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物流科技>丰巢“恰饭”之辩:收费是市场经济?但搞错了对象?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丰巢“恰饭”之辩:收费是市场经济?但搞错了对象?
新京报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1日 09:01:48

(网经社讯)丰巢现在虽然表达了一定程度的妥协,但依然坚持要收费,那么,它就必须承受竞争对手积压、快递员和用户双向服务量急剧萎缩等一系列后果。

丰巢“恰饭”,市场哗然。

4月底,丰巢宣布旗下智能快递柜上线会员服务,超时取快递将收取0.5元-3元。5月5日,第一波抵制浪起,杭州东新园小区业主委员会一纸通知宣告丰巢快递柜停用。随后,上海、杭州等地多个小区跟进抵制。昨日,丰巢发布致用户的一封信称,此举为鼓励用户及时取件。

连亏多年完成跑马圈地后,丰巢单方宣布向用户收费,合理吗?

正方:

合理,丰巢收费是市场经济

4月30日,蜂巢宣布收费。涨价,或者从免费到收费,这件事,无论什么时候,在舆论中都是得不到支持的。当然,消费者批判、声讨,也是权利,由此能结成普遍性的共识,一致行动,进行拒绝,从而倒逼涨价,也是一种合理的行动。但无论如何,都不妨把事情掰开了,看个明白。

现在产品涉及讲究场景,不妨先看看具体的场景。快递柜的作用,有三个。

快递柜的首要作用是方便。本质是提供送、取之间,时间上的缓冲。送、取异步了,大家都方便。

一般来说,快递是下午3、4点送达,人们下班,顺便带回家。不管是6点到家,还是加班到凌晨,都在12个小时之内。在这个合理的时间段,可是视为快递柜作为整个快递流程的必然一环,也就所谓的时间上的缓冲。这段时间,现在也是保持免费的。

很多时候,人们下班回了家,忘了快递。要上楼,或者小区很大,或者就是懒得下楼,第二天早上上班,除非东西必要,否则不会专门去拿快递。有这个时间,不如多睡一会,哪怕会花5毛钱。等待有一天下班,东西已经在快递柜中超过24小时了。所以,很多人说的延长到24小时,实际作用并不大。

另一个质疑是:这是二次收费吗?

如果继续延长到36小时或48小时,会影响到快递柜的效率。而这部分服务,仍然是需要成本的。虽然快递柜是物流的一环,但这一环涉及消费者的合理配合,收费会提升消费的配合度,避免道德风险。所以,按超时“二次收费”,其实是一个更公平的办法,价格敏感的人,及时去取。时间紧的,下班了忘记了又不愿意专门下楼的,付点钱。不然,最终就是所有消费者打包到一起涨价。这就像共享单车,有些人很爱惜,有些人滥用,但最终车损是平均到每个用户的。

快递柜的第二个作用是提供安全。本质是提供空间上的缓冲。对城市单身居住女性,非常重要。对于单元门禁的安全,也有帮助。

所以,停用快递柜,更多的偏向了价格敏感、时间充裕的老年居民。杭州小区快递柜被关闭,蜂巢显然不会因为一家小区就改变全国性政策,快递的送、收之间,仍然需要缓冲,代收快递的工作,必然转移到物业身上。物业愿意坚持义务劳动很久吗?再比如,小区一个单身的,早出晚归的上班年轻女性,她愿意怎么选?

快递柜的第三个作用,是提高了劳动效率。本来每天送100单,现在可以送150单。

但是,千万不要认为,对于提高商家的效率,对消费者无意义。

消费者这里看到的是,不管是送上门,还是放快递柜,都是付一样的钱,凭什么快递柜收我的钱?但问题是,在企业那里,他是从统计角度去看,快递员每天送多少单,会直接影响到最终定价。

先看快递企业这个层面。假设没有快递柜,一个派送站,6个人,每人1万的工资,后来工资涨了,涨到1万2,总工资支出增加到7万2。于是,快递涨价。如果有了快递柜,工资还是会随社会发展涨价,但快递柜提高了效率,只需要5个人了,派送站总工资支出不变,快递不涨价。

再看更微观的快递员这个层面。快递员一天的劳动量,要挣多少钱,是市场中的动态平衡,快递员会和其他行业,做一个比较,比如送外卖。所以,一个年轻男性在城市中工作一天,工资多少大致是固定的,比如,每天200块。

以前,他送一单,假设1块的利润,一天送200单,几年过去,物价普涨,送外卖的工资涨了,他也要涨,每单要1块2,于是,快递涨价。但由于快递柜的出现,他每天送的单,从200单提升到240单,每单单价仍然保持1块,但他总工资仍可涨到240。快递就可以保持不涨价。

只要市场有竞争,任何生产成本的节约,都会慢慢惠及消费者。效率提升、引入机器人、钢板价格下跌、这些都为汽车制造厂节约了成本。但节约下的钱,长期来看,并不会成为厂家的利润,而是汽车在长期上降价。

没有快递柜的时候,快递员一次次的和消费者联系,一次次的派送,看起来,都是不付费的。但是,在企业层面,都是计入成本的,都是通过平均的方式,把成本分摊到每个消费者身上的。现在,随着快递柜的出现,这个现象已经不复存在,这为企业节约了钱,而节约的成本,同样在竞争的作用下,会反馈到消费者身上。如果这几年没有快递柜的出现,快递费肯定已经涨得更高了。

