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电商>蛋壳公寓为何要“道德裸奔”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蛋壳公寓为何要“道德裸奔”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4日 09:10:21

(网经社讯)原本想借着上市之际大干一场的蛋壳公寓,如今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起因是在疫情压力之下,蛋壳要求房东给其免租,但却又被揭露对自己的租客“毫无”优惠,甚至要涨价,同时,蛋壳还对自己的员工“下手”,延迟发放工资甚至发放最低工资。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蛋壳公寓的做法在公司法务的指导下,相信肯定能做到合规合法,但蛋壳抛弃的是作为一家大公司的“情义”和“责任”。 

那么,是什么让蛋壳心甘情愿进行“道德的裸奔”呢? 

蛋壳公寓成立于5年前,今年1月赴美上市,是青客公寓之后的又一家长租公寓上市公司。5年时间内,蛋壳借助互联网和长租公寓风口,蛋壳公寓规模发展迅速。 

扒开财报,服务费在蛋壳的营收中只占小头当然,“二房东”一词,服务型企业的定位,足以说明蛋壳的商业模式。

作为新晋上市公司,这本是蛋壳公寓展现社会责任的大好机会,但在天灾之中,企业展现出的凉薄却让人吃惊。 

据多方信息透露,面对疫情的爆发,蛋壳公寓强行要求房东免租。这一行为,在各大社交平台遭到集体抗议。就在昨天,蛋壳公寓在自己的官方微博宣布推出“蛋壳房东支持计划”,试图平息房东们的怒火。 

蛋壳了房东们3个选项,希望通过分月分期或合同结束后一次性返还的形式,将免租期的租金返还给房东,看上去似乎保障了房东的房租收益,但是,堵掉了房东们的“否决权”——是谁规定了房东一定要给你这个免租金的权力? 

看似“示弱”“人性化”,给了房东多项选择的背后,是蛋壳公寓的“非人性化”。

说到底,这是现实意义上的“客大欺店”。 

蛋壳公寓在要求房东免租同时的行为,对自己的租客行为却令人愤慨——多位蛋壳公寓租客投诉,蛋壳公寓不愿意给予租客任何的免租。有传言它还要涨价,甚至有流言,它要涨价30%。

也就是说,下游租客并没有从房东减免中得到任何好处,甚至还要承受公寓借疫情而加码的房租。 

这里,蛋壳又展现出“店大欺客”的“凶狠”。 

不仅对外如此面貌,对内,蛋壳公寓也对自己的员工也下了狠手。

据传,公寓规定对员工实施停薪留职——“今年1月工资延迟至3月发放;通知80%员工2月不上班,当月工资按北京最低工资70%发放。” 

更有新闻爆料,蛋壳公寓一边对员工进行工资减扣,一边进行校园招聘。此种做法,无疑是在对熟练员工人为增加“人祸”,令员工寒心。可以想见,作为服务型企业,又是二房东,仅靠生手是很难打开局面的。蛋壳一面对员工的盘剥克扣,一面又让新员工抓紧上岗,“省成本”的目的昭然若揭,但从常识上看,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蛋壳公寓的做法,实际上应了上世纪30-40年代流行的“大盖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不仅如此,还要对自己的员工下黑手。说穿了,蛋壳的做法就是乘着疫情,狠狠的“咬你没商量”,补一补自己的“亏空”。

二 

蛋壳为何“破蛋破摔”?

扒开财报,我们会发现,原来这颗“蛋”既不新鲜,又不美味。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蛋壳公寓创立5年,完成7轮融资,资金规模接近60亿元。但蛋壳公寓虽有诸多机构加持,上市时还募资超过1.49亿美元(约合10.4亿元人民币),但同样未解决亏损难题,仅2019年前9个月,就净亏25.16亿元。长租公寓本来就是微利行业,疫情之下,危机发酵,长租公寓似乎更惨。

与此同时,蛋壳公寓及其加持机构发财的“套路贷”,也被深网挖掘,暴露在外。 

有关蛋壳公寓的“套路贷”网上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揭露了。 

蛋壳公寓为何要“道德裸奔”

2月18日,深圳市政法委就向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深圳银保监局发文,要求全面排查蛋壳公寓以及深圳市其他房屋租赁公司“租金贷”情况。 

