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电商>等待上市的Airbnb和焦虑中的本土短租平台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等待上市的Airbnb和焦虑中的本土短租平台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9日 09:58:48

(网经社讯)眼下,并不是Airbnb上市的最好时机。

Wework搁置了自己的IPO计划,又接连爆出了创始人离职、裁员500人的消息,Uber和Lyft在上市之后的表现不尽如人意,这都让人迟疑。但另一方面,Airbnb上市日程已经几度推迟,创始团队的焦虑和矛盾也在这个致力于打造“有温度”、强调“友善共享”精神的社区中逐渐暴露。

但Airbnb还可以等待一个更好的时机,它在过去两年已经实现了盈利,手里资金充足,不需要靠融资来续命。如果将目光移向本土市场,共享经济潮退之后,笼罩在各大分享住宿平台头顶的是深深的焦虑,小猪和途家的融资在去年就已经来到了E轮,今年只有木鸟短租在6月份宣布拿到了数千万人民币的B2轮融资。而随着平台模式难以为继,这些越走越“沉重”的短租企业,显然需要寻求更多的资本动能。

Airbn的上市会成为一剂强心针吗?下一个WeWork?

一批高调的、具有“颠覆性”的科技公司纷纷在今年进行了首次公开发行,但很多公司上市后市值大幅下跌,共享办公巨头Wework则搁置了自己的IPO计划。在资产管理公司Capital Group负责人看来,这预示着投资者正在更加严谨地剖析私有企业的前景,资金充足、估值偏高的私有企业的“辉煌时期”即将结束。

Airbnb显然不希望选择这个糟糕的时间点上市。迫于各方压力,它于上周在官网上发表了一份简短声明,称计划明年上市。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信息披露。

但这并不能打消各方的疑虑,对于创始团队来说,等待的煎熬是漫长的。自2008年成立以来,Airbnb融资总额已经达到了44亿美元,在2017年3月完成F轮融资后,目前公司估值大约在305亿美元。《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目前Airbnb6000多名员工都焦急等待将手中的筹码变现。

一直以来,Airbnb对于上市表现得并不积极,联合创始人Chesky在2018年曾公开表示不着急上市。根据多家外媒的报道,Airbnb很可能会选择“直接上市”,而并非传统的公开发行上市的方式,这意味着不会发行新的股票,也不会有新的融资。

不过与Uber、Lyft以及WeWork等同样高估值的共享经济企业不同的是,Airbnb已经实现了盈利。此前,Airbnb曾表示不计算税、利息和减值,公司2017年和2018年已不再亏损。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Airbnb在2017年收入达到26亿美元,获得了9300万美元的利润。

共享出行服务商Uber2019年Q2季度最新财报数据则显示,其亏损达到2017年公开财政数据以来最大的季度亏损额——52亿美元。它的竞争对手Lyft在Q2季度亏损约6亿。共享办公空间供应商WeWork在过去三年合计亏损了近33亿美元,2016到2018年,WeWork每年净利润分别为-4.30亿美元、-9.33亿美元和-19.27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WeWork净亏损已达9.04亿美元,同比增长约25%,净利润率为-59%。

艾媒咨询分析师李松霖认为,在多种共享经济模式都难以给出很好的答案的情况下,资本市场对于共享经济企业的确是比较谨慎的。“共享经济发展问题在于市场爆发期过后盈利模式受到质疑,无论是前两年国内最火爆的共享单车行业,还是Wework、Lyft、Uber这些企业,亏损都十分严重,在广泛铺开市场后,如何寻求盈利是共享经济企业面对的最大问题。”

不过李松霖对时代财经分析称,Airbnb属于共享经济领域起步较早的企业,有较长的发展时间,而且在全球市场上业务开展都比较顺利,短租的市场需求也较为旺盛,近两年Airbnb实现盈利,所以从模式上来看Airbnb上市的发展前景是较为乐观的,资本市场对于共享经济企业的谨慎,可能对其上市初期的表现有影响。

小猪短租的前副总裁潘采夫也对Airbnb的上市持乐观的态度。在他看来,Airbnb与WeWork有很大的不同,前者有明显的平台效应,而后者更偏重线下,做得只是房屋租赁的生意。“不是共享经济怎么了,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全球经济放缓和互联网企业的融资萧条,这些大背景都是相关联的。Airbnb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潘采夫对时代财经表示。

成为另一个OTA

但这并不代表Airbnb没有烦恼。

2018年Airbnb增速是40%,今年第一季度大约回落了十个百分点,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Airbnb今年第一季度的总预订量为94亿美元,同比增长31%。当然相对于酒店业来说,这已经是无法想象的高速增长。同期,全球最大酒店集团万豪的收入为收入8.95亿美元,同比增长6%。今年第二季度Airbnb的营收超过10亿美元,不过它此前也曾达到了这个数字(2018年第三季度)。

摩根士丹利的一份研报也指出,Airbnb在美国欧洲的使用率增速已经出现了放缓趋势。在大摩看来,Airbnb的品牌认知度已经快要触及天花板,与此同时,租期限制、税费限制等监管,进一步阻碍了Airbnb的增长。

从发展路径来看,Airbnb则在不断寻找新的增长点和故事,它越来越走向一站式的旅游服务平台。在过去的11年中,它不仅仅成功将自己的角色从风险投资的对象变成了投资者,而且从长长的投资和收购清单(crunchbase统计显示Airbnb完成了16笔投资和21起收购)可以看出,Airbnb早已跳出了共享住宿。今年3月初,Airbnb收购了酒店预定平台HotelTonight,8月又收购了公寓平台Urbandoor。

