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电商>ofo难过年关 仍有1500万待退押金用户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ofo难过年关 仍有1500万待退押金用户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6日 09:42:09

(网经社讯)年底之际,ofo的用户感觉又被这家公司“伤害”了一次。

  “本来ofo是欠我们钱的,现在出这个活动相当于让我们继续往里砸更多的钱啊!”一位ofo用户有些不忿地说。

  他所说的“这个活动”,指的是近期ofo在其App首页上线的“天天返钱”活动,该活动号称“无需排队,直接退还押金”。但据了解,用户并不能直接获取押金,必须先在ofo平台上消费,积累够返现金额再退还。有用户实测,需要购买超1500元的商品才能返还199元押金。并且,ofo规定,押金一旦转移至“天天返钱”,就不可撤销,“不得要求将可提现余额改回ofo平台押金”。

  “最可气的是,余额退款只能打客服,客服电话永远打不通,还投诉无门。”一位用户补充道。还有用户反映,打客服电话的费用基本可以跟小黄车的押金持平了。

  一方面是用户频频吐槽,另一方面,是ofo距离外界的视线越来越远。ofo小黄车的官方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的内容更新,停留在了8月份。自成立以来,ofo也已经换了五处办公地点,由于更换公司地址过于频繁,外界一度不知道这家公司所在何处。

摄影:高欢欢摄影:高欢欢

  在其第六处也是最新的办公地点——酒仙桥共享办公空间WeWork,门禁系统严密,也没有明显的ofo公司标识。甚至连酒仙桥WeWork的会员也称并未关注到ofo搬来此地。

  关于ofo的近况,WeWork的工作人员也显得有些讳莫如深,“我们(对这家公司)并不知情。” 

  从风光无限到谨小慎微,五岁ofo的经历比绝大多数创业公司都更跌宕,但也更倔强。

  押金之痛

  近日,ofo小黄车App首页上线了“天天返钱”的活动,号称“无需排队,直接退还押金,最高返利商品价格的40%”,并表示目前已向用户返利近700万元,以此引导客户参与。

  ofo小黄车App显示,“ofo返钱”包括食品饮料、家用电器、美妆护肤、手机、医药保健、珠宝首饰等30个品类。其中,一包9.9元的纸巾可以返现0.8元,一箱售价39.9元的啤酒可以返现0.42元,一袋21.9元的零食可返现0.08元……按照这一规则,想靠购买这类产品来拿回当初的押金,可能要多投入上千甚至上万元。

来源:ofo小黄车App首页截图

  从押金变P2P资产、违规换车罚款,再到消费返现,ofo小黄车退押金的尝试一直不乏争议,但并没放弃。

  2018年11月,ofo发通知称99元押金用户可一键升级为互联网金融平台PPmoney的新用户,同意将押金变为上述理财项目的100元特定资产,锁定期为30天。升级后,用户实现永久免押金骑行。后被用户质疑向P2P平台贱卖个人信息,PPmoney最终下线该合作渠道。

  今年3月,ofo上线折扣商城功能,用户可将押金兑换为金币后在商城消费。但商品的品类少,去除金币后的价格与其他平台相差不大,且不少商品仍需付一部分现金。“现金+金币”的支付模式决定了买东西还需另外付费,因此最终用户并不买账。

  对此,人民日报微博发布评论:退押金别玩虚的。如今,金币商城改名“小鹿有货”。

  此外,今年8月初,ofo小黄车推出“有桩”模式,其提示用户要“根据手机端的停车点完成还车,否则需要缴纳20元的车辆管理费”。

  《中国企业家》多次拨打ofo小黄车官网电话,试图进一步了解返现退款情况,但皆提示“您拨的电话忙”,无法接通。

  也有技高一筹者。有用户就建议,“可以拿着App退押金的排队截图到法院,以债权人身份申请企业破产,ofo的法务很快就会和你联系并且完成退款,这招屡试不爽。”

  仍有1500万待退押金用户

  据中新经纬11月27日报道,目前仍有约超过1500万用户在排队等待退押金。

  ofo官网显示,2015年6月启动以来,ofo已投放1000万辆共享单车,累计向全球20个国家,超250座城市、超过2亿用户提供了超过40亿次的出行服务,并获得多轮融资。

  在2018年9月,因拖欠货款,ofo小黄车被凤凰自行车起诉。

  2018年10月至11月,ofo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等多个法院的多个案件中列入被执行人名单,涉及执行标的超5360万元。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开信息显示,在ofo和天津飞鸽的合同中,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共计8082.75万元的银行存款和相应财产被冻结。

  截至目前,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资料显示,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被列为被执行人126次,戴威也已收到34条限制消费令。  

  由于2018年下半年ofo爆发资金链危机,无法正常退押,引发负面缠身、口碑下滑、信任危机等蝴蝶效应,进而使得用户抢退押金。

  2018年12月19日,ofo创始人、CEO戴威在一封内部全员信中承认,公司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他无数次地感到力不从心,想把运营资金全砍掉,甚至解散公司,申请破产。但他最终还是选择扛起压力,“跪着活下去”。

  戴威还表示,不会逃避,将为ofo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ofo的用户负责。

  关于目前ofo退押金的进度,《中国企业家》发现,微博上有ID为“ofo小黄车今天退押金了吗”的博主每天坚持更新小黄车退押金进展,日均退款人数大概在300-500人之间,而据此前报道,目前仍有约超过1500万用户在排队等待退押金。照此推算,全部用户退完押金还需要82年。

  12月2日,一位用户告诉《中国企业家》,去年这个时候,她的退押金排名是700多万,现在是400多万,“这个进程说明退押金在推进的,至少还是有希望拿到押金的”。该用户称“我不会参加(天天返钱)这个活动,没意义,我只要现金”。

  但她同时表示,“除了耐心等着,我也不知道还能干吗。”(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文/高欢欢)

8月5日,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7月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报告显示,7月“电诉宝”(315.100EC.CN)共计受理121家电商用户海量投诉,其中,15家入选消费评级榜。报告披露了35起典型案例:(1)零售电商:卷皮网、好食期、E宠商城、闲鱼、好乐买、微拍堂、绿森商城、小米有品、微店、中粮我买网、国美、蘑菇街、i百联、未来集市、当当、抖音、快手;寺库、波罗蜜、洋码头;(2)生活服务电商:58同城、鲁班到家、美团、嗨学网、尚德机构、学慧网、赛优教育、环球网校、大塘小鱼、帮考网、去哪儿、飞猪、走着瞧旅行、爱订不订、旅划算。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关键词】ofo待退押金用户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