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新零售>食安问题频发 三只松鼠代工真相起底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食安问题频发 三只松鼠代工真相起底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9日 10:00:53

(网经社讯)三只松鼠(300783.SZ)12月3日盘中发布“自愿性信息披露公告”称,截至2019 年12月3日上午,公司全渠道成交额突破100亿元人民币。受此利好刺激,午后公司股价直线拉升,涨逾8%。

但另一边,一直围绕三只松鼠的食品安全问题却再度升级。

沈阳的车女士在“双十一”期间买了三只松鼠的 “足迹面包”,打开后竟然看到包装袋内有一只完整的苍蝇“尸体”,这让车女士无法接受,于是将这个事情发到微博上,并@了三只松鼠的官方微博,11月17 日,三只松鼠客服联系到车女士,称愿意单方面赔偿300元。但是车女士没有接受。

尽管今年三只松鼠实现了上市,但是产品安全问 题依然突出,黑猫投诉平台上三只松鼠的投诉依然高达293件(截止12月17日),相较而言,其竞争对手的投诉约为其一半或者三分之一。《商学院》记者看 到,三只松鼠主要投诉内容都是围绕食品安全,例如包装里有异物,产品发霉,事物中毒等问题,尤其是产品里有各种异物非常普遍。


对于三只松鼠频频出现的食品安全问题,以及代工企业的具体情况,《商学院》记者联系到三只松鼠负责公关业务的殷翔,但是截稿前并没有收到相关回复。

起底三只松鼠零食代工厂

三只松鼠曾引以为傲的商业模式就是代工模式。在三只松鼠的宣传报道中将自己形容为坚果产品的“搬运工”,委托众多的供应商企业代工,然后成品运输到三只松鼠的工厂,三只松鼠负责包装和销售。

但是这样的模式为什么导致食品安全问题屡屡发 生,投诉不断,产品质量差强人意?或许这与三只松鼠选择的代工企业有一定的关系。例如2018年三只松鼠的代工企业之一的杭州鸿远食品有限公司就曾经在 2018年12月10日,因为生产、销售不合格的松子,被杭州市萧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5万元。根据企查查显示,该企业被工商处罚多达7次,包括生产假 冒伪劣食品、水污染事故等,以及提供不真实统计数据,涉嫌信用问题。

到底三只松鼠的这家代工企业是一家什么样的企 业?记者到杭州萧山进行了实地调查。从杭州市区出发大约30公里,辗转几趟地铁和公交车,记者来到位于章潘桥村的鸿远食品。这家企业规模并不大,仅有一间 车间,厂房陈旧,门前是大货车密集来往的03省道,而车间的另外一面就是铁路,车间则是窗户和大门敞开,生产环境令人堪忧。

 


据村里的村民介绍,杭州鸿远食品有限公司规模 不大,大概有几十人,基本都是村里的村民在厂里上班,主要生产各种炒货,有自己的品牌“姚福记”,同时也为别的企业代工。从企查查上可以看到,成立于 2015年的这家企业多次因为环保问题被相关部门处罚,尤其是污水排放多次出现问题。尽管如此,从2015年开始,这家企业就一直是三只松鼠的供应商,企 查查显示,2018年三只松鼠从鸿远食品采购金额高达1.42亿元。


当记者询问鸿远食品2019年是否依然是三只 松鼠代工场时,对方拒绝正面回复,声称“去问三只松鼠。”《商学院》记者就发现的代工企业环境问题、品控问题、选择代工企业标准及上述鸿远食品在2019 年是否仍然作为三只松鼠的代工企业等问题,向殷翔发去采访函,截止发稿,对方亦未回复。

由于三只松鼠出品的面包成为黑猫投诉平台上投 诉的重灾区,记者走访和调查了足迹面包、手撕面包的两家代工企业,海之最食品(武汉)有限公司和多鲜(昆山)食品有限公司。武汉海之最主要为三只松鼠代工 足迹面包和肉松饼,而多鲜(昆山)食品主要为三只松鼠代工手撕面包、全麦谷物土司、乳酸菌小伴侣面包等产品。