不过,如果将Airbnb与在线旅行平台Expedia和Booking对比的话,前者的营收规模还不及后两者的三分之一,今年第二季度Expedia和Booking的营收分别达到32亿美元和39亿美元,

根据Airbnb网站公告,目前其在全球超过191个国家的10万多个城市上线了700多万房源。

李松霖分析认为,在维持短租业务带来的营收同时,Airbnb需要拓展业务,丰富盈利渠道。“目前Airbnb最核心的业务仍然是短租,它在业务生态完整度上和其他OTA巨头平台相比有差距,而在短租领域的差异化优势是Airbnb发展OTA市场的最大武器,目前的Airbnb仍然可以以一个短租平台,或者共享住宿平台来界定,但在短租市场头部平台发展优势不断扩大的情况下,业务延伸已经是必然方向,而业务的界限也在不断模糊。”

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象征先锋生活方式的Airbnb已经逐渐离去,尽管关于“职业房东”和“个人房东”的讨论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当Airbnb越来越成为一门赚钱的生意,它长期打的情感牌,无论是对于监管还是市场来说,都不再奏效。例如在欧美市场,越来越多的城市不满短租平台的肆意扩张,诸如巴塞罗那、阿姆斯特丹、巴黎、维也纳等城市联合请求欧盟施加更多的影响力,避免社区的旅游化。税收和安全问题也让当地政府感到不满和头疼。

静悄悄的中国市场

如果说越来越像另一个OTA的Airbnb让人多少感到伤感的话,撸起袖子卖起了保险、门锁、乳胶枕头和灭火器的国内的共享住宿平台则有些无奈。

共享经济的浪潮曾在单车大战中达到了顶峰,又在ofo摩拜的溃败之下变成一地鸡毛。在住宿领域,2015年Airbnb的入华掀起了一个小高潮,腾讯研究院数据显示,那一年,也是在线短租行业融资次数最多的一年。当年7月,小猪拿到C轮融资,一个月之后途家拿到了D+轮融资,成为估值超10亿的独角兽。至此,国内共享住宿领域也形成了爱彼迎、小猪、途家三足鼎立的局面。

然而到了2018年,伴随着整体融资环境的趋冷,共享住宿的融资相较于前一年下降了11.6%,融资总金额为33亿元人民币,2017年,这个金额为5.4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80%。其中,小猪短租在2018年10月拿到的近3亿美元融资就占到了一半以上,但创始人陈驰却说“拿到钱是为冬天做好准备,接下来要看这个冬天有多么长,多么严酷”。到了今年,这个赛道变得更加冷清寂静,只有木鸟短租在6月份宣布完成数千万元人民币的融资。

当然,无论是小猪还是途家都来到了E轮,其融资规模和估值已经不小,然而至今却没有一家平台公开宣称已经实现了盈利。在潘采夫看来,与始终保持“平台”调性的Airbnb不同,国内短租平台所面临的市场环境,让它们不得不走上另外一条道路。

“中国市场只是Airbnb众多市场之一,而国内短租企业的主战场依然(只是)在国内,房源始终是最大的问题。”潘采夫认为相比于拥有“家庭旅馆”传统的欧美市场,国内民宿几乎是从零开始建的,这意味着Airbnb可以直接在欧美无缝对接上,中国本土市场却需要花大力气进行房源的改造、房东的培训和市场教育。从模式上看,目前国内的短租平台通过与OTA的合作实现了流量的导入,小猪的背后是飞猪,途家和榛果则分别背靠携程美团。但在房源端,无论是城市民宿还是乡村民宿都各有烦恼:大多数城市民宿位于高档封闭小区里,并不欢迎外来流动人口,容易遭到业主的反对;而在乡村,虽然有政策和政府的大力支持,但从普通的农居成长为有利可图的民宿需要大量的工作。

另一个让人感到寒冷的事实是,越来越多的民宿客栈投资者已经在离场。根据旅游财经类新媒体新旅界的报道,在经过2015-2017年的3年狂飙之后,无论是知名连锁民宿品牌还是单体的民宿客栈都不约而同陷入经营困境,非标住宿本质上还是一个重投入、长周期、收益低的慢生意,这当然也会进一步传导到短租平台端。

这也就不奇怪为何平台选择了撸起袖子下场干活,在潘采夫看来,“直营”是一个方向,相当于滴滴里面的专车,付出比较大的成本也能够得到比较大的收益,与此同时,住宿场景之下做周边产品售卖,如果平台足够大,也可以借此来拓展。

李松霖也认为对国内短租平台来说,单纯的短租模式竞争力是远远不够的,寻求资本化道路是必然。“Airbnb上市后的表现会影响资本市场对短租行业的看法,但除了共享模式外,企业也在开展如收购、租赁房源等发展模式,这些都对资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尽管途家和小猪都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将赴美上市,但在尘埃还未落定之前,所有人都只能期待自己能够熬过静悄悄的冬天,至于最后,它们究竟是会成为OTA的一部分还是彼此之间合并,又或是独立上市,潘采夫认为都有可能,都不能算是“创业的失败”。(来源: 时代财经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上)中国直播电商数据报告》。《报告》显示,上半年直播电商交易规模达4561.2亿元,渗透率为8.7%。直播电商产业链中包括的主要平台有:1)MCN机构:如涵、谦寻、美one、蜂群文化、大禹网络、网星梦工场等;2)主播:薇娅、李佳琦、张大奕、雪梨、罗永浩 、辛巴、散打哥等;3)零售电商:淘宝直播、多多直播、京东直播、苏宁直播、蘑菇街直播、唯品直播、小红书直播等;4)短视频平台:抖音、快手、火山、B站、斗鱼等;5)社交平台:微信、微博、MOMO;6)服务商:有赞、微盟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