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动态>“抢章大战”后的当当网总部:经营正常 进办公楼要查验身份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抢章大战”后的当当网总部:经营正常 进办公楼要查验身份
李洪鹏上游新闻发布时间:2020年04月29日 09:05:29

(网经社讯)上演多轮的当当网股权争斗,前日上演“最新一季”:4月26日,李国庆率领多人前往当当网,夺走公司公章,并宣布已成立董事会,全面掌管当当,罢免俞渝执行董事职位。随后,当当网副总裁阚敏回应称:最终股权归属取决于两人的离婚诉讼

而李国庆在个人微博对此事件回应称,“我持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接管公章,财务章,并给原保管者写了收条。前后15分钟,没有任何撕扯,何来抢?!”

探访当当网总部:正常上班,进办公楼要查身份

4月27日中午,上游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北三环附近的静安中心大厦,在该大厦负一楼的停车场,其两侧电梯都有物业的保安人员把守,记者靠近电梯,遭到保安和物业的阻拦,保安称“没有该楼的工作牌一律不允许进入电梯,进入大厦需要到一楼‘检查’”,记者询问为什么,保安称“昨天楼上的当当网发生点事,后来来了警察。应当当网的要求,我们昨天开始就不允许没有证的人进入大楼了”。

▲当当网所在的静安中心大厦,进入大厦时,会有物业人员对进出人员查验身份。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李洪鹏

在静安中心大厦一楼外,几辆快递车正在收发快递。有分散的三两扎堆的员工站着抽烟,或者聊天。在进入大厦时,会有物业人员对进出人员查验,一位物业的工作人员表示,“大厦物业在昨天下午两点左右通知加强安保,规定外来人员一律不准进入。”

据了解,静安中心大厦的8层和21层均为当当网办公室,8层主要是技术支持部门,21层则是俞渝等公司高层的办公场所和当当核心图书电商业务部门所在地。

▲静安中心大厦的21层是当当网办公场所,当当核心图书电商业务部门所在这一层。摄影/上游新闻记者李洪鹏

上游新闻记者来到8楼,因是午饭时间,有员工不断的陆续出入。在办公区域,透过玻璃看到也有员工在工作,昨天的事情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公司的运营。前台的工作人员以“不接待任何采访”为由,拒绝了问询。

在21楼,上游新闻记者并没有发现此前网上流传的一份贴在当当墙上的《告员工书》,在等候的10多分钟里,也没有见到俞渝等高管的身影。

在静安中心大厦一层门口休息的当当网员工中,记者询问昨天抢公章事件,有的员工避而不谈,有的表示不清楚,一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员工告诉记者,“公司的财务部门在8楼,昨天确实有人来抢公章,都带着口罩,都没认出来,后来才知道是李国庆。其他具体什么原因也并不清楚,不过对我们来说没有影响,我们还是正常上班。”

国庆“抢公章” 宣称接管当当

据公开报道,4月26日早上,围绕当当网管理权,公司创始人李国庆等5人到当当网办公区,抢走当当网财务章等几十枚公章,并发表《告当当全体员工书》宣布,通过召开临时股东会,公司成立了新的董事会和《公司章程》,俞渝不再任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自己将全面接管公司。

李国庆在《告当当全体员工书》中声称,原本希望用司法诉讼的方式妥善解决与俞渝女士的纠纷,但面对公司严重不利局面及大量员工被开除的情况,痛下决心重新接掌当当网;自2020年4月24日起,俞渝不再担任当当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俞渝无权在当当公司行使任何职权,无权向当当员工发出任何指示,无权代表当当公司对外作出任何意思表示或者行为。李国庆有权依法全面接管公司。

▲静安中心大厦的21层是当当网办公场所,当当核心图书电商业务部门所在这一层。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李洪鹏

《告员工书》还宣布了三个安抚人心的决定:一是自2020年2月1日始至今,以“开除、辞退、优化”等方式进行的人事流程全部终止,已被单方面辞退的员工,可与公司协商,协商一致重新签署劳动合同返岗;二是公司拟以2019年度税后净利润30%进行股东分红;三是公司各部门保持不变,保障各项业务正常运行。

当当网副总裁回应:最终股权归属取决于两人的离婚诉讼

针对李国庆上门抢公章事件,4月26日晚6:15,当当网召开媒体沟通会,当当网副总裁阚敏对记者表示,“李国庆从2015年开始不再负责当当工作,2018年离开办公室。此举非常荒唐,抢夺公章是在刷存在感;他去年7月份提出离婚,10月份制造摔杯话题,给当当带来很多负面信息。”