蛋壳的股价这两天应声大跌,从1月17日上市以来,短短不到30个交易日,股价已经跌去20%。 

近几年,长租公寓由于资本的驱动快速扩张,但自2018年始,长租公寓行业状况急转直下,运营商资金链危机频发或陷入盈利困境。 

蛋壳公寓此次疫情压力之下的“神操作”,主要还是受困现金流压力。 

根据蛋壳公寓披露的财务数据,近几年该公司营业收入虽然不断增加,但亏损也在不断加剧。 

2017年、2018年、2019年1-9月,蛋壳公寓营业收入分别是6.56亿元、26.75亿元、50.00亿元,净亏损2.72亿、13.69亿元、25.16亿元;同期,现金流为-1.1亿、-11.6亿、-16.3亿元。 

亏损不断加大,蛋壳公寓不得不不断清理亏损的房源。

但不管怎样,“活下去”总得有点儿气节。蛋壳公寓的这波表现,,连底裤都扒了,只剩下利用疫情,减少亏损,其缜密但也颇露险恶的“良苦用心”,必然会招致猛烈的批评,结果也只会适得其反。

三 

复盘蛋壳公寓此次的“神操作”,涉及三方: 

对房东,按照当下国家的规定和行业的做法,免租是可以,也是大背景之下的义举,但免租必须反馈到下游,反馈到租客身上,这才不失为企业的“良心之举”。而蛋壳公寓免租的钱“巧妙”的流进了自己的腰包,这就有点开黑店的做派了。 

对自己的员工,大疫当前,大家难免受影响。企业如果能从大局、调动员工积极性入手,哪怕自己掏腰包,也要给员工发福利,这不失为企业文化的重要一部分,也可以给企业赢得良好的口碑,让员工更好为企业效力,也不能变相去克扣自己员工的工资。因此,蛋壳的做法有点连自己人也不放过的感觉了。 

对租客来说,因为疫情恰逢春节,大家被封在了自己的老家、外地,在不可抗力情况下,适当给予租金减免,人性关怀一下租客,又何尝不是“大义之举”。蛋壳不仅不免租,甚或还要加租,正应了“宰你没商量”,有点儿拦路抢劫的意思了。 

当然,神操作背景下,一切的为疫区捐助、减免都可能是一种作秀,更何况我们连这种作秀也还没有看到。 

我们看到的,只是一曲纯粹的“野狼Disco”:台上的舞者神色狰狞,它不惜违约合同,泯灭自己的良心,弃置社会的责任。从企业主公民的身份而言,甚至扭曲了基本的价值观。

毫无疑问,这就是发“国难财”。更可怕的是——这还是一笔不动声色、义正言辞的、自以为有理的“国难财”:看似没有违法行为,但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这一次的冠状病毒疫情,它要求房东免租,合理性何在? 

一场疫情,暴露的是蛋壳公寓及其加持机构发财的“割肉自啖”。市场经济是鼓励竞争,允许巧妙地逐利。但这种竞争必须符合法律法规,更必须符合公序良俗——自作聪明地投机,一定是引火烧身。 

过了春节,随着返工返岗数量的增加,租房的“小阳春”即将到来。但这个小阳春,长租公寓们高高在上的冰冷,多少让人感觉寒心。 

我们不知道,全国还有多少“蛋壳公寓”的故事正在上演;但我们确信的是,如果一颗蛋只有金玉其外的“蛋壳”,必然无法孵化出企业的前途、行业的希望。(来源:“财经无忌” 文/小象冒冒)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上)中国直播电商数据报告》(PDF全文下载)。《报告》显示,上半年直播电商交易规模达4561.2亿元,渗透率为8.7%。直播电商产业链中包括的主要平台有:1)MCN机构:如涵、谦寻、美one、蜂群文化、大禹网络、网星梦工场等;2)主播:薇娅、李佳琦、张大奕、雪梨、罗永浩 、辛巴、散打哥等;3)零售电商:淘宝直播、多多直播、京东直播、苏宁直播、蘑菇街直播、唯品直播、小红书直播等;4)短视频平台:抖音、快手、火山、B站、斗鱼等;5)社交平台:微信、微博、MOMO;6)服务商:有赞、微盟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