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在线教育>网易有道上市即破发 在线教育下半场怎么发展
网易有道上市即破发 在线教育下半场怎么发展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30日 10:58:37

(网经社讯)互联网巨头入局在线教育的又一信号!

从整合教育业务到有道上市网易只用了短短7个月。虽然巨头入局在线教育已非新鲜事,但如网易这般步履匆匆的还是少数。

今年3月,网易集团将杭州的教育事业部与网易有道合并,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等产品都并入网易有道,由有道CEO周枫领导。通过这次整合,网易有道确立了在集团内部的地位,而教育也成为网易下一个发力点。

而在今年6月,网易有道传出了IPO的消息,而彼时距离业务整合不过3个月。10月25日,网易有道在纽交所敲钟,发行价定为每股17美元,当天上市后网易有道收盘价为12.5美元,相比下跌26.5%。

值得回味的是,上市前网易CEO丁磊就曾表示,“不要去关注股价,核心是要把产品做好。”截止10月28日,网易有道股价跌至每股12.4美元。

网易的选择

从准备时间看,网易有道的上市之路略显仓促。不过对网易而言,选择发力教育行业是必然的选择。

首先,网易集团内部今年进行了业务重整,教育成为下一个重点领域。

根据网易今年第二季度财报,集团该季度净收入为187.7亿元,其中游戏业务净收入为114.3亿元,占总收入的60.9%。而电商业务净收入为52.47亿元,占总收入的28%。游戏和电商业务带来了约为88.9%的收入,属于集团的支柱业务。

但在9月,网易将网易考拉以2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阿里。网易考拉作为网易在电商领域最重要的布局,被出售意味着网易不会再过多关注电商业务。

另一方面,为集团供血最多的游戏业务,正面临行业变局。虽然旗下几个重头游戏获得了版号,但目前的版号政策趋严已是大势,监管也会随之加强。

今年4月,网易先后发布公告宣布旗下游戏《倩女幽魂》和《三少爷的剑》停运。网易在公告中表示,因为业务调整必须结束上述游戏的运营。虽然停运几款游戏对网易而言损失不大,但网易的调整也被用户质问虚拟财产损失是否该进行赔偿。

游戏行业有风险、电商业务被出售的情况下,网易选择发力教育业务不足为奇。

其次,在线教育已是一大风口。《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显示,截至2019年6月,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2.32亿人,半年增长率为15.5%。同时,中商产业研究数据表明,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规模将超过3000亿元,行业正在急速扩张。

加上网易有道脱胎于2007年上线的有道词典,在教育方面颇有经验的网易选择此时发力也很正常。

但网易有道依然面临着质疑,最直观的来自于招股书上的亏损。根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6月30日,前六个月的净收入为5.48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7.7%;净亏损为1.679亿元人民币,与2018年同期相比,增加了8510万元人民币。

巨头入局

网易并不是第一个进入在线教育的互联网巨头。

目前市场上的巨头,或直接推出教育产品或以投资形式,都进入了在线教育领域。

阿里巴巴不仅创办了淘宝大学、阿里学院、1688商学院等与自身业务相关的教育课程,还投资了作业盒子、校宝在线、iTutorGroup等在线教育平台。

腾讯也自建了不少在线课程,例如腾讯课堂、腾讯精品课、腾讯大学、腾讯微校等教育产品。今年,腾讯更是成立了教育事业部,但比起自建,腾讯更倾向于投资。目前,腾讯已经投资了猿辅导、VIPKID、新东方在线、洋葱数学等数十个在线教育平台。最近一起在线教育融资案例,就是腾讯领投了VIPKID的E轮融资,融资金额达到1.5亿美元。

相比较上述两家互联网公司,百度的路径与网易更为相似。2015年,百度搭建了百度教育事业部,自建了百度学术、百度传课、百度优课等产品,是业内最早布局在线教育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同时,百度还投资了作业帮、沪江网校等在线教育平台。

但在今年,百度裁撤了教育事业部,人员也转岗至其他部门。百度官方发表回应表示,此次调整属于企业正常的业务架构调整,旨在进一步整合和优化资源,更好地实现战略协同与共赢。虽然如此,但百度解散教育事业部也释放了信号,其逐渐放弃自己搭建的在线教育体系。

此外,新崛起的字节跳动在2018年接连推出少儿在线英语产品aiKID和gogokid,也在发力在线教育。

虽然巨头们纷纷看好在线教育,但在专家眼中线上教育只是教育中的一部分。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线上课程需要有线下的辅助才能发挥其优势,纯线上课程缺少了解、满足学生需求的过程,收集到的信息存在片面性,需要有线下沟通加深了解。

巨头们纷纷入局为行业走向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

厮杀后如何发展?

除了互联网巨头,近年来资本也频频投资在线教育企业,可想而知行业竞争有多激烈。

资金支持下,在线教育公司显然在营销和“拉客”方面更有信心,营销大战也随之开始。

今年暑期,近十家在线教育公司投入了40至50亿元资金用于市场营销活动。根据亿欧数据,学而思网校的市场投放金额达10亿元左右,猿辅导和作业帮均在4亿-5亿元,而整个在线K12赛道每天的市场投放超过1000万元。

但烧钱并不持久,几乎所有在线教育公司都面临亏损,行业依然需要可持续发展模式与盈利。此前沪江网校冲击IPO失败,新东方在线、流利说等在线教育公司上市即破发,都说明了市场对盈利和发展模式的关注。

百度传课的失败也说明了教育行业仅凭流量无法长久。此前,百度教育事业部另一任总经理张高在多个场合谈及,百度传课需要转型。2018年初,百度传课改名为“百度小课”,并且试水知识付费,但用户留存问题依然没有解决。以搜索起家的百度并不缺乏流量,但庞大的平台并未培育出占据相当市场份额的产品。这也说明了互联网巨头进入在线教育市场,仅靠流量是不够的。

虽然相比较其他公司,网易有道的营销费用不算很高,但仍然高于其他行业。根据招股书,2019年上半年,网易有道全系产品月活超过1亿,而营销费用占总营收比例的30%左右。

除了在线教育在营收表现不合格,政策也开始关注在线教育的健康发展。

9月30日,教育部等十一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要构建扶持在线教育发展的政策体系。包括完善在线教育准入制度,强化基础设施建设,落实财政支持政策,鼓励金融机构开发符合在线教育特点的金融产品,完善在线教育知识产权服务体系等。

安信证券发布报告认为,新政下在线教育机构亟须实现获客和续费能力提升,对于目前仍处在完全依靠融资输血且烧钱营销阶段的公司影响巨大。

无论是政策还是资本表现,都证明了在线教育并非是资本和流量为王。背靠字节跳动、既有流量也有资金的gogokid,并没有在一对一英语行业占据优势,这说明了在线教育行业更看重内容,而非流量。

因此,如何以内容和技术真正实现在线教育的价值,才是下半场的重点。网易有道本次上市,其实这是一个开始。无论是网易有道还是其他互联网巨头,都需要以内容打造壁垒。(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年度海淘重头戏“黑五”落幕,天猫国际、京东国际、苏宁国际、考拉海购、洋码头、亚马逊中国、蜜芽等各家竞争激烈程度有增无,然而,跨境商品真假难辨、流通信息不透明、物流慢、退换货困难等一系列问题也困扰着消费者。为此,电诉宝进行2019电商系列调查专项行动之—“黑五”海淘专场,通过发布快评、消费预警、投诉受理、滚动曝光、专题聚焦、密集播报、媒体联动、律师咨询、纠纷调解、典型通报等10大方式,关注电商大促期间的消费权益问题。如果您有相关线索,请提供给我们!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