现在,如果回到之前的方式。比如,小区普遍性的选择驱逐快递柜,或者大量的用户不同意放快递柜,因为他们认为,反正驱使快递员又不花钱。但是,随着快递员每天的投递量下降,每单的成本就会上升,这最终仍然会反映在价格上。涨快递费,就会成为各家快递企业的共识。

从更深层次来看,我们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只要不涉及垄断、不涉及国计民生、不涉及基本温饱,厂商涨价或收费,消费者只需、也只能用自己的“消费者主权”进行投票——买或者不卖,用或者不用。从来不存在此次舆论中所谓的,厂商要与消费者商量,要消费者同意,这个法律或道义环节。这听起来虽然很无情,但别忘记了,四十年的经济发展,就是以此权利为基础的。

财经评论人 刘远举 编辑 陈莉 校对 何燕

反方:

不合理,丰巢向用户收费是搞错了对象

因收费问题引发消费者激烈反弹乃至被杭州某小区停用的丰巢终于顶不住压力,选择了认错。5月10日,丰巢微信公众号发布“致亲爱的用户一封信”,在解释了其收费理由后,又称推出了“亲友代取”功能,以及为了鼓励用户早日取件,推出“早取件、领红包”活动,并为自身之前未能清楚解释会员服务对于行业服务能力提升的通盘考虑等“深表不安”。

虽然丰巢在这封公开信中,向用户承认了之前在沟通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但仍然在其核心问题—12小时保管期后收费没有“退缩”,这似乎意味着,丰巢坚持收费有理,也将继续推进这一模式。

显然,丰巢向用户收费是搞错了对象。对于用户而言,在网上购物,由卖家提供快递服务,而快递服务有些要收费,有些是包邮,也就是快递费用已经包含在商家商品售价中。无论如何,消费者已经为快递服务支付了相关费用,与快递公司之间是服务主体与被服务客体的契约关系。

而消费者并未指定快递公司将快件投放到丰巢,也就是说,丰巢与消费者之间并无契约关系,没有直接对消费者提供约定服务,故而没有理由收费。

至于快递员将快件投放到丰巢,是因为可以从中节省送货上门的时间成本,提高单位时间内的投放量,从而获得更多计件收入,快递公司也同样完成了更多快递件承揽运输,获得收入增量。

可见,丰巢的服务对象是快递公司和快递员,快递公司和快递员从中获益。事实上,之前丰巢也在向快递员收取入柜费用。

也因此,丰巢目前转向用户收费, 无非是因为要将前几年投入急于回本,所以打起了从用户身上赚钱的算盘。

但是,向不属于服务对象的用户收费,丰巢此举是站不住脚的。而对于用户而言,对丰巢用脚投票的方式很多。首先,用户完全有权要求快递公司和快递员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履行送货上门的服务要约。国家邮政总局2018年针对快递业所制定的行政法规《快递暂行条例》,《条例》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交通运输部2019年10月1日起施行《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快递公司和快递员如果不这么做,就是违反规定之举。

其次,市场上提供快递存件服务的不止丰巢一家,丰巢的竞争对手菜鸟驿站明确表示将继续不收费服务,用户如果不在家,或者家里无人代收,可以要求快递员将快递送到菜鸟驿站。

最后,有条件的小区还可以建立供业主快递存放的房间,由物业代为管理。笔者所住小区物业管理处以前就提供此类服务。

目前,杭州一小区已经宣布停用丰巢,其业主委员会和物业显然已经充分评估过,停用丰巢后,业主仍然可以通过其他渠道获得快递服务保障。

可以想见,一旦业主对丰巢收费不满,更多的小区业委会和物业会停止与丰巢合作。至于丰巢声称之前付了进场费,那么就要看双方关于进场费的规定,比如进场费是一年一交?一年后小区可以结束合作?双方是否约定了合同期内丰巢是否要提供免费服务?否则小区可随时叫停合作。

其实,哪怕小区不硬性停用丰巢,如果业主普遍抵制丰巢收费,丰巢也可能会沦为废弃的空柜。

丰巢现在虽然表达了一定程度的妥协,但依然坚持要收费,那么,它就必须承受竞争对手积压、快递员和用户双向服务量急剧萎缩等一系列后果。丰巢究竟能否从用户身上赚到钱,且让我们观察后续事宜变化。

财经评论人 毕舸 编辑 孙勇 校对 赵琳

近日,网经社发布《2019年度中国物流科技行业数据报告》(报告全文下载)。本报告根据网经社“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编制而成。《报告》显示,2019年电商物流市场规模破7000亿,热门行业及主流玩家包括:(1)物流快递类:顺丰、申通、圆通、韵达、汇通、中通、天天快递、优速快递等;(2)电商物流类:苏宁物流、菜鸟、京东物流等;(3)跨境物流类:斑马物联网、海带宝、转运四方、风行全球送、快鸟转运、天马迅达快递等;(4)即时物流类:美团配送、蜂鸟即配、闪送、达达、UU跑腿、顺丰同城急送等;(5)同城货运类:福佑卡车、壹米滴答、云鸟、货拉拉、快狗打车、滴滴货运、卡行天下等;(6)最后一公里类:速递易、丰巢、E邮柜、菜鸟驿站、e栈等;(7)智慧物流服务商:筋斗云、炬星科技等;(8)大众物流网络类:网盛运泽、传化智联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