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在线教育>半年巨亏8751万 俞敏洪的新东方在线怎么了?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半年巨亏8751万 俞敏洪的新东方在线怎么了?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06日 09:26:44

(网经社讯)因为俞敏洪的“不亏钱”战略,新东方在线曾经一直被标榜为“唯一一家盈利的在线教育机构”。然而,这家被俞敏洪力挺的在线教育公司又迎来了新的亏损季。

近日,新东方在线公布了2020年中期报告,截至2019年11月30日止6个月,新东方在线期内亏损8751.6万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减342%。

除了业绩仍旧亏损外,新东方在线还面临管理层变动与监管约谈的压力。这家背靠传统教育巨头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的在线教育龙头企业,自2019年3月28日在香港上市以来,管理层动荡不断,老将纷纷离职。

此前2019财年业绩报告发布时,其前任执行董事兼COO潘欣宣布离职。潘欣为新东方服务了12年,此时离职可谓影响不小。此外,原新东方在线儿童产品事业部总经理、酷学多纳品牌负责人陈婉青也已离职,转而担任编程猫COO。

而将新东方在线一手带大,并助推其上市的孙畅,如今也已退出管理层。

唯一留下来的孙东旭,也是2019年初才由俞敏洪引入新东方在线。其人35岁,原西安新东方学校校长,2007年从南开大学毕业后便加入新东方。

从这一系列的变动中可以看出,新东方在线改革换新的决心。然而管理层持续变动的情况下,年轻团队能否稳定军心,带领集团走出亏损的泥淖尚难以确定。

媒体报道,俞敏洪曾在公开场合表达对新东方在线状况的不满,称“内部充满僵化和懒惰”。俞敏洪在2019年5月出版的自传中曾形容新东方在线是“病树前头万木春”,并遗憾曾经在在线教育市场上错失的机遇。

陷入亏损泥潭

与其他在线教育企业相比,新东方在线有着传统教育巨头新东方在背后撑腰的先天优势,但目前看来,新东方在线依然难逃在线教育企业普遍亏损的现状。

此前,新东方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营收利润双增长。公司报告期内实现净收入同比增长24.6%;运营利润同比增长52.6%;归属于新东方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69.6%。

但是,新东方在线的业绩却并不尽如人意。其之前公布的2019年财年数据显示,2019财年,新东方在线实现毛利5.06亿元,亏损6410.9万元,同比下滑178.2%。

而据wind数据,预测未来的2020财年,新东方在线仍不能实现扭亏为盈,并且亏损数额还将有所扩大。净利润亏损的背后,是新东方在线高企的营收成本。

数据显示,2019年财年,新东方在线的总营收成本达到4.125亿元,同比上升63.3%。其中销售及营销开支同比上升98.2%,达到4.439亿元。

新东方在线在公告中披露,正是由于集团公司在研发支出、营销及销售费用、行政费用等三公费用高企,拖累了公司的财务表现。

据公开的资料显示,2018-2019年,新东方在线的销售及营销开支、行政开支增长了接近100%,研发开支增加了50%以上。大幅增长的三项费用导致公司的净利润下滑,也直接从盈利转向亏损。

资料显示,新东方在线营收成本总额由2018财年的2.53亿元增加63.3%至2019财年的4.13亿元,新东方在线解释,随著新东方在线投入大量资源用于提升课程质量,导致教学人员成本、课程研究人员成本及教材成本增加,分别较2018财年增加54.6%、73.1%及67.3%。

与此同时,销售及营销开支由2018财年的2.24亿元增加98.2%至2019财年的4.44亿元。成本和销售的大幅上涨,新东方在线毛利受到冲击。正如前文所言,销售费用翻番增长,而且占总营收比例不断攀升,这些都构成了毛利被切割的凶器。

事实上,这是所有在线教育企业的通病,为了获取生源,在线教育企业需要花费极大的营销费用扩大影响力,新东方在线同样难以避免。

根据新东方在线此前财报显示,新东方在线向机构客户提供服务的分部毛利大体保持稳定,2018年财年为0.73亿元,而2019年财年为0.76亿元,而毛利率仅从82.3%微弱降至80.5%。然而高速增长的费用,直接将毛利润吃掉,净盈利也变成了净亏损。

