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动态>被碾压的服装批发商:做电商找死 不做电商等死
被碾压的服装批发商:做电商找死 不做电商等死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3日 10:18:48

(网经社讯)自五月立夏以来,王可就一直在考虑,今年下半年还要不要续租她身后这不到十平的女装批发档口。

十多年前,只读完高中的她,早早就出来打拼生活。在同乡的拉动下,王可进入了广州的服装批发行业。可能是因为女生爱美的天性,她每次挑来的货都能被一抢而空,生意也越来越好,位置也逐渐从一个临时的流动摊位,发展到承租批发市场的一个独立档口。

广州某批发市场一角

但近几年来,随着互联网与电商的发展,实体经济普遍受到冲击,王可的女装批发生意也开始由盛转衰。

她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剁椒娱投的记者,以往像现在这种季节正是批发夏装的旺季,市场每天都熙熙攘攘挤满了人,但这几年来客流明显下降,有时候每月卖出去的衣服都不够交档口的租金。“以前是只要腿脚勤快,就会有客源上门。虽然找货、换货、调货辛苦了些,但肉眼可见有回报。现在电商发展起来了,咱们这片档口不仅要做原来的活,最好还要会直播、会开淘宝店呢!事情更多,赚的钱却也没比之前多多少哩!”

面对寥寥无几的顾客,最初拉王可入行的同乡在去年关店走人,临走前也劝她早点转行。王可坦言,“如果到下个月档口情况还没有好转,自己可能也只有回家带孩子了。”

然而与此同时,B2B服装批发平台却借互联网之势,发展的如火如荼。

今年3月,B2B快时尚女装批发平台“一手”宣布完成由顺为资本领投,经纬中国、华兴新经济基金跟投的5500万元B轮融资。2个月后,服装B2B直播平台批批网获钟鼎资本6000万元B轮融资。依稀间,一只崭新的独角兽似乎正迎面走来。

但这对于像王可为代表的线下实体批发城来说,留下的时间却不多了。

逝去的黄金时代

作为“衣食住行”中排名首位的“衣”,一直以来就是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流通分会统计,2017年我国纺织服装专业市场总成交额达到2.21万亿元。

随着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国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于“衣”的要求也从开始简单的保暖蔽体的基础性功能,进阶成表达自我、接触时尚、追逐潮流的一种渠道。

相比现在小红书微博、主播千千万的KOL疯狂带货,在上世纪90年代淘宝尚未诞生之时,各地的服装批发市场才是最有古早味的带货流通平台,为全国各服装店铺提供货源。

广州作为制衣企业最集中的城市,诞生了以白马、红棉、十三行等为代表的批发市场;上海作为南北交通枢纽,毗邻火车站的七浦路则成为辐射华东地区的集散批发市场,更被直接称为“cheap road”,外界曾预估七浦路区域一年服装交易额最高曾达到50亿元;杭州四季青批发市场凭借低廉的租金,以及连接江浙沪的交通位置,正对钱塘江构成了一条长达1.6公里的V型市场;而位于北端的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可以说是北方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为京津数千万人群服务,辐射华北,东北和西北。

无数批发商、淘宝店主、创业者们都仰仗这些赫赫有名的批发市场。它们为国内二三线服装品牌和街边精品店提供重要的供货渠道,主要包括现货批发和ODM贴牌两种服务模式。

“在2005年前后,那可是服装行业的热卖期,我从批发市场那里进多少卖多少!”杭州一女装店老板娘张丽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的记者,“每年换季前,我们周边几个服装店老板们都会一起去四季青进货。如果有时间的话,还可以去广州拿货,那里的款式更多,价格更便宜。不仅可以减少进货成本,拿回杭州本地炒一炒价格都可以翻番。”

王可早年间批发生意的利润空间也很大,自己档口每日流水都在1—2万左右,一些服装店老板更会提前支付定金,让王可把那些抢手热门款留给自己。

服装批发城不仅满足了实体的店铺的需求,也给羽翼尚未丰满的电商行业提供了货源。像“神店”“爆款”“网红”“网批”这些电商行业的专有名词,也正是诞生于这些批发城中。但随着电商逐渐成为正规军,服装批发城们的危机开始逐渐显现。