海之最食品(武汉)有限公司位于武汉汉口郊区 的一个工业园里,厂区面积不大,占地15亩,由两栋厂房组成。记者虽然无法进入厂区内部,但是可以看到厂区内部的管理一般,工人在厂区里随便抽烟,厂区内 还有小孩子在玩耍,厂区内管理比较松散,卫生状况一般。根据企查查的数据显示,其注册资金1000万元,自身风险多达17条,从新闻舆情里可以看到 2019年因为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该企业被多次处罚,例如2019年4月,该企业生产的“海之最钢琴蛋糕”和“圆满小蛋糕”的丙二醇抽检不合 格,违反了食品安全法,湖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对该企业进行了处罚,并要求对不合格产品进行封存、下架和召回。此外,其他城市也多次抽检该企业的产品出现不 合格情况。

记者就上述车女士的投诉及日常产品质量控制、三只松鼠是否在工厂设立质量监督的工作岗位等问题向海之最食品(武汉)有限公司发去采访函,至记者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而投诉最多的手撕面包、全麦面包的代工企业, 多鲜(昆山)食品有限公司位于昆山和上海青浦交界地带,记者在该企业门前看到企业的销售人员正在厂区门口销售面包和蛋糕等产品,其中就有多种款式的三只松 鼠的面包,但是所有产品包装上都无生产日期,销售人员特别强调都是这几天生产出来的,不会有质量问题。但是记者买了一部分样品回来,发现包装里已经出现湿 气,显然已经不是真空状态,这样的产品如果进入渠道很可能会发霉变质。


(图:记者从多鲜(昆山)食品厂区门口购买的面包,包装正反面及封口处均无生产日期)

从企查查上显示,多鲜(昆山)食品有限公司注册资金3000万元,主要生产销售面包、蛋糕等食品,今年为三只松鼠代工生产手撕面包等产品,但是从黑猫投诉平台看,其生产的手撕面包成为投诉量最大的单品。

记者就在厂区门口就能买到没有生产日期、且品牌为三只松鼠的面包一事采访多鲜(昆山)食品有限公司,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同时,记者也就其日常质量管控、三只松鼠日常是否在多鲜工厂设立质量监督等岗位向多鲜(昆山)食品有限公司发去采访函,对方并未回应。

在三只松鼠众多的代工企业中,含羞草(江苏) 食品有限公司算是规模比较大的一家企业,记者从南京出发,辗转多次车,终于找到这家位于南京溧水区工业开发区里的工厂,和三只松鼠的其他代工企业相比,含 羞草食品规模都要大很多,厂房占地面积很大。据常年在这里做生意的商贩介绍,这家企业有两三千职工,规模在溧水排前几名,有自己的品牌食品,也为其他企业 代工,其中2018年为三只松鼠代工干果和芝士蛋糕、菠萝烧等产品,是三只松鼠2018年的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高达2.12亿元,主要为三只松鼠生产 芒果干、菠萝干、草莓干、蛋糕、坚果等。

不过,尽管企业规模大,其产品质量也存在问题,根据企查查上的处罚内容,2019年其生产销售不合格的琥珀核桃仁被溧水区市场监管局处罚;2018年也多次被相关监管部门处罚。

由于三只松鼠拓展零食品类,品种多达几十种, 代工企业涉及数十家,分布在全国十几个省的几十个城市和县,很多食品企业位置偏远,记者实地调查和走访其中的5家代工企业就辗转很多交通工具,花费两周时 间。对于三只松鼠而言,如果仅仅代工却无法对其代工企业进行品控和卫生监督,其消费者投诉会越来越多,最终将损伤三只松鼠的品牌信誉。 

事实上,在新浪黑猫投诉平台上,零食类的投诉 量已经大大超过了坚果、干果,其中面包是投诉的重灾区,粗略统计面包的投诉量高达55件,甚至超过坚果的投诉量。大部分投诉的内容都是因为面包发霉变质、 包装内有异物,比如苍蝇这样的情况发生,严重的甚至导致消费者食用后腹泻、呕吐、住院。

小代工企业背后的困境

作为三只松鼠的代工企业,这些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多数是规模较小或者成立时间不长的企业,他们急需订单,因此对于三只松鼠这样的“大客户”,自然缺乏话语权。记者在梳理最近几年三只松鼠的供应商名单,发现,其实多数代工企业都不是业内知名的食品加工企业。