阚敏在电话会议中披露了目前当当网股份情况,俞渝持股52.23%,李国庆持股22.38 %,两人的孩子持股18.65%。而李国庆和俞渝的孩子持股仍代持在父母名下,俞渝掌握着公司的管理权。阚敏也在电话会中承认,最终的股权归属取决于两人的离婚诉讼。

▲静安中心大厦8层也是当当网的办公场所,因是午饭时间,有员工不断的陆续出入。而在办公区域,透过玻璃看到也有员工在工作。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李洪鹏

阚敏表示,目前李国庆在当当网不担任任何职务,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没有董事会,俞渝女士目前担任执行董事一职,“所以李国庆发布违法无效的董事会决议、抢夺公章,已经严重干扰了公司的正常经营。当当网再次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并督促李国庆立即纠正违法行为,归还公章。”

对于《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中透露的“公司拟以2019年度税后净利润30%进行股东分红”的说法,阚敏表态称,作为骨干员工,不希望分红削弱现金流,“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没有这样(分红)的先例,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竞争非常激烈”。阚敏还补充称,李国庆在当当网时没有分红,而且彼时当当网经常是亏损的。

对于此次行为发生的原因及后续影响,阚敏告诉记者:“不知道原因,他经常非常冲动。李国庆带着他的秘书来的公司,他秘书非常熟悉公司公章放在哪,员工对他有些顾虑,因此公章被他拿走了。目前,公章已经挂失、正在补办,很快会恢复正常;公司已经报警,有视频监控,已经交给警方,警方还没给出具体回复,公司将依靠法律,等待法庭宣判。”

李国庆再回应:依法接管章印,何来抢

4月27日,李国庆在个人朋友圈及个人微博发声称,否认自己抢公章,表示“自己是依法接管章印,何来抢”。

李国庆称,召开股东会议,并持股东会议和董事会决议,接管公章、财务章、并给保管者写了收条,前后15分钟,没有任何撕扯。

谈及同去接管印章的“四个大汉”,李国庆回应到,其实是新董事,董秘和早晚读书公司摄像、助理、行政和司机等。

此外,李国庆还表示,新的章印管理办法出台前,他独自保管印章,并承担掌印责任,当当工作需要使用章印时,可尽管与他联系。

当当网月薪4万急招公关总监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在4月26日晚6:15当当网召开媒体沟通会前14分钟,当当网招聘经理洪亦蔚在招聘平台发布招聘信息,以3万-5万的月薪招聘公关总监,负责当当对外公关业务。

在“当当网高薪招聘公关总监”在互联网引发热议后,20时28分,当当网的招聘经理洪亦蔚再次更新了该招聘信息,将月薪的范围下调了1万元,变成3万元到4万元。同时删除了处理危机公关的要求,改为“组织并搜集舆情、分析、偶尔进行的危机处理”。

4月27日,上游新闻记者多次致电当当网公关部,对于李国庆的再次回应等问题,截止记者截稿时,并未收到回应。

▲当当网所在的静安中心大厦,进入大厦时,会有物业人员对进出人员查验。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李洪鹏

律师解读:离婚分割公司股权比较复杂

对于李国庆所称“我持股东会议和董事会决议,接管公章、财务章并给原保管者写了收条,没有任何撕扯,何来抢”,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表示,即使法院作出离婚判决,夫妻双方协商一致将出资额部分或全部转让给该股东的配偶,过半数股东同意、其他股东明确表示放弃优先购买权的,该股东的配偶可以成为该公司股东,夫妻双方就出资额转让份额和转让价格等事项协商一致后,过半数股东不同意转让,但愿意以同等价格购买该出资额的,人民法院可以对转让出资所得财产进行分割。过半数股东不同意转让,也不愿意以同等价格购买该出资额的,视为其同意转让,该股东的配偶可以成为该公司股东。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是指在有限责任公司的成员之间,存在着某种个人关系,这种关系很像合伙成员之间的那种相互信任关系。

抢夺公司印章存在法律空白

印章是公司经营管理活动中行使职权,明确公司各种权利义务关系的重要凭证和工具,其重要性自不必说。

公司因内斗发生暴力抢夺公章的事已经屡见不鲜。上市公司雷士照明原董事长吴长江被罢免之后,该公司就发生了强夺公章的事件。民事诉讼面对暴力抢夺公章的问题无法有效解决。

强夺企业公章,扰乱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可以由公安机关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治安处罚。但是只要不发生暴力冲突,公安机关会认为是民事纠纷不会处理。

