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电商>【电商快评】高额抽佣等问题惹“众怒” 美团外卖如何取舍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电商快评】高额抽佣等问题惹“众怒” 美团外卖如何取舍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13日 18:45:50

(网经社讯)4月10日,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发文《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以下简称《交涉函》)称,疫情期间,广东省省、市、区餐饮行业协会陆续收到数百家餐饮企业针对美团外卖的投诉,美团外卖在疫情期间坚持排他条款,而其收取的佣金已超过餐饮企业承受极限,呼吁美团给予广东餐饮业实质性帮扶。(更多内容详见【专题】美团高佣金引发全国众怒上“热搜” 餐饮行业:“水能载舟亦能覆舟:http://www.100ec.cn/zt/mtcy/

对此,4月13日,美团方面回应称,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此外,美团外卖从诞生以来,持续亏损5年,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第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

据网经社了解,此前,美团因佣金等问题被四川、云南、河北、山东等多地餐饮协会“喊话”,被广大媒体纷纷报道曝光,成为业界内外关注的焦点。(详细详细查看:美团高佣金引众怒 餐饮行业:“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图片.png

解读一:高佣金问题备受诟病 扶持政策“治标不治本”

《交涉函》指出,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的市场份额高达60-90%,已达到《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同时,美团外卖涉嫌实施垄断定价,各类收费层出不穷,设定了诸多不公平的交易规则,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已大大超过了广大餐饮商家忍受的临界点。

对此,美团回应称:疫情期间,美团外卖推出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优质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覆盖全国商户数量超过60万家,对于武汉商家在2-3月全面免除佣金直至封城结束。

不难发现,在面对行业、媒体、商家、协会等质疑时,美团一直围绕疫情期间的“春风行动”进行千篇一律的回复,且答非所问、避重就轻。而我们通过简单统计不难发现,面对超600万的商家数及20%左右的抽佣比例,美团推出的扶持政策覆盖商户比例仅在10%左右,而返佣后的佣金比例依旧在20%左右,可以说是杯水车薪,治标不治本。

此外,美团抽取的佣金最终用于何处并不是商家所关心的,抽取高额佣金后商家的收入降低,生存难以为继才是不争的事实。

据美团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美团2019年全年的佣金收入达到655亿,而在2018年则为470亿元,同比上涨39.4%。此前一年,美团的佣金收入涨幅为67.8%。此外,2019年美团外卖佣金占收入百分比达67.2%。

另据网经社发起的美团外卖佣金比例满意度调查结果显示,在参与投票的364人中,84.9%的用户(309票)认为美团当前的抽佣比例过高,8.8%的用户(32票)认为其佣金比例仍有下调空间,6.3的用户(23票)认为美团当前的抽佣比例合理。

图片.png

据了解,美团刚刚进入市场的时候大部分城市抽成只有5%,彼时美团还倒贴钱为商家提供各种补贴。后来,美团在2017年将最初的5%抽成一下子提升至15%-18%。美团在2018年上市之后,把原先的平台抽成又提高至22%。现如今更是有商户的佣金比例高达25%。

有关餐饮行业人士曾计算过,餐饮的毛利率平均在60%左右(除掉40%的食材成本),房租成本20%左右,人工成本占15%-20%,这样下来纯利润也就25%左右。如果外卖佣金提高到20%以上,留给餐饮商户的纯利润只有不足5%,甚至为0

图片.png

对此,陈礼腾认为,在线外卖也逃脱不了互联网经济的运行逻辑。从一开始的免费、补贴吸引商家入驻进行跑马圈地,待用户习惯养成后再进行“收割”。平台的高额抽佣导致商家的收入降低,商户为了不亏本,会通过减少餐品份量、提高餐品价格等方式节省支出、扩大收入。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成本会有部分转嫁到消费者身上,这也极易造成消费者的不良体验。

解读二:律师:美团外卖涉嫌垄断存疑 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嫌疑较高

《交涉函》称,疫情期间,美团依旧强势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这既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关于禁止排除竞争的相关规定、以及4月5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关于支持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反垄断执法的公告》要求。

图片.png

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表示,美团外卖是否构成垄断,现有证据并不是特别充分,互联网的垄断诉讼情况比较复杂,从此前 360 诉腾讯垄断案可见一斑。实际上,整个餐饮行业包括线上线下两部分,美团只在线上具备优势,是否构成垄断仍有争议。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表示,“要求独家合作”的问题,是电商行业老生长谈的“二选一”问题。《电子商务法》第三十五条就明确规定了平台经营者不得限制与平台内经营与其他经营者之间的交易。所以,这一问题,只需查询合同条款,交易规则、平台技术手段等就可以明确平台是否违规。

至于“佣金设置过高”是否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方超强表示,首先,佣金是否过高,没有明确的标准来衡量;哪怕美团市场占有率超过50%,具备市场支配地位,也无法单从佣金比例来判定是否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其次,如“要求限制独家合作”+“佣金比例设置过高”结合,则认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成立的可能性很高。

方超强总结道,美团的行为,不单单是提高佣金,它还附带了其他限制经营者的行为,所以不能单独去评价,而综合所有情况来看,提高佣金的行为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嫌疑较高。

解读三:平台与商户和谐共处 切忌“涸泽而渔”

陈礼腾认为,一直以来,外卖商户与服务平台的关系不是十分和谐。平台、商家如何形成和谐互助的关系,是维系双方长远发展的核心所在。对此,陈礼腾给出如下建议:

1、充分沟通 相互扶持渡难关

商家与平台之家应该是互利互惠的关系。而规则制度的改变,需要商户与平台之间进行充分的沟通并及时进行公示,而不是被质疑“垄断”。平台切忌涸泽而渔,此前淘宝商城毫无征兆发布新规,调整技术服务费和商铺违约保证金而遭遇商家“十月围城”就是前车之鉴。若一味通过提高抽佣比例等不合理方式获取高收入,将恶化与商家关系,不利于平台长久发展。困难当前,唯有携手共助,抱团取暖,才能度过“寒冬”。

2、数字化赋能 打造持久竞争力

就平台而言,留住商家的方式不能通过“垄断”,数字化赋能则是更加可持续的方式。在线外卖发展前期,平台已经实现了商户的获取,而通过数字化改造是平台留住商户并实现深度合作的下一个目标。尽管这需要持续的投入以及长期的布局,但长远来看是百利无害的。而这对于商户来说,在平台的赋能下进行升级、打造智能化的餐饮服务,不仅能提升自身竞争水平,还能获得更高的“主动权”。

网经社电商大数据库“电数宝”(DATA.100EC.CN)基于电商行业12年沉淀,包含66+上市公司数据库、53+新三板公司数据库、150+独角兽数据库、200+千里马数据库、4000+投融资数据库以及10万+创业项目数据库,全面覆盖“头部+腰部+长尾”电商。适用于电商从业人员、研究人员、创投人士、政府人士、高校师生、商家卖家等,旨在通过数据可视化形式帮助了解电商行业,挖掘行业市场潜力,助力企业决策,做电商人研究、决策的“好参谋”。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