新东方在线的亏损问题本就是个难解的题,在疫情围困的当下更加艰难,所以新东方在线短期内仍然没办法盈利是注定的。

受到疫情下暴增的流量冲击,为优化体验增强带宽,线上技术升级都需要大量的研发资金,在线课程内容以及在线老师培训等都需要付出大量的成本,而这决定了本就亏损的新东方在线,在当下盈利更加困难。

在来势汹汹的疫情面前,新东方在线临阵磨枪,十分慌乱。由于体验上的不足,让新东方在线下机构关停之后,尝试播出的一些付费录播或者直播课程。但这些直播课程并没有像线下课程一样广受欢迎,反而受到一些质疑。

有用户对新东方在线做的一些付费课程并不满意,俞敏洪无奈的回应称“新东方线下几千家机构被关停,几万名员工需要生活,公司失去现金流,我们的线上课程再全部免费,新东方怎么活下去呀。”

越来越能花钱

在线教育机构增加盈利的主要思路为:增加客户的生命周期、增加价格、降低运营成本、降低销售成本等。VIPKID推进小班课,目的是用更高的教师利用率来降低运营成本。

另外,许多在线教育机构大量使用兼职教师,这也是一种降低运营成本的方法,但这或许会同时带来更低的教学质量,从而影响付费转化率和续费率。例如,新东方在线的兼职员工占员工总数的82.3%,沪江占44.8%,而线下机构如好未来只占12.3%。

新东方集团以及新东方在线所擅长的大学业务具有客户生命周期较短的弱点。新东方体系近期对K12等领域采用了积极的扩张战略,其背后的逻辑是加大对更长生命周期客户的开发。

根据中报显示,截至2019年11月30日止6个月,新东方在线大学教育付费学生人次为52.6万人次,同比减少9500人次;K12教育付费学生人次为75.5万人次,同比增加46.3万人次;学前教育付费学生人次为3.6万人次,同比减少15.5万人次;整体增加21.3万人次。

除此之外,新东方集团近期的战略是在K12业务上加速扩张。该战略不仅影响了新东方集团的盈利能力,也导致新东方在线盈利能力下滑。

近期新东方集团发布了2019财年的第二季度最新财报。在K12课后辅导课程学生人数快速增加的拉动下,新东方集团的K12业务收入在第二季度取得约38%的显著增长,但集团同时也实现了上市以来最大的季度亏损——2600万美元。

获客成本高,一直都是中国在线教育的痛点,这也是拖累新东方在线业绩表现的主要原因。与传统教育企业通过自然流量、线下地推获客不同,在线教育企业在此基础上还会进行线上渠道的广告投放,根据虎嗅网之前的报道,后者的成本是前者的近十倍之多。

在新东方在线上市当天接受媒体采访时,俞敏洪就曾表示,尽管公司之前是持续盈利的,但是后面两到三年肯定会让它亏钱,因为你要以最快的速度铺设市场。

这家成立于2005年的在线教育公司,在一众明星在线学科辅导企业的竞相角逐的势态下,新东方在线必须奔跑起来。一切看似明朗,而又变化莫测。(来源:牛刀财经 文/黄芳华)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发布《2019年度中国在线旅游市场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在线旅游市场交易规模约10059亿元,同比增长14.96%;用户规模达4.13亿人,同比增长5.35%。头部玩家有:(1)旅游订票类平台:携程、美团旅行、马蜂窝、去哪儿、飞猪、途牛旅游、穷游网、同程艺龙、驴妈妈、欣欣旅游、遨游网、侠侣网、春秋旅游、途风旅游、要出发、6人游、拼途网、梦想旅行、面包旅行、世界邦等;(2)旅游短租类平台:途家网、爱彼迎、一家民宿、小猪短租、木鸟短租、我行我宿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