平台搜索关键词“秋水仙碱片”,可找到9款该处方药,随意点击进入一家“上元堂网上药店”,跳转界面后,提示“本产品为处方药,只作为信息展示,不提供交易”。

然而,当南都记者尝试登记需求购买4盒共100粒秋水仙碱片,并填写物流信息后,收到了来自上元堂药店的短信通知,称订单已经收到,要求南都记者通过其提供的链接确认订单,便可发货。

链接显示“上元堂药店门店药师已经收到订单并确定”,只要点击确认发货,便可成功购买100粒秋水仙碱片。此过程中,线上药房未与南都记者沟通患何病、为何用药,也未要求提供处方单。

此外,南都记者发现,涉及两女孩购药过量服用死亡事件的“药房网商城”以及“康爱多大药房旗舰店”,目前已下架秋水仙碱片。

南都记者获悉,“1药网”App在获悉秋水仙碱片潜在危险性后,也对此药物作了下架处理,目前在该平台已无法搜索到该药品。

5元就可买一张电子处方,处方药被标记为OTC

根据相关规定,购买处方药品需要凭借处方。但在实际操作中,大部分购药App表示,“如无处方,门店的医师可以帮忙开具电子处方。”除了上述直接下单发货的“简单粗暴型”网购处方药,也有不少购药App在“处方”这个条件上“下功夫”,提供“补开处方”服务,但患何病买何药都是“买者说了算”。

           

南都记者在“京东大药房”App中搜索精神障碍治疗药物“氯氮平片”,“京东互联网医院”消化内科的“李医生”根据记者的“需求”发出了诊断处方。

在“京东大药房”App中搜索精神障碍治疗药物“氯氮平片”,显示1家自营店销售该药品,当南都记者虚构“精神分裂症”的需求提交了该处方药品的预约,一位显示来自“京东互联网医院”消化内科的“李医生”发出了南都记者患有精神分裂症的诊断意见,开出了处方单。

处方单上有医师和药师的电子签名和“银川京东互联网医院”盖章,赫然显示南都记者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状态”,并开出1瓶100片氯氮平片,全程“李医生”与南都记者无任何交流。

在“康爱多”App,南都记者也遇到了“补开处方”服务,且一开就是两张。在该平台搜索按兴奋剂管理处方药“酒石酸美托洛尔片”,并提交需求登记后,南都记者收到了“康爱多”的客服电话,询问用药者的姓名和年龄等,记者虚构作答后便短信告知药品预约成功,并附上一个链接。

在链接中,先显示“银川医联互联网医院” 胸外科医生“临床诊断”南都记者为高血压,后来又显示“广州市增城济慈康复医院(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增城院区)”中医科的郭医生诊断南都记者为高血压,两张处方都开出了南都记者下单的处方药“酒石酸美托洛尔片”。随后,记者咨询“康爱多”客服,被告知“康爱多”与广州增城慈济康复医院医院并无合作。

           

在“微医”APP平台试测购买奋乃静片,南都记者自诉的病症,与“王医生”给出的诊断与处方有所不同。但是,只要电子处方审核通过,记者即可下单购药。

为出售处方药,有App甚至在处方单的病症描述上发挥了想象。南都记者以虚构的“焦躁和偏执”为由,在“微医”App欲下单购买精神障碍药物“奋乃静片”,随后一名自称是“全科医生”的王某对南都记者简单咨询后,开出了诊断与处方。在“审核已通过”的处方中,“患者主诉”中写到南都记者“心情焦躁伴有恶心呕吐6月”。但是,南都记者此前并无提到关于“呕吐”的症状。

           

“丁香医生App”售卖电子处方。

“丁香医生”App则直接售卖起电子处方,无需审核真实证件、病历或医院处方,只需要5元就可以买到。

南都记者以“高血压,心绞痛”等症状在该平台尝试购买40份兴奋剂管理药物“富马酸比索洛尔片”,在虚构填写患者姓名、年龄、过敏史等信息后,平台要求支付5元“处方费”,并称保证为“三甲主治医生开方”。南都记者付款后等待数分钟,果然获得了一张来银川丁香互联网医院的电子处方,诊断为高血压病,开出40片富马酸比索洛尔片,开具处方医师显示为来自普通内科的聂某某。

除了开处方单的“医师”“有求必应”,南都记者发现,有购药App上进驻药店的执业药师还超范围执业。

在一款名为“掌上药店”的App中,南都记者向一家进驻的商家登记购买必须凭处方销售的精神障碍治疗药“舒必利片”后,下单后即进入支付页面,从选购到支付,无任何提交处方或审核的要求。在该商家唯一展示的1名执业药师注册证显示,执业类别为中药学,而其售卖的这款舒必利片,却是西药。

此外,掌上药店App中进驻的电商商家“深圳市一通大药房”,出售的一款处方药“南国复方甘草口服溶液”还被直接标记为“OTC”,即实际是含麻醉药的复方制剂却摇身变成非处方药在销售。

