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动态>匆匆改姓下嫁苏宁 家乐福“贱卖”背后有何苦衷?
匆匆改姓下嫁苏宁 家乐福“贱卖”背后有何苦衷?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5日 17:24:13

(网经社讯)一家法国公司,在华坐拥210家大卖场,全年在中国地区有接近300亿元的销售额,如今这些数字都成了历史。

所有的手段都用尽,家乐福终究还是慢了时代半拍,自救失败。

以仅仅60亿元人民币的估价,家乐福中国被“贱卖”了。

6月23日,苏宁易购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苏宁国际拟出资48亿元收购家乐福中国80%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苏宁易购将成为家乐福中国控股股东,家乐福中国彻底改姓“苏”。

一家法国公司,在华坐拥210家大卖场,全年在中国地区有接近300亿元的销售额,如今这些数字都成了历史。

究竟为何,家乐福集团不惜“贱卖”也要迅速甩掉家乐福中国这块烫手山芋?在年初收购万达百货之后,苏宁马上又下一城,下的又是一盘什么棋?

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事实上,家乐福欲卖身的传闻由来已久。

去年底就有媒体报道称,家乐福中国的“恋爱”对象是阿里,想整体出售给对方,但最终没能谈拢,不欢而散。

随后,家乐福又陷入和腾讯、永辉的“三角恋”关系传闻中。2018年1月23日,家乐福宣布,腾讯与永辉将分别基于技术和生鲜运营经验对家乐福中国进行潜在投资,且家乐福与腾讯已达成在华战略合作协议。投资完成后,家乐福依然是家乐福中国的大股东。当时看来,这场联姻几乎板上钉钉,彼时的家乐福依然掌握话语权。

然而,仅仅5个月后,前段姻缘作罢,家乐福匆匆下嫁苏宁,而且价格称得上是“贱卖”。

本次交易中,苏宁为家乐福中国提供的估值仅仅60亿元人民币,比上月初彭博所报道的10亿美元(1美元约合6.87人民币)估值还缩水不少。如果跟2018年家乐福的销售额299.6亿元比,此次估值更是“一落千丈”。

没有话语权、没有谈判余地,出让80%的股权,随了他姓,家乐福一再退让,急于甩开中国业务包袱的迫切心情可见一斑。

几家欢乐几家愁。与家乐福中国惨淡身价形成对比的是,中国商超企业永辉超市2018年营收705亿元,为家乐福中国的两倍,但市值如今已超千亿,为家乐福中国的17倍左右。

而就在苏宁宣布收购家乐福的第二天,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据综合考虑各方面相关因素,永辉超市与腾讯将终止对家乐福中国的投资。

人们不禁要问,经历一段无果而终的“爱恋”后,永辉为什么怯了?

细想,以永辉现在的体量和战略重点,如果在2019年去消化家乐福如此庞大的资产包,可能也会造成一定的战略“分心”。从目前永辉的发展阶段来看,后有追兵,前有堵截,仓储会员店的人才、技术、供应链都是其短期内不能补足的,如果COSTCO(美国最大的连锁仓储量贩店)杀入大陆,那么永辉则完全没有足够的军备可以对抗。所以,相比砸钱为家乐福数字化赋能,加快自身门店战略布局才是永辉的当务之急。

或许,家乐福也深知,踌躇不定的终究不值得倚靠。而此时,苏宁出现得恰到好处,解了其燃眉之急。

家乐福如何走了下坡路?

如今委身下嫁的家乐福中国,一度是中国商超市场风光无两的大赢家。

作为大卖场模式的鼻祖、欧洲第一大零售商,家乐福在1995年进入中国,引入的“大卖场”模式让人眼前一亮。

随后数年间,家乐福中国如入无人之境,门店数以每年十多家的速度不断递增,到2006年时,其门店总数已突破100家,成为国内大卖场业态名副其实的龙头。

但这样的胜利并未持续太久。2006年开始,国内大形势的变化以及家乐福自身“价格欺诈门”“315过期食品案”的曝出,再加上公司对外部变化不敏感所带来的不思进取,奏响了家乐福中国衰落的序曲。

2009年,家乐福中国的门店数即被本土竞争者大润发超过,这是家乐福中国由盛到衰的转折点。一年后,没能止住颓势,家乐福中国又被同为外资企业的沃尔玛超过,屈居行业第三。

屋漏偏逢连夜雨。

2011年电商崛起之年的到来,掀起了整个行业的衰退浪潮。家乐福中国首当其冲,从其销售额变化也可以明显看出,2011年开始,家乐福中国的销售额增长从15%骤减至8%,从此销售额几乎止步不前。

一路失势,家乐福中国并非没有尝试自救。

2014年,家乐福在上海推出“Easy家乐福”便利店,并于次年将部分门店调整至24小时营业。但效果不佳,5年过去,“Easy家乐福”仍然仅在上海和无锡两地徘徊,门店数维持在40家左右。有业内人士认为,“Easy家乐福”模式完全没有找准定位,毕竟小业态和大卖场的经营完全不一样,粗放式和精细化的风格完全不同。

