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新零售>社区电商爱鲜蜂疑似停止运营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社区电商爱鲜蜂疑似停止运营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28日 10:39:02

(网经社讯)日前,有消息称,专注于社区最后一公里配送的社区电商平台爱鲜蜂APP疑似无法运营,已下载的应用内页面显示空白状态。对此,铅笔道登录小米应用、应用宝、苹果应用商店等已经搜索不到爱鲜蜂APP。疑似被各大应用商店下架,原因未知。

针对爱鲜蜂是否停止运营一事,铅笔道分别拨打了爱鲜蜂官网所留的2个联系电话。其中,1个电话号码已经处于注销状态。另一个电话在转接客服服务时,也一直提示业务忙,无法正常为用户服务。

随后,记者北京惠民鲜蜂的工作人员询问爱鲜蜂APP为何无法正常使用,且各大应用商店搜不到该APP时,对方表示,不清楚爱鲜蜂是什么情况。

北京惠民鲜蜂执行董事张一春对铅笔道的求证则称,“我不负责爱鲜蜂具体业务,所以并不清楚爱鲜蜂的情况。”

张一春为中商惠民创始人,中商惠民在2017年2月战略控股爱鲜蜂。据天眼查显示,张一春为北京惠民鲜蜂疑似实际控制人。

如今,虽然爱鲜蜂在工商信息的营业状态显示在业,但据天眼查风险显示,上海爱鲜蜂自身风险达24条,周边风险45条,预警风险7条。其中,公司涉及失信公司4次,法律诉讼14次,法院公告5次,行政处罚1条,失信被执行人2次。

此外,据天眼查显示,北京惠民鲜蜂自身风险2条,周边风险38条,预警风险24条。其中,公司曾因登记的住所获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且因侵害商标、不当得利和借款合同被法院公告。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7月11日,APP专项治理工作组网站发布通报称,爱鲜蜂、中国银行手机银行、我爱我家、韵达快递等30款App因违反《网络安全法》关于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规定,被通报并要求30日内完成整改。

事实上,查询爱鲜蜂官方公众号发现,其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更新,最新一条消息发布于今年6月14日。

打开爱鲜蜂官方微博,最新一条消息已经停留在今年7月7日。翻看其之前微博发现,其更新频率在3-5天,且经常做一些转发抽奖活动

如今,其最后一条微博下方仅有3条评论,其中一个用户直指爱鲜蜂是“垃圾软件”,还有一位用户则在7月8日表示,在爱鲜蜂买的东西,不仅延迟送货,电话打不通,且没到手的货物已经显示送达,最后连店铺都显示下架。

曾2年融4轮,红杉、高瓴等资本入局

爱鲜蜂是最早一批进入O2O领域的社区电商,在当时,其因“一小时闪电送达”业务而被大众熟知。

在创始人张赢的定位里,爱鲜蜂是一家社区零售便利店。它依托社区小店,为消费者提供一小时内的零售和配送服务,配送时间从早晨10点持续到凌晨2点,以便及时满足用户各种突如其来的消费意愿。

爱鲜蜂的定位和模式一度让张赢和爱鲜蜂团队享受着资本的追捧,以及观众的鲜花和掌声。

梳理爱鲜蜂过去融资情况发现,这家成立于2014年5月的初创企业,创下了在不到一年半时间内搞定4轮共计1.1亿美金融资的骄人成绩。

在成立仅1个月里,爱鲜蜂就获得清流资本的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不到5个月,其又获得红杉资本领投,清流资本、中国钟鼎创投跟投的2000万A轮融资。在2015年1年,其又连融两轮,其中,红杉资本、钟鼎资本连投3轮,高瓴资本和天图资本也连投2轮。

资本的加持下,爱鲜蜂保持了一个非常疯狂的扩张态势。按照张赢的话说,当时很担心,如果巨头过早介入,爱鲜蜂剩下的时间可能不到6个月。

此后,疯狂扩张成为常态。据悉,C轮融资前,爱鲜蜂的员工规模约1200人。到年底,全国范围内,公司的实际员工人数又增加了几百人。巅峰时期,爱鲜蜂开拓了十几个城市,扩张的便利店数量近一万家。