例如2016年、2017年三只松鼠的第一大 供应商--杭州临安新杭派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初始注册资本仅为300万元,2017年6月变更为2000万元;杭州鸿远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5年,初始注册资本也是300万,同样在2017年6月变更为2000万元;2018年第一大供应商江苏鸿滨食品有限公司,采购额为3.98亿元, 占到7.54%,这家公司成立于2017年7月,为自然人独资。记者从相关资料中查到杭州临安新杭派食品有限公司位于杭州130公里外的临安乡镇

三只松鼠另一个特点是资产负债率一直居高不 下,2014年一度高达80.27%,近几年有所下滑,但仍高达64.1%,远高于同行业公司。截至2018年末,三只松鼠负债合计为19.85亿元,占 比最大的是13.39亿元的应付账款,其中主要是应付供应商的货款。本身的强势加之旺季备货等原因,会导致拖欠供应商款项,这并不利于保持公司的产品品 质。

显然,虽然长期为三只松鼠代工,但是其下游的 代工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有媒体报道三只松鼠的多家代工企业经常处于停工状态,一方面长期拖欠供货商的欠款,企业资金压力巨大,另外一方面代工企业几乎没 有利润空间,还随时都面临被甩了的可能,这也使得这些下游的小企业缺乏保障。于是,很多企业也开始推出自有品牌的产品,避免对三只松鼠过多的依赖。显然, 这样的生态环境下,代工企业的产品品质难免出现问题。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三只松鼠近年频频发生食品安全问题的根源,主要是其贴牌+代工的产品生产模式,对于食品企业而言代工模式容易出现质量问题。最重要的生产环节外包给不同的供应商,对质量的管控就成为最大的考验。

盲目扩展品类 质量失控

从2018年开始,三只松鼠就已经不满足于干 果、坚果的品牌定位,开始向零食的全品类扩张,很显然,在做了坚果几年之后,这个垂直细分领域的增长已经逐渐饱和,为了继续保持持续的快速增长,对于三只 松鼠而言就是向其他品类扩张,比如2019年三只松鼠也推出了自己的饮料品牌“第二大脑”。而三只松鼠的零食产品则是大规模扩张。

根据记者调查,三只松鼠的零食种类已经多达几 十种,从面包、蛋糕、饼类到肉干、鱼干、薯片、水果干、罐头可以说几乎覆盖了中国零售种类的所有领域。然而,品类扩张带给三只松鼠的是销售收入的提 升,2019年销售突破100亿元,但背后因为代工带来的食品安全隐患对品牌损伤也显而易见。

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进行了粗略统计,在全部 290件投诉案例中(截至2019年12月14日),有大约50件投诉内容属于坚果和大礼包的问题,还有约 120件主要来自三只松鼠的新品类,比如面包、肉干、水果干、罐头、薯片等品类。而这些产品均为三只松鼠的代工企业生产。这些被投诉的产品背后的代工企业 多达三十家,分布在全国各地,多数都是规模较小知名度低的区域性的食品企业。

在品牌战略专家李文刚看来,三只松鼠短短几年 时间做到了坚果领域的第一品牌,但是扩张到其他零食领域,虽然门槛并不高,但是零食领域是一个巨大的红海市场,三只松鼠的品牌并不占优势,在很多细分垂直 市场品牌不存在优势;而且三只松鼠采用代工模式,其产品本身同质化,产品品质参差不齐,反过来会透支三只松鼠的品牌声誉。

对三只松鼠的食安问题,《商学院》将持续关注。(来源:《商学院》杂志 文/赵正)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发布《2019年度中国在线旅游市场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在线旅游市场交易规模约10059亿元,同比增长14.96%;用户规模达4.13亿人,同比增长5.35%。头部玩家有:(1)旅游订票类平台:携程、美团旅行、马蜂窝、去哪儿、飞猪、途牛旅游、穷游网、同程艺龙、驴妈妈、欣欣旅游、遨游网、侠侣网、春秋旅游、途风旅游、要出发、6人游、拼途网、梦想旅行、面包旅行、世界邦等;(2)旅游短租类平台:途家网、爱彼迎、一家民宿、小猪短租、木鸟短租、我行我宿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