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新零售>阿里变阵盒马“降格” 新零售排头兵是否还会成为宠儿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阿里变阵盒马“降格” 新零售排头兵是否还会成为宠儿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3日 11:01:52

(网经社讯)12月19日,阿里巴巴再度迎来了集团的组织架构调整,这已是新任董事长张勇履职13个月以来,公司的第 三次架构调整。其中,作为新零售的代表,盒马的变化引发了市场关注。此次调整中,盒马事业群由集团B2B事业群的总裁戴珊分管,盒马总裁侯毅的汇报对象也 由张勇变更为了戴珊。而在前一次的调整中,盒马刚刚被升级为独立的事业群。

这被解读为“盒马在阿里内部的地位出现了下降”。作为曾经的新零售排头兵,盒马是否还会成为宠儿呢?

正方观点

宠爱≠溺爱 蛰伏后的盒马将成阿里智慧农业主心骨

文/豪伊

当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从前专注于TO C的盒马鲜生,未必就不能是其中之一。

阿里巴巴组织构架调整,盒马鲜生在大盘中从TO C转向TO B,侯毅汇报的对象降级,看起来全是将盒马打入冷宫的决策。但换一条赛道奔跑,对盒马而言未必不是“宠爱”,这应该同不顾后果、先砸钱再说的“溺爱”区分开。

首 先,盒马作为阿里巴巴的新零售标杆不能倒。据赢商网统计,2018年,16家“超市+餐饮”新零售品牌共开店190家,其中盒马鲜生、超级物种分别开店 86家、46家,占总开店数量的七成,后面才是鲜食演义、苏鲜生、7Fresh等等。盒马已经实现新零售的行业集中度快速提升;如果盒马就此被放逐,那么 等于是给了陷入盈利困境的超级物种喘息的机会,同时还给了其他的生鲜电商趁虚而入的时间和空间,对于阿里巴巴来说,此时让盒马塌掉并不明智。

其 次,改变赛道有助于盒马解决盈利问题。随着盒马的经营规模日益扩大,关于盒马模式所存在的风险也日益暴露,而步入2019年后开店速度进一步下降,这意味 着盈利问题让盒马进一步扩规模的速度放缓。当TO C走得不顺,换道走TO B对盒马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盒马凭借在一二线城市的影响力完全能将与B2B事业群进行整合和协同。盒马在大都市里的盒区房已深入人心,在B2B事业群 下,村淘、零售通、速卖通等业务是阿里在下沉市场和海外市场布局的渠道和场景,二者合作能完善业务场景。

此 外,盒马或是暂时蛰伏,挖掘新蓝海。过去,盒马的擅长领域在于生鲜;而张勇在公开信中也提及,戴珊分管盒马后,将全面负责打通盒马和智慧农业等业务。同 时,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曾表示,盒马的新制造主要是新农业,新农业可以跟新零售完美地结合,并认为新农业未来是一个巨大的蓝海市场。此次调整,阿里巴巴的 新农业可以跟盒马的新零售开启良性互动。未来,盒马将成为阿里大农业农产品上行的终端,接触更多消费者,不断输出农产品和供应链能力。

未来的盒马,将在下沉市场打造垂直一体化的供应链,成为一家生鲜供应链公司。这样看来,盒马现在的“降格”或许只是假动作而已。

反方观点

盒马鲜生陷入窘境

文/锌刻度

除了年轻人才的前进,以及对数字经济体三大战略的发力,张勇和井贤栋的全员信中还体现出了对盒马事业群的调整。

在今年6月被升级为独立事业群的的盒马,在这次架构调整中被纳入了B2B事业群中。在疑似被降权的背后,或许还藏着盒马发展的两面性。

正面来说,同属B2B事业群之下的村淘、智慧农业等业务,将与盒马打通,开拓出更多新场景。

早在上一次的调整中,相关负责人就曾表示盒马也在考虑更加本地化、更接地气的新模式。除了盒马鲜生之外,预计还将推出盒马菜市、盒马mini、盒马F2、盒马小站等新形态。