满减包邮、多疗程优惠套餐个购药App对处方药促销

事实上,我国从未允许互联网售卖处方药物。

根据2005年《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向个人消费者提供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的企业,只能在网上销售本企业经营的非处方药。

然而,南都记者发现,售卖处方药不仅成为医药电商平台“公开的秘密”,还有不少平台会对处方药搞“促销”活动,如“京东大药房”推出满减优惠,360健康打出“手机专享价”,“阿里健康”遍布“热销”、“低至X价”、“即将涨价”等字眼,促销方式花样百出。

其中“康爱多”App适逢周年庆典,对旗下产品大搞促销,包括其售卖的处方药也位列其中。

以按兴奋剂管理药物“酒石酸美托洛尔片”为例,购买页面默认购买10件,一次性10件起可送深海鱼油胶囊、购满125元还可以换取优惠券,还有药师推出“组合套餐”等。

           

在其他平台(左图)标志为处方药的避孕药“康和炔诺酮片”,在“掌上药店”App(右图)直接被写成OTC,即以非处方药进行销售。

南都记者在该平台尝试购买多款处方药,包括肿瘤治疗药卡培他滨片、避孕药醋酸甲地孕酮片时,都接到“康爱多”客服来电确认。交流中,客服多次推荐购买达一定量的药物以获取“最好的价钱”。

           

“阿里健康”App上对一款含麻醉剂的复方制剂处方药进行促销。

“好药师”App也是违规促销处方药的“重灾区”,该平台出售7种肿瘤治疗处方药,其中“甲氨蝶呤片”虽适用于急性白血病治疗,但其所含主要成份“甲氨蝶呤”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公布为“三类致癌物质”,长期服用或引致毒理反应。然而,“好药师”对甲氨蝶呤片也大搞促销,除了有“2盒装”“6盒装”的打包降价优惠外,该平台所有药品只要购满79元即可免运费。

《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规定,药品广告应当宣传和引导合理用药,不得直接或者间接怂恿任意、过量地购买和使用药品。而含有免费治疗、免费赠送、有奖销售、以药品作为礼品或者奖品等促销药品内容,均是该标准明令禁止。

|观察|

多企业曾因网售处方药被罚专家呼吁尽快规范监管

针对网售销售处方药的乱象,多地药品监管部门早已采取行动。

南都记者查询发现,2018年6月,国家药监局通报了当年1至5月药品、医疗器械和化妆品案件信息中,有35家药店和医药电商平台因通过网络违规出售处方药被罚,涉及企业包括国大药房、京东大药房、健客等多家知名企业,其中健客“通过邮售、互联网交易的方式直接向公众销售处方药案”多达12宗。

今年4月23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对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分组审议,草案二审稿新增规定“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经营企业,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如果该草案最终获得通过,意味着“网售处方药”的限制将被明确写进法律,进驻第三方医药电商平台的网络药店销售处方药均不合法。

一位长期关注医药乱象的法律界人士向南都记者指出,处方药需要严格遵守在医师开具处方的情况下使用,过量使用处方药可能变成“毒药”。他建议相关部门应尽快严禁网络销售处方药,“对处方药的管控需要像对枪支管理般严格”。

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邓勇博士也表示,消费者在网上上传处方购买处方药方式,容易造成处方造假泛滥。但他也认为,若因为存在处方药销售现象,就让网上药店退出行业,对于目前公众就医用药环境的改善并无益处。

“目前网售处方药的行业规范处于两难境地,争议很大,我的建议还是加强规范,而不是一刀切。”邓勇说,打破患者信息壁垒,加强对规范网售处方药的立法和执法,才是根本。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也认为,对于网售处方药“宜疏不宜堵”。他向南都记者介绍,部分处方药在存储、运输等过程中有严格的要求,网售处方药无法保证药品存储或在运输途中的安全,如药品变质,将对用药者产生影响。处方流转、资质审核、网购售后等环节也很容易出现问题,对患者、卖家来说都存在风险。

但他告诉南都记者,患者通过网络购买处方药的需求实际存在,不能忽视,“比如有些处方药的投放范围有限,在农村地区可能买不到,但是不排除农村地区广泛存在需要用这类药的患者。”

在他看来,允许实体药店网售处方药,同时药监部门对实体药店销售、运输、处方流转等环节有效监管,形成一个良性闭环,或是规范网售处方药的办法之一。

出品:南都在线医疗合规研究中心(来源:《南方都市报》;文/余毅菁 向雪妮 苏海伦)

6月1日起,网经社启动“直击618”特别策划www.100ec.cn/zt/2019618/,分别通过消费预警、滚动播报、专题直击、现场探访、社群直播、发布快评、媒体评论、投诉维权,对天猫、京东、拼多多、苏宁易购、唯品会、网易考拉、云集、蘑菇街、贝贝、洋码头、寺库、网易严选等国内各大电商平台进行持续跟踪报道、监测、评论,为您带来独一无二的618狂欢盛宴。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