至于线上,“家乐福网上商城”2017年在全国18个城市相继上线,除了自建APP平台,还联手知名O2O平台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为消费者提供在线购物服务。但交易量有限,对于动辄数十亿元的体量来说还是太小了。

开便利店、做电子商城、加入外送平台……所有的手段都用尽,家乐福终究还是慢了时代半拍,自救失败。

目前,家乐福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已一路下滑至第五名。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家乐福以2.8%市场份额排在高鑫零售(大润发+欧尚)、华润万家、沃尔玛、永辉之后。

二十多年之后,家乐福中国必须要面对的是,当年那种开到哪红到哪、开门前门口排长龙的盛况早已成为过去。在躺着赚钱的阶段,家乐福没有意识到创新和改变的重要性,错失了几次转型的绝佳机会,加上一直缺位的供应链和物流体系,如今早已无力回天。

在这样的情况下,家乐福选择“退出”中国市场,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苏宁下的是一盘什么棋?

这两年的苏宁,几乎只做了一件事情:疯狂开店。

2017年,苏宁开始进军新零售以来,一直在加速互联网门店的布局。去年,苏宁共开店8000多家。今年1月份,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声称今年开店的目标加码到15000家。到今年一季度为止,苏宁已经拥有自营和加盟门店超过12000多家。

线下门店的快速扩张,显然给苏宁带来了看得到的业绩增长。2016年,苏宁易购的营业收入为1485.85亿元,到去年就已经增长到2449.57亿元。

进入2019年,苏宁扩充线下布局的战略没有停歇。1月份,在以95亿元价格成功收购万达百货的37家门店之后,苏宁旗下已拥有“百货、家电、影院、婴童、体育、精品超市”等全部主力专业店,唯一缺少的就是大卖场业务,而大卖场业务对于苏宁广场这样的大综合体而言,无疑是前期消化租赁面积以及拥有招商号召力的重要渠道。

因此,不差钱的苏宁,看到便宜货自然没有不捡的道理。更重要的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尽管近些年来业绩不理想,但在规模上,家乐福中国仍然是2018年中国快速消费品连锁百强前十的行业领跑者。

家乐福中国拥有完善的供应链及仓储能力,拥有6个大型配送中心,覆盖了全国51个城市,其仓储物流方面的丰富经验,刚好能补足苏宁的物流和配送能力。届时,苏宁家电家居、苏宁红孩子、苏宁极物、苏宁金融、苏鲜生生鲜超市、苏宁小店即时配送等丰富业务,都可以搭上家乐福的顺风车,让苏宁能更高效更低成本地触达消费者。

配送优势之外,苏宁也看中了家乐福的人气资本。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家乐福在国内开设有210家大型综合超市以及24家便利店,覆盖22个省份及51个大中型城市,同时拥有约3000万会员。这个消费群体与苏宁拥有的4亿会员能够形成消费场景的互补,对迫切希望获取流量的苏宁而言,无异于又是一座宝藏。

此外,家乐福的人才资源应该也是苏宁看中的一块,毕竟家乐福曾有着“零售界黄埔军校”的美誉。

物流、会员基础、人才资源,这些都成了苏宁最终愿意将家乐福收入囊中的理由。

另一边,家乐福的离开也代表了一个外来传统商超退出中国的缩影。

近年来,不少国际零售巨头在中国都过得不顺意。英国乐购、韩国乐天玛特、韩国易买得等外资零售企业纷纷退出中国,留下来的外资超市则纷纷寻找本土合作伙伴。如沃尔玛与京东合作,乐购则被华润入股,法国零售商欧尚的中国业务也在2018年底被其合作伙伴大润发全面接管。

在传统超市陷入困境的同时,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们则趁机攻城略地。此前,腾讯已经入股永辉超市,而阿里巴巴更是相继入股三江购物、联华超市、新华都和高鑫零售。此外,阿里巴巴的盒马鲜生、京东的7FRESH、苏宁的苏鲜生等新生代零售也对传统超市形成了冲击。

时转势移,可以预见,以家乐福卖身为节点,这波商超便利店的混战还远没有结束。(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文/咖喱)

伴随生鲜新零售近年来在我国发展迅速,出现了数据造假、资金链断裂、高管离职等不少问题,引发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此外,据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收到用户维权案例显示,仅2019年上半年共计收到近百起对生鲜电商平台的用户投诉,其中以每日优鲜、盒马鲜生、叮咚买菜、本来生活、顺丰优选、易果生鲜、美菜网、天天果园八家平台居多。其热点被投诉问题主要聚焦在:商品质量问题、以次充好、久未发货、物流延迟、下单容易取消难、退款难且款项未及时退回、虚假宣传、售后服务差等这7个方面。为此,我们启动“2019电商系列调查专项行动”之生鲜电商“鲜不鲜”问题调查(www.100ec.cn/zt/19sxds/),如果您有相关线索,请提供给我们。

【关键词】苏宁家乐福贱卖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