如今,盒马与村淘、智能农业等业务的打通,或许正是在供应链已基本成熟的基础上,对下沉市场的一次进军,根据不同的消费场景,完成盒马的迭代与升级。

不过从反面来看,万亿级的生鲜市场已经逐渐显露出了大步伐迈进的后遗症。这个重投入,但盈利期漫长的行业,充斥着难以解决的高损耗、低利润、盈利模式不稳定的痛点。即便是盒马这样有大企业支撑的先入局者,也并非称得上活得好。

这个被视为阿里新零售的“一号工程”在今年4月也遭遇了首次关店,加上频频出现的食品质量问题,都体现了盒马鲜生目前的窘境。

更别说高端的定位,对于进货、物流、运营等成本的极高要求。在最后一公里菜市场的争夺上,盒马鲜生的确还需要更多的调整与试错。

无论是拆分还是融合,实际上都是阿里巴巴审时度势的结果。在万物互联的时代当中,阿里巴巴的数字经济体三大战略的不断深化过程中,改变与互通或许也是他们的创新与担当。

正反观点PK

正方

起 士:随着国内消费者习惯的改变,传统零售其渠道的衰落难以避免,互联网模式打通线上线下的思路,是线下零售渠道挽住颓势的救命稻草。尽管盒马在架构调整中 看似地位下降,但他们毕竟背靠阿里,开店的速度也没有减慢,在京东7-Fresh、永辉的超级物种后继乏力的情况下,盒马在城市里依然会受到欢迎,缺乏商 业配套的居民区还是渴望着自家成为盒区房。成为用户心中的宠儿,比成为集团内部的宠儿更加重要。

反方

华 尔街肥猫:“盒马”从一出生就光芒四射,不论是逍遥子还是马老师,纷纷背书。新零售由此开启,盒马也顺理成章成为新零售的代表。但,时间是考验一切的利 器,很快,突飞猛进的盒马遭遇了生鲜电商不可逃避的各种短板,加之前期开店速度过猛—萝卜快了不洗泥,“盒马”也陷入了不那么赚钱的怪圈,人、货、场的供 应链重构之后的市场好像还不那么买账。由此,调整开始。现在说“盒马”不再是阿里的“宠儿”好像还有点为时过早,但“独宠”已是过去式,“盒马”重回一 线,还需时日。

正方

卡 萨:盒马作为新零售排头兵,还会在一段时间内以宠儿身份存在,汇报线上降级其实说明不了太多,不是盒马不重要了,可能是作为新零售的排头兵这种使命随着整 个布局的发展暂时结束。目前看盒小马、盒马里等新模式的出现,证明盒马也在寻找弥补大店模式问题的方法。整体看盒马仍在前进和探索,在生鲜新零售这种小玩 家玩不起的领域,绝对是盒马这种背靠巨头选手的主场。

反方

粒 粒酱:盒马开店放缓背后,是盈利问题在拖后腿。盒马所在的生鲜电商细分领域整体盈利状况不容乐观,盒马也不例外,这导致其出现关店风波。尽管阿里的财报显 示,已运营超过12个月的自营门店在截至2019年9月的季度中实现了调整后EBITDA合并正增长,但2019年盒马在一边“填坑”一边发展,新零售之 路走得比较艰难。其实不只是盒马,小则生鲜市场,大则整个零售业态,可能都将迎来新一轮的洗牌。(来源:封面新闻)

在疫情“笼罩”的当下,电商企业又将迎来一次大考。2020年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如期而至,在这特殊时期,电商消费市场更应经得起考验。在此背景下,网经社“电诉宝”发起“战疫3·15 提振电商消费信心”的3·15主题活动,通过系列数据报告发布辨别电商“红与黑”、打造“云315”平台为全国电商用户“保驾护航”、媒体联动舆论监督倒逼用户有效维权、律师团“坐堂”提供法律援助、持续开放“绿色通道”对接近千家电商等多种形式,倡议广大电商遵守法律规范约定,依靠优质的服务赢得信赖,让消费者畅享网购。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关键词】新零售阿里盒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