2008年,淘宝B2C淘宝商城上线。2009年,双十一购物狂欢节诞生,活动期间销售额5000万。随着近十年来的发展已经成为最重要的购物节,顾客们的消费习惯逐渐从线下转移至了线上。2018年天猫双十一全球交易额高达2135亿元,其中服装服饰行业零售额占比高达20.3%,遥遥领先于其他行业。

蛋糕依然诱人,但服装批发商们却显得有心无力。“现在实体服装店普遍都受到冲击,之前的老主顾都相继关店了,哪里还剩下多少批发生意?”王可无奈地叹气。即使是一些淘宝店主前来光顾,也只会选择少量多件的款式去自家店铺测款引流,如果效果好就直接联系熟悉的工厂打版,节约中间成本。

而另一方面,全国各地星罗密布的服装批发城们也使得蛋糕变得更加小块。根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2016年全国规模以上的服装批发市场超过340个,服装批发摊位超过40万个,一些家族企业更直接抱团取暖。

与此同时,逐渐上涨的档口租金也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5年10月,广州十三行服装批发市场就已经爆发了一次大规模的租户抗议行动,店铺老板们拉起横幅控诉,高昂租金剥夺了本就狭小的生存空间。在抗议以后,虽然有下调部分档口的租金,但在全国房地产水平整体走高的背景下,仍然是治标不治本。

王可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的记者,水涨船高的租金也正是她萌生退意的主要原因。像她这样不到10平的档口,租金已经从去年的每月7万,上涨到9万,涨幅将近30%,而对比强烈的却是越来越难做的生意。甚至已经有不少店主放弃租一个独立的档口,而选择与其他人合租共用一个档口。

广州十三行仍在咬牙坚持,北京著名的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简称“动批”)却在2017年11月末结束了最后的疏散工作。11月30日,随着北京动批地区11个批发市场和1家物流公司相继关闭,动批成为历史。

疏散期间,北京动批正在进行疯狂的大甩卖,试图捞回一些本钱

种种冲击之下,似乎已经把服装批发城们赶向了“末路”。

“做电商找死,不做电商等死”

“末路”之下,王可也不是没想过电商这条路。但对于只做线下实体生意的她来说,转型线上显得非常非常不适应。“以往只要进货卖掉就完事了,现在搞个淘宝店,不仅要进货,还要上新品,打广告,做客服,顾客不满意还要退货退款,哪里吃得消?”

除此以外,服装行业接入电商渠道也意味着信息透明化。

同样的款式,相似的面料,谁家淘宝价高谁家淘宝价低一眼就可以看出。这对于靠着“炒货”赚差价发家的服装批发商们来说,无疑是大忌。曾经的批发市场严格禁止拍照,为的就是保证店内的一手货源。但随着淘宝出现,一件爆款推出后,接连着就是无穷的复制与粘贴。而对于顾客来说,只要价格满意,谁是原创谁是抄袭又有什么好在乎的呢?

2008年,阿里巴巴旗下的1688.com曾和四季青服装集团短暂地合作过一年,希望吸纳更多的服装批发店铺。不过第二年,双方合作就终止了。从本质来看,阿里巴巴的零售思维是很难做成批发生意,批发是以价值为驱动的,零售强调的则是体验和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1688批发网站自身的运营情况也不甚理想。作为创建已20余年的平台,至今都没能在阿里承担起一个独立的收入板块。2015年第四个季度,阿里巴巴GMV达到9640亿元这样一个峰值后便开始下滑。2016年6月,马云在投资者会议上对外表示,之后发布的季度财报中,阿里巴巴将不再公布1688网站的成交金额(GMV)这个电商行业的重要指标。

在服装批发行业面前,连电商大户都黯然失色,现在新兴的后起之秀是否又能木秀于林呢?