彼时,爱鲜蜂扩张的优势非常明显。“不用租房,没有库存压力,共享了社区便利店的冰箱,利用了小店的库存,最后一公里的配送由小店工作人员承担。”

一时间,爱鲜蜂风头无两。张赢曾对外表示,从2014年4月份上线,爱鲜蜂经过一年多的发展,月流水达到1亿多元,用户规模达到500万量级,日客单量达到10万多单。到2016年,其累计用户量已达1000万。

张赢很快又意识到,公司发展节奏太快是一个坑,且巨大的危机正在酝酿。“公司一直负毛利,业务却在拼命增长。”

果然,从2015年9月的C轮融资后,爱鲜蜂开始时常被推至风口浪尖。诸如资金链断裂、裁员、高管出走等消息频繁出现。

卖身未求存

2016年初,网上又有爱鲜蜂“大幅度裁员”及“拖欠员工薪水”等负面消息被不断曝光。当时,爱鲜蜂上海公司附近出现“无耻爱鲜蜂,拖欠工资,法理难容”等横幅。

4月,其采购VP唐熙震出走,致使爱鲜蜂无货可卖。紧接着爱鲜蜂COO刘爽、CMO的顾星、HRVP奚刚、运营总监等职业经理人高管,也都在裁员潮之前相继离职。

6月,网上又曝光了一批网友称,爱鲜蜂离关门不远了。

7月,爱鲜蜂“大裁员”事件被证实。多位爱鲜蜂前员工举证爱鲜蜂正在大面积“劝退”员工,更有员工透露其做法,“公司给了各个部门一个薪资数额,按照这个数额决定人数,超过的能劝退就劝退,不同意劝退就调岗。”

此时,这个号称目前国内最大的,移动互联网生鲜电商020平台连锁便利企业遭到了各种质疑。

甚至有业内人士对其评判称,这种商业模式在本质上并无创新。“爱鲜蜂的实际上是一个互联网零售公司,只不过它的配送借助了终端社区夫妻店;它的产品不甘只卖别家的品牌,也希望自营某些品牌;只不过它把门店开在了互联网上而已,其仓储、供应链物流与传统零售无异。”

直至2016年11月,爱鲜蜂完成来自美团的D轮融资,不过又有消息称,此轮之后,美团已经控股爱鲜蜂。随即,爱鲜蜂否认了该消息。

美团的入局效果似乎并不理想。

2017年初,爱鲜蜂经历一轮数百人规模的裁员。为了节约办公成本,公司还搬到了北五环还要往北。

一个月后,中商惠民发布官方消息:完成对知名社区电商爱鲜蜂的战略投资并控股。

中商惠民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基于自建仓储物流,整合供应链资源,将全国社区超市和便利店改造升级成为社区综合服务的平台和入口,为社区居民提供一站式生活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8月,张赢接受媒体采访时还称,爱鲜蜂已经处于盈利状态。但此后,爱鲜蜂在市场上的消息也越来越少。

与此同时,爱鲜蜂的创始团队也开始先后退出。

如今,在生鲜电商行业从业者的眼中,爱鲜蜂也已经处于“透明状态”。在铅笔道询问多位生鲜电商行业人士爱鲜蜂情况时,有人表示,已经很久没有它们的消息传出了。也有人直言,很早就不关注它们了。甚至有人称,爱鲜蜂难道不是早就凉了吗?

5年时间,从一代巨头,到被人们遗忘,令人唏嘘。(来源:铅笔道 文/付艳翠)

8月5日,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7月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报告显示,7月“电诉宝”(315.100EC.CN)共计受理121家电商用户海量投诉,其中,15家入选消费评级榜。报告披露了35起典型案例:(1)零售电商:卷皮网、好食期、E宠商城、闲鱼、好乐买、微拍堂、绿森商城、小米有品、微店、中粮我买网、国美、蘑菇街、i百联、未来集市、当当、抖音、快手;寺库、波罗蜜、洋码头;(2)生活服务电商:58同城、鲁班到家、美团、嗨学网、尚德机构、学慧网、赛优教育、环球网校、大塘小鱼、帮考网、去哪儿、飞猪、走着瞧旅行、爱订不订、旅划算。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