抢夺公司印章不但严重干扰企业的正常经营,陷入公司僵局,也破坏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而《刑法》第280条定“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罪”,但是该罪的的对象限于国家机关的印章,并不包括企业的印章。而“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中 ,只有伪造公司印章的行为才是犯罪,并不包括抢夺公司印章的行为。

由于企业印章本身的商品价格并不高,也无法达到抢夺罪、偷窃罪等经济犯罪的的立案标准。无奈之下只能用“万能”的寻衅滋事罪来解决问题了。

如何保障公司企业的正常经营,维护市场经济秩序,给立法者和司法者提了个难题。

当当网创始人夫妻决裂始末

梳理媒体公开报道发现,1996年在一次美国的饭局上,李国庆和俞渝两人相识并在不足三个月内闪婚,1999年两人共同创立了当当网(共同创立,这是后来当当网的根源),当时当当网也只是线上卖书而已。

2010年当当网在纽约所上市,上市当天市值超过23亿美元,当时李国庆占股38.9%,俞渝占股只有4.9%

2016年当当网宣布完成私有化,夫妻二人各占当当网股权的50%。

2017年,有机构看中当当网前景,给出90亿估值并打算收购。但李国庆表示“不卖”,收购案以失败告终。

2018年1月,李国庆收到一次逼宫信,要求他交出所负责业务,李国庆被指架空。

2018年12月,李国庆在个人微博发表了对某企业家涉嫌性侵事件的看法,提出“婚外情无害论”。随后,当当网发表声明予以强烈谴责,并透露出一个秘密:李国庆是当当网联合创始人,他离开当当网管理层、决策层已有一段时间。

到了2019年,李国庆卸任了当当网CEO、退出法人,正式由俞渝接手当当网,此后当当网市值不断高升。

2019年2月20日下午,李国庆一纸公开信宣布离开当当网。他说:“这是一个五十岁男人真实的人生选择!我决定又一次启程,去再度追梦。”

随后,当当网发布公告称,自2019年1月开始,李国庆不再担任当当网任何职务,仍是公司股东。董事长俞渝也就是李国庆的妻子兼任当当网CEO,公司日常管理决策由俞渝带领公司高管完成。

2019年2月20日,李国庆接受采访时回忆称,四年前他就和俞渝有过分工的讨论,俞渝管老当当,他管新当当(实体书店、当当文学影业、自出版、网络文学、电子书等业务)。去年(2018年)7月,李国庆就已经交出了全部业务管理权。

虽然离开了当当,但李国庆和当当以及俞渝的恩恩怨怨远没有结束。

2019年10月10日,李国庆参加一档访谈节目录制,在回忆被妻子俞渝“逼宫”往事时,情绪激动之下怒摔水杯。这一幕将他与俞渝“夫妻关系紧张”的事实推到了前台。

2019年10月19日凌晨,李国庆在朋友圈对“摔杯事件”作出回应。他称:“从去年1月15日分居至今已经21个月,21个月中我也从痛苦走向阳光,孕育出‘早晚读书’这个成长的宝宝。创业的激情和成就感是能点燃我斗志的,是能让我忘却一切的,感谢你们每个支持早晚读书的人,感谢我净身出户(带走了一把茶壶)那一个月收留我的小朋友。”

2019年10月23日晚22时左右,上述李国庆的朋友圈内容引发俞渝多条回应,俞渝表示,李国庆并非净身出户,其实“拿走一亿三”,其中还包括俞渝父母存款,并称看《雍正王朝》已是20年前的事情,同时也对李国庆的多个说法作出回应。

随后,李国庆发布微博称,自己2019年7月底已向法院提出起诉离婚,当年10月7日双方收到了法院离婚传单,但俞渝以感情未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

2019年10月24日凌晨,俞渝在朋友圈进一步回应称:家门不幸,顾客无碍,当当更好。当日中午,李国庆在微博再次发声称:“目前俞渝要求我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平分。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请大家等待法院判决。”

2019年4月26日李国庆早间率领多名人士前往当当网,夺走公司公章,并宣布已成立董事会,全面掌管当当,罢免俞渝执行董事职位。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发布《2019年度中国生鲜电商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生鲜电商交易规模为2554.5亿元,同比增长31%。主要玩家包括:1)超市电商:永辉生活、大润发优鲜、e万家等;2)综合平台:京东、天猫、苏宁易购、拼多多等;3)垂直电商:易果生鲜、本来生活、每日优鲜、天天果园、中粮我买网、顺丰优选等;4)O2O:京东7FRESH、盒马鲜生、叮咚买菜、京东到家等;5)产业电商:有菜、雨润果蔬网、链农、一亩田、海上鲜、全球优冻品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关键词】当当网办公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