根据桔子IT显示,目前显示运营状态的服装批发B2B公司累计86个。这类服装B2B公司主要都是通过买手组货或者批发商平台进驻的模式,把档口每日更新的最新款式整合到平台端,供店主挑选。店主可以直接在平台下单,由平台整合订单后到批发市场集中采购发货,累积大量订单后不仅节约平台的进货成本,也降低了服装店主的中间采购成本。

开头提到的一手女装、批批网皆是其中表现较好,获得持续融资的绩优股。

以2014年上线的一手女装为例,目前平台上每天保持10000余个SKU在线,每日更新2000个SKU供服装店主挑选。2018年12月,一手女装月销售超过1亿元。2019年目标是同比3倍左右的增速。

一手女装的创始人称,平台的目标用户是全国300万家服装店主,以实体街边服装店为主,同时也涵盖中高端网店及微商。根据一手的估算,其服务的零散街边时装店组合的采购规模约可以达到6000亿元左右。

当前,一手平台的货源已经覆盖全国大部分一级批发时尚,包括广州十三行、杭州四季青、深圳南油等,拥有近一万家供应商资源。在盈利模式方面,主要来自为客户“代购及打包发货”的服务费,价格上仍比各省二级批发市场便宜20%-40%。

不同于一手女装的“买手组货”模式,批批网则是选择直接将视频直播和服装批发商们通过B2B的方式结合。

在直播兴起之时,批批网的创始人就敏锐地察觉到视频直播重要的带货能力。对于服装店主来说,相比较之前图文展示与实际商品的货不对板,直播的互动性则更强,更接近现场采购,也大幅提升了交易转化率。据批批网数据,2016年单场直播突破了15万的交易额,2018年创造了单场42万的交易记录。发展至今,批批网上每天会有数百场直播,保证24小时不间断。目前批批网在线SKU超过20万个,单日交易额接近300万,2018整体交易规模同比2017年增长了5倍,采购商复购用户占到70%以上。

除了鼓励批发商直接上场直播,批批网还培养了数百名直属于平台的直播达人,通过达人的流量与粉丝为批发商带货,形成“供应商—平台—达人”的直播闭环。为了迎合批发商与店主的需求,后起之秀的服装批发B2B平台对于自身功能细分得更加完善具体,针对性也更强。

但有意思的是,当小编向王可、张丽询问是否使用这些服装B2B软件时,她们表示都没有接触过。

长年混迹于实体批发行业的她们更习惯于面对面的沟通批发,这种建立在熟人社交之上模式更具有人情味。从本质来看,服装批发就是一个建立在信任感上的行业。你给的货好不好,价格地不地道,生意人心里自都有一杆秤。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服装批发B2B已经出现20余年,至今却没有出现下一个“淘宝”,线下市场的不可替代性仍然存在。

虽然冲击不断,但实体服装批发依然占据了一定的份额。根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2016年服装批发的年交易额超过5700亿元,2012—2016年交易规模复合增长率为4.2%。

野蛮生长的时代虽已过去,赛道却还有超越的机会。值得期待的是,在摸索创新的道路上,选手们仍在奋力奔跑,它们不仅给服装批发市场带去新的运营技术,更重要的是提供了解题新思路。或许在不远的将来,我们将看到一个坚定的独角兽冲破旧时的桎梏,给服装批发城带来新的生机与能量。(来源:剁椒娱投;文/hachiko)

一年一度的“双11”电商年终落幕,根据往年消费投诉情况显示,先涨后降、虚假宣传、定金不退、发货迟缓、退换货受限、信息泄露、快递延误是消费者主要遇到的问题。为此,电诉宝(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进行2019电商系列调查专项行动之—“双11”专场,通过发布快评、消费预警、投诉受理、滚动曝光、专题聚焦、密集播报、媒体联动、律师咨询、纠纷调解、典型通报等10大方式,关注电商大促期间的消费权益问题。如果您有相关线索,请提供给我们!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