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物流科技>二线快递头部玩家德邦快递业绩“变脸”
二线快递头部玩家德邦快递业绩“变脸”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3日 08:02:27

(网经社讯)近日,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603056.SH,以下简称“德邦快递”)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以下简称“一季度报”)。数据显示,第一季度营业收入54.7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6.47%。

1.png

虽然营收增长,但利润却出现亏损。一季度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4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49.1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35亿元,同比下降230.82%。与此同时,德邦快递还存在负债率高、现金流恶化等问题。

对于德邦快递的业绩表现,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与其频繁人事变动有关。从德邦快递披露的公告来看,公司上市至今已有四位副总经理辞职。

对于以上相关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多次致函致电德邦快递方面,其相关负责人表示,问题已经反馈给领导,需要领导审核,但截至记者发稿未获回复。

由盈转亏

公开资料显示,德邦快递创建于1996年,2018年1月16日,德邦快递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登陆A股市场上市,股票代码为“603056”。上市第一年,德邦快递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并在2018年年报中直言要“成为大件快递细分市场的行业龙头”。

而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目前,顺丰、“三通一达”、百世京东物流都在大件快递领域有所涉及。有业内观点指出,德邦快递在大件领域并不具有优势。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德邦经营的快递业务没有特色,与EMS、“三通一达”、百世、安能、商桥、跨越等企业在抢同样的业务,因此显示不出德邦在经营产品和服务方面的优势。

就在德邦快递交出2018年“成绩单”没多久,其“风向”突变,利润出现亏损。根据德邦快递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为54.76亿元,同比增长16.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49亿元,同比减少149.1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0.72亿元,同比减少206.15%;稀释每股收益-0.05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45.45%。

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德邦快递亏损的原因有三条:一是在全国的网点太少服务覆盖面太小;二是硬件方面的基本设施投入不够,场地太小,车辆太少,员工不够;三是大客户的业务太少,造成大件量业务不多,快递的厢式货车“吃不饱”,空载率居高不下,运输成本偏高。

事实上,记者注意到,除净利润亏损外,德邦快递还存在负债率高、现金流恶化、股价下跌、市值蒸发等问题。

据一季度报披露的数据,德邦快递负债率为53.15%。记者查询另外几家上市快递公司发现,2019年第一季度,韵达、申通、圆通的负债率分别为36.89%、26.47%、38.32%。不难看出,德邦快递的负债率远高于其他几家上市快递企业。

一方面是负债率高,另一方面德邦快递现金流吃紧,2019年一季度,德邦快递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35亿元,同比下降230.82%。对此,德邦快递方面解释称,是由报告期内支付的职工薪酬增加和理财产品现金净额流出增加所致。

早在2018年,德邦快递的现金流就已经吃紧。年报显示,2018年德邦快递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5.88亿元,同比下降20.69%。

而在市值方面,记者发现,上市后的德邦快递股价曾高达31.48元,截至2019年5月22日,其股价跌至14.95元。

在快递专家赵小敏看来,德邦快递发布2018年年报后,其就不被市场看好了,目前其市值已经跌破了150亿元,是近期股价跌幅最大的快递公司,资本市场已经对股票进行大力甩卖,而且公司方面没有说明原因,这让资本市场非常意外。

高管离职

在德邦快递公布一季度报之后,紧接着公布了一则董事会秘书、证券事务代表人事变动公告。公告显示,董事会秘书汤先保因工作职责调整,申请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职务,并继续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证券事务代表秦品强因工作职责调整,申请辞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职务,调任至集团结算中心担任高级总监。

而在此之前,德邦快递副总经理辞职事件,一度引起物流行业关注。根据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董事会于2019年4月10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单剑林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报告称,单剑林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职务,单剑林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其辞职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

记者梳理发现,德邦快递自上市以来,已经有四位副总经理辞职。2018年3月,郑荣国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2019年3月,黄华波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留任董事;同年3月,韩永彦辞去公司董事及副总经理职务。

有观点指出,德邦高管的频繁离职,特别是财务负责人在年度财报发布不到一周时间内离职,将对会公司产生一定影响,资本市场可能会有新的看法。这也意味着德邦内部战略将有较大调整。

在赵小敏看来,近半年来,德邦快递的人事变动频繁,其运行机制和管理机制都不太适合企业的发展。德邦快递快运业务量也不理想,它必须在快递和快运之间做一个选择,同时提高服务质量,如果没有根本性扭转,德邦快递的业绩将会在今年受到挤压。

发展承压

进入2019年,二三线快递市场就不太平静。3月10日,如风达发布暂停公司部分业务的公告,此后被曝出二次“卖身”生变,前后两任股东就股权协议未达成一致,数千名员工及供应商被拖欠款项。3月26日,国通快递方面自称2018年下半年以来经营困难,严重亏损,目前已经处于停工状态,预计未来依然长期处于停工状态。

更早之前的2017年,申通快递出资1.33亿元获得快捷快递10%股份。然而在快捷快递财务状况糟糕、资产高估的情况下被申通快递抛弃,昔日与顺丰处于同一起跑线的快捷快递,生产经营陷入破产边缘。

而有着“快递黑马”之称的全峰快递,于2017年4月被青旅物流收购,之后又被转卖,尽管其创始人为中通快递原高管,一度扮演过二三梯队领头羊的角色,但最终因管理不善、员工欠薪、债务积压退出历史舞台。

国家邮政局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快递与包裹服务品牌集中度指数CR8为82,同比提升1.3。这意味着,行业前8位的大企业占据了82%的市场份额,剩下的中小快递企业只能抢占18%的市场。

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恶性的低价竞争,已经波及全国,而且愈演愈烈,导致二类和三类的快递公司(像全峰、快捷、如风达、国通等)企业,由于网络小、价格低、时效慢、车辆少等原因逐渐丧失竞争力,先后被市场挤压出局。”

2018年下半年,“德邦物流”宣布更名为德邦快递时,其董事长崔维星当时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快递行业目前市场环境竞争比较激烈,但我还觉得不够激烈。因为现在是所谓的二线快递比较艰难,所谓的一线还行,未来也会越来越激烈。”

赵小敏认为,未来,京东物流、苏宁物流、蜂鸟、饿了么,以及和制造业共振的日日顺都有可能做跨界,一些国有企业可能进行加速。“快递行业在‘一个锅里吃饭’,那么锅外面的食物就越来越少,如果想在锅外面开拓,那就要进行一个大的变革,换一套新的思路来做。”

此外,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要想做好快递,就要培训好广大员工,打好硬件基础,选准某个领域的产品再精耕细作,在服务方面体现出差异化和有“温度”的客户体验感。(来源:中经城事)

网经社“电融宝”是专业的电商投融资服务平台。拥有的20000+投资方数据库(包括天使投资人、VC/PE、产业资本、互联网巨头、上市公司等),以及近20年10000+电商融资事件大数据库。为创业者提供项目主页、项目诊断、项目包装、投资人对接、项目宣传、融资路演、社群对接、数据库定向发送等多项服务。是电商企业投融资的重要“智库”与投资者之间的“桥梁”。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